新闻理想

电影少女放浪记|一个野生记者的一年

我从不否认,对媒体环境失望透顶。但我还是相信,我们可以做点什么,这也是为什么这行很难做,我还一直在做下去的原因。我对采访对象说的那些关于“有用”的话从来不假,如果没有那样的信念,我又怎么去说服别人呢?只不过,我把“一定”改成了“或许”。我有很多个“或许”需要去相信。

阅读更多

一只猫的折叠花筒|删痕累累,知识份子何以立足?兼答某新闻晚辈“误导”之问

上一篇《同学,还有新闻理想吗?》,是应景(记者节)临时起意写的小牢骚,非常白描地追忆了20多年来新闻班同学少年的曾经理想,与理想破碎的声音。发布之前我把预览给初越看了(因文中有私下对话截屏),他让马赛克了一处,回了一个调皮表情,“装作没看到”。后又通话几分钟,说,不忍卒睹,就当是一个记忆吧。我没让海丽看,因为我痛恨审核。我相信她也必定痛恨。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我是中国歌手,我请战!”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