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记者

All

Latest

【网络民议】新闻自由?日!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

石扉客:那位因一张照片丢了饭碗的老记者在困窘和沉默中走了

昨天接到消息,我曾经采访过的一位同行走了。他叫王力利,是我八年前一篇报道《一张照片引发的政治事故》中的主人公。 2008年1月的北京市通州区两会上,《通州时讯》刊发了一张区长邓乃平做政府工作报告的照片,作者是时任该报摄影记者的王力利。因为照片上区长的眼睛似乎睁得不开,王力利被单位以拍摄的图片新闻出现导向性偏差、政治影响极其不好、成为政治事故为由辞退。 昨天电话王夫人,她说王被辞退后就一直没再上班,没几年即患病,他一直很坚强,拖了三四年,本月21日去世,23日火化,享年60岁。

记者的家|南周前资深调查记者朝格图 跳楼自杀身亡

刚刚多位媒体圈朋友称,南周前资深调查记者朝格图跳楼自杀,传闻其因患抑郁。不过尚无官方消息。致哀!朝格图前同事资深记者陈宝成连夜撰写悼文。 2015年6月25日,沉寂多年的前南方周末资深记者朝格图,重出传媒江湖,以无界新闻记者之名刊发《永州零陵区发改委副主任之死》的特稿,刷爆众多传媒人的朋友圈。 资深记者陈宝成连夜撰写悼文: 怀念朝格图兄

【异闻观止】澎湃新闻 | 煎饼摊主入选南京信息员队伍

80份包裹要寄往全国不同的地方,内装不明纸质材料,且不让快递员拆开查验。就在准备打包寄出的那一刻,快递员陈师傅突然发现,寄件人所写的寄件地址竟然是不存在的。 他拆开一看,包裹中竟装有不雅照片和疑为敲诈的信件,于是果断报了警。 快递员发现80份快递内装大量不雅照 澎湃新闻记者从南京秦淮警方获悉,7月28日,南京洪武路派出所接到一位快递师傅报警,称他在80份要寄出的快件中发现不雅照,且寄件地址虚假,怀疑有人用此违法犯罪。...

《访美记》(媒体篇)前言

  (我的新书明天下厂,将进入财新“思享家丛书”。先连载前言,请享友先睹为快) 这本书,记载了25年前一名中国新闻记者眼里的美国报纸界。 一 1987年6月,我获得了一个很宝贵的机会,到美国明尼苏达州参加一家民间机构“世界新闻研究所(world press institute,简称W.P.I,又译世界新闻学院)”组织的青年国际记者旅行采访活动。 那是中国人正陆续迈出国界的年月。从80年代初,名作家们和涉外资深记者们就已经有机会到美国各地访问,然后用优美精准的文字,俯拾皆是地将从衣食住行到人际交往的各种新鲜感受写出来,让绝大多数没有护照、也没有机会接触外部世界的人看到彼岸的万花筒。记得当时对美国写得比较全面深入的一本书,作者是外文局的专家王作民, 写的是这位40年代美国密苏里新闻学院的毕业生重返美国后的纪实,书名就叫《美国万花筒》。   阅读全文

“为了几十块钱的稿费,不嫌丢人吗!”

“为了几十块钱的稿费,不嫌丢人吗!” 8月10日,兰州张家寺附近发生一起车祸,前路封闭,交警没有劝阻后来车辆,导致追尾,记者采访受阻,图中的交警队记者说:“为了几十块钱的稿费,不嫌丢人吗!”

柴静: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

几年前我采访过一个人。 他被诬陷嫖妓,证据是卖淫者的供述,他被拘留了42天,放了。 校长当不了了,儿子的婚事也吹了“他爹是个大流氓,人还能好么?” 他告了十六年,路上带不了两个钱还叫人掏包了,捡人家饭吃。 我问他最难受的是什么。 “最难忍受就是开党员会的时候我不是党员了”他说。 2 我们找到了当年十五岁的卖淫者。 “既然这件事情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发生,为什么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上我看到你明确地说你跟这位校长有性的交易,而且时间地点说得非常清楚呢? ” 她说一切受人的指使。  她是普通中学生,离家出走,到了一个车站,有一个姓田的人给她吃了饭,然后让她卖淫挣钱。 田想让校长给他做贷款担保人,贷款是违规的,校长不同意,这人要报复,就要求这女孩做证与校长发生过非法的性关系,“如果不这么说,给你扔海里喂鱼” 她作完证,后来就返回了家乡,采访她时,她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说“我就希望老人好好保重身体,就深深地向他道个歉吧,当初因为我年龄小幼稚不懂事,对他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对一个人来说太不容易了。” 我转述给校长听,他说“十几年来,她只需要写一封信来,就可以澄清一切,你十几岁不知道这事的轻重,二十多岁还不知道吗?”。   3 办错案的警官,采访时他将近四十岁。 案子已经纠正了,他当初的认定程序和证据都有明显的问题,我问他“您是否想过,过了这么多年去看一看李校长?” 他说:“我很忙没有时间,并且来说礼拜天都不休息。” 我拿出校长的照片“您还记得这张脸吗?” 他看了一会儿,平淡地说“不记得了。” 我采访老校长,说起这位警官,问“你恨他么?” “我当时恨他,我现在怕他受处分。” “为什么?” “不要给他受处分。” “为什么? “我第三个小子和他岁数差不多,原谅他吧原谅他吧,受处分的滋味不好受啊。”   4 我找到当年陷害他的人。 有人指给我看,一个坐在门口太阳地里的老年人。 他六十四岁了,脑血栓,满脸的斑,已经很难走路,也不会讲话了,但能听懂我说什么,拿棍子在地上划。 “您能帮我回忆一下吗,十五六年前在派出所的时候你曾经指证过说这个人说他嫖娼,你还记得这回事儿吗?” 他点头。 “有没有这回事儿?”他拿棍子狠狠敲地,有。 “您亲眼见着的吗?”他点头。 “那个小姑娘是你找来的吗?” 他挑起眼睛看了我一眼,那一眼,能看到他十六年前的样子。 我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房间,他住在一个柜子大小的三合板搭成的屋子里,被子卷成一团,旁边放着一只满是积垢的碗,苍蝇直飞。 邻居说,“他的儿子老婆,每天给他送一次饭。” 我问他:“你现在这个病有人照顾你吗?” 他摇头。 “你现在有钱吗?” 摇头。 “孩子呢不来看你?” 摇头。 他脸上没有悔恨,也没有伤感。 5 今天我看话剧《洋麻将》,回忆起这个节目。 这个戏是美国得普利策奖的一个戏,柯培恩1976年写的。 非常简单,只有两个人物。 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对两个老人之间会是渐深的温情,看下去,不是。 有一会儿我吓了一跳,以为是对人性黑暗面的讽刺和控诉,再看,也不是。 看到最后,我以为要有个大悲悯的结局,救赎和谅解,不是。 散了戏,我对袁鸿说“这个戏可以一直往下演下去”。 因为真实的人性有无尽的可能。     记录激动时刻,赢取超级大奖! 点击链接,和我一起参加“2010:我的世界杯Blog日志”活动!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