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

与归随笔|她建议割掉方方的舌头,如今艾特央媒维权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了两张截图: 去微博求证了下,如实。 翻了翻她的微博,应该是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生活中有欢乐,也有烦恼。除了卷入蛋壳暴雷,不久前她也曾抱怨“生活太难了”,甚至咒某个“局长校长”去死。 她也会在感恩节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11月28日,她还赞过余华的一句鸡汤,“或许总要彻彻底底的绝望一次,才能重新再活一次。” 我也顺便在微博检索了下“蛋壳”,还好,有不少零碎的故事在被弱小的个体记录。他们疯狂地艾特媒体和机构,但似乎回馈甚少。 比如:...

阅读更多

老萧杂说|要“割掉方方舌头”的女孩,你被蛋壳驱赶大家都笑了

"很多人还不知道住房问题之严重,也不知道它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唯一知道问题严重性与后果的,是亲历痛苦的那群人"。 这是社会学者马修·德斯蒙德在《扫地出门》一书中所言。漂在一二线城市的诸多年轻人,正在经历这不堪的一幕:断水断电、铺盖卷被扔、门被上锁,忙完一天心力交瘁却无家可归。 蛋壳公寓砰然一声碎裂,引得网上哀嚎一片。作为一个“95后”家长,无法不对这些遭遇无妄之灾的孩子们,顿生恻隐之心。...

阅读更多

BBC |作家方方专访:“我的记录中,无非同情了个体,批评了政府”

武汉自4月起已没有本地新增病例出现。和许多武汉人一样,方方的日常生活也逐步恢复。回看这场疫情给她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她称目前无论是她的新作品还是旧作新版在中国都无法出版,她也无法在国内纸媒上发表任何文字,但她并不后悔。

“我的记录中,无非同情了个体,批评了政府,也记下了抗疫的各种措施。当然我也强烈地呼吁追责,如此而已。我没有义务去承担这些辱骂和恐吓,”

这位今年在中国经历了争议、压力和关注之后的女性讲述了她对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的经历与思考。“整个人类都应该吸取教训,而不只是中国。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人类的无知与傲慢,让病毒得以肆虐得如此之久如此之广。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