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新闻转发倒习公开信

All

Latest

美国之音|十九大前人事布局 张春贤或被打入冷宫

中共十九大将于明年召开,最近的两天之内,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连续更换了六个省级党委一把手。 上周日(8月28日)新华社公布的一份通报中,云南、湖南、西藏三省、区党委一把手换人。29日,新疆、内蒙古、安徽三省区一把手也随之易人。新华社29号报道指出,张春贤不再兼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另有任用,而陈全国被任命为新疆党委委员、常委、书记。

维权网|无界执行总裁欧阳洪亮爱人的声明

致无界诸位友人及财经副总经理、无界CEO恩荣辉女士 自欧阳洪亮、程圣中失联至今已101天,在我们承受惊惧和担忧以外,更让我们痛苦万分的是,在洪亮、黄志杰、圣中以公职身份接受有关部门调查,尚未有结论之时,由无界CEO恩荣辉女士领导的无界善后工作小组,在未告知任何一位家属的情况下,于4月15日违法中断了三人的工资及社保、公积金。恩荣辉女士及法务也向家属承认将盖有财讯公章的强制解约书交予办案人员,至今未收到回执。...

纽约时报 | 长平:我为什么拒绝与中国政府交易

德国杜塞尔多夫——3月27日,在中国西南四川省,警察出现在我父亲70大寿的寿宴上。他们指控我的家人前一天焚香烧纸时引发山火。焚烧香蜡纸钱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的一部分,为的是缅怀故去的亲人。我的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被传唤到派出所后,很快发现他们被拘押另有原因。 我是一个旅居德国的新闻工作者。三月中旬,我为德国之声(Deutsche...

东网|南桥:八千万党员 可有一个是男儿

“忠诚的共产党员”促总书记习近平主动辞职的公开信,3月4日深夜在无界新闻网上瞬间出现,被中国的维稳部门视为近来最严重的破坏事件。当天是两会开幕的日子,人们注意到今年会场上气氛特别,个个都很安静拘谨,可以想象就如文革中发现了“反动标语”而公安正在追查一样,即使不是你写的你也会害怕。由于拘捕媒体人贾葭和无界新闻网几位负责人,以及株连在海外的北风、长平家人而闹得满城风雨,中国政府为这幽灵般出现的不具名文章闹得脸面尽失。到3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回应说,“任何企图破坏中国国家稳定的行为,都不可能得逞”。这么一说,倒是引出了我的好奇心,他们党内的一封给习近平同志的公开信,怎么就会破坏国家稳定了?3月底,海外网站上又出现了“171名中国共产党员”《就立即罢免习近平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这也是一份公开信,其基本框架及理由和“忠诚的共产党员”几乎一样,只是内容更具体,事实举例更详细,诉求也从促请习近平总书记辞职升格为要求罢免习近平一切职务。可是,这份信却波澜不惊,没惊动中国公安,好像公安忙着先查第一份公开信,还顾不得这第二份一样。其实不然,中国公安一定对这两份信都仔细研读过,最后的研判却完全不同。我这样八千万党员之外的人,只能从文本来猜测这两份公开信的可能来龙去脉。这两篇文字有雷同之处,不仅是内容,还有用词和语句风格。暂且假设它们出自不同的作者之手,那么这两位(或两组)作者,应该都是习总书记的同代人。这一代人经历过文革,看问题的一些习惯和敏感点,是没有经历过文革的年轻人学不出来的。第二封信的“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的说法,是文革中的流行语。现在还会这样写作,我估计作者在文革中曾经是红卫兵组织的笔杆子。从措辞看,这两份信都应该是出自如今的或曾经的党员之手,而且是在思想上比较传统的,在今日政治光谱上偏左的党员。两份信都从政治、经济、外交、文化上列举和分析习近平的错误,都特别强调党章规定禁止个人崇拜,习总书记搞个人崇拜意味著文革可能再次发生,而文革是一场浩劫。这些内容,向习近平显示作者们是对习近平知根知底的同代人。这些公开信发生在习近平发布的“不得妄议中央”之政治规矩之后,显然是在挑战这一禁忌,等于挑战习近平的权威。这是习近平决不能容忍的。于是,公安紧急出动追查来源,为了破案不忌打破法治底线。公安对待北风、长平家人的恶劣行径,显然有上面可以胡来的尚方宝剑和限期破案的军令状。但是,为什么第二份信没有引起惊动呢?问题就出在这“171名中国共产党员”上。在经过周永康多年经营维稳,习近平完整继承了周永康的维稳机器并升级提高以后,无论是在境内还是海外,171个党员一起做任何一件事情,中国政府用不了48小时一定能掌握个一清二楚。所以,“171名共产党员”肯定是假的,17名都不可能,最多一个两个人悄悄地写,悄悄地贴在境外网站上。中国公安一定得出了这样结论,这第二份信的影响达不到境内,作者多半是在境外,危害低而且公安鞭长莫及,只能先放一马。对第一份信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是因为第一份信的时机、地方、方式选得非常到位。时机是两会开幕之际,地方是海外的参与网首发的同时立即幽灵般出现在境内无界新闻网上,即使只是那么一会儿功夫,但这出现在境内的一会儿功夫强烈地提示它得到广大党内同志们的共识,他们就在身边。方式则是内容、语句都十分符合党内说话的习惯,很克制。正是这样的时机、地方和方式,让别人相信也让习近平相信,这是自家人在说话。而对于习近平来说,党内自家人挑战是最危险的,如论如何要制止。于是,公安立即开足了马力要查出谁是作者,谁能把它放到境内网站上。互联网的时代,如果作者预先有隐身的准备和一定技术能力,公安要查出真身并不容易。一个月来公安的措施,可以用无头苍蝇瞎撞来形容。就像当年发现了反动标语先抓那个报案人一样,贾葭偶然读到,提醒自己在无界新闻的朋友快删,结果成了第一个失踪被调查的人。无界新闻网至今失联的十几个人,我敢肯定多半是冤枉的,就像当年没有人会在自己家里墙上写反动标语一样。公安也怀疑作者在境外,可是中国公安鞭长只够得着泰国,大量以前的共产党员退休以后是在欧美加拿大度晚年。他们判断,可能是在美国。第一个目标是北风,因为北风懂互联网技术。他们知道北风的不妥协风格,就从他在国内的家人下手,从而开了迫害海外异见分子在国内的家人之先例。现在,公开信事件进入了第二阶段。贾葭被释放了,北风和长平在国内的家人都被释放了,事实证明抓他们完全是城门失火殃及无辜。到现在为止,看不出公安手里有真正的线索。但是他们如果不搞出一点结果来杀鸡儆猴,下面无法向习近平交代,上面则不会有安全感。因为,习近平他们明白,底层百姓必要时是可以放手压的,自由派知识分子是软弱而没有力量的,真正能针对他们的错误而威胁他们统治的,只有来自党内自己人。中共号称有八千万党员,和习近平同龄的很多党员退休后敢说话了,也反对僵硬的制度和目前错误政策,有很多党员出国到了欧美就更敢批评现在的政策。正如两份公开信所说的,习近平的错误和中国的问题是那么明显,党和国家必须改变才有出路。这种改变的契机在哪里,谁来撬动第一块石头?公开信把人们的眼光引向了“共产党员”。问题是,八千万党员,可有一个是男儿?

風傳媒|陳昭南:兩岸關係拚比的是民主自由不是經濟!

3月4日一封《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党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登載在中國官方網站《無界新聞》。這封公開信署名「中共忠誠的黨員」書寫發表,信中直陳習近平當政以來,許多錯誤決策,信尾呼籲習近平「辭去所有的黨和國家的職務,讓黨中央及全國人民另選賢能,帶領我們積極進取,走向未來。」此事若發生在台灣,頂多可能會在網上流傳幾天,鄉民跟著吐槽一陣子,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台灣網絡天天都有馬英九自己沒事找事惹來的新議題,讓網絡鄉民一起噴口水一起自爽幾番。近些日,一個浩鼎股票買賣案也可以隨大家高興無限上綱到總統當選人小英家人;而柱柱姐3月26日才剛選上國民黨主席,網民們就開始唱衰國民黨;所有的所有都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範疇,這對台灣的我們不都是早已習以為常了嗎?

纽约时报|匿名信事件和中共党内的权力焦虑

北京——当一封呼吁国家主席习近平下台的匿名信本月出现在网络上时,这似乎只是网上的流言。文中要求习近平为中国的利益,也为他自身安全考虑,辞去职务。这封信通过邮件传播,曾短暂出现在一家小型中国新闻网站上,之后很快被删除。 但北京对这一事件的反应,绝非不以为然。...

东网|乔木:墙外犯我强汉 虽远必诛

赶在最高领导访美前,由于无界新闻“公开信”引出的一系列事件暂时和缓。此前“失踪”的媒体人贾葭已获释回家,旅美的温云超在广东的父母解禁回家,旅德的长平在四川的兄弟也取保候审。另外铜锣湾书店事件的李波也获释回港,并发表感谢致词。很多人不理解,“公开信”一般人并不知道,国内很快已删除了事,何必要大张旗鼓地拿人追查,反而弄得举世皆知。更有人认为这是新一轮控制媒体、打压言论的信号。这显然是误读中国,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新一轮、又一轮的问题,媒体的状况、言论的空间一直就是这样。要说有什么不一样,就是过去只管境内的出版印刷、墙内的网络言论,至于外边则管不着,不让进来就是,但是现在外边也要管。因为所有的言论都是人发出的,所以不管是铜锣湾书店还是公开信事件,最终就是拿人讯问。公开信事件在别的国家不算什么,媒体可以有意发表,依法表达对政治和领导的看法。如果是误发或被黑客攻击,加以说明和安全防范。但在中国的国情下,虽然理论上的宪法规定有言论自由,还规定公民有批评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利,但现实政治中,公开批评最高领导人,绝对是大事。公开信发表的时间,一是正值两会开幕,政治引人关注的时刻;二是全国上下都在要求向核心看齐,明年19大的常委有进有出,面临着新一轮的权力变化的时刻。所以它的出笼,已不是单纯的言论问题,而是政治问题,甚至有意无意卷入权力斗争的舆论领域。从它的起草、定稿,到冲破官方网站技术和人员的限制而发布、国内外呼应传播,当局有理由怀疑背后有政治势力的插手。就像历史上和文革时期,仅仅是对最高领导有不同的意见,就会被打成反党集团,株连甚众。从公开信的调查来看,北京、广东、四川都在进行,而且辐射海外,这只能是中央一级机构指挥的全国协调行动,而不是某一个地方的抢功冒进。就是铜锣湾书店事件,虽然有广东警方查办,但能在北京的央视专门报道解释,也不是个案那么简单。这两个事件要说有多么让人恐惧,也是夸大。墙内的媒体一直存在有效的管理,这类话题从不敢触碰。社交媒体会有隐约的讨论,但随时面临删帖销号的处置。所以有没有这些事,人们都习惯了这种舆论环境,知道该不该说,该怎么说。最大的影响,其实是针对墙外的华人。过去说什么、做什么,实力和影响顾忌,一般没事。现在领袖神武、大国崛起,“犯我强汉,虽远必诛”。就算自己不怕,也得为家人想想。

法广|中国外交部就“无界新闻事件”首次做出回应

中央社引述香港商业电台报导,中国外交部今天3月30号首度回应无界新闻事件,指“任何企图破坏中国国家稳定的行为,都不可能得逞”。 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今天在北京作上述表示。 不过,中国官方官网上的记者会实录上,并没有见到这段问答的记录。 据报道, 3月4日深夜,无界新闻网忽然转载一份以普通党员名义要求习近平辞去总书记职务的公开信,经媒体人贾葭提醒无界传媒执行总裁欧阳洪亮后,很快删除。...

明镜博客|171名中国共产党员:就立即罢免习近平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

(数字时代编辑注:原文自明镜博客网站已经被删除,本文来自在https://archive.is/的留档文件。) 我们是171名忠诚的中国共产党员,来自党政军群等各个机关部门。鉴于因习近平同志个人独裁及个人崇拜而导致的当前极不正常的党内组织生活的严酷现状,我们暂不署名地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发布这一公开信。 我们以这份公开信的形式,表达我们对党和人民事业当前所面临的严峻危机的深切担忧,同时要求党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即召开紧急会...

长平|我的声明:自由没有交易

今日确认,我的家人均已离开派出所。但我的父亲和两个弟弟并未自由,而是取保候审,为此交纳数万元保证金。在当局控制一切资源的情况下,我对所谓祭祖失火案无力调查,因此对以此为名的取保候审不予置评。 据我了解,在办好取保候审手续之后,我的父亲和弟弟们又被警方叫回,不是为了调查案件,而是安排他们接受记者采访,并炮制所谓个人声明。对此我表示强烈谴责。已经和即将刊播的采访及声明,均是在警方胁迫之下的表演,是进一步将我的家人作为人质的绑架行为。...

德国之声|DW作者长平家人依然被押 转送国安

德国之声专栏作者长平周一表示,他的弟弟张伟当天中午一度被释放,按照警方的要求同他联系、转达当局的要求后,又被国安部门带走。此前长平发布消息称,四川南充警方周日非法拘押他的三名家人,目的之一是试图迫使他撤回一篇为德国之声撰写的专栏评论。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居住在德国的长平(本名张平)透露,他的弟弟张伟在周一中午被南充市西充县警方短暂释放,并辗转联系上了他。张伟在通话中表示,当地警方称,只要转达警方对长平的三点要求,另一名弟弟张雄也可以获释。...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