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点评

王思想家 | 支持庐江领导的色情权

支持庐江领导的色情权       这两天,庐江艳照漫天飞,都没人去关注刘翔了,更没日关注那个蹦蹦跳跳的一个什么运动会了。     大众有窥私癖、窥性癖,对当官的有仇恨,庐江艳照门事件将这几个因素统统包括,难怪公众要血脉喷张。(可能有未成年人看我的文章,所以,照片我就不贴了,网上到处都是;当然,建议家长还是不要让未成年人看此文)     我一直赞成公民有色情权,这是天赋人权,任何公权力不得侵犯公民的色情权,即便以人民的名义,也不准。在此,我要为那几位男女县长、副县长、县委书记说句公道话:他们也是公民,同样有色情权。     问题是 庐江县的应对能力太差,可以说把他们县的几位领导给害了——庐江县政府先说照片是ps的,然后又说是云南3对夫妻的照片——自相矛盾了,他们说照片是PS的,就是承认“人虽是我们的真人,但照片是假的”;又说照片是云南3对夫妻的,那就又是说“照片是真的,但上面的人不是我们首长”。一群笨蛋!     同时,庐江县政府还威胁说要起诉云云。自己都丢人成那样了,还敢威胁别人,结果是导致网友更大的反击。一位名叫“传媒女生”的网友发微博说:【安徽庐江县艳照技术分析】RGB下最大色阶测试,边缘无明显拼接痕迹。RGB下最小色阶可以看到红圈出由于图像精度的原因产生的噪点基本相同,和床头墙灯下噪点完全一致,色阶不会说谎……基本可以确定该图不是PS。     其实,100多张照片,是不是ps的,大家一看就知道了,骗不了人的。           我来继续为公务员首长辩护。所谓扫黄,完全是侵犯人权。普通公民的色情权,只要遵守自愿、成年人、在私密空间这3项原则,就必须受到法律保护;对于消耗纳税人钱财的公务员来说,要增加一项前提:你没有动用任何公权力资源。就庐江艳照门事件来说,假如人家没开公车、没公款报销房钱、没在上班时间干、没有强迫别人干,那就没什么错。是人家的权利。天赋人权。     我们要维护公民的色情权,就得首先维护领导的色情权,这听起来很不公平,却是中国的现实。当年我强烈抨击“双轨”,认为“双轨”侵犯了政府官员的人权,也是同样道理。     所以我要提醒大家:可以看笑话,可以穷开心,但是不要去侵犯人家官员的色情权,因为那必然导致对全体人民的侵犯。      链接: 《维护公民的色情权》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刘翔终于不能骚扰我了

刘翔终于不能骚扰我了 ——兼论“女排后遗症”       刘翔又一次摔倒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我很高兴。想去放鞭炮,可这是违法,只好哈哈大笑,开心一番。     个人与刘翔并无冤仇,我也同情他,从纯粹个人的角度,希望他赢。但我实在是怕了;万一刘翔弄个冠军,那咱的日子怎么过?义和团们的欢呼能把你耳朵吵死,然后某某机构又要组织系列宣传,在全国掀起“学刘翔,爱我中华”之类的活动。烦死了。     尤其是体育总局那帮家伙,每年祸害那么多民脂民膏,然后以为用几块金牌就能交差,真把我们纳税人当傻子了。最让人厌恶的是,他们居然在2008、2012两届奥运会上,都给刘翔分配1356这个号码,据说是要代表13亿人民56个民族。可以说,刘翔没出发,我已经感到恶心了。现在,刘翔又一次失败了,体育总局那帮想依靠刘翔夺冠来升官发财的领导,只能满脸阴霾了。一想到这个,我就忍不住要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至于刘翔是不是赛前就做好了准备要退出,是否出场仅仅是为了广告,我才不关心。我关心的是,他失败后:1,省了一大笔奖金,这些奖金如果是政府出的,那其中就有我这个纳税人的一份,我不爽;2,省得学习刘翔好榜样了。3,省得爱国贼们出来叫唤了。     不过,还是有一些小的不愉快,比如,据说CCAV的解说员居然当场哭了,白岩松居然说刘翔“出发已超越”,实在是让人恶心。     总体来讲,还是高兴的。刘翔终于不能骚扰我了,谢谢他,并祝愿他以一颗平常心过快乐的生活。       2008年的时候,我也是提心吊胆,惟恐刘翔夺冠。当时我在看一本书,女儿跑过来告诉我说刚才实况转播刘翔退赛了,我压抑着满腔的喜悦,给女儿说:不就一个破比赛嘛,退就退了。      也想起了十多年前,中国女足两次决赛,一次是上班时间和同事去楼下一平房里看转播,罚点球时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另一次我半夜爬起来看转播。当时那个心情,矛盾到极点。看着那些可爱的姑娘,真希望她们能赢,如果失败,我都想为她们哭泣(与爱国无关);可是,又特别怕他们赢,一旦夺冠,全国上下还不又是掀起一场“学习女足好榜样” 的高潮?这种劣质的高潮不断复制,跟妓女假装出来的高潮一样,廉价而恶心。        其实,都是“女排后遗症”。当年,女排夺得世界冠军,本来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可是,后来,事情就越来越无耻了,我们那伟大的宣传机器,居然能把女排的几场赢球与“振兴中华”联系起来。一边叫嚣振兴中华,一边又忆苦思甜说起当年的“东亚病夫”。其实,老外当年根本没有说过中国人是“东亚病夫”,而是一些中国志士看到中国人缺乏精神,便用“东亚病夫”愤怒谴责同胞,根本从头到尾都跟体育比赛无关。可当今中国那些机构、媒体是不懂这些的。他们那非凡的想象力、拙劣的宣传手段,使得我从此怕了中国人夺冠的消息。      我要重复我那个观点:举国体制下,金牌越多越可耻。这次伦敦奥运会,看到举国体制成了过街老鼠,遭受学者一直抨击,我十分开心。“奥运春药”实效了,“刘翔春药”更是没戏了,我能不开心吗?               链接: 《中国人走出奥运陷阱》         《教育一下张艺谋张继钢之流》        《奥运疫苗:一次上当,终生有效》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中国人走出奥运陷阱

今年中国人对待奥运的态度,令人眼前一亮。我们这个13亿人的族群,正在走出愚昧。     在民族主义比较喧嚣的2008年,一位朋友忧心忡忡地对我说:中国真的完了,没希望了,你看一帮傻瓜被奥运会弄得跟精神病一样。     当时我告诉他:“射完了就软了。奥运疫苗,一次上当,终生有效。你放心,现在有了互联网,中国人不会一直蠢下去。”四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民对奥运的态度令人欣慰。     感谢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开了好头儿,让中国人看到了什么叫以人为本,什么叫民生至上,什么叫开心娱乐。一位叫“西楚霸王168”在微博里写道:“伦敦的奥运开幕式就是一个大party, 大家都玩得很high,相比之下,北京奥运开幕式是一场汇报演出。”我的评论是:所谓汇报演出,就是陕西张农民演给首长看,首长毕恭毕敬演给洋大爷看,希望洋大爷高看自己一眼就心满意足了。遗憾的是,洋大爷根本不买账。     昨天坐地铁,旁边两个年轻人在聊天, “B的金牌有吊意思,咱们不还是买不起房?”那小伙子的眼神轻蔑而愤懑。     院子里一位老太太正兴奋地跟旁边一人说:“别扯什么奥运了,跟咱没关系,超市土豆、包菜都优惠呢,赶快去买吧”。扬了扬手里的购物袋,眼里满是喜悦。     人们更关心自己能否看得起病、上得起学、买得起房,更关心物价是否飞涨,而不是奥运会得几块金牌。     当然,这些百姓的转变只是本能,并无更深了解。他们应该还没有意识到:中国每得一面金牌,意味着“国家”又要拿纳税人的钱去奖励那些运动员。为了有可能获得金牌,中国政府每年要投入大量资金,而这些资金,每一分钱都来自我们纳税人的血汗钱——据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获得32块金牌,为此花费224亿人民币,每枚金牌平均耗资7亿!     【抵制奥运,从我做起】举国体制下,金牌越多越可耻。今后,谁要再他妈的津津乐道中国又得了几块金牌,并且与狗屁爱国扯一起,谁就是猪,畜生,不得好死。——这条微博固然有点刺耳,但所说道理却是深刻的。所谓金牌越多越可耻,一是指耗费纳税人钱财,二是指职业运动员去跟人家非职业运动员抢金牌。这两项全都严重违背体育精神。     大多数中国人至今不知道,奥运会是为了非职业运动员举办的。大家应该记得多年前肯尼亚某夺金选手是个送牛奶的,2008年勇夺8面金牌的菲尔普斯是个在校学生。篮球就是因为大都是职业运动员,所以才在很长时间内不被允许进入奥运会。而中国呢,那些运动员难道不都是职业运动员吗?这样的选手,难道不是对奥运精神的玷污吗?     英国运动员一番话很让人辛酸: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一次让人心碎的饭局

一次让人心碎的饭局       我常说:政治是空气,任何人无法逃避。那些声称自己不关心政治的人,要么是白痴,要么是帮凶。     今天的中国社会,为什么能成为一个“互害”的社会?是人种低劣,还是制度使然?如果是人种低劣,如何解释所谓“5000年灿烂文化”?如果是制度问题,那如何解释“优越性”?     我还强调:批评是公民的权利,更是知识分子的天职。必须提醒的是:当我们义正词严地批评种种不公时,应该意识到自己其实也往往是做恶者,必须有这种反思的勇气。制度之恶,我们每一个人都脱不了干系。       今天不说托关系搞项目搞工程,不说拉关系找工作,也不说打官司前贿赂法官,只说一件小一点的事情:上学。     每年夏季,是幼稚园、中小学、大学招生的季节,是大家“活动关系”的季节。当你正为孩子上学发愁的时候,来了一个朋友,说能帮你“运作”,你不会觉得他是一个恶人, 你会特别感激他,并且觉得他是一个有本事的人 ,对吧?可你是否想过,你通过关系占据一个优质资源时,就是对他人的一次伤害?     可我如果不找关系,我的孩子就要受到伤害呀。是的,我没有指责你,我只是想让你意识到: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做恶者,我们既是恶制度的受害者,也是恶制度的参与者、构建者,是帮凶。     我也参与了做恶。我平常生活节俭,但最近请人吃饭,一掷千金,各种海鲜随便招呼;从未舍得拿茅台酒招待老家亲戚,但最近却把珍藏多年的茅台慷慨送人。为的是,让孩子上一个好高中。找到关系,不是说就不用花钱了,而是说你才有了给学校送钱的资格。     此前,为了让孩子上一个好的小学、初中,也是到处找人。至今对那位帮了忙的兄长感激不尽。我会永远感激他。     再往前,我帮助朋友的孩子上大学、上研究生。有一次,不仅把面试题拿到,甚至连答案都拿出来了。觉得我托的那朋友真有能耐。     在一个恶制度下,我无法做到独善其身。抱歉。     从自己的孩子上学,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叫《就我没白吃》的文章,找出来,贴一下。注意,文章中的饭店名称叫“天安”,呵呵。这篇文章的结尾,让人,心碎。   《就我没白吃》      今天是周末,我们高中同学要在天安酒店搞一次同学聚会,自从毕业后,好多同学都混得有模有样,我却默默无闻,在一家工厂当制图员,每月和丈夫一起靠不多的收入共同撑着这个家。    丈夫正在帮儿子复习功课,儿子就要上初中了,为了上一所好中学,这段时间丈夫没少操心,东奔西走,至今还没着落呢。    天安酒店式高级酒店,我走进包房的时候,同学都已到齐。还没坐稳,一张张名片就飞了过来,一看一个个不是总经理就是带长的,就连以前成绩总是甩尾的阿辉也当了派出所所长。望着服务小姐端着眼花缭乱的菜肴,我真感叹自己孤陋寡闻,光这一桌就足以抵我三个月的收入了。阿辉像宴席的主人一样不停地招呼大家吃,嘴里说“只管吃,算我的。”    酒足饭饱,聚会结束了,可究竟谁买单呢?这时候阿辉掏出手机,按了一串号码,然后说:“小李,今晚所里扫黄到人没有?哦!刚抓到——好!好!随便送一个到天安酒店来给我买单。”一旁的同学跟着哄笑起来。    十五分钟不到,一个中年人就进来,他看了账单,随即也拿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说“小张啊,我是马主任呀!你儿子要读我们学校的事,我今天就给你拍板定下来了……不过我今晚请朋友吃饭,你过来埋单好吗?在天安酒店203包厢……”    二十分钟后,有人敲了包厢的门,门被打开了。当我看到戴着副瓶底般厚的眼镜的丈夫站在门口时,我晕了过去。    链接:   《道德败坏,人人有责,谁是祸根?》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北京721水灾处理有5个进步

北京721水灾处理有5个进步       此次北京721水灾,政府的处理态度,相对于4年前的汶川地震,进步明显,值得表扬。     首先,有官员出面道歉。房山区长正式道歉,市委书记郭金龙虽未道歉,但说了“教训异常深刻,必须不断反思”。     虽然仍未有问责表示,但至少有人道歉了,总比没有强。     其次,公布了死者名单,这是比汶川地震最明显的进步。其实,拒绝公布死者名单是极其愚蠢的,公布之后,政府会发现,也没什么嘛。     第三,及时撤消了雨后汽车罚单。暴雨后,交通部门依然保持旺盛的罚款斗志,对于雨中抛锚的汽车拼命贴罚单,引起网民强烈部门。交通部门很快宣布罚单无效。可谓知错就改,隆重表扬一次。     第四,没有逼捐。水灾后,北京市政府呼吁市民捐款,网络上抵制的声音比较高,与4年前汶川地震后民众的态度形成强烈反差。此变化耐人寻味。到现在,还没有听说直接从工资里克扣等逼捐行为,值得表扬。     第五,迅速熄灭了北京精神的宣传。水灾之后的第2天,北京各大媒体开始猛烈宣传北京精神在水灾中的表现,引起网友一片讥讽。北京政府可能注意到了这个问题,随后很快偃旗息鼓。从善如流,值得表扬。        当然,还有很多事情是该做而没有做的,我们来建议一下:     一,建议起诉“广渠门丁先生溺水”有关责任人。据说,丁的妻子当时非常慌乱,不断地哭诉扯着官兵衣角求求你们下去救我老公……回应是“找不到具体位置,等领导来了安排救援方案”。一位脱了衣服跳进水里的群众找到了车的位置但没法打开车。2小时后带星带杠的领导同志赶来,终于开始营救,电视台也正式开拍。     强烈建议有关部门调查清楚,起诉有关责任人。     二,向纳税人交代税款使用情况。有帖子说,北京去年市级三公经费8.64亿,城市防洪费900万。这个实在过分了。尤其是,有关部门竟然公开说,北京的下水道是按大雨“三年一遇”的标准建设的。这简直太荒唐了。红色江山是要万万年的,怎么水利部门只做3年打算?     北京排水系统比东京的至少落后100多年,但建设和维护费用却超过东京两倍以上——此事建议有关部门出来解释一下。     三,要学会宣传。房山公安局副局长带头下水抬尸的照片,本想给警察形象加分,没想到引起网友种种质疑。这个照片确实有点愚昧。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