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点评

王思想家 | “扫黄”闹剧几时休?

“扫黄”闹剧几时休? ——从吉林“下黄片”事件说起         弗洛伊德告诉我们:百姓喜欢黄。中国的现状告诉我们:警察喜欢扫黄。     10年前,陕西延安夫妻在家看黄片被拘,事件最终以警察赔偿两万九结束。当时以为,这对伟大的夫妻舍身炸碉堡,可以掀翻压在全国人民头上的“扫黄”大山。然而,很不幸,扫黄闹剧依然不断上演。继河南、四川的“公民看黄片被警察处罚”后,2012年6月吉林又曝出类似,吉林事件比10年前延安事件更加恶劣:市民顾某在网上转发了一张某青年手拿砍刀、脚踏警车的照片,导致何舰等3名警察上门盘查,以顾某电脑中有黄片为由,罚款数千拘留数日。顾某在网上发帖揭露此事,在舆论的压力下,当地政府宣布撤消对顾某的处罚。            吉林下黄片事件,事实非常清晰,处理却异常混乱。对于当事警察的种种犯法行为避而不谈,仅仅是一个“撤消处罚,警察停职”。       我们来看此事件中,警察有多少个地方违法:    首先,私闯民宅。根本没有搜查证,仅仅出示一下警察证,就利用几十年来公民对暴力机关的恐惧,骗开房门,闯入民宅。    其次,侵犯公民色情权。在社会各界的压力下,2006年《治安管理处罚法》已不再对“浏览”、“查阅”色情片的行为进行违法认定。根据两高关于“利用互联网等传播淫秽信息”刑事案件专门的司法解释,别说是自己下载了看,即便是传播,也未必有罪,只有“以牟利为目的”的传播才可以定罪。     第三,侵犯公民隐私权。中国法律明确保护公民私人信息,而这几个警察盗取公民电脑设备、帐号乃至密码。      第四,敲诈勒索。即便假设顾姓公民的行为违法,那根据有关条理也只能罚款3000元,警察却开口就是罚款5000元。     第五,讨价还价,败坏公务员形象。把处罚弄成了菜市场买菜,讨价5000元,经对方还价后以3000元成交。如此行为,败坏政府形象。     第六,诽谤罪。在顾某发帖投诉后,警察何舰在跟帖中大曝顾某的姓名、年龄、工作单位等隐私,并称顾某殴打中老年妇女、网上发帖侮辱未婚女青年,直呼顾某为“人渣”。     第七,腐败罪。网友“人肉”后发现,警察何舰出售汽车、出租房屋、承揽工程、经营公司……涉及各种生意。严重违反《公务员法》中“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的规定。     警察何舰有上述七宗罪,启能仅仅是一个轻描淡写的“停职”所能交代过去的?如果法律对百姓“从重从快”,对暴力机器成员“从轻从慢”,如何能让百姓信服?     市民顾某,自己在家下载并观赏黄片,那是公民应有的权利,在被警察恶意关押、罚款后,启是一个“撤消处罚”就能交代过去的?     我呼吁:当地公安向市民顾某进行公开道歉,并进行赔偿。同时,对警察何舰的犯罪事实进行侦察、公诉,由法院进行公开审判。          吉林下黄片事件让人感叹:10年了,我们居然又轮回到了当年的“夫妻在家看黄片被拘”,多么可悲。公安部门为什么不在系统内深入学习、贯彻、宣传“尊重公民的色情权”?为什么一再发生侵犯公民色情权的事件?     中国警察是全世界最痴迷于扫黄的警察,为什么呢?仅仅是窥私癖吗?显然不是。仅仅是为了弄点罚款去吃夜宵吗?也不是。     扫黄已经成为打击异己的重要手段。庙堂之高着,利用各种手段,获取政治对手的色情视频,然后作为要挟手段。江湖之远的下层机关,则利用扫黄打击经济上、舆论上的对手。上行下效,顽症难除。     “扫黄”闹剧几时休?待到宪政实施时。   链接:  《什么是色情片?有没有“色情权”?》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黄岩岛见证中国菲律宾的进步

黄岩岛见证中国菲律宾的进步   从来没有一次领土纠纷像黄岩岛这样让人有喜感。我们看到了中国的进步,看到了菲律宾的进步。尽管有艰难有后退,这个世界毕竟整体在前行。   1 ,中国的进步:多元化言论交锋    中国的进步是,言论自由比较充分地体现在黄岩岛事件上。微博上,两派观点吵成一团。左派说黄岩岛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右派问:你凭什么说那是中国领土?左派问:那你凭什么说那不是中国领土?右派说:属于哪国领土本来就是糊涂账,钓鱼岛、黄岩岛可能更严重一些。不过,从《国际法》和国际舆论来看,基本支持这两个岛属于日本、菲律宾。因为国际法规定的专署经济区范围是 200 海里,黄岩岛距菲律宾 120 海里。右派再次问:我说出理由了,那你也说理由呀?左派顾左右而言他。 1950 年代的朝鲜战争, 1970 年代的越南战争,中国媒体都是一个腔调。结果,我们为这一个腔调付出了代价,后来进行了诸多反思。现在,有互联网了,各种意见都可以充分表达、争论,这样的进步怎么能不让人欣喜? 如果左派除了空喊口号,还能说出一些有深度的话;如果左右两派的争论能少一些谩骂,多一些交流与探讨,那么,中国的进步就更让人喜悦了。   2 ,菲律宾的进步:报纸公开批评政府 菲律宾的进步更明显一些。菲律宾《马尼拉标准今日报》 4 月 28 日文章发表《它属于中国》的文章,死气白赖硬要把斯卡伯勒礁(即中国政府所说的黄岩岛)属于中国。 我相信,这个文章是中国媒体选择性摘取的,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一直在干这种事情。菲律宾的多数媒体应该是支持菲律宾政府的。但是,毕竟在菲律宾有这样一个媒体,公开站出来说那领土不属于菲律宾。 这样的媒体让人尊重,这样的菲律宾让人尊重。   3,会发生战争吗?    当然不会。    本来,我的判断是:黄岩岛肯定不可能有什么实际冲突发生,转移完视线就没事了。可张召忠将军让我疑惑了,他说开战的概率是30%。按照以往经验,那就说明70%是要开战了,因为我从来不敢低估张将军“反向指标”的神功。     4 ,黄岩岛究竟属于谁? 关于领土界限,我一直认为:这就跟动物撒尿划疆界一样,势力大的尿个大圈,势力小的尿个小圈,每天尿的痕迹都不一样,国界线总在变化。 说“遵守国际法,尊重国际法庭裁决”,那叫当代政治;说“老子就是要抢过那岛”,这叫牛逼;说“因为自古就是我国领土,所以现在是我国领土”,那叫放 P ;说“那下面有油气,所以要说成是咱的领土”,那叫泄密。   5 ,王思想,你认为中国应该怎么办? 我认为,中国应该做以下事情: 1 ,组织懂《国际法》的学者,组织材料证明黄岩岛属于中国,比如,证明 1970 年代中国在黄岩岛进行的科学考察活动、以及后来立的碑具有效力;此外,要证明无法从 1982 年《联合国海岸法公约》中得出该岛属于菲律宾的结论。 2 ,与美国进行友好磋商,与国际社会友好对话,争取用“固有领土”概念否定掉《联合国海岸法公约》中的专属经济区概念。 3 ,在国内展开讨论,让各种意见充分表达,让世界看到中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赢得国际社会支持。 4 ,承诺一旦开采黄岩岛周围油气,绝对不会交给中石油中石化这两大垄断集团,而是交给民营公司去开采,有助于降低国内油价。 5 ,可以考虑将黄岩岛出售给中国公民(官二代、红二代除外)。 有了这些承诺,中国政府必将获得国内民众的支持。     相反,如果争得了黄岩岛后,房价还那么贵,汽油还那么贵,税收还那么高……那我们何必要争那岛?    6 ,如何争得黄岩岛? 有网友建议:由宋祖英将军率海政歌舞团舞蹈小分队突前抢滩登陆,黄宏将军率铁路文工团曲艺班京韵大鼓研究组骨干保护两翼,刘斌将军率空政文工团杂技团晃管小组殿后,毛新宇将军率毛泽东思想战术理论小组坐镇中央,配合城管混编纵队,由张召忠将军战术指挥,南海可保万无一失。 此计甚妙,将军就得负将军的责任嘛。 不过还不是最好的。最高明的策略是:展示一个民主中国、自由中国的新形象,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在所有领土争端中,人们内心会支持那些争端领土归属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尽量让每一寸土地沐浴在自由的阳光下,是人类永远的追求。    链接: 《给钓鱼岛自由》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       中国大陆的大学卖文凭,是家家都在干的事情,所谓“扩招”,其实就是卖文凭的合法化。那么,哪家大学卖文凭卖得最凶呢?是清华大学。     说清华“卖”文凭,还不足以描绘出今日清华人的气魄。因为有很多文凭,他们不是卖,而是“送”。送给谁呢?只送给当官的,并且明确规定要送给正局级以上的首长。     2012年5月1日,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生王进文在其微博上称,“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一把手正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博士,但从未见其上课。”次日,清华大学法学院党委副书记廖莹证实,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确实是该院在读博士生,但他并非是全日制博士生,而是“论文博士”。     清华确实有气魄。懒得卖学士学位,直接卖博士学位。并且,清华承认:论文博士已经卖了二三十年。     看看清华百年校庆时候的丑态,就知道今日清华有多么无耻了。在那个所谓隆重的节日,清华不强调自己出了多少科学家、人文学家,倒是反复强调自己是“省部级领导最多的高校”。           清华大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吹嘘自己出了多少省级干部,受到大家批判。某5毛为清华辩解说哈佛也宣扬自己培养了多少总统。靠,难道培养出民选总统和培养出暗箱操作的部长书记,能是一回事吗?一个是正当竞争,一个是非正当竞争;一个是先上学后当总统,一个是先当书记后混文凭,能一样吗?    愧对先人,也愧对美国人。大家都知道,清华是美国人用“庚款”建起来的。感谢当年的国家赔偿给美国人那么多白银,使得原本要被朝廷公务员们三公消费挥霍的款项,经过美国人的出口转内销,成就了百姓的求学梦。如今,为了尊重产权,物归原主,也为了先人造就的清华品牌不被玷污,我郑重建议,将清华大学还给美国。     让美国人管理,我们一万个放心。不过美国人未必肯要。因为,目前清华的水平,放在美国高校,排名估计在250名。美国人不会为了一个250高校,就接过这么一个声明狼籍的屎盆子。     同时,还要考虑照顾一下义和团们那可怜的民族主义情结,于是我又设计了另外3条路:       1,私有化清华。     有人说中国高校如同妓女,谁给钱就卖文凭给谁;可是大家想想,妓女有权出卖自己的身体,而国有高校哪来权利出卖文凭以供少数人挥霍?还不如直接卖给私人,然后想怎么卖文凭就卖去吧。     其实,真正私有化之后,高校才不会卖文凭呢。人家自然会好好经营。      2,改名为党校。     鉴于清华疯狂卖文凭给首长,有网友建议:“清华干脆跟中组部商量一下,把各省市自治区级的后备干部一人发一张博士毕业证,多省事”。此计甚妙。     为了卖文凭方便,干脆将清华更名为中共第二党校。这个更名,是名副其实的,因为清华是强调“精忠报党”的:     有网友愤怒指责“精忠报党”,认为纳税人出钱养活的学校应该“精忠报纳税人”。我觉得这个说法太矫情了,人民军队还忠于党呢,我们坚决支持。     为了让“精忠报党”更名正言顺,也为了让党的干部更加方便地得到文凭,直接改党校,是最好的出路。人家是党校了,那人家卖文凭、送文凭给党的干部,都是人家党内事物,其他人不要多嘴。     当然,前提是:党校要用党的经费以及社会捐款,不得动用国库一分钱。       3,直接撤消清华大学。     如果不能还给美国人,不能私有化,也不好意思改为党校,那就干脆直接撤消。撤消之后,至少不会再继续丢先人的脸面了。     大家还有什么计策,请踊跃提供。          链接: 《清华:到底是屈辱还是幸运?》                 《北大已死,怀念胡适》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给钓鱼岛自由

给钓鱼岛自由       东京政府决定从私人手中购买钓鱼岛(日方称“尖阁列岛”)后,日本人在“雅虎日本”网站发起了一个“東京都の尖閣諸島買い取りに賛成?反対?”的投票。截止北京时间4月17日23时已有接近14万网友投票,其中赞成的有92%。     有人问我投什么票。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得分几个层次来说。     首先,我有投票权吗?我们不是一直被代表着吗?在与我的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上,我被代表了。在所谓“国家利益”这么一个宏大主题的时候,就让我投票了?     第二,我要问那些义和团:你凭什么认为钓鱼岛属于中国?如果你有理论依据,那么,我尊重你;如果你什么也不懂就瞎嚷嚷,那么,你就是个废物。     第三,日本政府居然认为目前钓鱼岛属于某一个日本人,这让我由衷地敬佩。如果中国政府认为钓鱼岛属于某一位中国普通公民(而不是官二代、红二代),那我坚决支持。    第四,钓鱼岛与我有关系吗?如果钓鱼岛归属中国政府后,房价能下降,那么,我赞成钓鱼岛属于中国。如果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归属中国政府后,其周围的油气资源归中石油、中石化开采,那我坚决反对,我被他们掠夺够了,不希望他们再增加掠夺的资本。还不如让日本、菲律宾公司去开采那些石油资源,然后运到中国,降低中国油价。     最后,好吧,就假装我有投票权吧。那我投什么票?我毫不犹豫地投出一票:我赞成让钓鱼岛属于一个民主的、自由的国家。至于这个国家是日本,还是中国,我并不关心。如果某专制国家想得到那岛,我就投反对票。     尽量让每一寸土地属于自由的国家。能救一块是一块。

Read More

王思想家 |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谁那么仇恨“网上谣言”?       经常看到这样的新闻,某地警方又查处网上传谣行为了,有关负责人又出面义正词严、一本正经地发表指示了,说利用互联网编造、传播谣言的行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影响社会稳定、危害社会诚信。( http://news.163.com/12/0330/23/7TSO5TO30001124J.html )     查处谣言,没有任何错误,伟光正。坚决拥护。     互联网上有谣言吗?当然有。请问哪里没有谣言?“利用互联网”可以传谣,利用其他手段照样可以传谣。为什么要强调是“利用互联网”呢?       我们来看三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谣言:     大跃进时候,“亩产万斤”的谣言,是伟大的《人民日报》传出来,如此贻害全国的谣言,不知《人民日报》哪位先生被处理了。我想;把他枪毙了也不过分吧?     毒牛奶事件,“三鹿经过1100道检测关”的谣言是CCAV放出来的,哪位被处理了?     三峡大坝刚建的时候,说能抵御“万年一遇”的洪水,两年后降了90%,说只能抵御“千年一遇”了,后来又降到只能“百年一遇”了。如果以后继续降到“10年一遇”,甚至是“2年一遇”,那每个中国中国人都很荣幸,因为他们一生可以见到很多次当年的“万年一遇”。请问:关于三狭大坝的谣言,谁被处理了?       我们再来看几个猖狂的官僚谣言:     发改委的某人公开宣称:中国油价随国际油价下调很及时,上涨每次都滞后。这个新闻让许多人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是:国际油价比最高时期低了40%,中国油价却创造了历史新高。发改委那人睁着眼睛说瞎话,受到什么处理了?     某高官声称:中国石油、电信行业“没有垄断”。这种明目张胆的谣言,受到什么处理了?     中国高房价的收益,绝大部分进了政府的口袋,有关部门却出面否认。如此恶劣的谣言,谁受到处理了?       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为什么那么多机构都偏偏对“网上谣言”那么仇恨呢?这种仇恨,已经深入到他们的骨髓。我仿佛听到他们恨得牙痒。     互联网是草民的狂欢。互联网不仅击溃了利益集团对话语权的垄断的,更要命的是,互联网甚至已经彻底击溃了报纸、电视。现在,报纸无人读,电视新闻无人看,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微博看新闻。     互联网与CCAV、环球某报的区别在于:互联网的海洋里,散落着一些谣言;而另外两者,在他们整天散布的谣言中,偶尔不小心会流出两句真话。     互联网上,谣言仅仅是仓海一栗。并且,互联网揭发了历史上、现实中的无数谣言,使得愚民政策彻底失败。这是最招某些人仇恨的。原来,害怕真相的人,正是那些整天抹黑互联网的人。     他们眼含热泪、无限深情地回忆着往日特权:只许州官造谣,不许百姓说话。     可惜,伟大的互联网正在创造着真正的盛世:揭发州官谣言,传达公民指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任何人都无法剥夺草民的话语权,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互联网的发展,这么清晰的形势,难道还看不清楚吗?还要顽抗吗?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