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焦点

牛博国际 | 南京解禁推特脸书:中国特色两面派?

据中国媒体报道,南京亚青会期间将开放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国外社交媒体。分析人士表示,南京此举系短期有效的外宣策略,网络解禁难以成为常态,当局不应继续对民间乃至地方的解禁需求视若无睹。一些网友则批评南京解禁是中国特色两面派,在外国人面前装装样子挣点面子,人前人后不一样。 作者:Lei Ma​ 南京开放测试推特脸书 据南京《扬子晚报》报道,在第二届亚洲青年运动会(下文简称“亚青会”)期间,来自各国的青少年将在南京享受到畅通开放的网络环境。南京正在加快实施亚青各场馆区域光纤全覆盖工程,积极推进4G网络建设,同时向国家主管部门争取相关网络开发政策。 南京市秘书长刘以安介绍,此前已经进行了对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社交媒体进行了开放测试。南京市长季建业也公开表态称,亚青会的运动员都喜欢搞自媒体,每个人都是记者,我们要确保网络安全、确保线路顺畅。 荷兰在线记者就此事向南京市民张先生核实,张先生对记者表示,目前在南京仍然无法正常访问脸书和推特,至于在亚青会期间两网站是否对普通市民开放不得而知,猜测届时可能只有国际漫游客户或在一些固定的体育场馆内才能访问。 官方翻墙力推海外营销 尽管亚青会期间普通市民能否访问脸书等网站尚属未知,但亚青会组委会在脸书等网站上的海外营销工作却在如火如荼地展开。 据本网记者发现,亚青会组委会自2010年起创建了“Nanjing 2013 Asian Youth Games”的官方脸书账号,目前已有超9万5千多名粉丝;组委会还在推特上创建了名为“@Nanjing2013”的账号,目前已发布推特202条,共计45位粉丝。 记者还发现,亚青会组委会并非利用国外社交媒体开展海外营销的个例,在脸书上还能搜到北京旅游、杭州旅游和成都全球财富论坛等官方账号。 据杭州市旅游委员会官方网站去年报道,自2012年5月8日在脸书上建立了自有宣传平台以来,杭州旅游脸书主页在9日内吸引了500多粉丝,杭州市旅委还推出游戏应用,“旨在利用全球关注奥运的契机,扩大海外对杭州旅游的关注。通过这个平台,杭州旅游能够直接影响欧美市场游客,一步一个脚印地提升杭州国际影响力。” 短期有效的“外宣”策略 一方面是脸书等社交网站被长期封杀,而另一方面则是大型国际活动期间的临时开放和海外营销,南京此次开禁的意义到底有多大?网民对此反响如何? 专注于中国互联网政治领域研究的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李永刚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南京此次的临时开放并非首例,以前在京、沪举办大型国际活动时也采取过,只不过主办方没有主动披露。 李永刚指出,南京此举没有特别的突破,说到底仍然是一种短期有效的“外宣”策略,其他城市即便想要效仿,也要有举办大型国际活动这个理由,并遵守临时开放纪律。 另一位互联网观察人士对李永刚的上述说法表示认同。该人士指出,在大型国际活动举办期间的临时解禁,一是为了方便外国人生活和工作所需,二则是不想给外国人留下中国互联网不自由的印象和口实。杭州、北京等地官方利用脸谱等网站大力推行海外营销,是对中国网络审查的莫大讽刺,说明了无论是民间、商界还是地方政府的有关部门,对于国外社交媒体等有着实实在在的消费需求和商业需求,当局不应继续对这些需求视若无睹。 据总部设在伦敦的因特网公司全球网页索引2012年发布的报告显示,虽然中国封杀推特和脸书,仍有百分之八的中国用户可以上推特,百分之十五的用户可以上脸书。但有学者认为这一数字显然高估了西方社交媒体对中国的渗透力。 尽管近年来国际社会对于中国封杀国外网站的批评声不绝于耳,但中国官方对此却不予承认。外交部发言人2012年4月曾公开回应称,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网民在互联网上享有充分自由。中国在短时间内拥有5亿网民和3亿博主,这充分显示了中国互联网的吸引力和开放性。 网友:中国特色两面派 南京解禁脸书和推特的新闻一出,立即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关注。 网友“章立凡”:中国特色两面派,装装样子,挣点面子,人前人后不一样。2008奥运也搞过媒体开放,防火墙打开一个月又封上。洋人成了检查卫生的领导啦?不是反西方么,有本事为啥不一反到底? 网友“孤馆抱影无眠”:它们只是短暂为他国青年开放,给别人留个天朝开放自由的好印象。 网友“林森小微博”:申请全国开放。世界上不开放的国家不多啦,中国特色不要与世界格格不入。 网友“魅葛”:多么的渴望拥有一个Facebook,朝鲜,古巴,伊朗的人民,你有同样的渴望吗?为什么出生在一个没有facebook环境,敢问自由在何方? 网友“珠海老周”:既然有三个自信,为毛还要假装给别人看呢?一开会就不自信了? 网友“Linux公社”:缅甸最近宣布对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Facebook解禁,目前全球仅剩4个国家仍然对Facebook实施封锁,朝鲜、古巴、伊朗“等”。不知道这个“等”这个国家在地球的哪里?为什么这个“等”国家要对全球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Facebook进行封禁? 网友“目田的超”:上个网靠外国人,感觉是突击检查扫黄打非的节奏。 网友“彭祺俊”:逃避,屏蔽,拒绝,并不能阻挡世界改变的规则,现在的世界秩序已不是由中国制订,大唐时代早已结束,世界是平得。你Y长城就是个自欺欺人的反社会玩意儿。 网友“盐渎黄某”:难道不能从技术上达到“华人与狗不得登录”的要求吗? 龙共日尧雨田:为了亚青会宇宙真理教可以南京走半个月邪路,那也让上海天天办SB会吧,大家都走走邪路。

Read More

牛博国际 | 土耳其反政府示威:经济发展不是万能药

广场上几颗树引发的官民冲突,激起全城全国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乃至海外的声援。一场民众反对政府的示威抗议这几日正在土耳其引爆扩大。近年来土耳其经济迅速发展,这场看似突如其来的官民对抗不免令人费解。看来经济发展并不是万能药,当国内和海外的土耳其人都在说“我们受够了”的时候,离土耳其的春天也就不远了。 六月二日当地时间晚上八点,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市中心水坝广场的女王店百货公司准时打烊,侧门前的空地开始喧哗。短短半小时聚集上千土耳其人,他们挥着国旗、标语、杂志,高喊口号“政府辞职”,情绪激愤高昂。何事惊动海外土耳其男女老少?(见右图) 原来他们是在抗议土耳其国内5月31日发生在伊斯坦布尔Gezi公园的暴力强拆。警察出动坦克、水枪毒气对付和平抗议的民众,导致上千人受伤。当晚土耳其全国网络封锁,官方媒体歌舞升平一片和谐。塔克西姆广场上,满地血迹,似乎与月星红旗相呼应。所幸广场附近的学校、医院、国际机构、酒店商场开门提供人道援助,星巴客等连锁餐饮店免费提供食物和水,甚至还提供无线网络让现场图片得以向外界传播。与此同时,成千上万土耳其民众从各地奔赴塔克西姆广场。其中有四万示威者跨过欧亚大桥,加入广场的反政府抗议。时至今日,土耳其人的示威抗议已蔓延到世界各地,其中也包括阿姆斯特丹以及荷兰其他一些城市。 经济发展不是万能药 土耳其的经济从2002年至2011年都高速发展,是全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2011年, 土耳其和中国 是全球仅有的两个 经济 增长率超过8%的国家,仅次于中国。有人会纳闷,土耳其老百姓有什么好抱怨的? 问题显然跟经济有关又和经济无关。一方面结构欠缺的大规模私有化和高度集中的一党专政使得土国经济发展失去万能药的作用,反致近两年来该国经济如坐过山车,经济增长从8%降为1%左右,出现高通货膨胀,高赤字和高失业率。而高失业人群中又以热血青年占多数。 这种背景下,十余年来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AKP)还将触角伸向社会各个方面:AKP首领为总理埃尔多安,他控制警察,警察可以随心所欲滥用权力;还控制媒体,除ULUSAL民族电视台之外的官媒一律以AKP指令为准;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去年的报告,土耳其是2012年记者被囚人数最多的国家(排在其后的分别为伊朗和中国);民族事务上,总理埃尔多安维护库尔德人拉拢其选票,挑拨穆斯林逊尼派教徒阿列维派编织冲突。埃尔多安还把伊斯兰观点强加给现代世俗的土耳其全国,违背宪法开始实施禁酒管制言行。难怪一名安卡拉的示威青年表示,这次由抗议砍树而引发的大规模示威“已经不仅限于公园问题了。这是对政府日益严重地干涉我们私生活的抗议"。 抗议的土耳其民众在对外分发的传单上这样写道:这不是因为一个公园,而是因为政府没有聆听我们的声音。这是因为国家滥用权力,因为媒体审查,因为弱势群体未能获得保护。归根结底,因为事关民主。 土耳其之春:重塑民主社会 土国政府态度强硬,四天来反政府示威已扩展到全国。国际社会谴责暴行呼吁进行和谈。 陷入旋涡中的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矢口否认土耳其的春天一说。“我们已经有土耳其之春(指国内的自由选举),但有些人硬要把这场春天变成冬天”, 他在本周一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反对党利用示威者发动暴乱。社交媒体上谎话连篇,它是社会最严重的威胁。我非独裁,而是人民的公仆。” 埃尔多安显然对警察造成伤亡事故毫无歉意,仅呼吁民众保持“冷静”。随即启程按计划访问北非四国,首站摩洛哥。但摩洛哥民众也以抗议迎接埃尔多安到访。 这几日荷兰的土耳其人社群也组织了大大小小的声援游行。一名关心时事、对国内亲友不甚担忧的土耳其杂货店老板表示:“土耳其所谓的自由选举舞弊作假,那才是冬天。保护公园两棵树导致杀戮,媒体集体失声,我们都受够了。埃尔多安树敌无数,我们希望真的能把APK政府推翻重塑民主社会。那才是土耳其春天的开始。”

Read More

牛博国际 | “中国梦”与儿童节

六一节到了,孩子们正忙着汇报演出。今年的主题是“中国梦”。5月初,中国教育部、文化部、全国妇联等十部委下发文件,要求各地组织“庆祝六一节”活动,“采用多种形式, 歌颂‘中国梦’、描绘‘中国梦’、放飞‘中国梦’”,“开展‘童心向党’ 歌咏活动,‘学习雷锋、做美德少年’ 网上签名寄语活动”等等。 文/长平 不少孩子和家长在网络上抱怨过节累。除了本身已经超负荷的课业和课外学习,孩子们还要承受十部委要求的政治表演。有人说嫌累你可以不参加嘛,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且不说校方为了完成政治任务,会强令学生参加。更多的时候,校方根本用不着强求,家长挤破脑袋也要让自己的孩子登上表演舞台,这是社会为他们提供的并不宽敞的上升通道。一个人在对抗主流社会的状态中成长会很艰难,何况这个社会并不宽容反抗者和边缘生存。 我曾经多次在电视节目的拍摄现场,见到那些等候上镜的可怜的孩子。编导们心里十分清楚家长们为了这样的机会,如何托人情、送厚礼、排长队,知道自己大权在握,对家长和孩子态度傲慢,动辄呵斥。很多孩子只是在两三分钟的节目中充当群众演员,甚至仅仅是替补群众演员,编导们为了自己方便,也会要求他们从早到晚守在彩排现场,随时听后调遣,一刻都不能离开。有一次是寒冬,现场暖气不足,照例灯光炫目、噪音盈耳、空气污浊,很多孩子带着浓妆、穿着薄裙、饿着肚子、挨着呵斥,等了整整一天,最后节目被取消了。我常常想,这真是生动的权力教育课堂,孩子们由此知道,为了那一刹那的“荣耀”,得忍受多少的折磨和屈辱。 更重要的是,这类节目的排演,就是一个洗脑的过程。随着中国高层领导人换届,“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还没有卸妆,“中国梦”又粉末登场,孩子们被当作政治宣传秀的工具轮番利用。正如十部委文件所要求的,通过这些活动,“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及‘中国梦’ 的学习教育融入其中, 使儿童在参与活动中潜移默化地受到教育和熏陶”。 什么是“中国梦”?习近平说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引起世界舆论的不安。各方专家批评其中的民族主义倾向,指出其意在加强政府权力而不是公民权利。英国《经济学人》最近一期封面报道中,将习近平比作清朝的乾隆皇帝——事实上很多中国人为“康乾盛世”感到骄傲,当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这个报道说,乾隆皇帝傲慢而愚蠢地拒绝了英国使团开放贸易的要求,自诩“天朝物产丰富,无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货物以通有无”,失去了跟上世界近代文明的机会。 作为对习近平“中国梦”的理论阐释,最近中国掀起一轮对民主与宪政的批评浪潮。《光明日报》、《红旗文稿》、《人民日报》、新华社及《环球时报》轮番上阵,声称“宪政不适合社会主义国家”、“要将西式民主从普世知识降为地方知识”、“我们信仰的主义,是宇宙真理”。在成人们看来,这可能是世界政治的笑话。然而,这些观念通过各种“汇报演出”及整个教育体系让儿童“潜移默化地受到教育和熏陶”,其后果不容忽视。事实上,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政府加强对新一代人的民族主义教育,已经取得明显的成效。 世界各国儿童节的要义均在于保护儿童权益,反对各种形式的对儿童身体与精神的摧残。中国政府十部委的六一节指令,显然反其道而行之,公然危害儿童的身心健康。 以上文字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Read More

牛博国际 | 中国宪政之争趋向白热化:向左还是向右?

中国官媒《红旗文稿》和《环球时报》5月21日和22日发表的两篇有关宪政的文章,几日来在学术界和互联网上引发了大规模的争论,有关宪政“姓资姓社”之争日趋白热化。 知名学者张千帆在接受荷兰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宪政属资论”系官方御用文人和无良媒体在策划“造反”,挑战民间正在形成的宪政民主共识。中国当前的最大危险是缺乏体制共识,宪政改革的希望不在官方在民间。 “我们信仰的主义是宇宙的真理” 5月21日,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晓青在党媒《红旗文稿》上发表《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一文,称“宪政不符合中国国情”、“宪政的制度元素和理念并不适合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民主制度绝不可以称为‘社会主义宪政’”、“中国没有必要为资产阶级的‘宪政事业’做贡献”等。 仅一日后的5月22日,人民日报社下属的《环球时报》刊登名为《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该文指出,这两年宪政概念突然走进舆论场,是中国主流政治发展之外的一个枝杈,它是从西方的话语体系出发,用新说法提出中国接受西方政治制度的老要求。宪政主张在深层上是与中国现行宪法对立,误导了部分知识分子,在互联网上引来一些追随者,但它对中国社会的真实影响不大。 无独有偶,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同日也发表了该报总编辑孙临平《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的文章。孙临平指出,共产党人要始终同心坚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仰,笃信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在党的引领下,我们靠中国精神战胜过千难万险,今天,也一定能靠中国精神成功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最终实现中国梦。 “官方御用文人策划‘造反’” 上述三篇文章一经发布,立即在互联网上引发了大规模的争论,在学术界大批知名人士集体批判的同时,网友也纷纷吐槽,各种以“宇宙真理”为题的恶搞段子在微博、论坛等平台疯转,“宇宙的真理”一词甚至一度挺入新浪微博的时事热搜榜。 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在接受本网采访时表示,上述几篇文章是公然对民间宪政共识的挑战,更是对习近平2012年12月4日在纪念宪法颁布30周年大会讲话的否定。“半年不到,就有人跳出来大张旗鼓攻击宪政,分明是有人在策动‘造反’”,张千帆对记者说。 张千帆指出,宪政简言之就是实施宪法,宪法获得了实施,宪法规定都得到了落实,宪政就实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12月4日大会上曾说“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这就是宪政。而近日某些御用文人和无良媒体打着“学者”的旗号,操着“文革”的腔调,攻击“宪政属于资本主义”,是“兜圈子否定发展之路”,这些人呼吸着浓重的PM2.5,喝着遭到污染的水,吃着含有农药毒素的食品,却在昧着良心地粉饰中国式“发展”,只能说明其道德人格已彻底变异。 张千帆还表示,中国当前的最大危险是缺乏体制共识,左派和右派之间打得不可开交,意识形态严重分裂,几乎可以说是“不共戴天”,这种共识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价值立场,而是关于基本游戏规则的底线共识,尤其是关于这个国家的基本体制的共识。中国应该借鉴西方的宪政民主构建政府,而不是拒斥宪政文明。“中国今后至少需要达成党内民主化、选举规范化、言论自由、经济市场化、司法职业化和宪法实用化六点共识,只有形成这样的体制共识,中国社会才能避免大动乱的危险。” 在左右派“不共戴天”的当前,如何达成这种共识呢?对此,张千帆把希望寄托在民间,而非官方。他指出,改革的生命、希望和动力在民间,通过自由言论或全面讨论达成共识当然最好,但是官方和左派从来不是这么做事,他们总是喜欢抱政府大腿,中国右派也有这种倾向,官方的路基本上死了,如果没有民间触动,官方宪政是不会启动的。但中国民间现在这种状况是万万不行的,没有基本共识的改革肯定是要失败的。在中国,有三支推动改革的主要力量,律师、学者和媒体,三支力量能够联合起来,对一些基本问题促成强大的社会共识,中国才有希望。“现在官方用左派御用学者挑战民间宪政共识,这种做法当然很拙劣,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现象和人民没有太大关系,而是说明官民裂痕越来越大。官方宣传部门的思维越来越不靠谱,还以为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却激发了民间的热烈反弹,当然这也不失为另一种共识对话。”张千帆最后对荷兰在线记者说。 “极左势力是执政党最致命风险” 除张千帆外,许崇德、徐昕等大批知名学者也纷纷通过微博、博客等平台反驳杨晓青等人的论调。 与杨晓青同属人大的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宪政网”21日连续发表许崇德和李林两篇文章,被网友称之为是对杨晓青言论的回应。有“宪法泰斗”之称的许崇德在《宪法是法治国家应有之义》中指出,(有人)以极其革命的面目出现、打着反“西化”的旗帜的极左思潮,先悄然歼灭宪政这个提法,以便架空宪法,使宪法边缘化。这种故意撇开社会主义宪法,片面地把“宪政”定义为资本主义,然后编造出“宪政”提法会招致西化的神话,误导典论,欺蒙领导,其意欲挥舞大棒重启反右派运动的作派很不合时宜。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马长山则在微博中表示,反宪政逆流除了政治逻辑,就是“文革”口号;他们自命“匡时济世”,实乃祸国殃民。如果说执政党当下面临着很多风险和考验的话,那么基于垄断利益集团的极左势力,就是最致命的风险,他们高举“革命本色“的大旗,一步步把中国推入重蹈苏联覆辙的深渊。只有力行宪政与法治,才能赢得民心。 中国人民大学张志铭教授指出,我们已经有了宪法,岂可没有宪政!对于宪政概念的理解,对于宪政之于当今中国的具体含义,可以有不同的认识,需要探讨澄清,但是宪政犹如人权、法治、民主、科学等等,皆属当今人类的共同话语和实践,今日中国绝不可、也无可能弃之如敝屣,请当局者明鉴! 杭州师范大学教授范忠信同样通过微博对杨晓青等文章提出批评,他指出,宪政是什么?就是宪法兑现的政治,就是宪法至上的政治,就是限制政府权力的政治,就是任何组织和个人受宪法约束的政治,就是人民权利不受任何法外限制的政治!一句话,宪政就是民主政治,就是现代文明政治!反对宪政,实质上就是恢复封建君主专制体制! 徐昕对此表示,环球时报社评及胡锡进,称宪政最终是要削弱否定中国既定的发展道路,在深层上是与中国现行宪法对立的,逻辑错乱,是其一贯手法。宪政,简言之,即落实宪法,保障公民自由,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正如习总反复强调的那样。 网友精彩点评:中国刮起“朝鲜风” 网友“木子老龙”:杨晓青教授的雄文刊发后,《阴曹日报》迅速予以转载。慈禧太后读完文章,抚报大哭:“哀家早就说过,宪政不适合中国道路,偏你们不听,要革命、要起义、要民主、要立宪,热热闹闹折腾了一百多年,死了几千万,如今你们明白了,哀家说话是有道理的。这杨晓青是谁?知己啊,快过来陪哀家。” 网友“北京崔卫平”:说个实话吧。一听见“宇宙的真理”,就觉得欢乐得不行,笑得弯下了腰。因为有人知道自己在地球上已经找不到同道了。 网友“童大焕”:宪政其实对中国各个阶层都有利,而且也已是当下中国的当务之急。它像清洁的水和清新的空气一样,是几乎每一个中国人的必须。威权春梦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环球”风,故国不堪回首雾霾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海蜃罢?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指缝流。 网友“海天纯蓝”: 宪政姓资而不姓社,这些人说的理由可能自己都不认可。所谓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政治自信乃真不自信。君何时听到老美称其自信过啥,自信其实自己意淫而已。 网友“海伦民”:似乎又来到清末那个关口:维新还是守旧,立宪还是保皇,改良还是革命,冲突已白热化,必须做出选择。 网友“荒堂省三”:杨晓青通篇文革语言令人油然想起“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造反有理十年浩劫。刘少奇手持《宪法》衰叹,没有宪法,连国家主席的人身权利都得不到保障。这是老一辈含胡耀邦邓小平习仲勋等的呐喊,所以才有那一轮民主法治启蒙。不过三十年光景,就被忘得如此干净吗。 网友“温文尔雅哥”: 我怀疑朝鲜崔大使是来我国传授他们主体思想的学习心得的……从他落地那天开始,我国陆续就有了“宇宙的真理”和“无德无信美国人”……简直就是刮起了一阵子朝鲜风! ​

Read More

牛博国际 | 五月春城:中产阶级的觉醒

五月的春城昆明聚集着世界的关注。在前后两次对中石油PX项目的抗议中,中产阶级市民站起来担当了运动的主角。昆明的示威运动借鉴了国内类似抗争的经验,集非暴力、理性诉求、平等对话之大成,体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素养。 文:H.Chen 长假梦醒“散步”去 虽然中国的中产阶级概念有争议,并有沦为新贫、被挤压成“屌丝”的趋势,但相对于农民和城市民工,中国城市的中产阶级还算衣食无忧,生存需求有所保障。随着公民知情权的虚设和环境全面恶化,尤其空气、水和土壤污染加剧,导致马斯洛理论中的各项需求都亮起红灯。 昆明计划开工的中石油千万吨炼油及配套的炼化项目,经当地环境组织四月的现场调查后,发现信息披露不充分,厂址存在隐患,极有可能全面污染昆明的水土气。在公民最基本的需求-生理需求都无法满足时,以中产阶级为主的昆明市民觉醒过来,走上街头抗争。任何涉及PX的项目都成中国梦下梦魇的发酵,激起居民的强烈反抗,居民关注的不仅仅衣食温饱,还有健康与后代。因此五一节假日期间,一些市民通过各种方式在五月四日到市中心集体抗议。由于休假,且是自发方式,参与的市民大概五六百人左右。网络照片证实了男女老少中青年都有参加,中小学生也没有缺席。参与者以家庭为主,很多父母还带着孩子一起全程参与。 五一假期结束后,昆明政府一方面召开市民代表恳谈会,另一方面在背后搞小动作,如针对职工和学生打一系列的组合拳:下行政指令不允许参加集会游行,下任务强迫签订同意PX项目,给项目做反宣传,喝茶谈话维稳……央企和地方政府的猫腻暴露后,激起市民更大的不满。5月16日,上万昆明市民走上街头,在市中心聚集并集体“散步”。时至今日,昆明市民还在坚持各种和平方式反对项目落户当地。而昆明的觉醒,必将激发全国不同形式的公民权益抗争运动。  中产阶级在行动 中国近年的规模化反抗运动,主要集中在土地、拆迁和环境破坏项目的抵抗上。这些运动的主体从受影响的农民,发展到把抗争信息发到互联网,获得国内外广泛支持的广东乌坎90后,再到什邡抗争中主导的80后,现已上升到城市中产阶级以及其发起的大规模街头运动。此次昆明PX项目直接影响到七百多万昆明人,而运动中呈现的一些特点是值得中产阶级骄傲的:  一、非暴力、理性诉求。与其他历次出现暴力的抗争不同,昆明的市民两次都坚持“不争执、不堵路、无拉圾”的原则来文明表达对家乡昆明的爱心,理性抵制昆明PX项目。而昆明的警察也相对温和,据说16日当天不少警察请病假,昆明市民也在散步中进一步分化警察,高喊“警察也是昆明人”。虽然事后有数个市民被抓,但很快被释放。诉求内容除了恳谈会要求的防范与补偿、问责捆绑外,还有活动内外提到的停止或迁址PX项目,公开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全民公投表决等。这与中国中产阶级接受的教育密切相关。借鉴历次经验,不被贡献,不被利用,要克制,进行正面行动。这正是中产阶级在觉醒后对民众环境权力的争取。 二、 中产阶级为主,没有领袖人物。抗争以中产阶级作为主体,并广泛结盟一切可能的力量。尤其第二次散步,参与者孩除了本地居民还有华侨。参与的市民有请假上街的,也有代替别的朋友站队的。而一些被限制在家的人,坚持给散步的市民提供网络和精神支持。16日下午4点左右昆明市长李文荣出现要求与代表沟通,出现很多个散步代表。群龙无首,可能是出于自保防止秋后算账,或是防止政府孤立领袖人物瓦解抗议,也可能是出于法不责众的机智。17日市长开微博进行网络沟通,显示出一定的沟通诚意。但同样存在警察盘问参与者等强硬手段,这些过分的措施很有可能导致或酝酿出更大的市民街头行动。以集体对抗国家机器,后续力量更强。 三、环保组织首次参与。昆明反对PX项目运动, 起源于四月份昆明本地环境组织对该项目的调查和座谈。虽然散步活动中环保组织没有直接参与,但中国避邻(not in my backyard)为主的环保抗议运动在学术、民间和官方已经掀起了大辩论。 四、网络对话成为抗议的一部分。虽然“昆明反对PX”的字眼在微博和主流媒体被和谐,但随着昆明市长开微博沟通,不少聪明的市民从各个不同的角度阐明反对的理由,从地缘政治谈中缅石油管道PX的选址,从水资源谈PX与云南干旱的不适宜……甚至有市民从权利游戏视角试图对市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中产阶级在网络对话中的素养和策略,加上坚持到底的韧性,这场有勇有谋的抗争才拉开序幕。 中石油作为央企在地方立劣迹斑斑,至今仍毫无悔改。在昆明反PX运动前巍然不动,至今尚未公布项目环境评估报告。昆明市民反对PX的抗争远没有结束。借用影片《成事在人》中的诗句,致昆明中产阶级的敬佩和支持:“我是自己命运的主宰,我是自己灵魂的统帅。” 注:以上文字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