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一粒沙

全现在 | 四个“春天”的告别:一个武汉新冠逝者家庭的生死实录

父亲走的第二天,武汉市小区封闭。从医院办完手续回到家里,我就开始了自我隔离。那时候我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症状了。2月18号,小区已经严格管控,不进不出。19号,作为密接人员,社区通知我去锦江之星江滩隔离点做了核酸检测。回来后,就开始咳嗽。20号晚上,在街道安排下,把我送到了江岸区建设新村的源生养老院隔离点。就在离开家去隔离点的那个晚上,我被小区的好事者拍下了视频,传到网上的业主群。当晚,就炸群了。我看到群消息的各种言语,非常害怕和无助,语言可以杀人,那是真的。 想到已经失去双亲,又被小区人排斥,感觉自己已经有家难归、没有活路。我在隔离点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也不睡,就整天哭,咳嗽就越来越厉害,我把送来的盒饭都扔到门口,也不让医生量体温。医生没办法,穿着防护服硬生生闯进房间,抓起我的手腕才测到了体温。

Read More

旧闻评论|算法是我们的现在,系统是我们的未来

特稿写作的主要堡垒《人物》新近放出一篇长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连续引发两波反响。第一波以读后感触发同情心居多,共情于外卖骑手的工作处境,感叹他们受制于平台的命运悲歌。本以为会有更深层的反思,为抗争理出一点线索来,终究是没有。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悲惨仅仅是悲惨本身,不能预示太多。...

Read More

骚客文艺|多给外卖骑手五分钟,可能会把他们逼得更紧

外卖行业的一大发明,是在追求效益和高利润的同时,取消了责任和制约。人们使用“平台”这个词,而不是“公司”来称呼那些外卖巨头。他们的“骑手”,并不是完全法律意义上的员工。基本工资、五险一金、带薪休假、法定休息,这些现代社会人们通过艰辛努力获得的“进步”,在“平台”和“骑手”的新型关系中,荡然无存。 那些“骑手”——天哪,这个词里包含着速度、自由和尊严——就此成为某种“赤裸的生命”,他们无比彻底地把自己献给了这个“数字时代”,自己也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数字人”。他们要为自己的一切负责,不能有任何怨言。他们真的是自由的,沉浸于对自己生命的销售中,自负盈亏。 饿了么的推文说的“5分钟”,确实是关键所在,但是谁能真正给骑手们5分钟呢?

Read More

【时代的一粒沙】人物|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一系列交警部门公布的数据背后,是「外卖员已成高危职业」的讨论。 一个在某个领域制造了巨大价值的行业,为什么同时也是一个社会问题的制造者?为了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人物》团队进行了近半年的调查,通过与全国各地数十位外卖骑手、配送链条各环节的参与者、社会学学者的交流,答案渐渐浮现。 文章很长,我们试图通过对一个系统的详细解读,让更多人一起思考一个问题:数字经济的时代,算法究竟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