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论

魏英杰 | 民间公益需要政府做什么

民间公益需要政府做什么 文/魏英杰 崔永元微博怒骂湖南省教育厅,在网上引起激烈讨论。梳理相关评论,赞同他看法的人居多,但也有人认为小崔骂过了,或不赞成崔永元公益基金会的运作模式。无论持什么观点,似乎绕不开一个问题:民间公益组织与政府部门之间应是何种关系。 有人认为,在当前社会语境下,民间公益活动离不开政府支持,否则难以正常运作。这是支持崔永元的人持有的一个典型观点。顺着这个逻辑,湖南省教育主管部门表示不反对,难免被解读为就是反对。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服务公益组织也是政府公共服务的重要内容,政府部门有责任为公益组织提供支持或帮助。这其实是上述说法的另一表述形式。 这么说有错吗?从社会实际情况看,这似乎没什么问题。你看,政府权力无所不在,拥有着强大的社会资源,政府部门不点头,民间组织能成什么气候?但这么认为的话,人们就不得不承认,那些具有官方背景的慈善机构,其运作模式合乎国情的正确选择。紧接着,人们还不能不承认,某些官方慈善组织财务不透明、捐款用途混乱,也与其运作模式无关,而只是管理上出了问题。倘若如此,近年来社会高度关注官方慈善组织发生的种种问题,呼吁放开民间慈善组织,又是为何? 显然,这里存在一个认识误区,就是把政府支持等同于政府应直接参与民间公益活动。问题是,如果让政府直接参与民间公益活动,还需要民间公益组织干什么?在这种运作模式下,究竟是政府部门还是民间公益组织才是主角?民间公益组织充当主角,而让政府部门跑龙套,有这可能吗?崔永元与湖南省教育主管部门的恩怨,其实就是在这里打上了结扣。与其说,这是当地因各种原因不愿介入“乡村教师培训”活动,不如说这背后还存在着双方对民间公益的理解分歧。 湖南省教育厅为何拒绝崔永元基金会的“要求”,崔永元又为何大动肝火,目前许多细节仍不明晰。但可以肯定,“乡村教师培训”活动的运作模式并不值得欣赏。这个活动在各地实际上都是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联手进行。且不说这样做是否沾染过多的权力色彩,使民间公益活动变得具有一定行政强制性。归根结底,这仍是基于个人或组织道德自觉的一种运作方式。试问,倘若这不是崔永元发起的公益活动,而是由什么华商组织搞的活动,人们是否会担心这很可能变成一种官商勾结? 政府部门理应支持民间公益,这一点也没错。但要搞清楚的是,政府该如何支持民间公益。政府对民间公益活动,自然应持欢迎态度,并提供各种便利。在一些情况下,政府出资购买民间公益组织的社会服务,也不失为弥补政府职能欠缺的一种办法。但是让政府部门发公文,要求下属部门配合民间公益活动,或者直接参与其中,扮演民间公益组织的角色,这肯定不是合理途径。这样做,政府职能与民间公益只会重叠一起,使得民间公益变得面孔暧昧。其结果是,民间公益组织要么变成官方慈善机构,要么沦为政府部门的应声虫。所以,不能因为“乡村教师培训”搞得有声有色,就忽略了其背离常识的内在逻辑。 民间公益究竟需要政府做什么?很简单,一是不能给民间公益组织设置一些毫无必要的准入门槛;二是,对于民间组织搞的公益活动,政府部门别来添乱。能做到这两点,就不会存在什么民间公益活动离开政府部门配合就无法开展的情形。就“乡村教师培训”活动来讲,其人员选拔以及名单公示与监督,难道就必须由各地教育局来主持?事实是,由民间组织自行寻找合适人选,自觉接受社会监督,远比上述办法好得多。这个活动曾出现过教育局工作人员冒充乡村教师参加培训的现象,也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小崔发飙,或许在于当地教育部门确实“不作为”,却也可能是担心其“乱作为”。倘若存在这种情形,那自当另作别论。如果事情并未发生,这种担心即便不是多余的,那也与其自身运作模式存在偏差有关。如今仍有不少地方愿意与崔永元基金会合作,但在湖南发生的事情,却足以引起崔永元对自身运作模式的反思。这个活动要想搞好,基金会要有效地运作下去,就该和政府部门保持适当距离。 2012年6月13日 发于《燕赵都市报》,原文略有改动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跪求范仲淹,“讨薪秀”做给谁看

跪求范仲淹,“讨薪秀”做给谁看      文/魏英杰        还没到年底,一般看不到什么讨薪报道。就算有报道,网友也不太关注。近日,有农民工为讨薪,从洛阳市洛宁县跑到尹川县范仲淹墓前跪拜,引起网友关注。这大概算是近来难得一见的反季节“讨薪秀”。     农民工辛苦工作,还得费尽心思讨工钱,这已让人心寒。讨薪既要看季节,又要博眼球才有效果,这更是一种悲哀。可这非但不是个别事例,还年年都在发生。有网站专门盘点讨薪“黑色幽默”大全,爬塔吊已是司空见惯,近年来更有裸体讨薪、活埋讨薪、摆爱心造型讨薪、扮圣诞老人讨薪等等。看似花样繁多,却道不尽讨薪者满腹辛酸。     讨薪者何辜,出卖体力还要赔上尊严?讨薪难、讨薪苦,这又何尝不是当下社会的痛。欠薪问题不仅体现为经济纠纷,更是社会信用缺失的一个表征。表面看,被亏欠的是农民工的血汗钱,实则吞噬的是社会的道德诚信。农民工讨薪难,这一问题伤害的不仅是农民工群体,而且损害着一个社会的法治进程。     农民工跪求范公给谁看呢?他们的目标受众,其实主要是那些欠薪者以及相关行政、司法部门。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吸引眼球,为的是引发围观效应,进而让欠薪者受到舆论压力,让相关部门关注与解决问题。果不其然,农民工跪求范仲淹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后,洛宁县高度重视,立即表示尽快厘清债务关系,及时公布处理结果。     这一戏剧性转变,让人喜忧参半。高兴的是,这几位农民工总算跪出效果(这当然不是范公显灵,而是领导开眼了),很快就能要到工钱。担忧的是,这却又强化了非法治途径解决欠薪问题的路径依赖。说白了,这只对少数人有利,却无助于构建解决欠薪纠纷的常效机制。这些农民工之所以想出跪求范仲淹的讨薪方式,是受到有些讨薪者在郑州拜河神的启发。这也表明,讨薪者正在把类似非常规手段当作讨薪良药。     由此难免让人想到两个问题:其一,讨薪者是否穷尽了正常维权途径;其二,当地相关部门是否尽职尽责,全力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如果讨薪者之前并未找过任何部门,说明他们觉得走正规途径太麻烦,又或者不信任这些机构。倘若他们此前寻求过有关部门介入却无下文,当地目前如此积极反应,则不免有作秀嫌疑。这些问题多少反映了,相关劳动保护机制存在缺陷,正是造成农民工讨薪难的一大症结。     法律渠道顺畅,“讨薪秀”自然销声匿迹。法律难以保护劳动者利益,讨薪者只能各显神通,迂回地实现维权目的。“讨薪秀”既是一种悲剧性产物,相关部门却还之以“政绩秀”,这更是为常规化解决欠薪问题埋下隐患。倘若相关部门平时不作为,等问题找上门了才高调处理、从快处理,讨薪难问题就会一直徘徊于官僚作风的死胡同,难以通过法律途径回归正轨。     目前,针对欠薪的法规政策并非处于空白状态。有的地方还出台了专门性政策法规。如何让这些法制手段正常运作起来,才是解决讨薪难的关键。一味以“政绩秀”应对“讨薪秀”,只能逼着讨薪者不断采取自我侮辱的方式“撞大运”。这显然也不符合讨薪农民工的真正意愿。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政府不参与就是支持民间公益

政府不参与就是支持民间公益 文/魏英杰 日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发微博,指责湖南省教育厅“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原来,崔永元公益基金会拟在湖南开展“乡村教师培训”,寻求当地给予支持配合,湖南省教育厅则表示“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 小崔于2007年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了这个崔永元公益基金会,“乡村教师培训”是该基金的重要项目,已在各地举办多期。小崔搞公益事业,当然是好事,地方政府部门适当给予支持,似乎也应该。可认真想,撇开其中是否还有其他纠葛,湖南省教育厅如此回复,却也没什么错。 崔永元公益基金会是一家公益性民间组织。开展民间公益活动,原本不必事事经过政府部门批准认可或直接参与。既然如此,小崔的基金会为何还要当地政府部门出面张罗,不出面还很不高兴?更不用说,这个基金会是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的,小崔又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难道这样还不够有权威性,一定要让政府积极介入? 据悉,当时基金会对该部门提出了“六点要求”,主要包括由教育厅下发文件或通知给各县区教育局,在教育厅政务网上发布相关活动通知,敦促各县区教育局配合相关活动,等等。这等于让教育厅及各地教育局超越自身职能,实质性承担相关活动的组织、审核、监督工作。在其他地方,基金会似乎也是如此运作。不知这样做有何便利可言,但这种运作方式已经偏离了民间公益的根本宗旨,而且也让政府部门陷入角色混乱的尴尬。 近年来,许多人都在呼吁发展民间公益事业。这一呼声背后,蕴含着进一步放松管制的期待。很多人都认可一个道理,政府能不干预就不干预,这样才能更有利于民间慈善事业的发展。有的地方也开始尝试放开民间组织登记注册门槛,释放社会参与的活力。从这角度看,崔永元公益基金会主动“要求”政府参与民间公益活动,本身就与民间公益的理念不合。民间组织总不能一边喊着政府少干预,另一边又强烈要求政府参与吧? 不否认“乡村教师培训”这个活动颇有意义。甚至可以说,这本该是政府部门做的事情。但是,政府支持鼓励民间公益活动,与政府直接参与民间公益活动,这是两回事。有些民间组织热衷于拉政府部门参与其中,打着政府旗号进行牟利活动,其症结就在于政府职能定位不清,令其有机可乘。倘若希望提升民间公益组织的公信力,小崔就该明白其中道理,抛开这种不伦不类的运作模式。 民间组织要发展壮大,就要学会自己走路。离开权力的襁褓,民间组织才能真正树立自己的公信力。其中关键在于,一方面政府部门要敢于放手,鼓励民间组织介入政府力不能及的领域;另一方面,民间组织要习惯于在没有权力撑腰的环境下自主呼吸。针对国内慈善事业现状,民间公益组织显然更需要的是政府少介入,而不是让其积极参与其中。 对湖南省教育厅的表态,崔永元应当感到高兴才对。要知道,公权力对民间公益活动既可以支持,却也可能“添乱”。倘若寻求政府部门参与,就不能不面对它也可能“乱插一脚”的后果。就此而言,相关部门明确表示“不参与”,无论其真实理由为何,这何尝不是对民间公益活动的一种支持。 2012年6月12日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不公布状元数 亦难改变唯分数论

不公布状元数 亦难改变唯分数论 文/魏英杰 高考刚结束,社会关注热点立即转移到招生工作。日前,清华大学正式启动高招工作,承诺不公布高考状元数。 过去北大、清华等高校公布高考状元数,不仅加剧社会炒作之风,也闹出不少笑话。如在2010年,按北大、清华公布的高招数据,两校竟收罗全国“十二成”高考状元,堪称奇迹。自去年起,这两所学校承诺不再公布状元数,力图避免形成招生恶性竞争。算起来,今年是两校不再公开比拼状元数的第二年。 不公布高考状元数,按理当然是好事一桩。可要说这对减少社会过度关注状元现象有何帮助,却不尽然。从政策导向看,北大、清华此举更像是被逼出来的一种结果。在此之前,教育部对禁止炒作高考状元已是三令五申。但是,除山东、广东等少数省份外,不少地方还在热炒高考状元。北大、清华不公布状元数,固然可不再成为众矢之的,但因“状元热”总体未见退烧,其降温作用相当有限。 高校热衷于公布高考状元,不止是为了炫耀自身,还是为更好地选拔优秀生源,即通常所谓的“掐尖”。虽说北大、清华承诺不再公布状元数,暗地里对“掐尖”却丝毫不敢放松。去年高招期间,由于部分地区没有公布高考状元,北大、清华等高校招生老师竟想出发微博寻找高分考生等“妙招”。这表明,重点高校争抢优秀生源的恶战,并未因为不公布状元数而减压。这一新举措不仅没有遏制高校的招生偏好,也未能有效缓解社会对高考状元的追捧。 “状元热”并非高校炒作的后果,也不见得就是社会追捧所致。在这其中,高校更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状元文化”在中国具有悠久传统,导致许多人至今仍摆脱不掉骨子里的状元情结。在应试教育体制影响下,高考状元更成为学校升学率的直接体现,以及子女教育的成功标志。围绕着这一产物,社会上还衍生出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这且不说,有的地方甚至把高考状元视为政绩,恨不得立碑铭记。 个别重点高校不公布状元数,充其量只是不再对“状元热”火上添油。要降低社会对高考状元的过度关注,根本出路还在于大力推行素质教育与自主招生,改变唯分数论英雄的现状。教育家刘道玉称:“如果继续争状元,过去让我钦佩的北大清华就没有前途没有希望。”南科大校长朱清时也说:学生要争100分需要浪费很多时间和资源,最后学生的创造力都被磨灭了。这些真知灼见,反映了教育家对应试教育的批评,以及对提高素质教育水平的呼吁。 北大、清华不能仅满足于不公布状元数,而将以往对优秀生源的“明争”转为“暗战”。在不公布状元数的同时,这些高校还应加大自主招生力度,扩大招收综合素质高的学生,为培养真正一流的人才打下坚实基础。目前,北大、清华仍然是高考状元集中营,这充分表明相关举措并未触及高招体制的核心。 2012年6月10日    女人的情色电影笔记本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魏英杰 | 动辄称“最美”,何止是词语贫乏

动辄称“最美”,何止是词语贫乏 文/魏英杰 “最美妈妈”吴菊萍感动中国以后,连带唱红了“最美”这个词汇。如今打开新闻网站,“最美”这个词简直泛滥成灾。不管什么感人事迹,最终都被简单化概括为“最美”。不免困惑,这样的“最美”,真的美吗? 这里并不是质疑“最美”人物及其感人事迹。对这些平凡而勇敢的人,理应保持最大的敬意。他们往往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了平常人难以想象的壮举,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吴菊萍勇敢托住妞妞,张丽莉舍身救护学生,吴斌用生命保证乘客安全,彭伟平身怀六甲下水救人,谁能说这不是“最美”? 可问题是,仅用“最美”二字,就足以形容这些人物事迹吗?且不说这样的描述是否准确,动辄称“最美”不免让人怀疑汉语词汇的贫乏。汉语博大精深,不信没有别的词语来赞美这些感人事迹。倘若能够使用更加准确的词语,何必一律贴上“最美”标签?出现一两个“最美”实属正常,可千篇一律、满目皆是“最美”,这何尝不是对榜样人物的一种轻率对待? 这也体现了一种审美能力的欠缺。体现出“最美”风采的榜样们多为平常人,有着和平常人一样的喜乐忧愁。他们大多是在平凡的工作与生活中,迸发出了不平凡的力量。这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地方。即便不用“最美”,也丝毫无损他们身上闪耀的人性光辉。千篇一律使用“最美”,反倒遮蔽了他们的个性。只懂得欣赏“最美”的这种审美观,难免失之偏颇。这样做,等于是把有血有肉、生动感人的模范人物打造成了神。如果他们的形象只能让人敬而远之,人们又怎么向他们学习? 被“最美”遮蔽的,还不止是这些人的个性化一面。在“最美”背后,许多原本值得重视的社会问题,事实上却被有意无意淡化、掩饰了。例如,张丽莉勇救学生的壮举让无数人感动,可这一事件暴露的违规补习问题却似乎被遗忘了。怀孕且不会游泳的彭伟平,当时面临着救与不救的抉择,无论怎么做都应赢得人们的尊重。但有一点很清楚,对整个社会而言,显然不该过多鼓励这种“舍己救人”方式。此外,这一事件背后所折射的留守儿童监护问题,似乎也没什么人去了解关注。 这些问题要么是引发“最美”事件的一个诱因,要么是值得引起反思的一个层面。但在“最美”标签下,这些问题即便不是被刻意回避,也多少因被认为有损于“最美”形象而被淡化处理。从中不难看出,以往那种高大全的典型人物宣传模式,还在影响着当下舆论生态与社会心态。不可否认,还有的地方只会照本宣科,而不善于使用贴近老百姓的方式来宣传榜样。有的地方或认为,套上“最美”等网络词汇就是迎合大众,却不知这个词一旦用得多了,也不过是主流话语模式的一种另类表述罢了。 弘扬真善美,并不意味着必须掩盖假丑恶。正视这些事件中暴露的社会问题,非但不会损害榜样的形象,还有利于对人物事件进行客观解读,让人们了解事件更多事实。借助事实的力量,才能够真正感动人心,弘扬社会正气。面对这些真实感人的事迹,面对这么多富有个性色彩的榜样人物,一味套用“最美”这个词汇,显得是多么的浅薄与多余。 2012年6月11日    女人的情色电影笔记本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