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

All

Latest

吴志森:为何要毁灭一个媒体?

《明报》粗暴辞退笔名安裕的执行总编辑姜国元,在传媒界知识界引起震动。我和几位《明报》作者,决定在专栏开天窗抗议。开天窗已不是第一次。两年前《明报》撤换刘进图,来自马来西亚的钟天祥空降出任总编,李柱铭率先开天窗,副刊和评论作者也纷纷表达不满。《明报》加东版将专栏全部抽起,改以他人文章填塞。如此不尊重作者读者的做法,竟然出现在一份知识分子大报,叫人愤慨。几位作者决定开天窗以示抗议,过程顺利,反映《明报》当时仍能维持包容多元的办报传统。据了解,当年签版付印的,就是今次突然被炒的姜国元。但今次开天窗几乎被封杀。副刊已由编辑签版付印,当天休息的钟天祥晚上突然出现,下令停机,要求“封窗”。几经争议,最后出街的天窗专栏篇篇都加进一式一样编者按。强行加进编者按,侵害作者表达自由的空间,也会令专栏的忠实读者反感,效果只能是适得其反。《明报》员工以“定海神针”形容姜国元,在重大而敏感的报道中,扮演领军的角色。辞退领军的“定海神针”,新闻质素将会下降,读者流失,影响销量。钟天祥更以最得力助手来形容姜国元,若钟所言的并非空话客套话,炒姜岂非等同斩断自己的右手,试问哪个心智稍为正常的决策人会做出这种自戕的行为。姜国元的《安裕周记》,粉丝众多,在知识界有重大影响力。今回安裕被迫去职,不少读者都意兴阑珊,会随安裕而去。网络兴起后,主流纸媒已成夕阳行业,“担纸”有吸引力的作者买少见少,人才是报纸的重要资产,理应珍而重之。以节省资源为理由炒掉一个叫好叫座的执行总编和专栏作家,实在歪理连篇,匪夷所思。清除卖盘或中国生意障碍如果用另一种逻辑分析,这种有违常理的决策,可能会说得通。办报的对象已不是给香港的读者看,而是给邻近经济强国的权贵看。姜国元是《明报》重大敏感新闻的领军人,炒掉了,就没有人领军,重大而敏感的新闻,就会减少出现甚至绝迹。安裕学问博古通今,文章旁征博引,并非跟随主流附和权贵,更没有咬牙切齿青筋暴现,以看透世情的笔调分析时局,娓娓道来,深入透彻,正因如此,读者众多,影响更大。把安裕裁走,专栏停掉,影响力就自然消失。人们可能会问,这种行为不是等同毁灭一份报纸、一个媒体吗?正常的人当然不会这样做,但了解香港今天的政治和传媒生态,又不会奇怪。已退休的前《明报》高层冯成章透露,2012年总编辑张健波是被“强行调离”的。2014年刘进图被调职,也是被迫。冯成章说:“这种粗暴的人事管理方法不单跟廿一世纪的港情太脱节,而且一次又一次损害《明报》的公信力,兼且令同事心力交瘁”。为何这种损害《明报》公信力的事情,在《明报》一而再、再而三发生,唯一的解释,是《明报》易手部署早在进行,买家的条件是要把这些阻路石,包括独立思考的总编辑、执行总编辑,甚至专栏作者、评论员逐一清除,才会答应成交。另一个可能,如果大老板的生意重点已放在中国大陆,旗下媒体早成鸡肋,取态却成为其他生意赚钱的阻力。那么,改变媒体的政治取态报道方针,为中国大陆的其他生意铺平道路。从这个逻辑出发,《明报》老板的举动,又可以说得通了。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白色恐怖, 香港

BBC|香港《明报》连续第四天有专栏“开天窗”抗议

香港《明报》前执行总编辑姜国元(笔名安裕)上周三(4月20日)被辞退,连续第四天有专栏作者“开天窗”抗议《明报》管理层决定。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该报连续有专栏“开天窗”一事为“政治天窗”。 香港教育学院亚洲及政策研究学系助理教授方志恒周三(4月27日)“开天窗”。不过,与之前三天不同的是,方志恒的专栏是刊登在A叠观点版,并不是在D叠副刊时代版。 方志恒的专栏题目是“撑安裕”,内容留白,同样加上备注。...

自由亚洲|《明报》执行总编辑遭解雇 疑涉报道巴拿马文件肇祸

香港明报执行总编辑、知名媒体人姜国元(笔名安裕),4月20日突遭解雇。明报职工协会对此极为愤怒,认为公司表面上以节减资源为由,实际是对在新闻编采上有不同意见的人员作出惩处。有人怀疑,姜国元被炒与明报报道了巴拿马文件揭露的香港富豪和政要成立离岸公司有关。 香港《明报》职工协会4月20日中午在社交网站脸书发表声明指,总编辑钟天祥以节省资源为由,在凌晨突然解雇执行总编辑姜国元(笔名安裕),即时生效。明报员工协会对事件表示极度愤怒及不满,指事件不明不白,质疑公司表面以节减资源为由,实际是对新闻编采上有不同意见的人员,作出惩处。明报职工协会4月20日晚6时举行员工大会,邀请员工出席,要求管理层及总编辑,直接与同事对话及交代事件。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