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

All

Latest

三辉图书 | 生而为女,万分抱歉?

近日连续读到两则新闻: 江苏南通老太张某因重男轻女,用脚踩死了出生仅4天的孙女。 在上海浦东新区发现一名被抛弃的女婴,脐带未剪、濒临死亡。...

张鸣:冤狱与人证

明太祖朱元璋和清朝的康熙、乾隆皇帝,都喜欢制造冤狱。但他们的侧重点不一样,康熙、乾隆喜欢弄文字狱,借关碍文字杀人,有模有样。朱元璋虽然也制造一些文字狱,但水平多半不高,无非是有几个酸儒拍马屁,用的词碰到了朱元璋的忌讳——曾经做过和尚,造反起家等等,于是把他们拿来砍头。不像清朝的文字狱,多数都着眼于思想统一,肃清异端,刀刀见血,被抓出来的文人,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不规矩”。朱元璋的冤狱,多半借机杀人,同时也顺便敛财。屡兴大狱,罪名都是谋反,当然,是莫须有的谋反,每个被杀的人,比窦娥还冤。窦娥的冤狱,毕竟还有人死了,人家把凶手栽赃栽在她头上,而朱元璋的冤狱,连苦主都没有一个。但是却有“凶手”成千上万地被杀掉,杀了之后,还要编“奸党录”、“逆臣录”,把他们的口供纪录在案,“铁证如山”,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著名的“胡蓝之狱”,无论是宿将蓝玉还是宰相胡惟庸,罪名都是谋反。谋反的依据,就是有人指证。只要有人指证了,不需要任何的其他证据,谋反罪也就成立了。至于证人是刑讯逼供逼出来的,还是刻意安排出来的,都无关紧要。胡惟庸是宰相,牵扯到的人多,为了让案子更加耸动,在谋反之外,又给他加上一个通敌的罪名。明初的外患,主要是元朝的残余势力,所以,胡惟庸就是通元,跟蒙古人有勾结。当然,不需要从蒙古人那里找什么证据,有国内有人指证,也就足够了。找出的证人,是一个从没到过北边的江苏人封绩,让他指证胡惟庸跟蒙古人有勾搭。后来发现过于露骨,穿帮迹象明显,就把这个封绩改成了河南人,挪了地方,搬了家,然后说他是元朝遗臣。既然是遗臣,按道理只能指证过去的事,而过去,连明太祖朱元璋都是元朝的民,通敌又从何说起?这都没法深究了,反正,所谓的通敌也好,谋反也罢,本质上都是该死罪,先被皇帝视为该死,然后就有了罪。办案人员,无非是通过刑讯,完成圣上的旨意而已。同一个证人,扳倒了胡惟庸,又扳出另外一个重臣李善长,使用效率可是真高。蓝玉案,株连被杀一万五千多人,胡惟庸案,株连被杀三万多人,都是有头有脸的文武官员。如果加上涉案人员的家属,两个案子,牵连几十万人。两案完了,朝野为之一空。这样的株连,定罪方式就是通过刑讯,让人招同党。只要被供出来,马上入狱,再刑讯,再招出新人来。没有其他证据,也不需要有其他证据,只要有人供出来,你就算完了。三木之下,何求不得?人不是钢铁,酷刑之下,没有几个人能挺得住,熬不住刑,只能乱招。招与不招,反正都得死。现在看当时编的《逆臣录》,上面的口供,无不荒唐之极。一个个好好的文武官员,都是在吃饭喝酒之时,公然商议如何推翻皇帝造反。这样招下去,别说几万人,就是几十万,几百万都没问题。“胡蓝之狱”,如果不是朝廷快没有人办事了,依照朱元璋的脾气,还是会蔓延下去的。一个底层流氓出身的皇帝,骤登大位,猜忌心膨胀,近乎疯狂。开始不过是杀掉一些功高震主的功臣,连他自己也未必相信所谓的“谋反”是真的,但案子蔓延,胡乱攀指的人越来越多,办案的人,为了讨皇帝的好,故事编的越来越像,最后连他也有点信以为真了。抓的人越多,杀人越众,肃清谋反的胜利也就越大。其实呢,无非是在抽自家的王朝的基石。当然,这样广泛的株连,也不是一点“成绩”也没有。如此大规模地抄家籍没,抄家的对象都是官员,钱财上的收获肯定不小。而且,朱元璋刻意扩大株连对象,有意将“战火”引向有钱人,凡是盐商和富户,一不留神,就成了胡蓝党人。有的人,连人带命都要,有的人,命可以保,但钱要交出来。牵连多的地方,即使非官非商,一般中等之家,大抵破产。可以说,朱元璋大兴冤狱,就是一场杀富济国运动,运动过后,别的不说,他自己是肥了。但是,肥了一点的朝廷,人才却没有了,因而朝廷的实力也因此而大减。抄来的钱财,总有花完的时候,再想来钱,政府没有了能办事的人,社会少了中坚力量,就比较麻烦。朱元璋死后,接任帝位的朱孙子建文帝面对的是一个空壳的朝廷,不仅没有开国的兴盛景象,反而毛病一大堆。一朝削藩引发了靖难之役,朝中硬是没有人来抵抗造反的藩王。朱元璋原本是想给儿孙奠定一个稳固的江山,没想到却不旋踵就引起了动荡。他搬起的石头,却砸了自己嫡孙的脚。2014-09-27

共识网|罗慰年:朝代国家亡国基因图谱

  1644:历史的分水岭   1644年,是吊诡的一年。明朝在这一年亡国,清国在这一年定都北京。华夏历史在这一年打了个趔趄。   4月25日,李自成入京,推翻大明,崇祯在煤山自缢。李自成和他的军队在北京“度假式旅游”,只住了一个月。5月27日,吴三桂从山海关引清兵入关,李自成被清朝军队驱逐出京。...

看看同时代的洋人如何评价明代中国

人们食品丰富,讲究穿着,家里陈设华丽,尤其是,他们努力工作劳动,是大商人和买卖人,所有这些人,连同上述国土的肥沃,使它可以正当地被称做全世界最富饶的国家。”          “这个国家各地都有大量的糖,这是糖价奇贱的原因。……有丰富的蜜,因为他们喜欢养蜂,连蜡都十分便宜:产量大到你可以装船,甚至船队。” “他们产大量的丝,质量优等,色彩完美,大大超过格拉纳达地丝,是该国地一项最大宗的贸易。” “那里生产的绒、绸、缎及别的织品,价钱那样贱,说来令人惊异。特别跟已知的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价钱相比。他们在那里不是按照尺码出售丝绸以及其他任何织品,哪怕是麻布,而是按照重量,因此没有欺诈。”          “在该国有许多河流,人们种植稻米,这是全国人的普通食物和粮食。……他们收获如此之多,以至在米价最贵的时候,你用一个里亚尔钱币可购买一法捏格。” “在不宜耕种的山地,有大量的松树,比你通常在西班牙发现的更大更味美的坚果。在这些树之间,他们种玉米,这些墨西哥和秘鲁印第安人一般的食物。总之他们不留下一尺未种植的土地,……你几乎在全国看不到任何荒地或无收获的地方。”          “所有田园都景色美丽,并且散发异香,因为有许多各种香花,它也点缀着种植在江河溪流畔的绿村,那里有很多河流。那儿种植果园和园林,有很欢快的宴乐厅事,他们常去休息和逃避心情的烦恼。老爷门,也就是绅士们,常种植大片林木和密临,里面养有野猪,羊,野兔,兔子以及其他各种野兽,用他们的皮制成上佳的皮草。” “有大量的牛,价钱便宜到你可以用8里亚尔钱币买一头很好的,并且半价可买到牛肉;一只整鹿只须2里亚尔:大量的猪,猪肉跟我们西班牙的羊肉一样好和有益健康。再有极多的羊和其他可供食用的动物,这是它们不值钱的原因。养在湖畔河岸的飞禽是那样多,以至该国一个小村子每天要消耗几千只,而最多的是鸭。……它们是按重量出售,阉鸡和鸡也一样,价钱便宜,两磅拔毛的肉,通常值2分,那是一种相当于西班牙夸特的钱币;猪肉两磅植一分,半磅是6马拉瓦德。”          “至于他们有的鱼,无论是水里游的还是带甲壳的各种鱼,令人惊异,不仅在沿海一带,而且在该国遥远的地区。” “除这些之外,它们有丰富的金矿、银矿以及别的金属都卖的相当便宜,1京塔的铜,铁或钢售8里亚尔。金子比欧洲便宜,但银子更贵。”          “他们的一些村子大到只缺一个州的名字。他们的城市大多建在河畔,可通航,城市四角有壕堑,使城市变得十分坚固,不仅城市,连镇子都有高而坚实的石墙围绕,高有一寻,其余的墙都是用砖,但坚实到用锄都很难打碎。一些城市有很宽的城墙,四人和六人可以在上面并排而行,墙有很多堡垒和楼塔,彼此相隔不远,由城垛和宽廊,他们的总督多次取消前,饱览山川和芬芳的田野。他们的城墙和壕堑之间又有很宽的距离,六骑可以同时驰驱,城内在城墙和屋舍之间也有同样的距离,他们可以通行无阻。因为妥善照顾,他们的城墙像是新修的……” “在全国,大道都认真尽力地修筑和保持平坦,城镇的入口很讲究,极其雄伟,有三座或四座门,用铁坚固地包覆。他们的街道铺得很好,宽到15骑可以并行,而且很直,以致它们尽管很长,你仍可望到尽头。两侧是门廊,下面是店铺,摆满各种奇特的商品,也有你指望的所有行业。在街道上彼此相隔一定的距离,筑有很多记漂亮的牌坊;那是用石修筑的。他们的房屋一般有三道门,中间是大门,其余的要小些,但极其协调。” “他们的房屋一般都很漂亮,通常在门外整齐地植树,显得美观,也给街道增辉。房屋内部都白如奶汁,看来都像是光滑的纸,地板用很大和很平的方石铺成,天花板用一种幼嫩的木料制作,结构良好并且涂色,看去象是锦缎,色彩金黄,显得非常好看;每座屋舍都有三个庭院和种满供观赏花草的院子。他们无人不备有鱼塘,尽管它只是小小的。庭院的一方布置得很华丽,象是账房。”          “他们第一是极其清洁,不仅在他们的屋内,也在街上。他们通常在街上设有三四处必需的或公共的休歇处,布置很好,因此忙于公务的人不会把街道弄脏,并且从那里得到供给,类似的法子通行全国所有的道路。有些城市的街道可通航,如同意大利的威尼斯。”          “全国的大道是已知修筑的最好和最佳的,它们十分平坦,哪怕在山上,并且是靠劳力和锄头开出来的,用砖头和石块维护。……有很多大桥,建造奇特,特别是建在又宽又深的河上。在福州城,正对着国王大税收馆的馆宅,有一座塔,根据那些看见的人的肯定,超过了罗马任何建筑,他树立在40个柱子上,每根柱就是一方石头,又大又高。”          “这个国家的男男女女都有很好的体质,匀称而且是漂亮的人,略高;他们大都脸宽,细眼睛,较平的鼻子,胡子稀少,但也有人有大眼睛和大胡子的,脸孔很匀称。” “达官贵人的服装使用不同的颜色的丝绸制成,他们有上等的和极佳的丝绸;普通穷人穿的是另一种粗糙的丝绸和亚麻布、哔叽和棉布,这些都很丰富。”         “他们穿的衣服象我们古代的样式,有长裙和布满折子,胸上有一道边用来系在左侧,袖子又宽又大,在外衣上他们按照各自的需要穿袈裟和长袍,形式象我们穿的,只是袖子更大,皇室血统和被授以官职的人,服装跟其他绅士不一样。”          “他们的妇女穿着很奇特,很像西班牙人的样式,她们戴许多金首饰和宝石,衣服有宽袖,穿的是金银和各种丝绸料子,如前所述,他们有大量的丝绸,质地极佳,而且十分便宜,穷人则穿绒料,未修剪过的绒料和哔叽。他们留得一头好发,仔细勤快的梳理它,象热那亚妇女,用宽丝带把它系在头上,缀满珍珠和宝石。”          “这些中国人中举行宴会和节宴,超过世界上其他的民族,因为他们是富有的而且无忧无虑,也没有天主之光,……他们是自己获得肉体的满足,纵情于游乐,他们由此过着美好的生活,并且很有安排,哪怕他们有一百位客人,他们仍然习惯于让每位就坐并就自己的一张桌子进餐。他们的桌子很精致……在这些酒席和宴会上,一直有女演员,又演又唱,作出很多使客人愉快高兴得漂亮动作,此外还有各种男人表演其他乐器,及翻跟斗的和演戏的,他们完美的和自然的演出他们的喜剧。” “在每个城镇吃饭机会都很多,因为在市场和街道,也在郊区,有许多饭馆,桌椅布置整齐,花不了几个钱,这是由于各种食物都极便宜,如果外地人说他已经吃过了,那市民及城里人就带她上另一类馆子,有各种果脯和奶制品,水果和杏仁糖,极亲善的请他吃一顿,……他们对外国人很有礼。”          “在河上,他们有大量的饭店和商店,还可买到城镇其他奢侈品,如各种丝绸、琥珀以及非必需的珍贵品,供应充分,他们在船上也由种小橘树一级别的果树的花盆,有供消遣的花园,种上花草,并且在宽阔的船上水池,他们养了大量的活鱼,仍每天用网捕更多地鱼作补充。” “中国对鱼的供应是已知任何国家中作的最好的,因为有很多这类的船,也因为海上和河内有很多的渔民,不断用网和渔具捕鱼,而且把无数的活鱼输往沿河五百里格陆地内的池塘,他们有大如上层船舱的竹笼,可以同时养四千只鸭。他们在笼里某处安设了窝,让鸭子每天都去下蛋,他们把蛋取出,如果在夏天,他们把但放在很温暖的的牛粪里或那些鸭粪中,按经验放很多天让蛋孵化,……他们在冬季必须使用人力帮助,给孵蛋的粪加温,使用另一种跟前书一样巧妙的方法,这便是,他们把大量竹子一根根缚在一起,放上粪,再把蛋放在粪上,用粪盖严;做妥后,他们在竹下下面安放稻草,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点上火,但不让火烧起来,只一直保持自然的温度,直到他们认为可以取出为止,……因此他们的鸭子增多到犹如蚂蚁,接着他们把小鸭放进另一个鸭笼,其中养着老鸭,用来翼护小鸭,给小鸭温暖。…… 常常可以养到两万多只鸭子,但化肥很少,法子是这样的。” “他们古代有关航海史树的记载,那里清楚地写道,他们航行到印度群岛,征服了从中国到印度尽头的所有地方,他们很平静的占领那些地方直到他们出自好意制定放弃的法律。因此,在今天,菲律宾群岛和克罗曼的海岸,即纳辛加国道孟加拉海的海岸,仍留下有关他们的重要纪念;那里有一座城镇至今叫做中国人的土地,因为他们兴建了它。在卡利古特国留有类似的遗迹和纪念物,哪儿有很多树木和果子,根据当地人说,那是中国人管治该国时运往的。今天在马六甲、米洛、站坡及其邻近的别国,还有类似的遗迹。”          “现在港口的官员允许商人到邻近的各岛去进行贸易,如去菲律宾,每年都有很多装满大宗货物的船只前往,多次又输进西班牙,他们也旅行到他们为可以获利的其他地区和地方。不过要他们作出一年内返回的保证才给予这种许可。获利的欲望使他们旅行到墨西哥,1585年有三名中国商人来到墨西哥,携有珍异的货物,没有停留便到了西班牙和其他更远的国家。”          “官员和长官也允许外国进入他们的港口买卖,但首先盘问审查,小心不要请求除此目的外的任何许可。然后外国人取得限期的许可证,你时常在一个港口看见两千艘大小船只。”          “他们得知在中国的其他省份,还有制作奇特和优良的炮。这可能是船长阿特列达看到的那种,他在一封致国王肥列普的信中向他报告有关这个国家的秘密,其中说,中国人跟我们一样使用各种武器,他们的炮特别好,我同意这个说法,因为我看过一些架在船上的这种炮,它制造的比我们的好,更加坚实。”          “他们为打仗制造大而坚实的船,有高船楼,分设在船首和船尾,很像来自列潘特的船,和葡萄牙人驶入东印度的船,他们的船很多,以致一个将官,可以在四天里召集一支六百多人的军队。……他们有很多其他种类的船,有些有绘画和涂金的廊子和窗户,……他们用来修理船只的沥青在该国十分丰富,用他们的话叫做漆,是由石灰,鱼油,以及他们称为油麻的膏制成;它很坚固,防蛀,因此他们的船比我们的船耐用两倍。……他们船内的泵和我们的大不相同,要好得多,它是有很多片组成,有一个抽水的轮子,按在船内侧,他们用它很轻易地把船内的水抽干,因为只需要一个人转动轮子,一刻钟内可以抽干一艘大船,哪怕裂缝很大。” “他们还有一件非常好的,使得我们都对他们这些异教徒惊叹的事,那就是在他们的一切城市中都有医院, 老是客满: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行乞.我们因此问他们原因何在,回答说,每个城市里都有一个大地区,其中有很多给穷人、瞎子、瘸子、老人、无力谋生的人居住的房屋,这些人就居住在所说的房屋里,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始终有充分的大米供应。……他可以在上述的大馆舍中住到死去,此外他们在这些地方养得有猪和鸡,因此穷人无须行乞而活下来。神父及其同伴在中左所呆了两天,按照兴泉道的命令,他们在那里受到盛待和邀请,……,他们离城时,有大批士兵护送,既有执火枪的也有执长矛的的,前面有喇叭、鼓和号角的喧闹,……他们所经河流,无论这边那边,都坐落有极漂亮和清新的村落。我们的人对其中一些十分满意,问他们叫什么名字,船员回答我们说,那是些不值得取名字的村子。……他们进入一个大海湾,停泊有一百五十多艘战船,其将官,正是我们提到的护送修士及其他人的这位队长,舰队发现他们就开始向他们致敬,既鸣大炮,也放火枪和作其他种类的表示。”          “西班牙人被沿着这条街送到他们的住所,他们肯定说街有半列格长。他们经过的街道都摆满摊铺,有各种奇特的货物,以及吃的东西,如各种鲜鱼和咸鱼,各种大量的鸡禽和肉食,水果和青菜,数量之多足以供应塞韦尔城。街上人群十分壅塞,以致尽管有很多吏员和士兵给他们开道,他们仍十分困难才得到通过。这样他们给送到馆宅,它十分大,用石头和砖精美构造,有很多厅、室、及卧室,……该城的将官级官员,他们称作知县,捎来消息说,欢迎他们到来,并送上一份礼物,都是大量的阉鸡,鸡,鸭、鹅、四五种肉、鲜鱼、酒、各种水果、数量多到足够两百人吃,他们要把这些放到少冷的空气里,因为当时气候很热。”          “离别后他们去看一出考进的城墙,建在水上的游乐场,有美观的走廊和石头筑的供宴会用的露天厅室,其中有很多色彩精美的桌子,四周是养鱼的水槽,和水槽相连的是精美的雪花石膏板,都是同一石料,其中最短的有八棁长,周围有潺潺流水,当举行宴会的时候发出悦耳的声音,附近则是很多植满花木的园林,离该地不远他们看见一座石结构的桥,石头修整而且很大,他们量了几块是22和20口尺长,5口尺宽,他们看来这简直不能用人力把他们放在那儿。当他们前往泉州和福州的途中,他们确实看见这样大的石块,乃至更大的,给放在其他很多桥上。”        “从同安镇到泉州,有13列格,路途平潭市的旅行愉快,路上他们没有看见一片未开耕和占据的土地,他们得知全国土地莫不如此。它满是人,城镇一个接着一个,你几乎不能认为那是很多城镇,而只是一个,因为一镇距离另一镇仅仅不过四分之一列格;而且他们被告知全国所有省份,人口都是这样。他们耕种的土地都得到灌溉,因此获得丰收,全年都在耕耘,而我们西班牙人所到之处,都看见他们种植稻米,……他们用驯服的母牛水牛公牛耕种土地,……。 ” “美丽的园林荫蔽着大道,把它装点一番,园林种植整齐,其间有出卖各种水果的点,供过路旅客享用,旅客不绝于途,有的步行,有的骑马,另一些乘小轿。大道旁的泉水清彻晶莹,同一天当他们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他们老远看见一对士兵整齐的迎面而来,起初这使得他们惊讶和害怕,直到来人走近,他们被告知,这是泉州长官兴泉道的卫队长,奉他之命率400执矛子和火枪并且全副披挂的士兵来迎接他们。” “这条大道上不断有驮马往来,载负商货以及其他东西,但大多数却是骡子。大路很宽,20人并排骑行,谁也不妨碍谁,而且铺以大石头,据说其他省的大道情况也相同,……看来这是真的,因为我们西班牙人在该国越过崇山峻岭,他们发现道路也如前面所告诉你那样平坦。”        “7月 11日,夜晚前四个时辰,我们的西班牙人到达泉州城。此城在该国是一般水平,可能有7万户。它有大宗贸易,供应各种商品,因为它距海仅2列格,有一条大河流经它,各种商货经水路运输,有一座据称全世界最美之桥横跨该河,……桥长800步,用22口尺长,五口尺宽的石头构造,这是一件大大令人惊羡的工程。……靠近上述的桥,河里停泊着1000多艘各式各样的船,舟艇那样多,河面为之覆盖,每条船上都满是人。” “所有街道两侧都有棚,下面是商店,摆满丰富的商品,很有价值也很奇特,他们在一处到另一处相等的距离上建筑有很多的牌坊,给街道增添装饰,而且全国每条大街上都有,下面是很好的市场,可在那里购买你想吃的东西,如鱼和肉、水果、蔬菜、糖果、蜜栈,样样都十分便宜,几乎花不了什么钱。” “他们的食物很好,十分丰盛,他们吃很多的猪肉,跟西班牙的羊肉一样好,一样有营养。我们看见的水果,有的象我们在西班牙所产,另一些我们则未见过,但极香甜味美。……经过的街道满是人,如有一粒麦子掉落,它很难落到地上。” “他们沿这条街而行,觉得它比他们入城的那条街更漂亮,有更美的房屋和牌坊,两旁的商店也比别的街装饰华丽,那样的繁荣,他们因此看见大量的人群,惊奇到象是失魂的人,认为那不过是一个梦境。总之,他们在那条街上走了一阵子,愉快的看见从未见过的新鲜事物,然后他们进入一个很多士兵列队的大场所,士兵执火枪和矛子,及其他武器做准备,穿丝绸制服,旗帜招展。”        “ 当兴泉道知道西班牙人愿意行习惯的礼节,……他马上命令他们进入他所在的厅,无论就它的广大还是其中的富丽都值得一观,……西班牙人离开原先所在的厅,进到另一个跟前一个一般大的厅,那里有很多手执武器的士兵,排列整齐而且服装华丽,接近他们的是很多吏员和校尉。”          “有不同的旌旗或徽号,都穿金织或金饰的长丝袍。……,进入一个连接长官所在房间的走廊,在那里听见各种乐器的演奏声,持续的时间相当久,旋律动听到他们觉得前所未闻,这使得他们十分赞叹的看到异教徒的伟大光辉。……,兴泉道就在附近华丽蓬盖下的一把漂亮的椅子上, 排场之盛犹如皇帝本人。他亲善友好的表示接待他们,通过他的翻译向他们说欢迎他们。……这个长官是个十分善良的人,标致,相貌愉快,不同于他们在该国看见的其他人。”          “下一天,即七月11日的礼拜天,该城的许多贵人去对西班牙人进行拜访,根据他们的习惯有许多礼仪合赞助的话,……这种访问花去他们一整天。他们惊奇的看见那些贵人的良好风度,教养和高尚举止,还有他们在询问他们想知道的事情,以及他们答复我们问题时候的认真。”          “第二天兴泉道送去一道命令说他希望两名神父留在寓所休息,但要两名军人伯多录.萨米尔安托和米古额.德.罗阿卡去跟他谈话,而且要携去他们的翻译,因为他那里有个中国翻译,懂菲律宾语,但糟到不能用他的翻译谈任何重要的事情.……他要他们向他报告报告海盗林风到群岛的整个情况,西班牙人如何对付他,尽管他已经得到队长王望高和先生对所有事情的报道,他仍怀疑他们告诉他的不是真情,他的怀疑是有根据的。”          “不过当他知道林风及没有死也没有被俘,仅仅被围困,他向他们提出说,如果他们愿意再返回班斯兰攻打他,他愿意供给他们五百艘战船以及陆海惯战的人,如他们还要求,可以供给更多。…… ”        “在第一张桌子上给每位客人准备了用金银线编成的小篮,盛满用糖制成的食品,如杏仁糖和状如城堡、水壶、罐、盘、狗、牛、象以及其他奇特形状的食品,全都涂金;此外还有很多盘肉食,如鸡,鹅,鸭、腊肉、牛肉片,及其他种类摆满桌子的肉食,除开他们就食的摆满烧煮食品,丰盛到有时超过五十盘。他们有各种酒,……质量很好,……,宴会持续了八个钟头,因为它安排之好可以宴请世上的任何侯王。”          “他们同时携带的仆人和奴仆,在附近一个厅里就餐,丰盛一如其主人的。”        (离开泉州,到达福州城。)          “在整个七天中,一直到他们到达福州城,都没有为此或为供应他们的其他需要物收取费用或金钱,在他们之前一直有长官颁发的一份证件,写在一块大板上,说明他们是谁,来自何处,并且命令充分供应他们所有需用物品,由皇室支付。” “在这个城市里他们寄宿在馆舍,它是大而漂亮的筑,给他们准备午餐和晚餐,十分丰富。”          “在他们离开这个城市,进向福州时,他们从一座石桥过一条大河,桥是他们所看见过最漂亮和最大的,它的雄伟引起惊叹,所以他们停下来从一头到另一头量它,可把它列入该国的奇迹中,他们还做了记录,他们发现它是1300步长,用以建造的最小石头有7步,很多是22步长和8步宽,他们认为人力不可能运往那里,因为他们看见四周老远都是平原而无山,由此他们断定石头是从远方运来的。他们过了那座桥,余下那天直到夜晚他们经过一条宽平的道路,两边有很多饭馆,田地里种有稻米、小麦以及其他谷物;人之多一如大城镇的街道。” “他们在福州城郊区走了半个多列格,遇到总督派来的一名信使,……第二天一大早,总督派许多人到他们的寓所,为他们准备了两顶华丽的轿子供神父乘坐。……尽管他们行进的很快,仍然用了足足一个半钟头他们才到达城门,觉得在郊区走了两个列格,;郊区人口众多,有漂亮的屋舍,以及许多摆满货物的商店,若不是有人告诉他们,他们会认为那不是郊区而是城镇本身。”          “在他们到达城门前,三次从大而美观的桥经过一条大河,河水深到可通大船,……。这座城市在全国是最富足和供应最好的;它是全省的首府,非常富庶肥沃,下属很多村镇,离海仅8列格,……。……他们不停的前行,穿过一条直通总督府邸的宽大街道,从城往前,一个接一个在街道两边布满兵士以及将官和吏员,每个都手执武器,如矛、火绳枪,刀和盾,都穿一色丝制服。…… ”          “他们没有时间去数那些士兵,但他们看见从城门到总督府的两边,有相当远,都是兵士,穿着华丽而且一个颜色。房屋和士兵之间,在窗口和街道上的人是那样多,看起来象是世界末日,全世界的人都在那条街上集中。” “从士兵中走出一位贵人,据他们得知他是总督的卫队长,他威凛严肃地走向我们的人所在之处 。”            “ 它(指福州城)仍然是该省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城市(尽管在别的省有比它大的多的),而据说皇帝及其朝廷驻跸的城,有30万户,不过国内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城,叫做南京。葡人曾予以大量报道,但肯定有关此城的雄伟报道甚多。我本人根据到过广东城的权威人士,耶酥会士所听闻和确定那是真实的,这些人应该是可信赖的。”          “这福州城有宽大和坚固的石头城墙,五寻高四寻宽,我们的人多次加以测量,因为他们的寓所有道门对着城墙而开。………”          (总督在他自己的府里一连两天宴请我们的人…… )          “在这第二次宴会上,和头天一样,他们有很多音乐,以及演出很多喜剧,还有很多有趣可笑的滑稽表演,也有一个翻筋斗的,……。戏剧演出前,我们的人通过翻译得知它的内容,……,其内容是:在古代,中国有很多伟大英武的人,但其中特别有三兄弟,其伟大英勇超过其他各代的人,他们中有一个是白人,另一个是红色或深色,而第三个是黑的,红人更机智,更有胆力,尽力要立他的白人兄长为王,这意见得到别人的支持,然后他们一起从当时的统治者那里夺取了帝国,那位统治者叫刘备(Laupicono),一个无能和邪恶的人。这戏演的很精彩,服饰适合那些人物 。”          “我们的军人因他们不得带物入内,觉得这是奇耻大辱,因此回到他们的寓所,把情况告诉神父,神父也因此不悦。但我们的人仍然决定忍耐一点,求上帝指示他们该怎么样为神服务 。”          “下一天,总督派人去访问我们的人,向他们要一把剑,一支火绳枪和一个火药桶:因为他要据此制造。我们的人把这些送去,后来得知他们仿制了,尽管不那么完全相同。”          “过了些时候,我们的人发现在该城已经呆了一个长时间而且象要呆更久,就想法子消磨时光,并到城头去各自买些想要的东西,他们看到东西极为丰富,价钱便宜到几乎没有花什么钱就买到东西。”          “他们买了很多谈各种事情的中国书,携带回群岛(并让人翻译)。”          “第二天他们去观看城门,以及那些看来就他们所能知晓的事,那是很多的。他们看见的东西中有一座豪华的偶像寺庙,在主殿内他们看到了111尊偶像,另外在其他个别殿里还有数目更多的,……,有肆条手臂,有的陆条手臂,有的八条,还有的是极畸形的妖怪,在这些面前人们点上灯和许多香及香料。……”          “不过当总督知道我们的人去观看城门和庙宇(提供他消息的人怀疑我们这样做有险恶用心),他马上命令,如果没有他的许可,禁止我们的人离开住所,……还禁止任何人拿东西卖给我们的人,……但不管怎么样,我们的人每天得到供给个人用的必须物品,丰富到总有留下的,不缺什么。”          “那天后他命令说允许我们的人有时出外走走,并且应该让我们的人观看一些有趣的和友好的事情。因此我们的人当中有一个一个给带去观看操练人马,……”          “大约有2万手持长矛和火枪的士兵集合在一起,他们动作很熟练,鼓声或号角声一响就马上排成战阵,再一响列成方阵,再一响,火枪手从阵里出来,武勇和有序地放枪,顷刻间再返回原地站立;这操练完,长矛手前进并整齐一致地进行袭击,以至西班牙人认为他们超过了全世界采用的战阵;而如果他们的士气和斗志也跟他们的武艺和人数一样,即他们征服全世界的疆域将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他们的这种操练进行了4个钟头,西班牙得知同天同一时刻全国都在进行操演,尽管并无敌人的消息。”          “兴泉道把决定告诉西班牙人后25天,巡访使到达,全城都去欢迎他,他进程时仪仗之盛,若不知道他是谁,定会相信他是皇帝。”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http://ta.md/662/ 人人都是艺术家 Copyright © 2010 - 2012 分享国内外精彩网事。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http://feeds.feedburner.com/tamd ,欢迎网友 投稿 推荐文章。 广告一则: .me 域名全国最低价,首年仅需40元,续费130元促销中!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