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

自由亚洲 | 内蒙古家庭教会受打压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美国非政府组织对华援助协会星期四对外表示,内蒙古阿拉善盟家庭教会左旗福音堂自从4月28号遭政府取缔以来,一直受到当地统战部的威胁,迄今信徒不仅无法恢复聚会,而且连原教会的聚会场所也不能进入。 内蒙古阿拉善盟家庭教会左旗福音堂的信徒迄今无法聚会,牧师不能回到教会当中。 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牧师星期四为此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很明显,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出现严重打压宗教自由的趋势,尤其是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出现规模化的趋势。看来,对家庭教会进行新一轮打击的指示来自中央政府。” 傅牧师表示,近期对家庭教会的打压在中国不少地方都有发生,如海南和山东。身为中国自由作家和公民记者的基督徒昝爱宗表示,中国政府近期还是加大打击家庭教会的力度是要家庭教会归入政府控制的“三自爱国会”,到“三自”教堂去聚会。 “如果你去政府操控的教堂聚会,你就被认为是合法的。 其实,政府这样做违背了中国《宪法》有关方面信仰自由的规定,使公民信仰的权利完全由政府摆布。” 对华援助协会星期四对外发布的文稿说,2013年4月28号星期天早晨8点半,内蒙古阿拉善盟左旗福音堂的信徒正在教会聚会。当时,大家正在低头闭目祷告,阿左旗宗教局相关工作人员带了60多名警察闯了进来,其中还有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直接冲到台前,将教会领诗的、主持的、弹琴的全部抓起来,并控制了唱诗班,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有效的法律证件的情况下,用武力强行控制了教会所有信徒的人身自由。 在整个过程中,有些女信徒因为过度惊吓而晕了过去,有信徒出于好意前去搀扶,结果被警察按倒在地,对他们拳打脚踢;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因为这阵势吓晕了,当一名五十多岁的女性信徒要去搀扶那位老人时,三名警察把她反拧胳膊架了起来,当她挣扎时,马上又有两名警察过来把她摁在地上拳打脚踢,结果打得这为女性信徒头晕不止。 此外,警察还在许多信徒脸上喷了催泪瓦斯之类的东西,使整个集会的屋子充满了呛人的气味,被喷的女性信徒有的窒息、强烈咳嗽、眼睛睁不开、火辣辣的疼,泪流不止,其中有一名怀孕五个月的孕妇被熏得当场恶心眩晕,又惊又吓,至今还躺在家里卧床不起。 傅牧师表示,中国官方镇压家庭教会,逼迫要家庭教会成员加入政府控制的“三自爱国会的目的不会得逞。 “从1953年成立以来,三自会一直是一个政府主导的、政教不分的政治组织,真正的信徒并不认为这一组织是一宗教组织,不会加入。尽管有的地方的家庭教会成员在威逼和恐惧之下可能选择去三自教会的教堂聚会,但是过去60多年的经验表明,中国的家庭教会仍然是主流,大多数信徒不会因为新一轮的打压就会被吓倒,就会甚至放弃他们的信仰。相反,我们会看到新一轮家庭教会复兴运动的开始。” 虽然中国政府对宗教自由限制的政策是全国一盘棋,但是昝爱宗表示,中国各个地方在执行严厉程度上还是有区别的,他本人对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景还是抱有乐观的态度。 “大城市,像北京、上海以及省会城市就会宽松和灵活一点。中国有些地方发生的人权和宗教信仰等事件不一定是中央统一部署。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特色。目前中国无论是在经济、社会和宗教信仰等方面总的来说还是向前推进。极端的案例并不能代表全国都发生类似的事件。我是在城市的家庭教会参加聚会的/尽管也会不是遇到一些挫折,但我所加入的这一家庭教会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公开聚会。” 内蒙古阿拉善盟家庭教会左旗福音堂虽然在4月28号之后分别给盟、旗两级政府递交上访材料,但得到的答复信徒要么到“三自”教堂去聚会,要么被视非法,被抓被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艾未未税案再起波折 北京法院要求加盖公章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起诉北京税务局案再起波折,北京法院要求艾未未的“发课公司”提供公章,而这枚公章早前被公安机关查扣未还。 上个月,北京艺术家艾未未所在“发课公司”要求就其逃漏税指控进行行政复议的申请被北京市地税局驳回,“发课公司”于4月13日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路透社4月19日报道,北京朝阳区法院周四通知“发课公司”,诉讼文件必须加盖公司印章,使该案能不能立案出现变数。 本台记者试图向艾未未本人及“发课公司”法人代表路青求证,但无法通过电话联系他们。而朝阳区法院的值班电话当天晚间无人接听。目前正在美国访问的“发课公司”代理律师浦志强就此表示: “我昨天知道的。知道说的是昨天会去朝阳法院来商量立案事宜。印章的问题发课公司是要说清楚的,不管是哪家公司收走的这家印章,我想总不能不承认吧。如果因为朝阳法院没有公章,就不给立案,这事情太好玩儿了。因为法院没给签字,应该足以说明问题,它只要核实一下,公章只要不在发课公司手里,那么一个行政,我相信北京朝阳法院应该不至于不接受吧。” 北京艺术家艾未未去年4月3日被警方在没有正式指控罪名的情况下秘密拘押81天。北京警方查抄了艾未未所在“发课公司”,并没收了包括公司印章、电脑、账本及保险柜内的现金等物品。艾未未“失踪”期间,中国官方媒体相继发表文章,指控艾未未触犯法律,涉嫌经济犯罪。艾未未于去年6月22日获取保候审,但至今仍在被“监视居住”。北京税务部门去年11月对艾未未的 “发课公司”罚款1500余万元,引发民众发起“争当艾未未债主”的事件。 杭州的网络作者昝爱宗认为,中国官方对艾未未的打击、刁难,反而增加了他的知名度,而“发课公司”税案已超出了案件本身: “从艾未未的事件来看,他的名气很大,官方可能也是矛盾的。它又想把艾未未的名声弄不好,但实际上艾未未的名气越来越大。所以,在互联网时代,艾未未变成一个符号了,无论任何一个行为都会受到关注的。虽然媒体报道的很少,但是在网络媒体它是挡不住的。比如举债是一个事情、对着他家附近很多的摄像头表示不满啊,包括他现在的行政复议和起诉都是以前行为的一种持续吧,证明他是一个公民。你说他违法了,就可以用法律来履行一切来走完程序,至于结果怎么样都不重要了。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发课公司”4月13日提出法律诉讼后,朝阳区法院立案庭曾回复,在7天之内即本周五宣布是否立案。浦志强律师就此表示,公章问题不应该影响法院受理该案: “我觉得应该行政诉讼案件一定会立案的。行政诉讼本身就是针对人的合法性来提供一个司法的一种程序来赋予公民和给人以救济的。行政诉讼的立案和审理呢,我觉得这五、六年以来维稳情况之下的司法的环境不够好,法治倒退。但是明目张胆地拒绝起诉,我觉得就不太合适了。我还是相信经过协调这个立案的问题可以解决。因为你的行政复议和行政听证的时候也没有正当处理的。这个事情如果法院愿意帮我们去追一下这印章在哪里,那当然在好不过了。” 路透社的报道还说,北京法院要求“发课公司”出具本已被公安机关查扣的公章,这一事件被众多艾未未的支持者认为是当局继续打压艾未未的一种手段。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正在酝酿对社会组织的管理全面“松绑”

香港媒体日前报道说,中国大陆正在酝酿对社会组织的管理全面“松绑”。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涉及敏感问题的社会组织,可能并不在中国当局的“松绑”之列。 香港《明报》星期五刊登专讯说,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对社会组织实行“双重管制”,即民间组织必须找到一个官方“业务主管单位”后才能到民政部门登记,目前中国大陆合法社会组织约有45万个,有学者估计,另有250多万个民间组织处于鱼龙混杂的“非法状态”。近年来,要求降低民间机构登记门槛,为社会组织“松绑”的呼声日渐高涨。 天津的王先生向本台记者介绍说,目前在中国,从事艾滋病防控工作的草根组织很难通过登记注册获得合法资格。 “因为我们做的都是公益的艾滋病的这种宣传、关怀这类的东西。所以主管单位一般是卫生部门。去卫生部门做主管,它也不乐意给你做。因为它总感觉民间组织的自由性很强,不被受约束,所以,它不乐意你做主管。”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3月19号的中国全国民政会议上表示,政府事务性管理工作、公共服务“可适当交给社会组织承担。”《明报》的专讯说,温家宝的表态说明决策层已达成共识,只待敲定具体操作规则。中国民政部日前已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以及《基金会管理条例》的修订草案报送国务院法制办。新规定力图“像管理企业一样管理社会组织”,主要内容一是“直接登记”,二是政府各司其职、协调配合,三是中央与地方分级管理。新政出台前,民政部已陆续与广东、天津、浙江等17个省市签订社会组织管理改革试点协议。广东已确定从今年7月1日起,将直接登记的范围扩大到所有社会组织。浙江独立媒体分析人士昝爱宗对此评论说。 “其实在没有新政之前,一些社会组织的登记也是非常容易的。它主要局限于花、鸟、鱼、虫协会。棋牌协会、渔民协会、老年协会,这都是很容易批准的。只要你不跟政治上挂钩,没有敏感的话题,他们都很容易批准。关键是新政能不能申请一个公民研究会、宪政研究会、法治司法独立研究会或者新闻自由研究会。这样的研究会几乎批不出来。如果你真的要松绑,放松的话你应该包括社会、政治、法律、思想应该是各个领域的。如果这方面松绑了,才是真正的叫作结社自由。” 《明报》的专讯说,中国官方主导的《国家职业分类大典》日前决定补录多项职业,其中包括社会组织人力资源管理师、劝募师、公益项目管理师等,这些细节透露出中国社会组织、NGO管理制度改革的风向。不过,中国新的民间组织管理条例何时出台还没有确定,消息人士称,目前还有一定阻力,因为许多政府机构都主管社会组织,他们不愿放弃既有的部门利益,而借公益之名敛财、私设“小金库”,收受贿赂等问题也积重难返。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阅读更多

财经记者微博北京“军车如林”遭扣查

  rfa   由近四百名大陆资深财经记者组成的“深蓝财经联盟”,近日在微博上呼吁,关注《证券市场周刊》主编助理李德林被当局扣查的事件。该联盟引述大陆经营报业人士的消息,李德林上周五接到一个电话后,匆匆离开后,就与外界失去联系。 李德林于上周一曾发微博,描述北京长安街的情况。当时他形容“军车如林,长安街不断管制。每个路口还有多名便衣,有的路口还拉了铁栅栏。”他的微博引起关注,同时网上有传言及照片,声称北京当晚有不少装甲车和被伪装过的坦克,还有人说听到疑似枪声,因而推测中国高层发生变动。于较早前,当局刚发出薄熙来不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常委等职务的通知。 其后,多个财经人士在微博表示,李德林自上周五失踪至今。有可靠消息指他在北京某看守所被扣查,据说要关七天。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李德林的手机,但一直是关机。而《证券市场周刊》编辑部的电话就无人接听。据香港苹果日报引述该周刊编辑部工作人员称,李德林正在休假。 前中国海洋报记者昝爱宗认为,事件属实的可能性很高。中国的言论自由名存实亡。当局经常罗织不同的罪名作为借口,阻止民间传播敏感的消息。他说:“按照言论自由,人人都可表达,但中国实际上是没有言论自由。好多法律如扰乱秩序,涉密,散播谣言等,都可以制裁记者,很多人因此被拘留、判刑,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案例。” 广州网络维权人士野渡刚于周一被传唤,期间国保警告他不要在网上,转发有关近日重庆政治变动的种种传言。他说:“传唤内容有些不便透露,可以说的就是叫我对近期重庆的事,看看热闹就可,不要发表意见。” 野渡认为,网传消息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一部份,当局扣查网传消息的人,等同打压言论自由,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应该更开放透明,就无惧会消息乱传。 他说:“在不透明的体制下,政府的权力斗争肯定引起民间好奇,加上互联网发达,网传消息很正常,孰真孰假都是公民言论自由的一部份。要消除不实消息传播,只要政府公开、透明,把这些到公诸于世。” 另外,据盖洛普民意测验中心,在2011年对全球133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媒体自由度的调查显示,中国的媒体自由度排名全球第89,被评为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调查又显示,台湾在全球排名第17位,是亚洲媒体自由度最高的地方。而香港在全球排名第19,被列为拥有部分新闻自由的地区。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北大教授孔庆东视频节目遭停播

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职之后,中国政府是否有钳制左派言论倾向的问题引人关注。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在第一视频网站上的《孔庆东有话说》节目星期一停播,再次引来议论纷纷。 “这是一个用行政办法能够处理的案子吗?这样的人还不拉出去毙了,还干什么?” 这是中国第一视频网站3月16号播出的《孔庆东有话说》节目。在这个节目中,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评论的是新疆查处美国公民非法测绘案。《孔庆东有话说》节目为一小时,本来每周一至周五中午12点30分在第一视频网站上直播。香港《明报》注意到,3月15号新华社发布了薄熙来被免职的消息之后,孔庆东在当天的节目中宣称,罢免薄熙来会让其他人不敢唱红打黑,等于是公开发动反革命政变。孔庆东在节目中回答网友提问时,说重庆唱红打黑是最大意义上的打假,打的就是假共产党、假政府官员和假公仆,但现在竟然让打黑、打假的英雄受影响,此话给人以挺薄熙来的印象。《明报》报道说,星期一第一视频通告表示由于设备升级部分节目暂时停播后,《孔庆东有话说》的3月15号这期节目就遭到删除。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二打电话到北京的第一视频网站客服中心,该中心人员证实,《孔庆东有话说》确实暂停直播,但以前的节目还可以在网上看到: “目前咱们这边是相关的技术设备升级,所以直播的电视节目目前都没有办法收看。” 记者在第一视频网《孔庆东有话说》栏目查找,确实找不到3月15号的节目。与此同时,记者点击该节目网页的孔庆东照片,也无法打开孔庆东博客的链接。当记者问到《孔庆东有话说》3月15号节目、即涉及到薄熙来被免职的节目是否遭到删除时,第一视频客服中心工作人员表示该问题不属于客服工作人员熟悉的情况。 原《中国海洋报》杭州记者站站长昝爱宗先生表示,他不同意孔庆东有关薄熙来被免职的观点: “孔庆东认同薄熙来。我认为他有那种文革思维的,用文革的方式、搞运动的方式来治理社会。有一点孔庆东抱薄熙来大腿的感觉。薄熙来这棵树倒了以后,孔庆东有点悲哀,替他说话。” 但是,呼吁中国实行新闻自由的昝爱宗先生认为,孔庆东说话的权利不应该被封杀: “我捍卫他说话的权利。无论他代表左派也好,执着也好,他说话的权利应该保障的,应该让他说话。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昝爱宗先生表示,薄熙来原来在重庆搞的是文革式的运动,现在中国将薄熙来免职还是通过搞运动的方式,二者同样令人反感: “薄熙来本人现在又找不着了。中国的事情很有趣的,言论不自由。无论是掌权的、被失踪的或者被闭嘴的,他们都没有言论自由。网上说,以前重庆唱红歌,街上都插国旗,现在开始把国旗拆掉。这也是搞运动的方式。” 中国宣布免去薄熙来职务之后,左派网站乌有之乡等一度打不开。这个星期,乌有之乡又可以登录,但是原来“重庆经验”专栏的内容不再显示,只是一片空白。谈到孔庆东的言论自由,美国中文媒体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说: “如果要将言论自由的话,当然孔庆东有他的言论自由,这是肯定的。但是你不能只给孔庆东言论自由而不给其他人言论自由,比如说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如果你抱着这样一个态度说不应该封杀孔庆东的话,那么中共封杀异议人士、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这些访民等等日子已经很久了。如果你要给言论自由的话,应该让大家都说话,而不应该只是说孔庆东有他的言论自由。” 曾在美国中文媒体连续发表多篇有关薄熙来和王立军事件评论的章天亮先生认为,除司马南、孔庆东以外,将来可能会有更多人物被牵连到薄熙来事件中去: “因为温家宝提到的是文革和改革开放的这两个路线之争,这种情况下,它实际上是靠路线来划线了。你是跟薄熙来站在一块儿的。哪怕你跟他没有一个直接的利益纠葛,但是你从意识形态上跟他是一条线的,我估计这种人很可能将来会遭到清算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