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吐槽

编剧帮|刘开建:2016年的央视春晚小品为什么不好笑?

在媒体的人格化方面,央视给全国的媒体做出了一个表率,央视变得比以往更有温度,更有人格形象,这个人格形象就是——和珅,一个在溜须拍马方面表现非常优秀的人物。

我们知道,创作的动机对于创作出的作品影响很大。在创作喜剧的时候,如果我们的创作动机完全都在搞笑上,那么我们就会太过于精心设计笑点,而把作品变成简单的笑点的堆积,会使作品变得没有故事的逻辑。而如果,我们创作的动机是“拍马屁”呢?今年的春晚给出了我们答案。

本来创作一个好笑的小品就比较难,再加上喜剧演员的稀缺,好的小品看似简单,但要做好并非易事。而如果小品的创作都是由“拍马屁”来引领,那么小品很容易就变成赤裸裸的讲和谐、唱赞歌。

阅读更多

摇滚客|失去颜色的谭维维和喊不出来的华阴老腔

谭维维原本连续八句步步紧逼的质问,被改成了四问四答,而原版中对环境遭到破坏的质疑,更是被改编成了歌颂大好河山和人们的和谐生活。“为什么天空变成灰色”和“民心里装着是蓝莹莹的天”两句放在一起看,简直是讽刺。试问《华阴老腔一声喊》的词作者在这样写的时候是何从下笔的,他抬头所望见的天,真的是蓝色的么?

阅读更多

墙外楼|韩晗:没有比春晚更虚弱的文化输出

没有比春晚更虚弱的文化输出2016年2月9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十分钟前,我发了一条微博:朝鲜的导弹水平接近中国,中国的晚会水平接近朝鲜。十分钟里,这条微博被转了50多次,我写完这篇文章就去睡觉,等我醒来之后,我决定看看这条微博究竟能转到多少次。其实转多少次都不重要,因为吐槽春晚是常态,然并卵,一年比一年差,年年岁岁春晚相似,碎碎念念吐槽不同。在这里,我不想吐槽春晚,我只是想说说,春晚所反映的,不是一台晚会,而是执政者对于文化建设的观念问题,如果说好莱坞电影是世界上最强势的文化输出的话,那么春晚必然是世界上最弱势的文化输出。打开电视,你播你的,我干我的。你煽情,我抢我的红包,你喊你的过年好,我继续搓我的麻将。一到大年三十晚上,中国人鬼使神差地将电视定格在中央一台,虚伪的掌声笑声歌舞声,掺杂着一年见一次的冯巩郭达蔡明郭冬临。计划经济时代的文化日常生活,惯性地带到了今天,一台不知耗资多少钱的晚会,究竟有多少人真正从头认真看到尾,恐怕只有鬼知道。要说今年春晚有啥不同,我们可以看出执政者希望推行一种强势的文化,但强国强军与强文化向来不是一回事,古罗马灭了希腊,可他们却偏偏被希腊的文化给征服了,中国现在经济总量世界第二,但我们输出的文化却如此的糟糕,比如春晚。如果还一年一年推出这样比朝鲜还令人遗憾的节目,还继续践踏人类的审美底线,这将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笑料之一。当然,春晚是一年文化的总检阅,它是党政军三十多个省市以及各种所谓文艺形式的新闻大联播加大汇演,它像人大政协一样安排各种界别的人士加入以便求得最大的利益平衡,它综合地反映了一年来中国军事工业农业的总成就,它是第二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它更像古希腊娱神的戏剧或是湘西祭祀的傩仪,它什么都是,可它从来就不是晚会。可它偏偏被包装成晚会的样子,最终越走越远,晚会变得难以挽回。毫无疑问,春晚是中国人最悲催的鸡肋,它用最拙劣的演出消费了中国人积累了几千年过年的家庭聚会,它是一个时代文化被扭曲到极致的见证。我不知道后来者如果写我们这段历史,或者说,中国艺术史如何会书写郭达蔡明郭冬临这些人的艺术造诣。和平不能靠歌颂,强势文化不是一起踢正步,文化(包括娱乐)最大的魅力在于让人接受,而春晚恰恰走向了让人难以接受。说句刻薄的话:春晚给人的感觉,就是让你把吐出来的东西咀嚼后再吞下去,然后还要装出一副享受饕餮盛宴的样子。一个强国的文化标准,不是多么大的人海场面,也不是在晚会上展现坦克炮弹,而是能够在全球输出一种看似简单但却强势的文化体系:它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同与接受。我认为当代中国的文化建设离这个要求还有相当远的距离,什么时候做到这一点了,我们才能真正地说自己是强国而不是大国。By 韩晗2016/2/7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宣传

阅读更多

唐映红:该如何理解CCAV春晚被“好评如潮”?

唐映红:该如何理解CCAV春晚被“好评如潮”?2016年2月9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  问:该如何理解CCAV春晚被“好评如潮”?  答:昨天除夕夜,一年一度的CCAV春晚也如期过场。尽管20多年来,我就几乎没有看过春晚,但在今天从朋友圈和媒体报道中也大概知道春晚到底好不好。根据春晚总导演自己的评价,一百分:“我觉得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根据CCAV自己的新闻联播报道,“央视春晚好评如潮”。  如果对于一个肤浅的社会观察者来说,应该不难得出今年春晚口碑不错的印象。无论是总导演自己的评价,还是该国最大的电视机构的新闻联播报道,都支持春晚“好评如潮”的口碑。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我的朋友王五四、宋石男和贾葭也在春晚结束数小时之内发表了对今年春晚的评论,不过他们的评论文章都在第一时间被屏蔽、删除;与他们类似的还包括绝大多数对春晚没有“好评如潮”的评论。  从现象上来看,当权力集团能够将所有负面和批评的声音都屏蔽和消灭掉,那么剩下的就必然是“好评如潮”。但是,从心理学角度,禁止批评的“好评如潮”没有任何意义,也不能作为任何有价值的社会舆论样本予以分析讨论。在一个没有压力的情境下,人们无论表达批评和赞美都不会感受到任何威胁,那么他们无论是表达批评还是赞美都可以作为他们对于特异性对象的态度数据,可以进行有效的统计和分析。但是,如果人们感受到社会压力时,哪怕是微弱,而且不会有任何威胁和风险的从众压力,人们都可能会扭曲自己的真实态度,而迎合调查者或大众的权威或主流态度倾向。更别说受到实际的压迫和威胁,人们所表达的态度已经失去真实的参考价值;特别是在成规模、系统地屏蔽和删除不受欢迎的态度表达。  因此,从社会或社会心理研究的角度,直接引用春晚导演和官媒报道的数据没有任何价值。春晚导演所言及的“一百分”“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显然不是为观众或民意而表达的,而是为受命的权力集团所表达的。该国最大电视机构以及官媒所报道的公众舆论数据也显然是在屏蔽和删除不受欢迎的态度表达之后选择性报道的结果,其迎合对象也显然是神秘的权力集团。这就好比,10个人吃了权力者的屎,有8个人觉得难吃,但剩下1个傻子和1个谄媚者说味道不错,然后“抽样”调查就抽这个傻子和谄媚者,然后得出“好评如潮”的结论并广泛传播。  不仅如此,屏蔽和删除不受欢迎的态度表达,以及选择性地拣选符合宣传口径的态度表达予以广泛报道传播,所造成的后果还不仅仅在无法得到有效的社会舆情数据,更严重的后果在于无论权力集团还是民间都将陷入面对失控的民意舆情的泥潭。特别地,对于一个复杂的、民意严重撕裂的社会来说,当权力集团和第三方观察者都无法有效地得到靠谱的民意数据时,社会失序和崩溃的风险就会失控。这种失控不仅对于社会个体而言会掩饰真实的态度表达;对群体而言则从行为层面反映出虚假的民意态度诉求;对权力集团则会高估民心的向背并极易做出误判,以至于蹈入做什么都错的“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  概而言之,CCAV的春晚被官媒“好评如潮”从微观的角度将进一步地使官媒的报道失去公信力和任何参考价值;从宏观的角度,却不过是社会民意和民心向背的进一步失控和失序,往日渐怠惰力竭的骆驼身上再扔一根稻草,再扔一根稻草,再扔一根稻草。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审查

阅读更多

微博 | 雍正年间的春晚段子手之死

@托尼熊: 二月河老师的《雍正皇帝》里写了一次大型晚会的事故,雍正大皇帝把一位艺术家级别的段子手殴死。 这次晚会举办的时候,雍正的儿子和侄子卷入夺嫡事件,雍正这次给自己的母亲做冥寿。老佛爷已经死了,但是还是要庆祝生日,换句话说,这就是“畅春园热烈庆祝老佛爷诞辰XX周年主题晚会”,以下简称“春晚”。 著名戏曲表演名角和堂会段子手葛世昌就是在这台春晚上被打死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