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韦斯、民粹运动及其他

民粹路线需要支付高昂成本,终将损伤国家的长远发展。民主、法治和健康的市场经济才是一国长治久安之策 强人的逝去,往往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上周,执政14年的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去世。未来,其政治遗产仍将具有标本意义,值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要和民众反思。 查氏常有惊人言行,充满争议。其去世后,在国内外亦毁誉参半。无可置疑的是,他是拉美左翼民粹道路的代表人物,他还是21世纪为数不多仍然抱着“冷战”思维并热衷于社会试验的领导人。 应当承认,执政长达14年的查氏拥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十多年间的四次选举和五次公投,他仅仅失利一次,可为明证。其执政纲领冠之以&ldqu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餐桌闲话]俄罗斯的”地下室丈夫“

财新峰会后的次日,正巧是Benita的生日,我请了她,还有老朋友Jonathan来吃午餐,算是庆生。 席间谈到俄国与中国。Jonathan是美国人,在中国生活多年,观察了中国的社会转型;现在做俄国的会议组织咨询,交道甚多,深谙俄国人。我问:你们都说中国的问题多,与中共一党专制有关。俄罗斯放弃共产党20年了,为什么也是权大于法、腐败、政府掌控经济、官商勾结这一套?许多人,包括我认识的一些研究比较制度学的经济学家,都觉得俄国和中国的问题相似,而且更严重,为什么呢? Jonathan说,他觉得主要是俄罗斯没有制度(institution)*建设传统。中国从孙中山开始,就提三民主义,讲究制度,是有传承的。俄国没有。从来是人治,只有20年代有一段时间试想过建立制度,以后就失败了。俄罗斯就是靠人来管,没有制度,则更谈不上法治传统了。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俄罗斯怎么办会——AEPC篇(1)

我终于踏上了这块土壤——海参崴,一个在时区上居然比北京早三小时的地方。 在俄罗斯的远东诸城市中,西伯利亚铁路终点的海参崴位置最为靠南,离中国最近,所以在官名符拉迪沃托斯克之外,有了中国人给的名字。海参崴对中国人早已不再神秘密,当年修西伯利亚铁路就使这座城市留下了许多中国人和朝鲜人,百余年前就有四分之一亚裔城市之说。 就在世界各国,当然包括中国人,熙熙攘攘奔往符城之时,许多人并不知道,这座金三角海海湾半岛上的城市还有个重要近邻:罗斯岛。在过去的150年中,罗斯岛都是俄国的军事基地,这里有许多历史,但对普通俄国人仍是神秘之岛。至今,这座小岛还主要是对外国旅游者开放。 就是这里。过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命运回想》前记

我们的继母郑玉玲是个普通知识分子。因为普通,便有了她这一代人的典型性,她这样想,退休后开始写自己的一生,题为“命运回想”。 继母是哲学家,始终觉得命运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她1936年出生在上海一个资产阶级家庭,还在儿时,因为父母感情并不好,被姨母抱回镇江家中养大。解放对所有的人都是新生。她在1954年上了大学,学放射化学,意味着要进入尖端的核工业领域。然后父亲在1957年去了香港没有回来。虽然这位父亲解放前只不过是金城银行国际部主任,到了香港不久就当了寓公,毕竟人在香港而且是“滞留不归”。从此,郑玉玲的出身成了问题。 那是个强调“出身不能选择、立场可以选择”的年代,追求进步的继母从未想到自己突然有了“海外身份”将如何影响一生,也从未有人严肃地告诉她可能的后果。   阅读全文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米兔在中国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