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陽光時務 | 讓中日關係回歸理性——我們的呼籲

說明:這份呼籲書由大陸朋友發起,台灣、香港和全球各地的朋友們跟進。 表達對於國家主權的看法,是我們的意願。只有通過行使對於國家主權的發言權,參與表達對於國家主權及相關事務的意見,我們才能夠體現自身主人公的身份,釋放出「主權在民」這個精神實質。同時,只有運用我們的理性,才能擔當此責任。 除非你鬆手了,你才會失去家園。 2012年10月4日 讓中日關係回歸理性——我們的呼籲 最近,因釣魚島引起中日之間的關係危機,尤其是在中國社會造成的震盪,令人深感憂慮。我們正好讀到了日本市民發起的聯署聲明《終止領土問題的惡性循環》,明顯感受到來自日本人士的誠懇善意。這份聲明不回避早年日本殖民歷史和釣魚島之爭源起,又立足於多年來兩國之間已經發展出來的友好合作關係,尤其是著眼于和平相處的未來,這是將危機處理成一個契機的良好做法。為此,我們提出如下呼籲: 1、釣魚島的領土爭議,是一個由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但前人亦已提供給後人務實的思路。1972年,周恩來先生即表示出「擱置爭議」的意向,1978年鄧小平先生明確繼承了這一方針,為的是不讓釣魚島問題成為妨礙兩國之間正常交流的障礙。在今天看來,這個決策仍然是明智的。因為在現狀之下,任何單方面的解決方案,都只會導致武力衝突乃至於東亞和平局面的崩潰。一旦釣魚島的問題再次被提出來,在沒有更好的對話、磋商可能的情況下,都先要回到這個立場上來。 2、2012年9月27日,日本駐聯合國代表兒玉和夫先生在大會發言中,以「馬關條約」作為釣魚島歸屬的依據,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罔顧事實、不負責任的表現,不能接受這樣一個重現不平等條約幽靈的起點。不能否認,日本始終存在領土擴張及軍國主義思潮,不時傳出極右翼言論,對於侵華歷史的認知也經常反復,不利於發展友好的睦鄰關係。 3、中國大陸近三十餘年經濟發展速度很快,人民生活水平有著明顯提高,這與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有著密切關係。需要珍視目前已經取得的成就,因而也珍視與周圍鄰國擁有穩定和諧的友好關係。因此,就目前緊張的局勢而言,我們希望爭取一切可能的途徑對話協商,繼續保持與日本及其他周邊國家和平穩定的關係。不論是國家還是人民,只有在和平中才有繁榮昌盛。 4、戰後日本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的成果,也為世人矚目。我們看到了日本社會和人民在今天的改變,看到了許多日本人士在戰爭道歉和重建和平方面的可貴努力,以及日本在中國和平發展道路上的有力援助。因此,這就需要人們在正視歷史、記憶歷史的同時,也需要根據當今日本現實,做出新的認知和判斷。 5、我們警惕和反對任何利益集團或政治派別,為了自己的目的和利益,挑起領土爭端,操弄和綁架民意,煽動狹隘民族主義情緒。在解決領土爭議和取得和解問題方面,政府本身擁有更大的責任。一旦發生危機,政府也有責任引導民眾理性認識問題和採取行動。 6、2012年9月中旬,在中國一些城市發生的因釣魚島爭端激化而引發的打砸燒行為,我們非常痛心,並加以特別譴責。這些極少數人的做法,不能代表兩岸四地的大多數人在釣魚島問題上的普遍看法。我們十分不希望這些行為引起國際社會的誤解,從而引發經濟方面的倒退,和其他方面更多的倒退。 7、最近,中日文化交流受到限制,有關日本書籍的出版于發行也在部分城市一度受到殃及,這是極其不明智的,也是令人遺憾的。中日文化交流源遠流長,有著十分具有說服力的豐富成果。領土或政治方面的爭議,不應無限制地擴展到其他領域。在睦鄰關係當中,人民之間的關係起著主要作用,真正深遠的意義在這裡。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應儘快恢復雙方民間的經濟、文化、生活等各方面正常的合作交往,儘量彌補因為最新爭議造成的損失,儘快撤銷所有缺乏長遠眼光的臨時措施。 8、我們每個人在自己的故土上生活、勞作,養育後代,參與社會事務及國家事務,擁有對於國家的主權,並擁有對於國家主權的一份發言權。基於這個原因,我們認為在政府處理主權事務時,需要傾聽民眾的意見,而不是把民眾甩在身後。 9、在兩岸四地和日本的教科書裡,應寫入中日兩國全面而真實的近現代歷史。中國的教科書也應增加不同民族相處與融合的教育,以利下一代思考判斷、並培養開放的心態去瞭解與自己不同的國家和人民;發展中日民眾之間的互相尊重,讓年輕人在夥伴關係和友誼觀中正常生長。 10、我們也認為,涉及領土、國家主權等國際事務的事情,不獨兩國政府責任。應該更多發展民間交流渠道,增進互相瞭解,為子子孫孫創造和平的未來。 歡迎更多的朋友加入。聯署信箱: [email protected] 聯署者(以英文字母為序) : 阿索拉毅 四川 詩人 陳冠中 北京 作家 陳宜中 臺北 學者 崔衛平 北京 作家 從 工 江蘇 退休工程師 陳張培倫 臺灣 學者 陳清僑 香港 學者 杜小真 北京 學者 杜 婷 香港 媒體人 鄧偉生 廣州 學者 丁 昕 香港 會計師 鄧偉生 學者 廣州 范 泓 南京 學者 馮崇義 悉尼 學者 馮建三 臺北 學者 高全喜 北京 學者 盧思騁 香港 民間環保工作者 賀衛方 北京 法學教授 胡發雲 武漢 作家 胡嘉明 香港 學者 郝 建 北京 學者 黃雯怡 香港 記者 黃偉國 香港 學者 景凱旋 南京 學者 蔣方舟 北京 作家 賈葭 北京 專欄作家 李冬君 北京 學者 劉 剛 北京 學者 梁曉燕 北京 編輯 李 靜 北京 作家 盧躍剛 北京 作家、記者 李宇鋒 北京 自由職業者 閭丘露薇 香港 媒體人 梁文道 香港 作家 劉擎 上海 學者 劉安平 廣東 醫生 龍子維 香港 勞工組織 林孝信 臺北 學者 李公明 廣東 學者 李行遠 廣東 教師 劉 沅 臺灣 老保釣人士 李楊、廣州 學者 馬曉霖 北京 學者 孟繁麟 牛津、香港 博士生 孟 湄 北京 文化交流工作者 孟祥磊 南京 學生 聶保真 荷蘭 學者 甯 二 廣州 文字工作者 錢永祥 臺北 學者 曲晨 北京 學生 沈紅 北京 學者 唐永橋 合肥 醫學畢業生 田紀倫 長春 公民 王 超 北京 導演 王智明 臺北 學者 王小山 北京 專欄作家 徐 曉 北京 編輯 許 洋 北京 出版人 許醫農 北京 編輯 西門媚 成都 小說家 姚新勇 廣州 學者 葉廷芳 北京 學者 亦 遠 加拿大 于 奇 北京 編輯 葉蔭聰 香港 學者 葉 芳 北京 編輯 周保松 香港 學者 查建英 北京 作家 周 濂 北京 學者 周 實 湖南 作家 張 甯 廣州 教師 宗 潔 美國 學生 張煥萍 北京 書店經營 張 倫 法國 學者 張明揚 上海 媒體人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選情分析之一:泛民主派配票失靈

文 / 陳嘯軒 傳統以來香港立法會選舉所謂的6:4「黃金比率」(泛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得票比例),在今屆立法會選舉進一步被打破。泛民陣營在直選的優勢愈來愈小,再加上各候選名單「配票」失靈,導致泛民主派空前大敗。相反,建制派配票極度成功,以42.3%的得票率,在35個地區直選議席超額地取得17席。此外,以民主黨為代表的「溫和民主派」表現不濟,相反以激進抗爭手段為賣點的「激進民主派」無論議席和票數皆有進漲,預料未來四年行政立法關係將更加惡劣。 民主黨和民協在兩年前先後走進中聯辦談判,在備受激進民主派指摘為「密室談判」、「出賣選民」下,在立法會投票支持增加五個地區直選議席、五個「超級區議會」議席的政改方案,令方案得以通過。但在這次選舉,民主黨和民協在地區直選表現欠佳,前者議席由七席減至四席,後者更喪失其唯一的直選議席。 相反,反對政改方案、曾參與五區公投的公民黨,地區直選議席由四席增至五席,在全港的總得票也首次超越民主黨。其他「公投派」政團的得票和議席也較上屆顯著增加,其中首次參加立法會地區直選的人民力量,在全港取得9.73%的選票,成為得票第三多的泛民政團。 在新界東當選的人民力量候選人陳志全,初次參選便取得3.8萬票,其得票甚至較已參政逾20年的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3.7萬票)更高。綽號「慢必」的他分析激進派枱頭的原因時說:「民主黨在新界東派出三個名單參選,輸掉了兩個,我的得票較劉慧卿更高。香港的民主運動發展,在民主黨背棄盟友、走進中聯辦密室談判之後,很多人覺得已死,不能再搞下去。什麼民主派關鍵少數沒什麼大意思,因為他們(民主黨)八個議員可以在一夜之間轉軚,這樣令很多巿民失望。這次我當選的象徵意義就是,很多選民認為民主黨做得不對,他們應深切反省、認錯。」 陳志全又說,人民力量的口號是「向港共政權說不」。「我們將用盡一切方法,面對一個不講道理的政府,不能夠繼續扮乖學生,攞份糧(指議員取得由政府發放的薪津)、開完會就回家,而是要竭盡所能想方法去拼命抗爭。」在新界西以4.4萬票成功連任的人民力量議員陳偉業也說,他的得票較上屆大增了1.2萬張,說明選民認同他們在立法會發起「拉布」戰,阻撓政府推出「五司十四局」等草案。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認為,泛民主派這次在五個地區直選選區的得票率比上屆全面萎縮,僅在九龍西維持六成的得票率,其餘四區皆跌至約55%。「泛民主派的票數未必有下降,但在史無前例有多達183萬人投票下,建制派的票源有相當增長。民主黨損失了一些議席,不少強調地區工作的泛民政黨候選人皆落馬,預視未來立法會議會文化將有點改變,溫和路線在短期內未必有巿場。政府未來面對的行政立法關係將更嚴峻,箍票(各黨派游說支持政府,以便通過立法會通過由政府提出的法案)的困難更大。」 建制派這次在地區直選取得76.58萬票,較上屆增加了16.3萬張,加上配票近乎完美地成功,造就大捷。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廣認為,泛民的「基本盤」仍然鞏固,但這次主要是輸在配票。「泛民主黨在新界西取得逾55%選票,但民主黨在新界西兩張名單(李永達和陳樹英)高票落選,而以強陣出擊、把資深議員余若薇排在候選名單第二位的公民黨,得票雖然全區最高卻衝不到第二席。泛民的基本票盤未能大增,只能琢磨配票方法。」 李彭廣指出,配票不能只在一個政黨內的同區參選名單去分配,必須由同一政治理念陣營的不同黨派全盤考慮,背後有西環(中聯辦)支持的建制派在這方面較有優勢。這次民建聯在新界西分拆的三張名單合共取得11.38萬票,譚耀宗(43,496)、梁志祥(33,777)和陳恆鑌(36,555)的得票都剛好跨過所需票數門檻,以相對較低票數當選。 相反,新界西的公民黨郭家麒、余若薇名單取得72,185票,得票雖然是梁志祥的兩倍有多,但在比例代表制的最大餘額法下,僅能把排在頭位的郭家麒送進議會。李彭廣說:「配票的邏輯,就是把同一陣營的支持者分配投票給不同的參選名單,以求為同一陣營以有限票數取得最多議席。因此有人形容,這是『不用拿100分滿分,只需要僅僅及格』的選舉制度。建制派這次配票幾乎完美,究竟具體怎樣才能做到,背後是一個謎。這樣的配票需要有龐大資源,地區工作要做得非常精密和細緻,這是泛民主派做不到的。」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反國民教育:英倫示威

約500旅英港人集會聲援香港學民思潮 文 / 鍾錦玲 9月8日星期六。倫敦晴朗的下午,又是去公園曬太陽的時候。但這次不同以往。在倫敦格林公園附近的香港駐倫敦經濟及貿易處門外,約500旅英港人在這一天集會反洗腦、反國教,示威聲援香港本土的抗爭行動。 下午2:00, 以香港政府總部前學民思潮行動者的連線通話為標誌,倫敦示威行動開始。 「守護孩子,香港加油!」電話一通,兩地同步,倫敦與香港的行動連成一片,現場示威者馬上情緒高漲,他們高舉紅、白兩色玫瑰,高呼反洗腦的口號。紅玫瑰象徵良心,獻給擔負教育之責的老師和長輩;白玫瑰代表純潔,送給反洗腦的學生。 剛從倫敦時裝學院畢業的Lola(李小姐) 是第一次在倫敦參加示威活動,她製作的 No Brainwashing (反洗腦)橫額顏色亮麗,非常醒目。「我來這裡完全沒有政治立場,但很高興能參加是次示威活動。因為我是香港人,我想為香港出一分力。」 亦有來英國唸書居住十多年葉先生 (Jun),一直密切關注香港的反洗腦行動。「其實我經常留意香港時事,例如之前的23條、反高鐵,我曾希望英國有同樣的抗議活動,如今反國民教育竟然在倫敦有示威,我當然要支持。」他有份參加設計示威海報,並把圖放上社交網絡Facebook。 Jun還主動把打印了700份海報宣傳單張發給過路人,並且向他們用英語解釋為何要求香港撤回國民教育科。 示威者當中有學民思潮義工Michael,月初剛從香港來到英國,本來打算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繼續在英國求學深造。但在網上將香港的反國教示威盡收眼底後,他再也不能坐視,馬上訂票坐火車過來倫敦。 「今天的示威集會令自己感覺像回到香港,之前從沒有想過,在英國也會有港人的示威。」他非常高興能在國外仍有這麼多香港人關心本土的國民教育科動態。 Michael說得不錯,港人在本土以外發起示威十分罕見,為聲援香港本土抗爭行動而發起的集會這還是首次。國民教育議題影響到香港未來管治的根基,同時更跨越了狹義的政治,關係到在決定價值觀的教育問題上「我們怎樣做父親」。 倫敦的示威,以駐倫敦經貿辦處長鍾小玲親自出面接請願信達到高潮。有示威者問處長是否支持學生的活動,鍾小玲拒絕回應。 倫敦集會由兩位完全沒有社會運動經驗的旅英港人牽頭,用了不足一星期的籌備時間,不僅透過網絡把英國各地的朋友連接在一起,還在美、加等地華人圈中引起回應,多倫多等地也因此出現小規模聲援遊行或集會。 發起人王忠民表示參與人數超出預計, 證明港人十分團結,反對國民教育的訴求極強,大家參與及投入度極高。 倫敦集會還催生出現一個港人義工團隊,他們各懷絕技,有專業攝影師客串當攝影記者角色,亦有律師和70年代社運人士為護示威者護航,以免行動受到警方的刁難。他們一致希望能為香港發聲,表達共同訴求。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佔領第六天 集會過後 繼續留守

十名絕食者正在接受身體檢查 / 黃麗萍攝 文/黃麗萍 昨天佔領政府總部要求撤回國民教育科的8000人大集會後,今晚再度有8000名市民、學生,來到政府總部,向「國民教育科」說不。穿著黑衫的人潮將整個東翼廣場,天橋都坐滿,部分人要站在馬路上,警方需封鎖對開的行車線。到晚上10時半為止,13位絕食者,除先後有4位身體不適要被迫中止絕食外,仍有9位繼續絕食,部分人士已經絕食超過70小時。 昨天的大集會是反國民教育抗爭的又一高峰。高峰過後,今天時晴時雨,又是上班、上學天。但早上仍有數十名市民前來政府總部繼續佔領行動,他們當中有的是仍未開學的大專生。有不少家長帶同唸小學的子女前來聲援。他們不滿政府連續兩日的冷漠回應。 行政長官梁振英,昨晚拒絕親身與市民對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亦重申不會撤回國民教育科,並指政府要「擇善固執」。行政長官梁振英,在今天則表示,願意與反對國民教育科的大聯盟對話,但強調不能以撤回或不撤回作為前提。他又說,撤回與不撤回國民教育科之間,商量的餘地很大。 大專生阿力,連續兩日留守在政府總部,就是不滿政府的回應。他表示:「梁振英常說尊重民意,但整個政府好像在平行時空裡一樣,無論民意多清晰、多強烈,反對的理據已經講了一整年,政府都仍然聽不到。梁振英說自己願意溝通,但又不敢面對群眾,只是叫別人加入閉門委員會,其實在委員會內又沒有發言權,然後又說這是共識。這是假開明,凝造參加者不理性不合作的假象。」 阿力指,當昨天大會在現在直播林鄭的說話時,林鄭只說到一半,眾人已噓聲四起,反而是台上學民思潮叫大家冷靜,要溫柔而堅定地抵抗。 除佔領政府總部的人士外,不少熱心市民繼續送物資到場。在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喪生的導遊謝廷駿的母親,中午亦帶了毛巾、拖鞋等物資到政府總部現場支持學生及絕食人士。 原本仍有11名絕食者,到中午,學聯成員李成康及鄧永威因為血糖偏低,最終被迫停止絕食,使絕食人數減至9人。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馬傑偉,今天則宣佈自己絕食兩日,以示抗議。他在絕食宣言中指: 「絕食明志,並不激進,只是以堅定和平的決心, 作出無奈抗議。我研究身份認同多年,並不是頂尖學者,但對九七後的國民身份數据,尚有掌握。我認為,身處大時代,香港學子必須努力尋根究底,思考自己的國 民身份,並撫心自問:我和今天的中國有何關係,這種切膚思辯,才能回應時代的挑戰。九七後,港人愈來愈關心國事、愛中國文化、愛同胞、愛香港。多認識中國歷史,是香港學生的責任。所以各位主事官員,我並不是反對國民教育;我所抗議者,在於目前教材不足、官方文件黨國模糊、評核愛國情懷的機制不清不楚、官方大 額資助的偏頗教材流通,而官員竟不肯退讓一年半載,還說是擇善固執,如此推理,難以服眾。擇善,就要格物致知、慎思明辨。權在官方,迴旋討論的雅量與勇 氣,在乎京官與港官的一念之間。我不想多言,亦不想面對鏡頭,只想靜坐人民廣場一角,表明立場,並對學生致敬。」 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今日開腔為政府護航。她指特區政府已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聽取意見,她質疑是否有迫切性撤回該科目。梁愛詩表示,「若每每用絕食及強佔的方法,表達意見,可能會進入無政府狀態」,她相信大部分市民都不希望見到這種情況。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批評梁愛詩含血噴人,為政府及中央護航,有關言論亦有冒犯性。他指,香港曾出現罷工及絕食,亦有佔領中環的行動,有關行動延續一年,香港並沒有出現無政府狀態。 另外,亞洲電視的一個節目《ATV焦點》,指反對國民教育,是 「破壞派」為選舉製造的一個議題,學民思潮只是棋子,「少年玩起政治來拙劣非常,不過是幾名任性使氣的惡少」。該節目播出後,引起很多市民反感。不少市民在社網站上發起一人一電郵,向廣管局投訴該節目嚴重誤導市民。至今,廣管局一日內收到逾萬宗電郵投訴個案。

阅读更多

陽光時務 | 香港國教風波升級 市民直呼特首下台

昨日政府總部前的抗議人群 / 梁正燁攝 導語: 香港民間抗議政府強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行動不斷擴大,約8000名市民身著黑衫,手綁黑絲帶,在政府總部前集會抗議。因為政府拒絕撤回課程,因此示威者宣佈抗議升級,除繼續絕食外,將會醞釀包括罷課在內的一系列「不合作行動」。現場的十名絕食者中,更有兩位女士因身體極度不適而停止,不過又另有三位新人志願加入絕食隊伍。絕食者表示,政府一日不撤回課程,他們誓不罷休。 文 / 曠達 9月3日是香港中小學新學期第一天,也是「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之前要求政府撤回國民教育科的最後期限。不少中學生放學后,脫下校服直接來到政府總部抗議。但在原定的下午5點最終期限之前,政府沒有任何回應。 大聯盟臨時決定推遲到晚上7點,更在台上放置一張空凳,呼籲特首梁振英走出政府大樓,與市民溝通。現場民眾的情緒明顯更為激憤,口號也從「撤回(科目)」,變成「落台」,示威者聲討政府不顧民意,要求2個月前剛剛當選的梁政府下台。絕食者之一的學聯秘書長李成康表示,國教問題從一開始就不是單純的教育議題,因為這是梁振英上台的政治任務。 由於政府一直保持沉默,大聯盟宣佈行動升級。除了絕食無限期繼續之外,將會醞釀一系列的「不合作運動」,其中會包括罷課行動。雖然發起人葉寶琳表示具體形式、時間尚未確定,但絕食者之一的中學副校長黃克廉指出會慎密籌備:「普通日罷課、敬師日(香港是9月10日)罷課,與公開試考試日老師罷課,效果截然不同。」 而在晚間,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召開了記者發佈會,她強調當下並沒有與家長關注組溝通的空間,如果對方的底線一直是要求取消科目的話,那麼這不是一個「正面的、有建設性的溝通」。 她同時指出,政府也了解反對者對「洗腦」的憂慮,因此,政府希望反對者加入新成立的「開展德育與國民教育科委員會」,聽取各方意見。這一建議被大聯盟否決,指委員會有預設立場是假諮詢,這只是政府的緩兵之計。 至於10名已經絕食兩日的人士, 60歲的退休副教授何芝君與大律師黃瑞紅,相繼體力不支,被醫生勸誡退出絕食,還有其他幾人被檢測到血糖偏低,須飲糖水補充。大聯盟發言人沈偉男質疑政府:「是否國民教育比人命重要?」 雖然兩人被迫退出,但又有三位新人加入絕食行動,其中包括一位小學時代從大陸來香港定居的社工,他表示小學時的洗腦教育讓他很痛苦。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