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选方案

BBC|香港再爆出建制派短讯怀疑外泄风波

香港《东方日报》发表了据称“港区人大代表绝密WhatsApp群组”的内容。从有关内容可以看到,这个群组的成员包括香港前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当年以《我的中国心》而红遍中国大陆的香港歌手张明敏、已退休的前香港理工大学教授刘佩琼女士、前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商界立法会议员廖长江、实业家颜宝铃、公积金局主席黄友嘉等。而披露的内容是这些港区人大评论日前大批建制派议员在香港立法会投票表决政改方案前突然集体离场,结果导致该方案在只获得8票赞成、28票反对的情况下遭到否决。“垃圾议员”廖长江在对话中形容有关事件是“荒天下之大谬”,还用英文称事件是“纯粹愚蠢、差劲领导”,而张明敏也认为“真的荒唐的事”,至于罗范椒芬的评语则是“真是荒谬绝伦!”张明敏还留言说,“历史纪录,只是8票支持,真的很不开心”。不过,刘佩琼则表示,“我早预料有意外”。而李少光则说,“就算明知过不了,也要战斗到底。否则支持这会觉得被出卖了。”刘佩琼随后质问说,“怎么样的立法会议员!”张明敏则回应,“垃圾议会”,至于颜宝铃更愤怒地说,“让这班没承担的垃圾议员退出立法会的政治舞台,太不可思议了!痛心疾首!”

Read More

香港獨立媒體|建制派,你們到底在代表誰

政改否決是意料之內,卻應該沒有誰料到一個8比28的票數。事後各界對此的解釋眾說紛紜,官方的「等發叔」說法固然可笑,但事實究竟是建制派之間溝通不足,對議事規則理解缺乏深入研究,還是籠裏雞作反,相信在短時間內都不會揭盅。最少,我並不相信這會是建制派合演的劇本--他們並沒有這樣的才能。但,姑且讓我們來看看建制派於事後的記者會有何話說。重複為等齊人投票--我相信正常智商的香港人都不會相信;向廣大市民致歉--當然,假普選都要一早應該道歉;被問及有沒有被中聯辦官員照肺,他們的答案是--經民聯議員梁君彥提到今日已向中聯辦副主任解釋今日的情況,他表示解畫的內容,與聲明所述差不多,對方也理解。無論作為直選還是功能組別議員,其身份都是一部分香港市民的代表,等發叔也好行動失敗也好,先對香港市民交待都是應有之義。如要先向提交方案的特區政府交待,說來也情有可原,只是,在記者會前卻是先向中聯辦交待,難怪立場新聞要以「蝦碌離場 急向主子交代」作標題,縱使有一點偏頗,卻活靈活現地呈現了建制派的奴性。反而譚耀宗雖然經常口出狂言,這次的答案卻得體得多:沒有打算為事件約見中聯辦,但會將今日解畫聲明副本交予中聯辦,建制派明天也會在數份報章刊出聲明,讓市民了解內容。市民在建制派心裏,從來都只是在一個次要的位置,隨時可以被犧牲。所以當他們不斷打民意牌,既動員收集簽名又進行各適其式合理或是荒謬的民意調查,這種虛偽的行為才是最令理性的港人所不能接受。務實派為求維持與中央的關係,而寧願聽取對方的指示,是能夠理解的行為,但這卻因為建制派各種似是而非的宣傳口號而變得滑稽可笑。當他們以近半或過半支持率作證據,而要求泛民議員轉軚,他們好像完全遺忘了自己也應該是代表市民的一群。先不論那一部分功能組別的議員根本沒有關心過所屬界別裏的民意,簡單一點來看,既然有四成多的選民要求否決是次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那麼,有四成的立法會議員投下反對票根本是正常不過的事,既不值得驚訝也沒有作為游說理由的價值。如果建制派相信自己代表那四到五成支持袋一世的選民,那泛民就自然代表反對的四成了,這不是合情合理的嗎?會將民調結果作為游說對手的藉口,本身就宣告了其將自己的身份視為中央的代理人,而非香港人的代表,這也是為何梁君彥可以在記者會上理直氣壯地表示已對中聯辦解釋原因。另外,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建制派相信絕對的少數服從多數,只要政改支持度較高,就自不然應該所有議員一致支持。要得出這種結論,需要完完全全地忘記重大事項需要三分二票數贊成的原意。這既是基本法的條文之一,也是國際間所普遍的,用作保護少數意見的制度之一。但,觀看這次投票的結果,以我們的民建聯經民聯新民黨的智慧,能夠將民主本質忘記得一乾二淨的確有其可能。Note:立場新聞, 【蝦碌離場 急向主子交代】建制派致歉 已向中聯辦解釋, 2015年6月18日Facebook Page

Read More

纽约时报 | 反对北京选举方案 香港抗议者重回街头

周日,数千人回到香港政府总部附近的街头,希望迫向议员施压,迫使他们否决北京提出的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产生办法。去年,为了追求更自由的选举,由学生主导的抗议活动在同一地点持续了数月。去年抗议活动的初期,充满了改变的希望,不管变化有多小。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抗议人士在周日表示,对于北京或香港政府在最后一刻做出让步,他们不抱希望。抗议人士呼吁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像他们多次承诺的那样,否决相关方案。 Dale De La Rey/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周日,数千人回到香港政府总部附近的街头 相关文章 北京重申香港新选举方案不可更改 香港青年对大陆民主抗争反应淡漠 香港学运领袖被马来西亚拒绝入境 香港行政长官选举新方案快速解读 英议会报告呼吁支持香港民主诉求 香港人!香港人! “我们知道北京不会让步,”香港专上学生联会(Federation of Students)主席罗冠聪(Nathan Law)说。“我们来这里是为了让议员信守承诺,否决提案。”在去年的抗议中,学联是一个主导的学生团体。当时在这座有700万居民的城市里,抗议者封锁了政府总部周边和城内其他关键区域的主要道路。去年8月,在中国政府通过一项决定,允许民众从2017年开始投票选举香港的领导人,即行政长官,但同时又规定候选人需要经过一个亲北京的委员会认可,这就对候选人做出了限制。英国在1997年将香港移交给中国统治以来,香港行政长官一直由这个有不足1200名投票者的委员会选举产生。如果改革提议无法得到通过,这种选举方式将延续下去。一项将北京的方案转变为当地法律的提案,将于周三提交给香港立法会(Legislative Council),预计不久后就会投票表决。批评人士认为,该方案未能提供他们所说的“一人一票”的、有意义的选举。本周的投票,将结束数月来围绕是否接受该方案展开的政治辩论。周五,一项被广泛引用的民意调查显示,反对该方案的受访者人数首次超过支持者,两者相差两个百分点。这个差距可能在调查的误差范围之内。关于改革提议的这项调查是由香港的三所大学开展的。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从4月底开始滚动调查,每次调查样本人数约为1000名,抽样误差为正负3个百分点。该提案要通过并成为法律,需要在立法会获得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支持,所以香港政府需要说法至少四名民主派议员投票支持。到目前为止,在投票之前的会谈中,政府未能说服他们中的任何一位改变想法。“如果该提案以某种方式奇迹般地通过,就会出现大规模示威活动,示威者和警察之间可能会发生严重冲突,”香港中文大学的历史与中国研究教授林和立(Willy Wo-Lap Lam)说。鉴于有可能发生对抗,官员们已经在立法会大楼入口周围设立了金属栅栏。周六,警察从仍然留守在政府大楼附近的几十个抗议者的帐篷中,收缴了木条、钉子和玻璃瓶,以免在本周的抗议活动中,“激进分子”将这些物品用作武器。“对于任何暴力违法行为,警方绝对不会姑息,定会采取果断行动及有效措施恢复社会秩序,”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张德强(Cheung Tak-keung)周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投票日期接近,民意调查也显示,公众对该提案的支持减弱了,但是北京对示威者的诉求没有表现出任何让步的迹象。另一方面,三位负责香港事务的北京高级官员上个月对议员们表示,他们的“原则立场是坚定不移的”。其中一个要求就是,选民只能从提名委员会筛选出的两、三个候选人中进行选择。“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都已经极为明确地表态,”香港二号官员林郑月娥(Carrie Lam)周日上午告诉记者。“我认为不会在最后一刻做出让步。”警方估计,周日的活动在人数最多时有超过3100人参与。退休中学教师李威楷(Lee Wai-kai,音)周日参加了示威。他说,提出一个令人满意的选举方案是香港政府的责任,在此之前,“我们只能继续对政府施压。”Crystal Tse对本文有报道贡献。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