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住证

南方周末 | 惶惶夜行者 为了一张入城证

“2010年北京增加的机动车大部分是小汽车,有80万辆。一个小汽车5米,80万辆就是4000公里,这要从北京到香港一个来回。这些车绝大部分在北京城市中心,且没有地方停,相当一部分停在路边。如果还不限制,不要说顺畅的通行,人都没有地方走了。” 眼看着气氛僵持住,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排在他身后的朋友弯下腰,拿起被退回来的证件再次往里递,一边小心地说:“不好意思,我朋友身份证消磁了,这个月底就回老家补办,通融一下,通融一下……”...

阅读更多

凯迪社区|钟自鸣:雷洋的死让我想起了我被痛殴的一段经历

满满正能量的青年,体制内的精英——雷洋,在警察手里稀里糊涂的死了,他的死不禁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一段经历。 时间应该是99年的秋天,我清楚记得我那次穿的是皮鞋,地点是深圳市福田区的沙尾村,我和我的几个伙伴租住在这里。这天晚上,照例吃完饭打“拖拉机”,打到大概8点钟,几乎不抽烟的我,鬼使神差的想下去买包烟。...

阅读更多

共识网|杨圣敏:元朝以来的北京“新疆村”

在2002年以前,北京曾有两个“新疆村”:其中一个位于白石桥路的魏公村,该村最多时有18家维吾尔族餐馆;另一个位于海淀区甘家口增光路,该村曾有33家维吾尔族餐馆。“新疆村”既非自然村落,更非行政编制,它的得名,是由于那里聚集了大量来自新疆、以维吾尔族为主的少数民族流动人口。他们以经营餐馆为生。...

阅读更多

藏人的证件

非拉萨本地的藏人如果没有诸多证件和证明,“除非插翅,否则不可能进入拉萨,”这是一位去拉萨旅行的汉人作家写的。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