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民

項小凱 | 向那些捍衞法治的「暴民」致敬

1963年,在美國南方的伯明罕市,黑人民權運動,又一次掀起了高潮。除了常規的遊行示威,大批年輕的黑人,在運動領袖懷亞特‧沃克的帶領下,平靜地進入種族隔離的禁區,「佔領」白人專用的公園、圖書館、教堂等公用設施。按照當時的種族隔離法,黑人與白人,不能同時共處於這些公共空間,除非這些設施,都安裝了完全隔離的出入口以及座位分區。因此,沃克所領導的運動,在當時不但違法,而且相當激進地挑戰了白人主導的社會秩序,以至於讓伯明罕市的許多公共設施,完全地陷入了癱瘓。 種族主義者的激怒程度,可想而知。綽號「公牛」的警長尤金‧康納,發誓要徹底懲罰這些自找麻煩的「暴民」。伯明罕警方使用警犬與高壓水龍頭,恐嚇與驅散參與集會示威的黑人,並大量逮捕抗議者,以至於監獄幾被填滿。很多黑人也因此在衝突中受傷。在警方的默許之下,極端的種族主義分子,攻擊遊行的黑人,甚至炸毀馬丁‧路德‧金的住所。很多遊行集會,最後都以衝突騷亂的形式收場。 在種族主義者看來,這些「佔領」白人空間的黑人,無疑是不折不扣的違法「暴民」,因為,他們不但違反了當時的法律,而且還強烈地衝擊了當時社會賴以運轉的基本秩序,引發了白人社會的嚴重危機。 那麼,是不是每一種社會秩序,都不應該受到挑戰?是不是每一種法律,都必須被無條件遵守?當然不是。 真正的法治,在於保障公平與自由。如果一項法律,它本身就在破壞公平,侵犯自由,那麼,這種法律不但不值得被遵守,而且理應被反對。惡法非法,即為此義。 然而,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是,如何才能證明,一種秩序,比另一種秩序,更能保障公平與自由?具體到伯明罕運動,如何才能說服像康納警長這樣的頑固種族主義者,種族隔離,實際上是一種錯誤的社會秩序? 作為一個持開放演進論的自由主義者,筆者只能承認,這個問題沒有完美的答案。即便是自由民主,也只是被歷史證明為最不壞的一種制度,而不能認為是絕對的最好制度。一旦在認識上,走向了某種絕對主義,那麼,這將極大地增加了滑向威權主義與專制主義的風險。 這個難題的實質,在於對不確定未來的認識差異。在沃克以及金博士看來,種族平等,將通往一個更為和諧更為美好的社會,而在康納看來,取消種族隔離,無異於宣告白人社會秩序的末日。在未來沒有成為現實之前,這個認識差異的鴻溝是如此之深,以至於雙方完全無法用協商和談話的方式來解決。 然而,這些「佔領」白人空間的黑人「暴民」,之所以值得敬佩,是因為他們完全承擔了衝突的後果。他們承受了警犬的撲咬與高壓水流的噴擊,並且自願「將監獄填滿」。社會進步的成本,卻常常需要正確的一方來承擔,這似乎是人類歷史最為吊詭的地方之一。 從歷史來看,法治,也並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剛性框架。法律本身可能有錯,法律體系及運作也可能出現問題,而這些都將危機真正的法治。只要還沒有演變為一場革命,只要抗爭者還沒有徹底地否定現行秩序的合法性,那麼就只能一邊接受現行法律的懲罰,一邊繼續以行動衝擊既有秩序,以推動法治向更完善的方向發展。 在筆者看來,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正是這樣一種捍衞法治的運動。儘管,某些不明事實者,或者不懷好意者,把「佔領」立法院行政院的學生稱為「暴民」,但事實上,正如曾經「佔領」白人空間的黑人抗議者那樣,用身體承受警棍與高壓水流的,恰恰正是這些手無寸鐵的學生。如果說他們有錯,那麼他們唯一的錯誤,就在於他們太過於關注台灣的未來,而不惜違反現行的法律,挑戰當下的秩序。顯然,他們的挑戰行為,也強烈地牽動了海峽對岸無數人的神經。 法治之於個體,是保障自由;法治之於政體,是限制權力。當政府過於草率地通過了一項決定,而這項決定,又和這個社會的未來生死攸關,那麼,人們顯然有理由,表達對未來的憂慮。而在台灣,這種焦慮是如此強烈,以至於引發了大規模的學運。不錯,這是一次憲政危機,而引發這場危機的,恰恰是過於草率、忽略民意的當前政府。 未來無法完全確定。儘管筆者的認知,與學運的參與者非常接近,但顯然,這次學運還不是一場革命。參與者不但要遭受被人罵作「暴民」的口水,更將會受到現行法律的懲罰。但無論如何,未來總會成為現實。筆者相信,在台灣挺過這一段波折之後,當人們再次談論起這些往事之時,很多人會不由自主地,向這些真正的法治捍衛者脫帽致敬。 相关日志 2014/03/31 -- 张友谊:在巨人的阴影下:庞然大物、惊弓之鸟与太阳花学运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31 -- 丁咚:台湾学生抗争与大陆平度案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30 -- 凱道向馬喊話 林飛帆17分鐘談話全文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30 -- RFI:占据台湾立法院学生代表表示 周日凯道大集结活动不会中止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30 -- AIT理事:學生占立院、綠占發言台皆非法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30 -- 在巨人的阴影下:庞然大物、惊弓之鸟与太阳花学运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RFI:台湾太阳花学运再拒与政府对话周日十万人示威一触即发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PTT:總統府部屬”夜鶯特勤隊” 必要時將實彈開槍阻擋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纽约时报》什么引爆了台湾学生反服贸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3/29 -- BBC:王丹称马英九政府应正面响应学生要求 ( 镜像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Read More

美国之音 | 台湾沦陷立院掠影:公民还是暴民?

台北 — 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已十一天,议长王金平力排非议,迄今未动用警力驱逐, 显示学生抗议行动具有正当性,被认为是公民参政议政的激烈形式。不过,也有舆论指责占领立法院的学生是一批“暴民”。为观察这些学生是公民还是“暴民”,很多人前去看个究竟。   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已进入第十一天,和马英九政府围绕“服贸”等问题的对峙,非但没有缓解,反而变本加厉。3月30日星期天,学生号召民众走上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不过,有社会学学者说,再长的街头抗争,一爆发就进入倒计时。历史稍纵即逝,记者决定抓紧时间,再次进入台风风眼,观察一下那里的细微末节。   *法律与精神*   在学生占据的立法院议场内,总有几位身着律师袍的人。律师袍黑白两色,象征法律严明。值班的张必升律师介绍了他们的职能。他说,律师一天24小时分三班值守,希望能给学生一种安全感。一旦遇到麻烦,立即有法律专业人士相助。张律师对美国之音说:“律师在场也算是具有象征意义啦,让现场同学们知道,有律师在场,将会保证同学们法律上的权利。”   行政院3月23日被攻陷的那天晚上,现场就看到一些身着黑白袍的律师。张律师还告诉记者,场内也有宗教牧师,例如,长老教会牧师。   立法院议场内外,学生们的活动排得很满。最近几天,他们有幸见到文化艺术界很多名人,其中包括知名导演,作家,歌唱家等, 聆听讲戏,讲作品,演唱,晚上还能看到露天微型电影,并有歌手等在大堂内演出。   *发表意见 人人有份*   不过更多的活动是参加社会问题讨论。学生们分组,围在一起,就某个专题发表意见。一位组织者对美国之音说:“过去社会运动的场合,大都是台上有人表达诉求,台下听,而我们希望能以一组一组的形式,让每一位公民都有发言机会,表达意见,我们会将这些意见记录下来,然后摆在一个公民平台上,例如通过网络平台,让大家把想法都表达出来。”   台大人文创新与社会实践计划博士后研究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x 台大人文创新与社会实践计划博士后研究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抗议活动组织者为此培训组织讨论的“支持人”。在抗议活动现场旁一处较安静的角落,台大博士后研究员施圣文正在和他的助手,为十几名学生进行“组训”。他的助手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为一个三小时的公民审‘服贸’街头民主教室做准备。这些志工主持人一会儿就会进到人群之中,组成志愿讨论小组,依据讨论小课题,讨论服贸和各项议题的关系。”   到沦陷的立法院看热闹,机不可失。中国大陆游客已经现身这里,旅行社调整陆客台北行程,挤出时间让他们亲临台湾重大新闻事件现场。   静坐区引导员: 这里有座喽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x 静坐区引导员: 这里有座喽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愿意发言,表达观点,只要登记就可排序。对于静坐的人,组织者安排专人,手举指示牌,指引前往静坐区域。负责举牌的学生对美国之音说:“这里是以非暴力的形式从事的静坐活动。这里有很多很多空座位提供给民众,使他们能够坐下来。不管任何人,只要喜欢台湾,爱台湾,都可以到这里来静坐。”   持相反意见者,也可以来到这里。最新电视画面显示,一位衣着西装姓陈的男子,头戴“支持服贸”的白色布条,独自坐在学生讨论小组附近,全然不理会一名抗议者对他大声呐喊。不过,学生们两天来都主动给他送吃的喝的。   *“抗议也要美”*   “门神”负责测体温(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x “门神”负责测体温(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立院大会堂内空气明显改善,二氧化碳受到检测,有立委请来空调师傅,安装了简易通风。进出大会堂现在要接受体温测试。手持数字温度计被称为“门神”的海洋大学学生对美国之音说:“这种措施大概三天开始,当时里面是没有空气循环的。我们担心人会生病,会传染给其他人。所以我们采取了量体温和消毒的动作。”   场内的医务专区设在主席台左侧显著位置,那里提供很多卫生健康急需品。记者要了一瓶水,医务人员立即递过来一支黑色笔,叮嘱在瓶子上做好记号,以免拿错。   学生连续抗争,不能回家,去哪里洗澡?这个问题已经获得解决,“抗争也要美”。一位负责登记免费淋浴的志愿者对美国之音说:“我负责通过手机联系淋浴间的人。(记者:大概有多远) 500公尺,走路10-15分钟。(记者:大家反应怎么样?)反应不错,可以有地方洗澡啦。”   免费淋浴在这里登记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x 免费淋浴在这里登记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抗议学生萧玉欣对美国之音说:“可以让连续过夜的人有机会休息一下,我就住在台北,设施主要给中南部来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回去(洗澡)。他们淋浴后还可以再回来。大家做足准备,回来后坚持抗争。”   *专业义工*   台湾政治新闻人物林飞帆在媒体上曝光最多的那件绿色立领风衣,据报已紧俏抢手。我在抓拍他工作照时,遇到一位台湾的大陆女婿周曙光,这位网络工程师自愿前来为学生提供网络技术服务。   他说:“我确实觉得学生们他们需要在现场有一个稳定可靠的网络。之前聚集的人很多,所以电话3G全部不可用。现在已经做好了一个流量管控,不会挤爆了。那边的路由器都是我配置的,不会有通讯障碍了。”   周曙光,祖籍湖南,“嫁到”台湾。他对美国之音说,到这里为公民社会做义工,也是代表他太太。他说,“太太非常支持我”。   立院大堂主席台右侧是学生运动的“国际媒体和对外联络组”。英文总编是台师大翻译所博士班学生王年恺。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全都不隶属任何一个学生组织,我们全都是自愿参加的,共同理念都一样,专业都是外国语言专业。”   他说,志愿者提供近30个语种的文件翻译,经过他们翻译学运信息,通过三个网上平台向世界播出,稿件一般都经过两人审核。   *林飞帆:给立委们赎罪机会*   堵塞立法院各出入口的桌椅等家具,依然还在那里,必须绕行。台湾中广报道,立法院总务部门粗估, 修复清洗费用将高达上亿元新台币,这个数字还不包括立法停摆的经济和政治损失。   日前一位署名“纳税人”在网上提出,占领立法院的“民众”,应该负起恢复国会的责任与赔偿,其中包括:打扫整理,尽可能恢复原状;有形损失,清点造册;无形损失,名列费用;占领者代表要对损失签字画押。   学生领导人林飞帆3月27日回答美国之音就此提问时说:“关于立院里面的这些设备及其疏失,之所以我们采用这个行动,就是因为当时国会的那种代议制制度,基本上已经被破坏,因此我们说,必须采取这种行动,占到国会里面来。对于这个财物损失,我倒是想提出,国会里的这些委员应该出来承担。说穿了,大家前先表现不太好, 我的建议是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学生领导人林飞帆谈公物赔偿问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x 学生领导人林飞帆谈公物赔偿问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这位学生领导人说,退场时学生们可以协助打扫清理,尽量恢复原状。据报道,民进党立院总召柯建铭似乎并不反对林飞帆提出的赔偿建议。 fullrss.net

Read More

主場新聞|李金蓮:一時半刻的暴民就暴民吧

在過去爭取民主的道路上,我們經歷過多少次的動亂,五二O的農民運動,夠暴亂了吧,如今那已成為農民運動的指標。美麗島事件,夠暴亂了吧,施明德有很長一段時間在人民心目中還是江洋大盜呢。我想說的是,這批年輕人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能力超乎意料的強韌,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繼續支持他們,信任他們。這是台灣命運的關頭,這些孩子替我們大聲告訴全世界:台灣不願意、不需要中國的統治。 我閱讀『百年追求』理解到一件事,在每個困難的時代,大部分人都是沉默、懼怕的,但總會有極少數的人不畏懼,從日據到台灣解嚴、實行政黨政治,一百年間,就是這些少數人承擔著犧牲與失敗,而成就了台灣的民主體制。一個人的身分價值,不會在一時半刻間被確定,一時半刻的暴民就暴民吧,時間長得很,它會從歷史的水潭裡一點一點浮出來。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