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燕

All

Latest

端传媒 | 鼠疫里的异乡人(上)

特约撰稿人 李静睿 这就是我们的当下,我没有看到一颗松动的螺丝钉,朋友们却一个个变成“异见分子”。一场隐秘的鼠疫,患病的人不再死去,他们只是时代的异乡人,他们消失了。...

端传媒 | 曾金燕:中国女性终其一生承受的暴力

生为中国女性,你难以有尊严地活成一个人,更不用说活成一个优雅的女人。 从娘胎到坟墓,中国女性随时面临生死攸关的暴力。这些暴力威胁,不能不说是她所处的社会、制度、文化结构造成的。...

博谈网|曾金燕:爸爸的那些“朋友”实际上是便衣警察

2007年当我怀孕的时候,即使是在软禁之中,即使一直遭到监控,当时我想,我将要得到一种幸福的家庭生活。当2011年胡佳被从监狱里放出来时,我们的生活变成了另一种监狱,我们的行动受到阻碍。但是,那时我相信我能够过着内心自由的生活。现在我有了一个更理性的认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危险在向我们靠拢。去年7月25日胡佳40岁的生日时,他带着女儿到深圳与滕彪和其他一些朋友进行庆祝。二十人遭到当地国安人员的拘捕。那时,我正在芝加哥,我有几个小时联系不上女儿。我吓坏了。从芝加哥一回来,我就起草了一份遗嘱,做了安排,如果发生了某种可怕的事——车祸、又一次被捕,或者更糟糕的事——剥夺我们照顾女儿的权利,她仍然能过着一个相对快乐的童年。我让朋友和亲戚们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我女儿的照片和信息。我恳求在媒体的熟人,再也不要透露她的全名。我一直在写,而且我正在看心理创伤治疗师。我尽最大的努力让女儿明白,无论发生了什么,她永远都拥有爸爸妈妈的爱——并不是我们不爱她,而是我们别无选择。

曾金燕:告别过去的日子

被拒签来港参加新书发布会的曾金燕以视像方式与新书捧场客交流。图为新书发布会现场。2011年12月10日。 法广 麦燕庭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把过去的文字结集成书,是要告别过去的日子。」刚获释的中国异见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透过视像向出席香港发布会的人士解释把自己的诗歌和推文结集成书时说。中国公安不发签证让曾金燕来港出席于国际人权日举行的新书发布会,她便以视像方式与新书捧场客交流。 可别疑惑、叹息、无奈,曾金燕说要告别过去的日子,不是要与胡佳转跑道。「由2004年(按:胡佳首次因纪念六四事件十五周年被国保扣押,其后被软禁)软禁开始,我们持续斗争,我已用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去对抗,用法律、向媒体求助、写部落格…结果是什么呢?公民社会有巨大变化,政府却更落后、更严,社会有更强的抵抗。现在不能把过去的抵抗再做一次,要想新的方法出来,要好好活下去、好好斗争。」 中国公安不发签证让曾金燕来港出席于国际人权日举行的新书发布会,她便以视像方式与新书捧场客交流,这不也是一种对抗吗?! 「有想过胡佳再被捕,…再发生事情,会专心让自己和女儿过得更好,去旅行是一个办法,其实,我们开心幸福就是对他(胡佳)最好的支持。」但在等同被捕的软禁日子,要妻女像平常百姓地生活也是一件难事,遑论开心幸福。 这些例子,曾金燕可以随手拈来:12月9日,她因要到城内办事,商定胡佳去幼儿园接女儿回家,但因是国际人权日前夕,看守他们的国保死活不让胡佳下楼,双方甚至发生肢体冲突,最后放行了,四岁的幼女已在寒冬中被冷风吹了好一阵子。曾金燕知道后,气得冲进国保的屋子骂了一通。 曾金燕新作 法广 麦燕庭 这样的生活还要过多久才可迎来社会的转变?曾金燕可没胡佳那么乐观。曾金燕说,胡佳认为中国社会十年便会有大变化,但她认为这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如不开放言论自由、开放报业,中国的状态不会有大变化。」 不过,她补充,她对靠网络推动的公民社会特别乐观,因为无论政府怎么封闭网络,中国公民仍会发掘更多平台发声。 就是这些平台,让瘦弱的曾金燕展现她不屈的意志,这一切可以在她一套三册的文集《弗里敦的春天》、《母女双推》及《外面风太大》重温。 胡佳多年来推动环保、关注艾滋病和争取人权,因发表批评文章而于2008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零六个月,同年获欧洲议会颁发萨哈罗夫奖,以表彰他在人权领域的贡献。胡佳今年六月刑满出狱,但只是由正式的监狱换至另一个较大的牢笼,他和家人的行动均受监视,活动不自由,外人亦不许探望,但可享一定通讯自由。RFI

无国界记者 | 胡佳之妻曾金燕受中国当局威胁面临遭受驱逐的危险

被囚禁的中国异见者胡佳之妻曾金燕是博客作者,致力于维权运动,中国当局对她采取的严厉管制措施让人难以接受,无国界记者为之震惊。2011年6月8日,曾金燕通过推特公布消息:中国当局向她深圳住宅的房东施加压力,以求驱逐曾金燕。 被囚禁的中国异见者胡佳之妻曾金燕是博客作者,致力于维权运动,中国当局对她采取的严厉管制措施让人难以接受,无国界记者为之震惊。2011年6月8日,曾金燕通过推特公布消息:中国当局向她深圳住宅的房东施加压力,以求驱逐曾金燕。曾金燕独自抚养一名三岁的女儿,自从胡佳入狱后,当局对她采取特殊严格的监视措施。 无国界记者秘书长 Jean-François Julliard 表示:“曾金燕是中国维权活动的代表人物,当局骚扰她的行为令人不齿。中央政府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对付2008年哈萨罗夫奖得主的妻女,可见他们对欧盟及其捍卫的价值极其藐视。” Jean-François Julliard 还说道:“我们和欧洲议会主席 Jerzy Buzek 一道严厉批评这种行为,并呼吁欧盟委员会及其副主席、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 Catherine Ashton 也对此表示谴责。我们要求中国当局停止对曾金燕的骚扰。” 曾金燕是被囚的活动人士、网络异见者胡佳之妻,由于在北京长期遭受警方监视承受压力,她和三岁的女儿于2011年4月迁至深圳居住,她们现在面临遭驱逐的威胁。胡佳将在2011年6月26日获释,曾金燕尽力避免在寓所被软禁。 曾金燕有推特的账户,她在上面公布了自己和女儿面临驱逐危险的信息:“房东被迫中止和我们签订的租房合同,我受到了身体上的威胁。我们要搬多少次家?我知道这绝不是最后一次。”曾金燕在2011年6月7日的推特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同一天,在另一个帖子上,曾金燕列举了自己遭受的无休止滋扰和间接骚扰的事件:“如果我要找工作,他们就威胁雇主。如果我要和别人合作,他们就威胁我的合作伙伴。” 2007年12月,无国界记者把一项特别的“中国”奖项颁发给胡佳、曾金燕这对维权夫妻。当时他们两人尽管都被在家中软禁,但仍然尽力向世界发布信息,公布中国人民为筹备奥运会承担的恶果。 第二年,即2008年4月3日,身为艾滋病患维权者、环境保护者、言论自由维护者的胡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并判以三年半徒刑。曾金燕和四个月的女儿被监视居住。 而后,胡佳在缺席的情况下于2008年获得了欧洲议会颁发的哈萨罗夫“思想自由”奖。

无国界记者 | 胡佳之妻曾金燕面临更大压力

无国界记者敦促中国当局尽快解释曾金燕的遭遇-曾金燕是被囚中国异见者、人权捍卫者、博客作者胡佳之妻。无国界记者要求中国政府保证曾金燕的安全和自由行动的权利。 无国界记者敦促中国当局尽快解释 曾金燕 的遭遇-曾金燕是被囚中国异见者、人权捍卫者、博客作者 胡佳 之妻。无国界记者要求中国政府保证曾金燕的安全和自由行动的权利。 曾金燕自从四月起搬到深圳居住,2011年6月19日离开深圳前往北京。她刚刚在推特上发布了信息,估计是为了阻止她可能失踪这一传闻的蔓延。不过直到今天仍然无法确认这两条消息是否为曾金燕本人所写,也无法知道她是否在外界逼迫下发出的这两条消息。 曾金燕在星期一6月20日贴出的两条留言中解释说: “……昨天在机舱口8个人把我接走,行李也是他们拿的……” “这是以后的生活常态(在胡佳获释之后)”。 曾金燕没有说明这八个人是谁,根据推测他们很可能是当局派出的人。无国界记者担心在6月26日具有国际声誉的维权者胡佳获释前曾金燕会被监视居住。 第三条推特上的留言透露了更多的信息,不过语气出奇的轻松:“到家一会儿,用西红柿煮豆腐,不知道好吃不好吃。今天见了胡佳,要他‘保存自己、来日方长'。媒体的朋友抱歉了,谢谢关心。” 无国界记者表示,“如果曾金燕真的被监视居住或者即将被监视居住,那么中国政府的强制行为完全非法。这对夫妻由于个人活动若干年来备受骚扰,监视居住的行为将把骚扰推到极致,而且这种做法也是对几次支持胡佳、曾金燕的国际社会的侮辱。” 无国界记者还表示:“中国当局这种做法的真正目的毋庸置疑:释放胡佳无非是一种障眼法,胡佳夫妇会在生活中处处受阻,尤其是在对异见者强力打压的整体环境下他们更加难以畅所欲言。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胡佳,并作出具体保证,尊重胡佳夫妇言论和行动自由的权利。” 曾金燕自从丈夫被捕后就遭到严密监视, 中国当局最近还把她和女儿从深圳的住所驱逐出去 。 胡佳由于颠覆罪被判三年半徒刑,他因为保护环境、捍卫艾滋病患者权利而闻名,并在2008年获得了 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 。 当局几个月来一直执行名义上的“释放”,实际上仍然做着监视居住、镇压,甚至强制失踪的勾当。当局似乎下决心不让思想犯获得彻底的自由,竭尽所能让他们及家人与社会隔绝,切断他们交流的渠道,记录他们的出行情况。当局还软禁作家、律师、维权人士,并切断他们的电话和网络,让他们与世隔绝。 无国界记者严厉谴责这种违法国际法的行为,这种做法等于对他们实施终生监禁。 无国界记者公布了一份 报告 ,列举了中国的各种“司法”手段。中国被列入“网络敌人”名单,在无国界记者制作的178个国家新闻自由排名中位列第171位。

法广 | 中国/人权: 胡佳妻子曾金燕或失踪或遭软禁

胡佳妻子曾金燕或失踪或遭软禁 胡佳与妻子曾金燕。 曾金燕博客 作者 法广 法新社转引香港媒体报道说,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因服刑三年半后即将刑满获释,其妻曾金燕两个多月前迁到深圳,周日从深圳搭机赴北京准备接丈夫出狱。但曾金燕所搭国航班机下午抵京后,却未见她现身入境大堂,手机也关机,香港记者怀疑她被警方羁押。曾金燕在推特上表示,周日她在北京机场被不明身份者劫走。 以下是曾金燕的推文: 又让大家担心了,昨天在机舱口8个人把我接走,行李也是他们拿的。我想这是以后的生活常态。我会多读书,多休养身心。谢谢大家。 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确实是曾金燕本人所写。 中国著名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将于本月二十六日刑满获释,为了避免胡佳获释后同其他获释的异议分子一样全家都遭受软禁,曾金燕今年四月同女儿一同南迁到远离北京的深圳,试图躲避国宝的监控,但是,最近一个多月来,深圳当局威胁要将曾金燕全家驱逐出深圳。 身在美国的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发表致中国公安部的公开信,强烈呼吁警方立即无条件恢复曾金燕的人身自由。 法新社评论说,今年37岁的胡佳曾经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最著名的异议人士之一,胡佳为艾滋病患者维权,也从事环保事业。中国当局最近对那些刚刚出狱的维权人士实行违法的严密监管,使他们及其家人都处于被监视居住的状态。   关键词 中国 - 人权

德国之声 | 曾金燕现身 获准探监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本周二重新现身。此前两天,她曾一度被认为失踪。据她自己表示,本周一她被允许探望狱中的胡佳。本周末,胡佳即将刑满出狱。   曾金燕周二(6月21日)在其微博上称,上周日她返回北京后,就被8名陌生人带走,但在之后的周一,她就被允许前往狱中探望丈夫胡佳。曾金燕表示,她鼓励胡佳要"保存自己、来日方长"。这几天将"洗衣做饭买药求医陪公婆,没有特别的安排。媒体的朋友抱歉了,谢谢关心"。 现年37岁的胡佳早年从事艾滋病患者的维权工作及环保事业,2007年被控涉嫌"颠覆政权",于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前夕被判入狱3年。就在他入狱后,欧洲议会将当年度人权最高奖项"萨哈罗夫奖"颁予胡佳。此后,他妻子曾金燕不断被当局骚扰。今年4月,不堪其扰的曾金燕携带女儿前往深圳,以躲避北京警方不分昼夜的骚扰,不过据悉由于深圳大运会的缘故,没有暂住证的曾金燕只得于上周日再次返京。 而一周后,就将是胡佳出狱的日子。曾金燕目前不愿对媒体透露其丈夫出狱后的安排,也没有明确是否会继续遭到软禁。 不过,曾金燕上周曾在微博上称,按照2008年的判决,胡佳本周末出狱后,其政治权利还将被继续剥夺一年,因此一年内他无法接触媒体。此外曾金燕还认为,这段时间胡佳必须抓紧治疗肝硬化,花点时间陪伴家人。 据悉,患有肝硬化的胡佳在狱中并不能得到很好的治疗。曾金燕一度试图为胡佳争取保外就医的机会,但当局并未许可。外界始终担心,胡佳的疾病在狱中进一步恶化。 综合报道:文山 责编:敏芬       意见反馈  »  |  电子邮递  »  |  打印  » 更多文章   Share this article What is Social Bookmarking? 反馈 意见反馈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曾金燕:见了胡佳,要他“保存自己、来日方长”

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捕入狱3年半的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即将在六月二十六号刑满出狱。独自从深圳前往北京探视丈夫的胡佳妻子曾金燕,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不过在短暂消失后,曾金燕重获自由,并在推特网上发文更新自己的最新状况。 曾金燕于6月19号独自一人从深圳返回北京,但她没有在北京机场出现。曾金燕20号下午在推特网上发了一则短消息,证实自己被警方接走的消息。她写道:“又让大家担心了,昨天在机舱口8个人把我接走,行李也是他们拿的。我想这是以后的生活常态。我会多读书,多休养身心。谢谢大家。” *爱知行研究所: 政府没有任何容忍度*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为此发表了一封致中国公安部的信件。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爱知行研究所和美国一个艾滋病组织联合发了一个声明,大概是说,胡佳入狱3年多时间 马上要出来,他的家属行使正常的探视权利,这都是正当行为,不涉及任何政治层面的事情。(胡佳)他也多次表态希望和家人在一起,平静生活, 孩子能够上学不受干扰。他们也已经做出了一个非常无奈的姿态,两个月前,曾金燕带着孩子离开北京去到深圳,准备在那里居住一段。这都说明他们不想和当局对抗或者制造麻烦,这种情况下, 政府没有任何容忍,恣意妄为,这样的政府是完全不可理喻的。” 据《苹果日报》报导,两个月前,为了避开北京公安没日没夜的骚扰,曾金燕携女南下,在深圳暂时落脚,不料却碰上8月份即将在深圳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她为此面临被房东迫迁之困。 *曾金燕独自回京迎接胡佳出狱* 曾金燕此次独自回京,主要为了迎接胡佳出狱。曾金燕通过网络告诉美联社,她星期一去北京监狱看望胡佳,不过,她不愿多谈其它情况。美国之音记者不断播打曾金燕在中国的手机电话,但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对此,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我的理解是警方对她的要求,不得接受记者采访。” 胡佳2007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2008年被判入狱三年,本月26号刑满出狱。对于26号的安排,记者问及万延海是否知道如何安排,万延海说,“大概新闻界会去采访,家人会去接他,在目前的环境下,家人应该不会有什么行动。社会上可能会有民间朋友联合起来去看他,去等待他。” *曾金燕对媒体致歉* 万延海表示,胡佳是一个性情中人,出狱后遇到不平之事,应该会去关心。但是从一个私人朋友的角度出发,万延海更希望胡佳能够有一段时间好好治疗他的肝炎和肝硬化病情,这对个人和家人是一件好事。 曾金燕在北京时间星期一晚间大约8点左右,再次在推特网上发了短消息,她写道:“到家一会儿,用西红柿煮豆腐,不知道好吃不好吃。今天见了胡佳,要他“保存自己、来日方长”。这几天洗衣做饭买药求医陪公婆,没有特别的安排。媒体的朋友抱歉了,谢谢关心。” 曾金燕6月19号在在深圳机场接受了香港《东方日报》的采访,她表示,自己4岁的女儿从来没有和父亲一起庆祝过父亲节,因为父亲胡佳在女儿出世后不久即被逮捕入狱。19号是西方国家的父亲节。

自由亚洲 | 曾金燕:家人受不公遭遇,女儿是非观有困扰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将于本月底刑满出狱,而他的妻子曾金燕日前被房东要求搬家。曾金燕并向媒体透露说,一家人受到的不公遭遇,使得女儿的是非观有困扰。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判入狱三年半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将于6月26号刑满出狱。胡佳的妻子曾金燕星期天晚间向本台记者介绍说,最近一次探望胡佳是在5月20号。 “他比较高兴,为出来做准备。” 曾金燕表示,她还没有给女儿详细解释爸爸即将出狱的消息。 “我没有详细地跟她提说此事,以后睡觉要爸爸给她讲故事。” 曾金燕自胡佳入狱以来独立抚养女儿胡谦慈,并在两个月前携同女儿搬到深圳暂住。曾金燕表示,女儿目前在深圳就读幼儿园的环境比在北京时要好一些。 “她在北京也去过幼儿园,主要是幼儿园比较差,当时她还在上,但是整个条件不是很好,环境不是很好。” 香港《明报》的报道说,胡佳三岁半的女儿胡谦慈在幼儿园已经学到了“警察抓坏人”的概念,在随母亲去监狱探望胡佳的时候,看到父亲身穿囚服,就问父亲“你也是警察吗?”。曾金燕表示,她不想跟女儿说“爸爸是好人,警察不该把他关起来”,因为这会破坏女儿对社会的常识。 “我觉得等她长大以前再说吧。” 曾金燕在深圳的租房合约本来到明年5月。不过,任职公务员的房东本月7号联系曾金燕说,无法抵挡来自外部的压力,要求她尽快搬走。曾金燕表示,下星期会搬家,目前还没找到新的落脚点。 曾金燕:“下星期搬。” 记者:“你已经找到新的地方了吗?” 曾金燕:“还没有,反正会有办法的。” 对于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及其家人的打压和骚扰,美国华盛顿“中国信息中心”的杨莉藜评论说, “中国用打压异议人士的家人来消灭异议声音这种做法很早就有, 可以说是有传统的,而且这是专制制度的一个特征。我们知道中国古代株连制度本来就是这样。因为共产党本身也是一个非常专制的制度,正如毛泽东所说,集了秦始皇古代的专制制度和现代的马克思加在一起两种专制制度的精华都被它吸收了,所以中国现在这种株连不但没有消失而且愈演愈烈。每当中国的形势向左的一方发展的时候,这种株连就会显得更为严重。就我们所知异议人士的家人受到打压的情况很多, 比如郭飞雄、陈光成还有现在的胡佳都是这样一种情况。但是没有经过媒体暴露的这样的情况,我想还会有很多。” 杨莉藜认为,中国政府以维稳的名义,调动社会各方面力量,试图消灭异议声音,实际上会造成更多的不稳定因素, “我们知道毛泽东统治三十多年间,也是通过全社会的动员不断地制造敌人,整个社会有很大一部分人群被他们划为敌人。虽然中共现在的政权放弃了这种用阶级划分的方式来划定一部分人口为敌人的作法,当时它把政治观点不一致的这部分人连带他们的直系、甚至非直系亲属都划成敌人或应该监控、怀疑的对象的话,这个人数也会不断增加。从本质上来说他们又回到从前的老路,就是在不断地在制造敌人。” 杨莉藜认为,中国近来多地出现的政府部门爆炸案件,反映出政府已经把人民逼上以暴抗暴的道路。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德国之声 | 欧盟议长声援曾金燕

布鲁塞尔 据法新社报道,欧盟议会议长布泽克( Jerzy Buzek )日前(6月8日)对中国维权人士曾金燕及其3岁女儿被 “ 强迫搬迁 ” 表示震惊。曾任波兰总理的布泽克当天得知,曾金燕及其3岁女儿可能被强迫从其在深圳所租住宅中搬走,原因是,地方当局对房东施加了压力。去年访华时曾会晤过曾金燕的这位波兰前团结工会活动分子表示,强迫曾金燕搬走无论如何都是不公正的,而且是毫无道理的。他要求中国有关当局对此一事件进行公开的和独立调查。曾金燕的丈夫是北京著名维权人士胡佳。被中国当局以 “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判处3年半徒刑的胡佳将于本月26日刑满出狱。曾金燕曾在网上批评当局。欧盟议会议长布泽克强调说,他期待着,胡佳 “ 最晚能够在今年6月26日刑满时 ” 重获自由。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