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谁说话

自由亚洲 | 视频曝光:河北一官员公然辱骂百姓“给脸不要脸”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河北一位镇党委书记饭桌上公然辱骂百姓的视频在中国互联网上曝光后,当地兴隆县委宣传部星期一就此作出通报,决定对当事人梁文勇予以免职。 据安徽电视台报道,一段“河北省兴隆县孤山子镇党委书记边大吃大喝便辱骂人民百姓”的视频上周五晚在中国互联网上曝光。视频显示,一桌摆着螃蟹、龙虾和烤鸭等高级菜肴的酒席上,孤山子镇党委书记梁文勇谈论与老百姓有关的公共事件说: “对于老百姓,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现在老百姓就是手里端着米饭,嘴里吃着猪肉,最后还得骂你娘。老百姓就是这副德行!不能给脸,给脸不要脸!” 这段视频播出后,被官方“人民网”和中国视频网站“优酷网”转发,引起舆论的广泛关注。但值得注意的是,视频中的梁文勇虽态度骄横、大放厥词,但中国网民的回复跟贴却相当文明、鲜有辱骂言辞。有网友表示,“在一顿花费近万元的饭局中,喝五粮液、抽中华烟大放厥词辱骂百姓,作为人民的‘父母官’,一顿饭就吃掉普通百姓近一年的口粮钱,试问党性何在?” 北京网友刘京生认为,中共官员普遍对民意不以为然的原因,与公权力不受人民监督的行政机制有关: “作为一个政府人员,你的权力是老百姓给的,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个观念。这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实际上底下都是这样。专制与民主的最大不同,就是权力不在百姓的手里。” 刘京生指出,中共体制下官员以个人意志支配公权力的实施,因而即便是百姓正当、合理的意见表达,也往往被所谓的人民公仆视为对政府的威胁。 本台记者星期一晚间就此致电河北省兴隆县政府,但是电话无人接听。根据兴隆县委宣传部在周一上午发布的通报,当地政府经初步查明,视频中的画面为5月20日,兴隆县国税局半壁山分局局长张钛铭私人宴请梁文勇等人,地点是唐山遵化市北关全聚德烤鸭店。通报称,目前该事件具体原因和情节仍需深入调查,但基本事实存在。 在武汉的民间权益关注组织“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指出,官员敢于公开辱骂百姓的现象反映中国官僚体制中目前仍然存在的封建性观念: “特权阶层或官僚集团掌握着垄断性的权力和社会资源,老百姓在他们眼中就是‘屁民’。这还停留在封建式的一种心态,和现代文明是背道而驰的。” 声称“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官员,近年将百姓冠以“屁民”、公然质问媒体是“替老百姓说话、还是替党说话?”等言论举止,一再受到民间舆论的批评。 刘飞跃认为,中国新闻媒体缺乏独立报道自由、公民有关公共事物的言论表达也同样受到限制,而随着当局打击“网络谣言”的实施,中国网络舆论遭受压制的状况将更为严峻: “已经曝光的这些很少的案例都是通过网络报道出来的,当局就不放心,认为对它的统治控制不了就要扼杀。没有建立起一套尊重人权、尊重法制的体制或政治架构。” 在北京的网友刘京生则指出,虽然审理薄熙来案增加了民间舆论对中共高层反腐的关注,但权力专制滋生出的腐败问题却并没有得到实际的解决。他认为,当局目前集中打击网络舆论的结果,很可能会引发更大的社会危机: “(共产党)是一个利益集团,不管在中共党内还有多少有良知的人,一旦涉及到利益问题他们不会让步。现在,市民在网络上表达的途径都要给堵塞,怎么能形成一股势力来要求它改变?这就是目前中国面临的现状。可能唯一的途径,只好官逼民反。” 星期一,河北兴隆县委就孤山子镇党委书记梁文勇的网络曝光视频作出通报。但该通报并未针对梁文勇辱骂人民百姓的事实作出回复,而是以梁文勇“在工作期间组织多名干部接受宴请”为由,宣布免去其镇党委书记和综治委主任的职务。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信力建 | 官员如何“有话好好说”

作者: 信力建   语言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智慧,跟思想、行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言为心声,语言可以作为辨别真情假意、道德行为的重要方法。但语言也常常被武装或包装起来,成为掩饰和扭曲真相的伎俩。前不久,身居贵州省副省长高位的陈鸣明与网友微博论战,拍案惊起大发爱国论调,更放言“不爱国的人是败类、人渣”,却不被网友们买账,以致自身处境尴尬。不过,对于自己的失言,陈鸣明很快做出了回应,并在致歉声明中说道:“有话应当好好说。” 陈副省长这句“有话应当好好说”,不仅是其自我反省,更应该是对官场同僚的忠告,因为如今官场不乏类似于将民众当敌对势力的“不当言论”,更有像牛皮癣一样成为顽疾的官场套话、假话、大话大行其道。很多官员深谙晋升之道,好话都在领导面前说尽,面对老百姓时却不知怎么好好说话了。 《人民日报》年初曾公开征集“最反感的官话套话”,“高度重视、亲自过问、现场指挥、充分肯定、高度评价、圆满完成”等人们耳熟能详的空话套话都被晒了出来。而一度网络热传的官场套话模式“学习……讲话精神,大力……努力……推进……推进……加强……开创……”也屡被公众挑刺调侃,足见民众对官话并不喜闻乐见,甚至嗤之以鼻。 难道,除了官话套话,官员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好好说话了?非也。官话套话如此盛行,有外因也有内因。外因是官场生态环境的影响。两千多年封建官场文化、厚黑学的阴魂不散,加上六十多年演变出来的官场新游戏规则,官话俨然已成为一种疏离大众,具有中国特色的官僚话语体系,形式上千篇一律,了无生气,内容上则衍化为假、大、空、废、老、套话,因为大家都在说,耳濡目染。众所周知,官场会议多礼节多,逢场作戏或走过场比比皆是,而官话套话既易于掌握又安全保险不易出错,故而令得为数不少的官员满口官腔套话,长袖善舞,自得其乐。说得多了,“让领导先走”“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便成了惯性使然下的真情流露。 而内因上,其实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的问题。虽然大多数官员来自基层,但一朝居庙堂之高,与平民百姓渐去渐远,处事态度、思维立场都发生了改变,变得不屑、不愿甚至不敢说真话。原因之一是脱离了人民太久,对民间生活不熟悉,对民众诉求不理解,缺乏实地调查和解决问题的果断,面对民众无话可说,只能装腔作势泛泛而谈了。另一方面是官本位作怪,公仆和主人翁的位置明显错位,手握权力眼中无人,在公众面前大打官腔,摆尽脸色,把“为人民服务”当成彻头彻尾的浮云。此外,还因官员对个人的利益前途计较过多,中国现行官僚制度的一大特色是,官员选拔和任用关键在于得到上级领导的首肯,与民众满意度没什么关系,因此许多官员只习惯对上负责,喜用官话套话做官样文章也就不足为奇了。 说官话套话的多了,说人话真心话必然就少了,更有重庆江津区区委书记王银峰大发厥词“跟政府作对就是恶”,宜黄县官员 “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这类雷人官腔不绝入耳。但现代社会中,公民意识不断觉醒,人们对自身权利维护和对政府权力的监督的诉求变得愈发强烈。如此轻视民众的官威官腔,只会严重阻碍政府与民众的顺畅沟通,加深和谐社会的不和谐,令中国梦更难实现。 关于“官话”的危害习近平总书记在做浙江省委书记时就曾形象总结:“与新社会群体说话,说不上去;与困难群众说话,说不下去;与青年学生说话,说不进去;与老同志说话,给顶了回去。很多场合,我们就是处于这样一种失语的状态,怎么能使群众信服呢?” 十八大后,中央高层纷纷率先士卒“脱稿演讲”,新鲜出炉“八项规定”提倡“开短会、讲短话、力戒空话套话”,就是想肃正党内文风会风,让官员们面对民众时不再“失语”,好好说话。 其实从上面的分析中不难寻找到让官员们好好说话的方法。民众最想听官员说什么话?在平等基础上的实话、真话。要想官员戒掉空话套话,好好说真话人话,首先要把监督权和选择权交给人民。在民主社会,公民是纳税人,是政府服务的对象,服务公众就必须用公众的语言和方式。但在我国许多官员已然忘记自己身居其位的真正职责所在,而这种错位的思想又往往决定了态度和行为。如果不能真心关注民众,就不可能正确看待手中权力,真诚对待民众。如果政府制定一系列官员评价和选拔机制,而决定权交到民众手中,即像西方民主国家那样人手一票而不是“升迁全靠领导一句话的事”,相信官话套话会自动遁形。其次要扫尘除垢,打扫官场语言环境,既要有禁令也要有鼓励,加强官员危机意识,要令官员们真切感受到空口白话,不如实干见真章。第三、需要民众的理性包容。我们必须看到,目前中国官员在面对公众、媒体时行为和表达上都欠娴熟,这是需要一定时间去改变观念逐渐适应的。有相当一部分官员不是不愿说真心话,只是顾虑较多,担心说多错多影响仕途,有的将真心话说出来了,但表述上并不是很恰当,即遭到不分黑白的口诛笔伐,难免让一些想说真话的官员心中惶恐顾忌,缩回迈出的脚步,继续埋头在永远正确的废话里。 不独官场要摒弃假大空老套废的官话,一些跟风官场主旋律,引导社会舆论的媒体也应带个好头,保持真实报道、独立调查、不断创新的风格。报道中少讲常说的老话、正确的废话、漂亮的空话、严谨的套话、违心的假话。尤其是主流媒体既是舆论环境的造势者、维护者,还是强有力的监督者,保持说真话说实话的立场,有利于改变政治和社会风气。媒体讲真话实话,不为官员做修饰太平的文章,自然能促进官员多说真话,少说假大空套话。如果广大媒体努力讲真话,社会舆论环境和官场氛围必会得到很好的净化。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五毛的反攻?网民热议北京200万“宣传工作者”

北京市副市长鲁炜昨日在北京市宣传部长会议上要求北京6万多体制内以及200多万体制外的宣传工作者都要”用微博”。这则新闻在网上一经传开立刻引起热议,“200万”这个数字着实让许多网民感到震惊。根据官方数据,北京市有2千多万的人口;若鲁副市长所言属实,则意味着北京市将近十分之一的人口都是“宣传工作者”。新浪副总裁陈彤(@老沉)也在微博表示了惊讶: @老沉: 200多万?!。。。但愿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财经网...

阅读更多

特级教师蒙冤 | 黎明:2012阴毒话语

前两年,“雷人官腔小品”曾大红大紫,如“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啊”,“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等等,均引发了一轮轮的全民声讨运动,这显然限制了部分官员的口舌之快。今年出现了一种新动向:曝光官员个人的不伦之论少了点,而经过深思熟虑的官方正式发言或“正式理论”,盖过了官员个人胡说八道的风头。   有人发挥“语言腐败”一说,指“具有话语权的人出于经济、政治、意识形态的目的,随意改变词汇的含义,甚至赋予它们与原来的意思完全不同的含义,操纵人心”。其实,“腐败”是对人或人群而言,和“语言”本来不鸟。腐败的人、糊涂的人运用语言,不腐败或清醒的人也运用语言,而评价人心腐败与否,要结合身份、角色,看其话语真不真、对不对,要看他的用法、作用和真实意图。   说白了,所谓的“语言腐败”,即“腐败话语”,就是官场或官方喉舌的谎话、谣言、骗辞。与其称其为“语言腐败”,不如明说它是些“阴毒话语”。这个词重视谎言中的智力因素——谎言的技术含量越高,就越是阴险毒辣。   2012 年度,排名第一的最阴毒话语非“休假式治疗”莫属。   2 月 8 日,重庆市政府宣布:“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   谋算老道,伏笔重重,可进可退,精当周全,该含混的地方绝不清晰,这一句话,其实“博大精深”,充分展现了捉笔人发达的“政治智慧”。随着幕后真相被部分披露,大家知道这话暗示了太多的可能和预谋,也不难想象王立军见此话会作何想。   “适度腐败”排名第二。   5 月 29 日,《环球时报》发表题为《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的社评,文内称,“中国显然处于腐败的高发期,彻底根治腐败的条件目前不具备”,“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   现行体制规定了民众没有允许与否的资格,“民众允许程度”本是个伪命题,但不是所有民众都明白这个理。反腐败反不下去,这就更需要民众的配合,最需要的就是民众对腐败的“理解与宽容”。理解万岁,理解腐败尤其万岁,反正谁也找不出腐败度的界限究竟在哪儿,“适度”和“腐败”连在一块,似乎也是适度要求。腐败是犯罪,环球时报的社评能把“适度犯罪”说的一本正经很有文化的样子,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   第三名为“公益性垄断”。   国资委副主任邵宁提出:中国行政政策设定有公益性垄断的行业,包括中央企业层面的石油石化、电网、通信服务等领域的企业,也有地方的供水、供气、污水处理、公共交通等企业。   “垄断”和“公益”两个概念一搅合,能做清晰批驳的人就不多,况且这里暗地里揉入、瞎搅的概念其实还另有一串子。垄断的国企是做公益的,为公益而垄断啊,于是乎,国企之地位垄断、价格垄断、利润垄断皆名正言顺,容不得“不具公益性”的其他企业搞竞争,于是乎所有批评国家、国企搞垄断的批评可以休矣。“一假遮百丑”,政治经济两手抓,两手都很硬;为人民而垄断、而暴利,实业和理论都正确。为垄断行业、企业辩护能做到这份上,的确是专家才能做出的活儿。   前三名排出后不分名次。案例“杀跌性回暖”。   2012 年 3 月,在国务院地产调控政策不见松动时,南京楼市出现短暂热销,连续三周的周认购量连创新高。新华社发文评价其为“杀跌性回暖”——满心坑爹取巧的家伙,方能想出这话儿来。   “签字式宰客”。   2012 年 2 月,海南旅游岛出现宰客现象,一度被网友曝出万元账单。三亚市工商回应:账单有顾客的签字,则不算宰客。   立场坚定,站在消费者的对面;排除有力,店家绝无作弊与恐吓行为,顾客绝无被骗或被迫的可能——除却官方回应,没有更黑。   “干湿交替”。   2012 年 12 月 16 日,宁波市江东区一幢居民楼倒塌,造成一死一伤。宁波市住建委总工程师夏海明说,初步原因是由于天气干湿交替导致——只要天气干湿交替现象存在一天,就不会有人为责任这一说,这属于本行业的一大发现,万能脱责理论:天啊!天啊!你这有干有湿该死的天啊!   “维修式拆除”   今年 1 月 27 日,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 24 号院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突然遭拆除,此前这处故居已被国家文物局认定为 ” 不可移动文物 ” 。对此,东城区文化委解释为“维修性拆除”——拆除了,维修了,连拆除时想的都是维修,多好的心肠啊!对自个呱呱叫,鸭子煮熟了,嘴还是硬的。   “盈利性亏损”   2012 年 2 月,中国太平(央企)发布业绩报告,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太平再保险有限公司出现首次盈利性亏损——造词水平实在不低,和“负增长”发明人不相上下。 “自主性坠亡”   2012 年 8 月,河南省扶沟县练寺镇,老人朱中洲因为对强征强拆及补偿不满,前往镇政府找有关领导协商,随后在政府院内跳楼身亡。经过现场勘查和法医鉴定,该村民为“自主性坠亡”——描述并非纯物理运动,此话指出一个事实:当家作主,连自杀也是当家作主。   …….   诸如戴套式强奸、礼节性受贿、政策性提价、政策性调控、轻度型追尾、隐蔽性收入等等,都是阴毒话语,就连“改革”、“和谐”、“稳定”之类常用的好词,也因官家拿着当“画皮”使用而令人反胃。在这里的更多发现,意味着阴毒话语被曝光、被消毒,也证明着民间智力的提升。粗放盘点,或遗漏多多,好在读者都能回顾检索,尽管补漏、指正好了。   张维迎曾说:“语言腐败使体制变得高度不可测,任何一个小事件都可能导致整个体制坍塌崩溃”,此话虽严重却较含混。某种体制需要相应的话语体系来配套,话语特征被体制所规定,话语适应体制、服务体制而不是相反。当然,话语也表现体制的本质和特点,我们确实可以从阴毒话语的出笼背景中,从“话语崩溃”的现实中,看出某种体制崩溃之前的缝隙。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阅读更多

BBC | 党报要“努力说真话”引网民调侃

《人民日报》要说真话,却引来网友调侃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将增加版面的同时表示要“努力说真话,” 引起许多网民的调侃。 《人民日报》的微博写道:【人民日报新年增版啦!】2013年,周六、周日人民日报由每天8版增至12版,节假日由每天4版增至8版。周一到周五,每天推出一块评论版,在社会转型的斑驳底色中凝聚共识。 该微博继续写道:“新一年,我们将努力说真话、写实情,让文章言之有物、言之有理、言之有情,更具亲和力感染力,更有可读性可视性,实实在在服务读者。” 《人民日报》的这条微博引来1100多回帖,其中不乏调侃意味。 @ 90后同盟会会长:努力说真话?敢情前几十年都是在说谎!!!吃惊 @Vive微博达人:回首《日人民报》那不堪的历史,不禁感慨,党的喉舌说次真话还真是不容易啊。 @ iberum:我们将努力说真话、写实情,…意思是你们努力就讲真话,一不努力就谎话连篇?之前的虚假全是不努力的结果吗? 恩雅四月天:宣传永远是讲纪律的!所以人民日报是永远不敢讲真话的!!人民日报会讲纪律!会替党说话,但不会替人民说话! 锦江瑞鹊:不说人话几十年了,“真话”人们会相信吗? 10人力刘启超:吃驚 吃驚 将努力说真话、写实情????那之前说的都是假的???怪不得官员一个个都,,,,,, 末法年代:真是搞笑。原来之前一直都没有说真话。今年开始努力摆脱坏习惯。 张阳日记:“努力说真话”——这等于已经承认自己以前是经常说假话了! @吴翔律师在人间: 人民日报,你还是坚持说假话吧,人民不怪你,早已经习惯了。你的办报宗旨就是喉舌,当了几十年喉舌你想改邪归正,立地成佛?可能吗?你自己信吗?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