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另类腐败:语言腐败

《纽约时报》上的讽刺漫画 图中警卫说的是:“你相信最高层也腐败吗?注意天安门顶上的那些人” 目前中国形形色色的腐败中又有一种腐败被甄别出来。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称之为语言腐败。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4月28号在《经济观察报》上发表题为“语言腐败在中国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政治评论文章。 时至今日,围绕张维迎这篇评论文章的热烈讨论和分析依然不减。 为此,深圳杂文家朱健国先生表示:“我想他说的语言腐败不是说的普通老百姓,是指的权利者,主要是指掌握话语权的权势者,因为在中国所谓语言腐败,谁掌握语言的话语权呢?当然是官方区别于执政者说出的经济腐败,生活腐败,甚至还有政治腐败。这里面又列出名言来——语言腐败。这实际上就是我们大家说的谎言治国了,假话,这篇文章还是政治批判,他只不过包装一下,最近有个词概括就是假天下,从党天下到假天下。这个天下什么都是假的。 ” 在朱先生以上所说的这个什么都是假的天下中,本来用于打击有组织犯罪的“打黑”在中国的现实语言环境下变成一种消灭异己力量,打击自己不喜欢的人的“黑打”,对守法公民的“非法监禁”说成“劳动教养”,把诸多方面的加紧“控制”说成“改革”, 把社会中的不满者说成是“反动势力”,把操纵选举说成是“人民代表选举”。 张维迎表示,如果消灭一半语言腐败,中国80%的官员腐败就可被消除。 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中国知名网民吴淦表示,语言腐败确实在时下的中国比比皆是。但要根除官员腐败还是要改革中国一党专政的独裁政治制度。 “我觉得他说得确实有道理。现在确实到处都是这样子。本来‘选举’是很好的一个词,但是到了专制独裁政权那里就变成坏的东西。这个本质还是政治体制的问题,不只是语言的问题,政治体制本身不去改变,那些东西要消灭哪有办法消灭?不可能。” 张维迎在评论中说,世界上普遍存在一种专制型的组织,它们特别喜欢使用民主这样一个名字,原来专制的东德冠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埃及下台和遭受审判的前总统穆巴拉克的所属政党名为“民族民主党”。 不过,朱先生指出,语言腐败的提法并不是张维迎的独创。 “早有人都这样说了。只是没有直接提出用‘语言腐败’来看这种东西。我觉得这个事情中,最新鲜,最值得关注的不是张维迎提出的一个新的腐败的项目出来了,我倒是特别感兴趣是向张维迎这样一个高度的记忆力的突然起义,我可以说他语言腐败标志着他起义了。他以前也受到了很多的批评,但没这么系统,几句话这么鲜明。那么可以预示着我们现在这种政治腐败的统治可以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张维迎在评论文章还以希特勒的纳粹为例。纳粹的含义是国家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在人们心目中是一个很好的词,希特勒也借来粉饰他的邪恶目的。 张维迎强调,语言腐败导致人们说谎成为习惯,使谎言充斥社会,使一个社会体制高度不可测。这样的结果是,任何一个小小的事件都可能导致整个体制的坍塌、崩溃。 相关日志 2012/06/14 -- 人民日报:因部分腐败现象批评国家是极端主义(说腐败是批评国家?!是批评执政党的执政水平啊 亲!) 2012/06/10 -- 《洛杉矶时报》 中国腐败官员大量外逃 2012/06/05 -- 贪官外逃携带资金超万亿 金融国企成重灾区 2012/06/03 -- 叶檀:高铁工程中的洋三聚氰胺 2012/06/01 -- 杨恒均:《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2012/06/01 -- 曹林:尊重民众反腐要求,拒绝反腐空喊口号。 2012/05/31 -- 《中国青年报》加入反腐混战 大骂《环球时报》祸国 2012/05/30 -- 曹林:驳“腐败适度论”,对腐败必须零容忍 2012/05/30 -- 《环球时报》要中国民众理解官员腐败 2012/05/27 -- 蔡慎坤:谁在为孔子学院的潇洒埋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