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斗争

【河蟹档案】新闻宣传中的“个人崇拜”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贺卫方:总觉得有点儿像是在“挖坑”。让我不避“妄议”之嫌,说一句:是该警惕新闻宣传中的“个人崇拜”的时候了。 2015年12月05日 *ruanyf:本月中文维基百科被墙以后,全球前30大英文网站还有14个能在中国正常访问。相关阅读|《基金会全站IP被墙 维基百科所有语言全面阵亡》 2015年05月23日...

Read More

自由亚洲|胡少江:王岐山「打虎」骑虎难下 不得已向对手求和

上个月底,在中共执政党的领导核心中政治权力仅次于习近平的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发出了向党内政治对手求和的信号。 他借到福建调研的机会,发出了“党内关系要正常化”的呼吁。此言一出,不少中国问题观察人士认为持续两年多的大规模的反腐运动即将告一段落。被称之为“打老虎、拍苍蝇”的反腐运动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发起的一个标志性运动。这个运动的结束,对于习近平党内的政治权力的运作、对于执政党与中国民众的互动,都有重要意义。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腐败透顶的执政党。这一点,不难从反腐运动中所暴露出来的那些“党内大咖”的所做作为看出端倪。“正国级”的周永康曾经掌控中国的政法系统多年,凡是与他沾边的企业和政府机关,已经没有一块净土;分掌中国军队最高军事和政治长官郭伯雄和徐才厚公开卖官鬻爵,使一个世界最大规模的军队成为国际笑柄;长期在前总书记身边行走、掌控党的大内机关的令计划则肆无忌惮地拉帮结派,将从中央到地方的党政系统闹得乌烟瘴气。书记处和办公厅是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指挥中枢,军队和政法系统是共产党维系统治的工具,它们对于执政党的重要性自不堪言。执政党连这样的地方都放任其长期腐败,这个党纵容腐败的制度性痼疾可见一斑。不仅如此,这些机构的主要负责人都是中国执政党的最高领导人亲自提拔的心腹,而且这些机构的运作也都是在最高领导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由此可以想像,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究竟是如何“选贤任能”,又是怎样行驶领导职权的!习近平在上台之初抛出这些腐败透顶的大老虎有双重意义。一来民众对统治阶层的腐败痛恨至极,中国社会几乎到处都可以听到对执政党腐败的怨恨之声。习近平通过打虎,可以在民众中树立正面形像,并借此延长执政党的统治。更重要的是,从党内权力斗争的角度看,习近平通过敲掉那些过气的大老虎,威慑背后的“养虎为患”之人,也就是他的两位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因为无论是按照常理还是按照共产党的规矩,江胡二人至少担有对身边亲信失察之责。习近平将这二位放在火上烤,实际上旨在消除他们对政治权力的分享。但是习近平也不得不为他的“打虎秀”付出政治代价。因为他打虎的目的是为了控制政治权力,因此他不想也不可能通过法治来清除产生腐败的制度性根源。与此同时,执政党的腐败是全面性的腐败,而无论是为了达到巩固个人权力还是维护执政党的垄断权力的目的,习近平都需要现有的制度和现存的官员继续运作。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采取“选择性打虎”的策略,而正是这一策略,使得他的打虎日益失去民众的支持,同时也日益引起官僚系统的反叛。中国的民众正在失去反腐运动开始时的新鲜感。那些对习近平的反腐曾经抱有期待的民众对于身边的腐败分子继续逍遥法外越来越缺乏耐心,对于习近平反对民间自发反腐、反对通过法治进行制度反腐的做法也日益感到不满。而中共的官僚队伍对习近平的选择性反腐也从当初的措手不及变得稳住阵脚。反腐的选择性让他们感到不安,他们不甘心一方面随时有“被选择”成为“老虎”或“苍蝇”的可能,另一方面还要为这个制度卖命。非常明显,他们正在由隐蔽的不满变成公开的牢骚,并且即将从公开的牢骚变成有组织的反叛。王岐山关于党内关系正常化的呼吁正是在反腐运动遭受民众和官僚系统的双重不满的形势下发出的。呼吁“正常化”,意味着他承认前一段党内关系的“不正常”。这无异于承认前一段进行的“运动式”和“选择性”的反腐的无法继续下去,也是向政治对手发出的讲和呼吁。他的这个政治姿态一定是得到习近平批准的,但是反腐运动的中途而废在社会上引起的不满将以何种方式影响中国的进程,他的政治对手是否接受这一讲和呼吁,这正是中国政治发展的一个新看点。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胡少江转发此新闻:

Read More

动向 | 一个幽灵在中国上空回荡

随着毛泽东在三十九年前去世,一个月内他的夫人江青和几个铁杆追随者张春桥、姚文元、毛远新等被捕下台,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宣告结束。在毛历次政治运动中九死一生的老干部们复出后,信誓旦旦要建设民主与法制,从制度上防止文革重演。那时除了大规模纠正各类冤假错案,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规范,如不准搞个人崇拜、废除事实上的个人终身制等,虽然缺了一场明确的非毛化运动,但借口让后人评说,客观上还是让毛泽东走下了神坛,彷佛毛的幽灵被装进了魔瓶。然而,叶公好龙的邓小平等一众元老,为一党统治的私利,以四项基本原则把这个魔瓶奉若神明。六四后又放任太子党悄悄打开了这个魔瓶的瓶盖,社会上日益扩大的贫富差别孕育了此起彼伏的“毛热”。到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毛的幽灵以“唱红打黑”借尸还魂。到了习近平上台,所谓“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重回阶级斗争的轨道,公然把毛重新送上神坛,此时离毛走下神坛仅相隔三十六年,即使坊间讽刺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更是“毛泽东的孙子”,他仍一意孤行。北京御用文人鼓吹的“集体总统制”言犹在耳,就不断被习近平抽耳刮子——“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化整为零,不但习近平的头衔中平添了多个领导小组组长的头衔,而他利用反腐或各种名义进行的权力斗争,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清除异己,让他在极短时间里成为独揽大权的大家长——甚至有海内外舆论认为习的权力已经超过了毛、邓。不过毛煽动的暴民政治,现在换成了红色血统的太子党集权、红卫兵当政。回溯习氏三年来的治国轨迹,复兴民族大业的“中国梦”这块遮羞布,再也无法继续掩藏赤裸裸的法西斯专制——大规模抓捕记者、律师和维权人士,肆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并滥用株连或以电视台“示众”代行司法审判,对人权法治的破坏超过周永康,文革现代版的雏形已初露端倪;在二战时被消灭了的军国主义,居然借着习近平的“强军梦”死灰复燃。无论是与国际罪犯或无赖流氓抱团,还是在国际纠纷中用武力相威胁等一系列破坏国际秩序的举措,就是这种背景下的所谓“任性”。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离开政坛前的职务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据工作人员回忆,习仲勋有一次对委员长彭真说:“要有一个制度,有一种力量,能抵制住‘文革’这样的压力才好。”彭真说:“我们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种违法的行为。‘文革’是极严重的错误,今后决不许重演。”习说:“问题是,如果今后又出现毛主席这样的强人怎么办?他坚持要搞,怎么办?我看难哪,难哪!”(见《炎黄春秋》二○一三年第十二期高锴文)习仲勋的担忧如今已经变成了现实。习近平正在不择手段实现自己的春秋大梦,扯下民族主义的面纱,就可以看到他把毛泽东的全面专政与法西斯专制加军国主义三而合一,这个“有中国特色”的幽灵正在中国上空游荡,它已经并继续酿造着中国的遍地灾祸;以其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急速提升的现代军力,是中共的回光返照,抑或是国际秩序和人类文明又将重新面对七十年前的威胁?……难怪中国网民对北京大阅兵有此一问:到底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还是法西斯胜利了?!《动向》2015年9月号

Read More

温克坚:权力的春梦

追逐权力,做普京第二,这或许是政治雄才和政治庸才共有的春梦,不过殷鉴历史,比照现实,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当年叶利钦以总统之余威,对旧有权力格局狂轰猛击,同时严厉限制独立权威之形成,等他把权力交给普京以换得自身豁免权时,普京已然没有对手,而普京利用车臣战事迅速巩固政治地位。...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