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芒

All

Latest

【河蟹档案】高层在劈腿、中层在洗脑、底层在等死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以及其他来源,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勤奋的光芒:泱泱大国确怕三个学生…//牵着毛毛:學聯三人原乘搭的CX312航班內有三個座位被封,機艙服務員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 相关阅读:《德国之声 | 上京请愿的香港学联代表被拒登机》 2014年11月15日 *临溪君子:关于回乡证…… 2014年11月16日 *侯宁:黑哥太不仗义了![哼] 2014年11月12日 *假行僧老巩:美女与野兽 2014年11月14日...

【网络民议】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

@媣稥1:【新浪微博上你最看不起谁】@李开复@薛蛮子@作业本@袁裕来律师@徐昕@贺卫方@何兵@作家-天佑@老榕@袁腾飞@王小山 @于建嵘@茅于轼@演员孙海英@李承鹏@丁来峰@韩寒@潘石屹@任志强@吴虹飞@袁伟时@高会民@赵晓@李剑芒@慕云雪村@章立凡@袁莉[email protected]吴稼祥@中青报曹林@赵楚@左小诅咒@陈志武@陈有西 其他人图中找...

信力建 | 信孚研究院,学习型的朋友群落

作者: 信力建   日前,著名时评家、作家、博主卫金桂女士受邀加入信孚研究院。 卫金桂,西北师范大学历史学硕士、北京师范大学法政所法学硕士、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文化史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博士后。现为北京电子科技学院教授、最热门文科选修课教师、北京电子科技学院学报编委。曾任北京市丰台区第七、八届常委;北京电子科技学院学报主编。发表学术论文五十多篇,出版学术专著两部,主持或参与各类研究项目十多项。2011年出版小说《中国女博士》(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年小说《伊甸园之殇》、《承担——60后大学生》已与名牌出版社签约,将于本年内出版。 迄今为止,卫金桂发表的文章已近千篇,杂文、随笔、书评、学术、生活,包罗万象,博古通今。某媒体曾如此评价她:作为历史研究者,她喜欢写评论,却不拘泥于媒体报道。她写生活琐事,却能引发网民地震,独成一家新闻。卫金桂自称“自由主义信徒,甘地主义态度”,事实上这也是信孚研究院的基本核心:自由主义,包容理性,主张公平正义的普世价值。我们所做的努力都是为了达成更多的“对话”,而不是“对抗”,不管是什么派系、什么主义。 信孚研究院是神马?更形象地说,它是信孚的专家朋友们的一个“大客厅”、“休养园”,更是国内著名学者们的“精神家园”。 简单地说,信孚研究院秉承和推行的是“自由之精神,独立之思想”的理念和“学术自主”的模式,提倡求真、分享、自由、有趣、共进的合作方式,努力整合全球华人的知识学术资源,为每一位有共同价值理念和追求的学者专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给予学者最便利最宽松的研究环境,着力于共同研究国内和国际发展问题的新思想、新观点和新理论,在全球形成广泛的知识盟友网络,携手推动社会进步。 未来,研究院将逐步走向国际现代化的公益组织运营模式,启动基金化运作,力求公开透明,但这只是初步设想。目前,研究院是独立支撑,适度资助举办各种学术交流活动,通过各种形式,率先实现信孚提倡的“时时、人人、处处”学习的大教育梦想! 目前,信孚研究院里的“牛人们”包括:袁伟时、曹思源、杨恒均、陈有西、吴祚来、秋风、颜昌海、童大焕、熊培云、李悔之、周虎城、杨佩昌、野夫、李剑芒、袁征、罗天昊、袁天鹏、李小鸣、李公明、鄢烈山、笑蜀、令狐补充、郎遥远、王晓阳、章文、熊丙奇、曹保印、荣剑、范泓、刘柠、叶匡政、刘洪波、郝建、薛忆沩、易富贤、余以为等知名学者。 研究院的“主业”很丰富,包括吃饭、喝酒、旅游、度假、做善事等等。只要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来广州,都会受邀参与信孚饭局,几样小菜、一壶好茶,思想碰撞,天马行空,各自惬意。比如,今年以来,与袁伟时、杨恒均、程刚等谈“中国话为何让世界焦虑”,与王则楚、李公明、唐明灯等谈“国家主义者”,与陈思、鄢烈山、蔡慎坤等谈“穆兄会的兴衰”,与冉云飞、赵牧等谈“外交价值”,与山田正行、余以为等谈“日本的政治与教育”,与邓良平、韩世同等谈“民企的春天在哪里”,几乎每个饭局都有个主题,而每一次的讨论都有所收获。 旅游度假,也是信孚研究院的特色之一,通过文章交流的“读文”,到互动交流的“读人”,再到行走天下的“游学”。比如,与杨东平、陈有西、杨恒均等游走以色列,与秦晖、金雁、秋风、张鸣等游走东欧诸国,与徐列、邓良平等游走日本,与袁伟时、鄢烈山、向熹等游走希腊古国,与吴祚来、曹保印、周虎城等游走印度等等,每一次游学之旅都充满新奇,沿途知识互补,观点辩论,趣味之至。 做文化善事,更是信孚研究院乐此不疲的事情。比如,联合政府部门、民间组织、媒体等做文化论坛、捐资助学,举办“儒教研讨会”、“武夷论道”、“信孚公益论坛”、“印度文化论坛”等,向农民工家庭赠送教育图书,为在校贫困大学生设立奖学金、调查基金等等,去年开始推出“好书送好友”活动,为学者、媒体、网友等赠送几千本好书,获得了诸多好评。 简单,慈善,乐学,有趣——这就是信孚研究院。如你想加入我们,欢迎给我们来信:[email protected]

【河蟹档案】为了强国梦,值得吗?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凤凰网:【真怪】延安城管踩头那事儿一出,校长开房没人问了;雷政富被判那事儿一出,延安城管踩头没人问了;李天一那事儿一出,雷政富没人问了;唐慧打官司那事儿一出,李天一没人问了;刘志军死缓那事儿一出,唐慧没人问了;曾成杰那事儿一出,刘志军没人问了;邓正加那事儿一出,曾成杰没人问了(新周刊) 2013-07-20...

李剑芒: 德先生:你可尊重过极少数?

著名的“德先生”快一百岁了。对不熟悉这个词汇的读者,“德先生”据说是1919年1月15日,陈独秀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文章《 罪案之答辩书》中用来描述民主这个英文词Democracy(德莫克拉西)。他同时提出“赛先生”,用来描述科学这个英文词Science(赛因斯)。中国的真假革命党人都庆祝1919年的五四运动,对于真正的革命党人,他们认为那是觉醒的起点。对于假革命党人,那是他们窃国的起点。 对于真正的革命党人,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思考这个德先生?不管你们怎么感情用事,可残酷的事实摆在我们面前;一百年来,民主不但没有实现,而且越走越远。中国的民主状况还不如一百年前。毛泽东在《新华日报》上的慷慨激昂民主论调,现在连提都不敢提。这是为什么? 让我们暂时不要把人想象成魔鬼,共产党当年吸引了一大批进步青年,他们不可能都是魔鬼。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但不是魔鬼,而且是一腔热血的年轻人,他们追求美好的未来,美好的民主国家。可他们得到的,却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残忍现实。这是为什么? 回顾中国的民主追求进程,我们很容易注意到一个微小的,邪恶的萌芽。人们对民主的理解只是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这就是为什么当列宁的“民主集中制”这头猛兽闯入中国的时候,没遇到任何阻挡,直入中国革命党人的心脏!在中国革命党人的大脑中寄生了近百年,至今仍然无法摆脱,它甚至变成了一种邪恶的“意识形态”。 这个邪恶的“意识形态”的主要表现形式就是对“极少数”的残酷无情。中国的所谓民主,从其进入中国的第一天起就没有摆脱民主暴政。“极少数”这个词汇在中国革命党人的词汇库中,几乎和“杀人”是同义词。中国的民主不但不尊重,而且残酷地屠杀极少数。“极少数”阶级敌人,“极少数”坏分子挑逗不明真相的群众,“极少数”反华分子,“极少数”XXX,“极少数”YYY...。每一个说法都是血淋淋的。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给这种血淋淋的野蛮行径找到了一个漂亮的名词;“敌我矛盾”。 这种欺压极少数的民主暴政永远得不到真正的民主,相反它必然走向独裁。为什么?因为民主暴政对极少数的血腥必然对多数人产生恐吓作用。这种恐吓使得人们为了自保,拼命向权力核心靠拢以避免被权力核心当做极少数牺牲掉。这种向权力核心靠拢的趋势,必然造成完全失控的权力核心。这个核心的人物就必然是独裁者,不想当都不成! 一个没有学会尊重极少数的民族,它根本不可能得到民主。它只能打着民主大旗,光腚跑一圈,最终跑出一个独裁者了事儿。荷兰人连妓女,赌徒,吸毒者,同性恋都能尊重,都能给他们留出他们自己喜欢的生活空间,可中国容忍不了极少数另类思考者,非要用监狱的墙把他们圈起来才放心。这种低水平的“意识形态”,他怎么配享受民主? 我从五年前不小心跳入中国的民主粥锅里就从来没有把民主当成一种追求的目标。我不断地重申;我的追求目标是人权。民主是不是向着正确方向前进的唯一衡量标杆就是人权。人权是目的,民主是工具,没有人权的民主根本不是民主!   青春就应该这样绽放    游戏测试:三国时期谁是你最好的兄弟!!    你不得不信的星座秘密

李剑芒:爱国贼忽悠爱国苍蝇!

李剑芒在网上因为反对爱国主义宣传而变成了著名的汉奸。骂李剑芒汉奸的网友们绝大多数(不排除少数)有一个特点:他们把毛泽东看成是爱国领袖。甚至认为骂毛泽东就是不爱国,就是汉奸。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