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婷婷

美国之音|李婷婷:要活着但不能苟活

中国“女权五姐妹”之一的李婷婷现身纽约一项关于中国女权的讨论会。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控制时紧时松,但总体限制越来越严;六个月内,中国有两部法律将生效,届时将切断中国公益组织来自国内和国际的资助。但她表示,作为女权活动家她将继续寻找空间让自己“活着”。 一年前国际社会对她和其他四位并称为“女权五姐妹”的女权活动家因组织公益活动被当局刑拘作出了强烈反应。一年后李婷婷现身纽约亚洲协会,畅谈作为女权活动家的亲身经历与体会,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维权人士,特别是女权人士的处境得到了改善呢?李婷婷告诉美国之音,这个问题很复杂,不能一概而论。

阅读更多

BBC | “女权五姐妹”之李婷婷:我现在很“温和”

一年前的“国际妇女节”前夕,中国的“女权五姐妹”被一一逮捕。李婷婷也是其中之一。 5人被刑事拘捕的消息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后,2015年4月,5人先后均获释。但到目前为止依旧属于“取保候审”状态,出行受警方监控。与地方“国保”的一来二去,已是家常便饭。 “女权五姐妹”被逮捕事件一周年,恰逢中国“两会”召开和国际妇女节之际,“女权五姐妹”的现状如何,是否一阵喧嚣后,她们开始渐渐淡出公众视野?中国的女权运动走上街头后,现在是否转向了温和派?...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凭什么? 习近平主持全球妇女峰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9月份访美期间在纽约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主持了全球妇女峰会并发言,呼吁国际社会更加重视提高女权、消除对女性存在的差别观念和偏见。 习近平在发言中虽然承认妇女权是人权,但把人权置于经济发展权之后。他借联合国舞台宣传中国妇女权利的良好现状,称“每一位中国妇女都有实现她们梦想的机会。” 针对中国主持这次峰会,美国发起了释放20名妇女政治犯活动,其中包括3位中国妇女——律师王宇、公民记者高瑜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

阅读更多

博谈网|她是一名安静的商业律师,后来北京开始针对她

据《华盛顿邮报》7月18日报道,可以说是中国当局造出了王宇,他们的一个眼中钉。她曾是一名温和的商业律师,从事专利纠纷之类的案件,直到2008年底在天津火车站的一起事件。当时火车站员工阻止她登车,即便她持有车票,于是双方发生口角,随后王宇遭几名男子殴打。但几个月后,是王宇而非那些打她的男子被指控“故意伤害罪”。经过长时间、可被质疑的法律程序,她在监狱里被关了两年半。她的朋友和同事们说,在那里,她看到了囚犯们是如何被强迫劳作而没有报酬,听到了他们被虐待和折磨的故事。2011年出来时,王宇已变成了一名人权提倡者,承接一些在中国最引人注目的案件。“当她出来时,她迅速成为这个运动的一部分,真正投身进去”,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的中国法律专家Eva Pils说。她在几周前与王宇交谈过。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上周在中国19个省统一抓捕了100多名律师,以打击一个“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重大犯罪团伙”。王宇是其中之一。王宇曾是著名维族知识分子伊力哈木·土赫提的代表律师。伊力哈木·土赫提去年被以鼓吹分裂、煽动民族仇恨、批评政府和发声支持恐怖主义的罪名被判终身监禁。王宇也为今年三月被捕的五名女权活动人士辩护。她们计划在三八国际妇女节推出一个反性骚扰的公共活动而被捕,罪名是“寻衅滋事”。王宇原计划作为被当局禁止的法轮功团体成员的辩护律师出庭,但她一再被拒绝进入法院。去年在黑龙江省,当王宇被拒绝会见一名法轮功当事人后,她与一名同事站在牡丹江公安局外举着牌子说“律师要求有权见当事人”。很少人会看到他俩站在接近中俄边境的这个边远的公安局外。但是王宇的同事把他们两人的照片放到了微博上,并很快传播开来。就是这一点——用社交媒体告知公众——导致她上周成为全国性统一打压人权律师行动的一部分。“我觉得实际上是她在人权方面的工作惹恼了当局”,中国最著名的民权律师之一、哈佛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滕彪说。“这些律师有良好的组织和联系。他们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来动员人。”在中国,逮捕人权律师并不罕见。据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消息,截至周四,在中国国内共有215名律师、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被拘捕、逮捕或失联。分析师们表示,上周的大规模拘捕令人震惊,它是在习近平领导下更广泛压制非政府组织和其它民间社团的背景下发生的。“这是继2011年‘茉莉花’抗议以来最令人瞩目的打压”,大赦国际的研究人员William Nee说。“但打击的范围和对这些特定律师的后果方面都远远超过以前。”虽然44岁的王宇和她所在律师事务所的其他律师在被捕律师之列,但王宇的境况引起公众关注,因为她是被当局挑出来点名批评的几位律师之一。上个月,国营新华社刊登了一篇没有署名、显然是旨在抹黑王宇名誉的评论文章。文章说,“就是这样一个嚣张跋扈、身背案底的女人,近几年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律师,张口闭口法治、人权、正义,到处打着‘维权’旗号活跃逍遥。”认识王宇的人描绘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景象。“五名女权活动人士”之一的李婷婷说,王宇是一名耐心、投入的律师。“她工作非常努力,总是在路上,包总是塞得满满的”,李婷婷在微博上写道。“她很瘦,每次见到她都是背着很重的袋子。我注意到她是如此的努力,而且从来不抱怨。”人权观察的Maya Wang表示,被拘捕的王宇律师没有火气。“她讲话轻声细语,对待工作非常认真”,她说。“首先,她是一名律师。对她和其律师事务所的整个打压是一种政治打压。”但当局用那起火车站事件来针对王宇。当新华社刊出该官方评论时,王宇和她的同事们知道这是坏事即将到来的迹象。7月8日,王宇去机场为她的丈夫、人权活动家包龙军和他们16岁的儿子送行。他们正准备前往澳大利亚,送孩子到那里上学。那天夜里大约凌晨3点,她家里突然断电,Wifi也断了,她给一群律师朋友发了条短信。接着,她听到有人在撬她家门锁的声音。“我从猫眼往外看,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到,偶尔有低声说话的声音,但听不清楚”,她发短信写道。“我丈夫和儿子都没有接听他们的手机。”结果发现他们已在机场被捕。当人权活动人士们收到王宇的短信试图给她打电话时,她没有接听。此后,王宇夫妇一直被关押,他们的儿子被释放,由他的姑姑照顾,但他的护照被没收。王宇已感觉到自己可能会被“收拾”,上个月她曾说她的工作意味着“许多相关权贵早已对我怀恨在心”。“真相岂容掩盖”,她在回应新华社那篇评论的一份声明中写道。“我相信在民智大开、网络新媒体日益普及、人民越来越具有明辨真假能力的今天,任何企图丑化我的阴谋都绝不可能得逞!”当局似乎在试图确保这不会发生。在微博上被禁止搜索“律师王宇”和“维权律师”,对于王宇案的评论只有非常负面的那些。原文She was a quiet commercial lawyer. Then China turned against her.

阅读更多

杭州蔚之鸣妇女机构将被迫关闭声明

一个新兴的妇女公益机构,在经过一系列的暴风雪后,面临多重压力,不能继续以“杭州蔚之鸣机构”的身份开展她们的使命工作,今天宣布停业关闭。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停止为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而奋斗。即使我们不能全职做女权,我们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方式继续关注妇女权利,并为之不断努力。同时,我们也希望有更多关注妇女权利的人士,就会像这家机构的名字一样,在广阔的天野里为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呐喊。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