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

李戡:我会和整个统战系统斗争到底

在中国大陆,但凡你和政治沾上一点关系,你永远只能活成他们给你量身定做的「样板台胞」模型,你出于善意稍微提点意见,他们就给你扣帽子说你台独,你坚持道德原则不同流合污,他们不但不尊重你,还觉得你来搅局丶坏他们好事,加倍打击你。只有在台湾,你还可以活成一个人想活的样子——不管你政治立场如何,只要你有品,就能赢得尊重。我仍然支持统一,并非我对迂腐至极的大陆官僚系统抱有任何期望,而是遵守我爸爸交代给我的遗愿。他在病床上对我说,「中国统一我看不到了,你要帮我实现它」,两年来目睹大陆对他变本加厉的封杀和刁难后,我每当想起这句话,心理就五味杂层丶欲哭无泪,我除了佩服他,更为他感到不舍和不值。

Read More

黎学文 | 被诅咒的李敖

李敖今天死了,消息传来,大陆社交媒体上大多是一片嘲讽诅咒之声。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的女友,突然发出惊呼:他终于死了!对女友的如此反应,我完全理解。李敖长期对女性的变态作为应该得到如此评价。...

Read More

【新史记】李敖列传

   李敖公,民国二十四年诞于满洲,开蒙学于北京,不识愁于战乱,民国三十八年,随父海遁台湾,偏安南朝,迄今未归,则公已耄耋耳。    夫南朝,蒋氏败绩,踞台岛以苟延,挟国体而自重,隔海峡以对峙,倚米国而无恐,故败而未亡,崩而不溃者也。又,失国之痛,丧家之耻者,至世子经国亲政以来,颇知反躬切责,内则老朽辈渐次逸放山林,青年才俊者归岛效力,仓廪日渐其丰,文明日渐其化,新朝文攻武卫之期,则南朝已入四小龙之列;外则修好米日,言听计从,则中兴之象卓然也。   ...

Read More

墙外楼|许骥:李敖大师的「单程证」

许骥:李敖大师的「单程证」2015年3月4日墙外仙减小字体 / 增大字体 早就听人说过,大陆人和台湾人骨子里是一样的,只不过在不同的土地上,呈现出来的表象不一样罢了。尤其是外省人,如果还是国民党,那就更和大陆人没有区别。大陆网上有个段子,说共产党是流氓的苏联人,国民党是斯文的苏联人。另外,别以为一些反对国民党威权的人便很开明,有时候反着、反着,他们自己也会威权思维上身。从台湾作家李敖申请移民香港不成,可见一斑。 李敖大师通过「优才计划」申请移民香港,结果很受挫。据他说,入境处要他解释为何曾经坐牢。这让李大师觉得很不被尊重,说道:「开始沟通说很欢迎,到办手续,就拿我当一般普通移民案对待。还有更离谱,要证明我的英文程度,太侮辱人了!」而入境处那边的响应,则称一早已经催促李敖补交证明文件,未有下文,于是早就close了case,入境处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李敖表示,他移居香港有太平绅士吴思远的推荐,另外听说包括董建华在内的高层也乐见其成。但在香港这种分权的政府架构中,理论上入境处工作人员面对的所有申请表都是一律平等的,管你是谁来申请,又有谁在关心这单case。这难道不就是李敖大师毕生都在纸上追求的英国式民主社会最基本的要素吗? 李大师虽然对英国在香港留下的各种制度心向往之,不过一旦自己加入到这制度里来,就发觉不好玩了。他要的是特权,是2005年上北京「神州文化之旅」时的风光无限──长安街封道开路,北大党委书记恭迎,故宫博物院私家藏品伺候然而,大师如果以在北京接受「类国家元首」高规格待遇的预期来要求香港,或许还要再等上十年八载,让香港再沦落得更像大陆才行。 其实,如果是九七以前大师申请移民香港,或许是有机会通过审核的。一位饱受国民党政治打压的文人,有权向文明的英国提出政治避难,且容易获得批准。但是,对今天这个「政治正确」的特区政府来说,难度太大了。别忘记,李敖第一次坐牢写在白纸黑字上的「罪名」可是「台独」(且不论真相到底是甚么)──谁会奢望今天的特区政府敢允许「台独分子」取得香港身份证? 实际上,他之所以会被入境处「刁难」,恰恰证明香港目前这套制度是完善、公正、伟大的。在全世界华人社会,恐怕也只有香港可以做到真正的「六亲不认」。由于各行政部门之间是相对独立的,所以不存在要看谁的脸色办事。入境处的工作人员不需要担心其他部门「打招呼」,也不需要用黑暗逻辑自我审查,猜测谁将来可能升官发财,于是生怕今天的行为会得罪未来的上司。 当然,李敖移民香港不成事件,还有一个值得反思的视角,那就是单程证。香港面对全世界任何地方的移民申请,都有权说不,惟独除了大陆以外。大陆公安局一个红戳,二指宽的条子落到罗湖,香港作为被移居地,竟然没有拒收的权利。入境处曾表示,如果单程证审核权回到香港,会有海量大陆人来港定居,香港应接不暇。如今,却有新的消息称,大陆正在研究单程证「返回机制」,让后悔来港定居的大陆人可以回大陆上户口。事缘单程证每天150个名额,多年来都处于「用不完」状态,足见香港对大陆已无吸引力。一方面是单程证供过于求,一方面仍不将单程证审核权利交予香港,岂不是逻辑上的矛盾? 所以,在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李敖大师真的想要移居香港,又不想接受各种审查的话,还是有一条「完美路径」的,那就是以单程证来港:第一步,放弃台湾居留权;第二步,回到祖国大陆,上户口;第三步,向当地公安部门申请单程证。以李敖的声望,又有多位达官贵人对他移居香港「乐见其成」,在大陆绝对一路「绿色信道」,也许几天内就搞定了。到时候,即便把单程证甩到入境处工作人员的脸上,也肯定没有人敢过问大师的「前科」问题。可别忘记,即便是曾经在香港犯下纵火杀人案的施君龙,都照样可以凭单程证获得居港权。那么,请问还有谁是不可以的呢?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分类: 新闻, 观点标签: 移民, 香港

Read More

播种者胡适的第121个生日

   ——元芳,胡适何时真正归来? 12月17日 蛮子晚报 =============== 晚报导读   今天是胡适先生的生日。毛泽东曾说到了21世纪,可以给胡适平反了。现在官方还是颇多禁忌。我们在这里心香一瓣,表达对这位20世纪中国最伟大学人和公知的一份怀念。——@贺卫方   胡适诞辰。梁实秋有言:胡先生雅擅言词,…国语虽不标准,而表情非常凝重,说到沉痛处辄咬牙切齿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令听者不得不信服他所说的话语。…他是得力于《圣经》传道的作风,无论是为文或言语,一定要出之于绝对的自信,然后才能使人信。——@薛蛮子 =============== 胡适的语录   胡适:“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胡适:“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明明是不可救药的大病,我们偏说一点病都没有!却不知道:若要病好,须先认有病;若要政治好,须先认现今的政治实在不好;若要改良社会,须先知道现今的社会实在是男盗女娼的社会。 ”   胡适:“中国社会最爱专制,往往用强力摧折个人的个性,压制个人自由独立的精神;等到个人的个性都消灭了,等到自由独立的精神都完了,中国社会自身也没有生气了,也不会进步了。中国社会里有许多陈腐的习惯,老朽的思想,极不堪的迷信,个人生在社会中,不能不受这些势利的影响。有时有一两个独立的少年,不甘心受这种陈腐规矩的束缚,于是东冲西突想与中国社会作对。”   胡适:“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取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争取个人的人格,就是争取国家的国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胡适:“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 胡适的故事   胡适生活简朴,饮食随意,毫无怪癖和名士气。他一生走遍世界各地,喜欢出去吃小馆,饭后携走火柴一盒,作为纪念。外国记者想当然,在报纸上发出花边新闻,说胡适有收藏火柴的雅癖,遂有一火柴公司寄赠两箱火柴给他。胡适啼笑皆非,将它们悉数送给好友赵元任,赵元任用了好几年也没用完。   胡适不耐寂寞,他声称最重视学术,要“二十年不谈政治”,数年之间,即创办《努力》周报,发表《我们的政治主张》。朋友或不赞成其办报,担心他要做“梁任公之续,”胡适自己说:“他们都说我应该专心著书,那是上策,教授是中策,办报是下策,……这一班朋友的意思,我都很感谢,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     有一次胡适之的朋友们在胡家里聚餐,徐志摩像一阵旋风似地冲了进来,抱着一本精装的厚厚的大书,是德文的色情书,图文并茂,大家争着看。胡适之说:“这种东西,包括改七芗、仇十洲的画在内,都一览无遗,不够趣味。我看过一张画,不记得是谁的手笔,一张床,垂下了芙蓉帐,地上一双男鞋,一双红绣鞋,床前一只猫蹲着抬头看帐钩。还算有一点含蓄。”   胡适写辜鸿铭的文章有误,辜要求胡适在报上正式道歉,否则向法院起诉。大半年后,胡适见到辜,问“辜先生,你告我的状子进去了没有?”辜说:“胡先生,我向来看得起你的;可是你那段文章实在写得不好!”   胡适先生曾说:"我受了十年的骂,从来不怨恨骂我的人。有时他们骂得不中肯,我反替他们着急。有时他们骂得太过火,反而损害骂者自己的人格,我更替他们不安。如果骂我而使骂者有益,便是我间接于他有恩了,我自然很愿挨骂。" =============== 胡适日记选   7月4日新开这本日记,也为了督促自己下个学期多下些苦功。先要读完手边的莎士比亚的《亨利八世》。7月13日打牌。7月14日打牌。7月15日打牌。7月16日胡适之啊胡适之!你怎么能如此堕落!先前订下的学习计划你都忘了吗?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不能再这样下去了!7月17日打牌。7月18日 打牌。   叶克飞:蒋梦麟执掌北大时一度窘迫,为了建设学校,或欠钱躲债,或借钱度日。胡适日记曾载,“梦麟说:‘北京的教育界像一个好女子;那些反对我们的,是要强奸我们;那些帮助我们的,是要和奸我们。’我说:‘梦麟错了,北京教育界是一个妓女,有钱就好说话.无钱免开尊口。’”     1943年,宋美龄在美国华府、纽约等地多次公开演讲。其中,3月2日在纽约的一场演讲由威尔基主持。《胡适日记》1934年3月2日:“晚上到Madison Square Garden听蒋夫人的演说,到者约有两万人,同情与热心是有的。但她的演说实在不像样子,不知说些什么!”;又3月4日:“她一股虚骄之气,使我做恶心。”   争取言论自由一直是胡适的工作之一,胡适日记曾这样写道:蒋公约我吃晚饭,七点见他,八点开饭。谈了两点钟,我说一点逆耳的话,他居然容受。我说,台湾今日实无言论自由。第一,无一人敢批评彭孟缉。第二,无一语批评蒋经国。第三,无一语批评蒋总统。所谓无言论自由,是“尽在不言中”也。   胡适始终支持汉奸汪精卫。直到1944年汪精卫死了,胡适在11月13日的《日记》中,不但无只字谴责汪叛国当汉奸之罪,相反大动怜悯之心写道:“汪精卫死在日本病院里,可怜。精卫一生吃亏在他以‘烈士’出名,终身不免有‘烈士’情结,他总觉得‘我性命尚不顾,你们还不能相信我吗?’”   后记:胡适何时真正归来?   1918年,27岁的胡适到北大任教时,已成了全国知名的文学革命提倡者。林语堂以清华教员身份迎接他。两人见面时,林“犹如触电”。胡博士引用十五世纪人文主义者伊拉斯摩斯从意大利返回祖国荷兰时的豪语说:“我们回来了。一切都会不同了。   是的,他们如果回来了,一切就会不同了,学者周质平曾感慨:胡适思想在80年代和中国人重见时,他的自由、民主、科学、理性、温和,再度成为思想界久旱后的甘霖……一个五四时期“应时之人物”,变成“先时之人物”,不是胡适思想进步了,而是中国社会倒退了。   几年前,李敖来大陆,捐了35万元人民币给北大校方,要求给胡适在北大立个铜像。几年过去了,北大还没有为这位最著名的北大教授立个铜像。   元芳,胡适何时真正归来?   http://bo.mzwz.f3.cn/site/13958/index.htm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