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城

All

Latest

纽约时报 | 周永康两名前下属被提起公诉

中国共产党正在打掉一个围绕着曾在党内掌握大权的高官的政治朋党,这一努力周四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政府于当天宣布,这位前官员的两个老部下很快会面临受贿起诉。国家首席检察官办公室表示,这两人分别是曾经担任中国西南部省份四川省党委副书记的李春城,以及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的前董事长蒋洁敏,他们将在湖北省面临审判。相关文章 涉周永康案“黑老大”刘汉被处决 调查周永康显示习近平反腐决心 周永康倒台,官方话语不离旧辙 前中办主任令计划涉违纪落马 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李望知微博透露父亲薄熙来近况 中国政府欲借薄案证明反腐决心 从薄熙来的风格到党的风格 他们都曾在周永康手下工作,周永康担任过国内安全力量的负责人,去年被开除党籍。其案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最高级别的腐败案。周永康面临着从受贿到泄露国家机密等一系列指控。此公告前一日,中国最高司法机构最高人民法院暗示,72岁的周永康的罪行可能已超出腐败,涉及到了政治密谋。最高人民法院在周三发布的2014年度工作报告中做出了上述暗示。报告称,周永康、薄熙来“践踏法治,破坏党的团结,搞非组织政治活动”。薄熙来是已经倒台的前政治局委员,2013年9月被定罪,判处无期徒刑。虽然报告没有说薄熙来和周永康是否一起从事这些活动,但是,因在同一句话中提到这两人的名字,报告助长了人们的猜测:薄熙来、周永康,及其他高层领导人,比如周日被宣布死亡的前将军徐才厚,已经在党内形成了一个帮派。本月,曾在共产党主要报纸《人民日报》担任副总编辑的周瑞金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说,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以及另一位前高级官员令计划的案子“都有牵连”。《北京青年报》援引北京大学腐败问题专家庄德水的话说,最高人民法院的说法暗示,周永康以及有类似问题的官员“搞得像四人帮,搞小的利益集体,试图获取权力,影响公众的政治态度”。这一历史比喻对任何中国人来说都非常强有力。四人帮是包括毛泽东遗孀江青在内的一个小团伙。1981年,其因在1966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的后期阶段试图夺权一事受审。江青后来在狱中自杀。薄熙来于2012年3月15日落马,他被开除了公职。周永康的倒台是在去年12月,那之前,党内调查人员首先从他身边的人身上下手,把他们从有影响力的位置上撤了下来。第一个落马的是李春城。习近平2012年底掌握共产党控制权后仅几周,曾在周永康于1999至2002年担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在其手下工作的李春城就垮台了。蒋洁敏落马的日子是2013年9月1日。周永康也曾在20世纪90年代担任过国有石油公司中石油的负责人。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对本文有报道贡献。翻译:Cindy Hao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腾讯财经|【人物特稿】“国师”曹永正的朋友圈

==摘要== 和王林一样起家于气功热的曹永正绝不是变变戏法。他在后海深处的胡同里,搭建了一个隐秘的政治、商界、文化的跨界关系网络,成为了周滨之父“最信任的人”,又从石油、地产等领域攫取了巨大的财富。是什么给了他“成功”的土壤?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前马厂胡同60号,被称作中国政法系统后院。曾经有来自政法系统的高官,给曹永正带来了一个类似iPad的器物,这名人士现场向曹永正演示了该工具强大的监控功能。...

纽约时报 | 四川反腐断送亿万富豪九寨天堂梦

中国九寨沟——在酒店的前门入口处,一头白色的机械牦牛一边点头,一边发出“哞”的叫声。其内则是这片建筑的核心:一个巨大的玻璃结构大堂,其间有三层高的石、木建筑组成的藏族和羌族村寨的复制,每一栋建筑里都有一家餐厅或酒吧。建筑顶部铺着玉米苞叶。 这就是游客对这座天堂,或者更确切地说,对九寨天堂洲际大饭店的第一印象。按照客房数量,这是中国最大的酒店之一——1010间客房分布在七栋建筑中——它坐落在中国西部藏区雾霭缭绕的林间,是一个山区度假村的一部分。酒店和中国最著名的九寨沟自然保护区近在咫尺,正是这一点吸引了游客前来。九寨沟自然保护区是一片镶满碧绿湖泊的仙境,它相当于中国版的黄石公园(Yellowstone)、或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能在这样一片净土建设这样的酒店,是对其缔造者政治人脉的验证。建设这家酒店的邓鸿是一名亿万富翁,也是四川省最著名的商人之一。 不过,了解四川商界和政界的人表示,邓鸿和目前正受到共产党反贪部门 调查 的四川省党委副书记李春城关系密切。李春城在2012年12月被拘押,而对他的调查已扩大到了四川省的其他实权人物。 去年11月8日,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篇出自《新京报》的报道,称邓鸿已被正式逮捕。《新京报》说,邓鸿被关押在咸宁,但咸宁市警方以及邓鸿公司的代表均拒绝对这一消息置评。 现年50岁的邓鸿是空军军官之子,他依靠酒店和会展业发家。在2013胡润百富榜排出的中国富豪榜上,位列第290位,其身家净值约为10亿美元(约合60亿元人民币)。 邓鸿有一张雄心勃勃的项目列表,其中包括了“新世纪环球中心”,这栋位于成都的购物和酒店建筑,是 亚洲最大的单体建筑 ,不过,九寨天堂才是他最珍视的项目。身为画家和书法家的邓鸿亲自设计了九寨天堂,他和家人也常常住在这里。 为英国公司洲际酒店集团(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工作的该酒店总经理王泰生说,“我想,整个酒店反映出了邓鸿的理念。”洲际酒店集团受雇管理邓鸿公司开发的13个房产项目,包括马尔代夫和密克罗尼西亚的度假村、以及位于西藏拉萨的一间有2000个房间的酒店。 王泰生说,邓鸿把九寨天堂设想成了一座中国人口中所说的“世外桃源”。“从远处看,你什么都看不到。然而突然之间,就出现了一座巨大的五星级酒店。” 不过,王泰生说,邓鸿已经有一年左右没来度假村了。《新京报》的文章说,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去年二月在成都。四川的这桩反腐调查似乎和另一桩更为棘手的调查是同步的,后一桩则正在调查国有石油企业前高管和周永康的家人。周永康曾任四川省委书记,后在掌握大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任职,期间主掌中国国家安全机构和司法系统多年,于2012年退休。 邓鸿在这个谜案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尚不明朗,不过,党内调查人员往往会利用商界人士对行贿的供认,来立案调查官员。邓鸿一手创建的、总部位于成都的成都会展旅游集团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当问到邓鸿被羁押一事时,王泰生说,“我们不能谈论此事。” 王泰生是一个举止得体、英语流利的酒店经理,他了解司法体系的变幻无常,在1994年被分配到哈尔滨公安局与假日酒店(Holiday Inn)合作开办的酒店之前,王泰生曾在哈尔滨担任警卫员。后来,他受雇于假日酒店。 九寨天堂于2003年开业,由会展旅游集团经营。2007年,该公司与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签约,使其成为酒店管理方,双方共同管理13处物业,这是第一家。 该酒店的卖点就是“天堂”。它能安排客人与西藏牧民骑马,乘筏游览仙女湖,并帮助购票观看由150名藏族及羌族演员带来的舞蹈表演。大堂服务员大多是身穿传统藏袍的汉族人,汉族是中国的主要民族。 标准间的价格约为每晚305美元(不含税)。王泰生表示,该酒店2012年的收入接近5000万美元。 客房设计融合了藏族民居与英国酒馆的风格。在国家法定节假日期间,酒店都会客满。 “我关掉了手机,这样官员就无法打电话给我,要求留房,”王泰生在去年秋天一个节假日的周末说道。“酒店全满了。” 酒店客人会到附近的九寨沟或黄龙自然保护区游玩,坐在仿造藏族、羌族村寨风格的建筑中享用火锅。川味餐厅的门口摆了很多烤羊肉串。附近庭院的藏族风味餐厅旁是一个仿造传统羌族碉楼设计的11层石砌建筑。 一些客人会到天浴温泉中心放松,该温泉中心占地11960平方码(约合1万平方米),拥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室内温泉。 当地的一名藏人表示,该酒店帮助了当地经济的发展,虽然藏族员工大多做一些卑微的工作。(王泰生称1350名员工中有10%都是当地人)。但这名藏族人抱怨称,酒店也导致了该地区藏族文化的“汉化”。 一天上午,来自江苏省的游客,63岁的马民俊(音译)和妻子走过中央大堂时为藏、羌村寨拍照。他说,“我觉得这个酒店非常漂亮,你找不到和它一样的酒店。” 王泰生表示,邓鸿边搞艺术,边在成都卖衣服,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在美国居住了一段时间后,邓鸿带着足够的资金回到中国,进行土地开发,这是在中国获取巨额财富的常见途径。 但这种途径也引发了人们对他与地方政府存在腐败关系的质疑,因为开发商通常依靠官员获得土地使用权。在被问到邓鸿如何获得九寨沟自然保护区附近的这片林地时,王泰生表示,“我真的不知道。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尽管邓鸿消失不见,邓鸿公司与洲际酒店的合作物业似乎没有一处因此停业。王泰生表示,他们“照常营业”。 最具争议的是拉萨的酒店。11月5日,倡导西藏独立的人们在全球范围内的几家洲际酒店举行抗议活动,反对这家西藏酒店。 倡导西藏独立的人表示,该酒店项目会加强共产党对西藏的控制。总部位于伦敦的自由西藏组织(Free Tibet)的负责人埃莉诺·伯恩-罗森格伦(Eleanor Byrne-Rosengren)曾表示,洲际酒店的目的是在“这个受压迫民族的腹地为富人开设一个游乐场”。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Mia Li和Ye Fanfei对本文报道有贡献。 翻译:张薇、许欣 纽约时报中文网

新京报 | 李春城妻子常年缺勤 曾两个月来单位一趟

曲松枝被爆目前正配合纪监部门调查;由成都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副局长朱志萍担任 新京报讯 (记者李超)昨日,记者从成都市红十字会获悉,成都红会党组书记曲松枝已被免职,党组书记由原成都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朱志萍担任。曲松枝是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的妻子。...

纽约时报 | 李春城案牵出成都“哈尔滨帮”

两千年前的秦朝蜀官李冰治水有功,原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视之为从政为官的楷模。2011年11月,离任成都市委书记就任四川省委副书记后不久,李春城对同事和下属说,陕西地下埋了70多个皇帝,一般人能记得名字的很少,四川都江堰工程和它的建造者李冰父子,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当官不在大小,为人民做事才能被人记住。 然而,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刚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的李春城,在十八大结束后不久,即被中央纪委正式立案调查。12月2日,李春城被带离四川,成为十八大后第一个“落马”的副省级官员。12月13日,新华社发布消息称,中组部有关负责人证实,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李春城案发后,当地多名在李春城时代被认为“工作得力”的干部,和数位地产界的“红顶商人”受到约谈。四川的高官富商群体都在观望着案件牵涉的广度和调查走向。 财新记者采访调查得知,李春城案发,源自系统内党政干部向北京提供的线索。若干个举报环环相扣,最终指向成都市远郊一处房地产项目,而李春城的“圈内人”涉足此处地产开发。 事涉万科项目 四川省成都市是西南重镇。伴随着行政区划调整,城市骨架在李春城执政时期不断向外扩展。北郊的新都在2001年撤县设区,时年45岁的李春城在这一年“扶正”,由代市长当选为成都市市长。 李春城生于1956年,辽宁省海城人。入川前,他在黑龙省哈尔滨市学习、工作多年。1978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他留校工作至1987年7月。之后李春城先后任共青团哈尔滨市委书记、哈尔滨市太平区区长、区委书记,官至哈尔滨市副市长。 1998年12月,他远赴四川担任成都市副市长,随后任职泸州市委书记,不到半年即调回成都再任副市长。这意味着其能力受到四川省委主要领导的高度肯定。之后担任成都市长、市委书记等职,2011年9月开始担任四川省委副书记。 近年来,成都市提出北部城区(下称“北改”)改造。这里曾经是计划经济时期成都的核心区域,三线建设时期开办的军工企业云集此处。“北改”启动后,企业纷纷由内外迁,腾出的地块先后挂牌出让,房地产项目在北部城区如雨后春笋。 万科的五龙山项目位于成都绕城高速公路外侧、新都区境内,建在环城生态带上。环城生态带由成都市三环路和三环路以外、绕城高速之间的环状区域围闭而成,包括绕城高速外侧500米范围,面积约为198平方公里。售楼小姐用激光笔指着沙盘比划说:五龙山项目占地6100亩,其中2000多亩用于开发高层电梯房、洋房和别墅,剩下的属于山顶、湿地等市政公园。 在项目推介过程中,198平方公里的生态带被简化为“198”出现在各种宣传资料中,意指居住环境美景天成。 据当地地产商介绍,根据规划,环城生态带上可以建设商业住宅和地产项目,但必须镶嵌在公益旅游项目之内,后者建设亦由开发商负责。不过现实操作中,商人们通常是优先开发商业项目,公益项目则留待资金充裕时再行建设。 根据成都当地媒体2010年的报道,五龙山项目两个地块总共518亩,5月6日拍卖,起价均为每亩105万。当时拍卖规定,每次举牌加价幅度为2万元,而现场只有一个竞拍主体举牌——由名叫成都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同泰)牵头的联合体,用时不到6分钟就将两块地以底价收入囊中。 成都地产界资深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李春城案发即与此次土地出让有关。 地产公司涉案 万科新都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新都万科)是万科五龙山的项目公司。工商资料显示:成都同泰是新都万科的法人股东之一;另一家股东为万科置业(香港)有限公司在境外注册的子公司,名叫Dylan Company Limited。 成都同泰成立于2008年9月。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经营,装饰装修设计,经济信息咨询,市政设施建设,房地产信息咨询,房屋拆迁土地整理,销售,建材,机械设备等。彼时由李春城主持的成都城乡统筹试点工作早已启动,新都区则还在继续着手于2007年6月启动的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工作,全面清理全区土地利用状况。 根据工商资料,成都同泰成立时,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到位资金仅为200万。其中成都人马驰持股20%,实缴出资额40万元;另一个名叫王亮的股东,来自黑龙江绥化市,持股80%,实缴出资额160万。 马驰拒绝了财新记者的采访要求,王亮的登记电话号码则已经关机。 成都同泰公司的股权后来发生过四次变更。第一次发生在2008年11月,股东中加入了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于宗靖。股权结构调整为:马驰占20%,王亮占55%,于宗靖占25%。第二次发生在2009年8月,马驰、于宗靖、王亮将名下所持股权转到洋浦同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洋浦同泰)。转让完成后,洋浦同泰持有99%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王亮仅保留下1%的股份。洋浦同泰的法人代表叫林江,亦为哈尔滨人。 第三次变更,亦即最重要的一次变更,发生在2009年8月底。王亮和洋浦同泰继续释放股权,二者分别转让0.8%和79.2%的股权,受让者为成都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成都万科”)。至此,成都万科成功入主成都同泰,又在次年的年中通过成都同泰拿下新都区五龙山地块。 第四次变更发生在2009年9月,王亮剩下的0.2%股权,转让给洋浦同泰,王亮退出股东会。成都同泰的法人代表由王亮更换为成都万科的法人代表刘军。 成都“哈尔滨帮” 知情人士介绍说,在成都同泰,1981年出生的王亮是关键人物。在王亮背后,是他的舅舅、一个叫史振华的黑龙江绥化人。 “史振华是李春城的铁哥们儿。”一位房地产商人透露说。 成都地产界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史振华年近50岁。2001年李春城由泸州市委书记调回成都担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后,史振华从东北来到成都。他和李春城即是东北老乡,又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校友。 不少成都地产界人士都见过史振华。“我们对他印象不错,他为人低调,做事比较讲商业规则,并不会因为有关系就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一位房地产人士介绍说。在这个圈子,史振华被称为“老史”。据称,“老史”做建材起家,房地产业务做得并不多,仅在成都市清白江区有几处土地,此外,地产圈没有听说过他做过什么大项目。 平常抛头露面的人是他的外甥王亮。圈内人对王亮也颇有好印象。“他虽然年纪小,但老成持重,非常有能力,是老史的得力助手。”这位地产界人士介绍说,老史的一些地产业务就交与王亮打理。 在成都站稳脚跟后,史振华开始积极参与一些团体活动。2002年度成都市青年联合会第十届委员会新增委员名单上,史振华是其中一员。当时的资料介绍称,他是亿阳集团成都智能交通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总裁。2003年9月20日下午,哈工大四川校友会第三届理事会在成都召开,史也参与其中。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成都同泰曾经股东中的于宗靖,是史振华好友之一,之前曾在北京从事房地产开发。 这批来自东北黑龙江、跟随李春城的生意人,很快在成都被称为“哈尔滨帮”。当地地产界人士认为:在五龙山地块上,“哈尔滨帮”显示了实力。可兹为证的是每亩105万元的低价。公开资料显示,也是在五龙山地块附近,央企保利地产同期的拿地价格为每亩125万元。 隐秘的交易 但万科集团与成都“哈尔滨帮”扯上关系,多少让人有些意外。2009年以前,万科拿地的方式较为单一,主要依靠土地招拍挂。这种坚持一方面保证万科了拿到熟地就开发的模式,但也面临土地成本高、获取土地的难题。 郁亮担任万科总裁之后,风格有所转变,财务出身的郁亮看重财务指标,对下增加业绩压力,万科各分部也有了较多自主权,拿地方式开始尝试多元化路线,其中就包括合作拿地、土地整理、新城镇开发、旧城改造等方式。四川房地产圈的人感叹说:“连万科都考虑(拿地)出路,这是逼良为娼的过程。” 2010年,与“地主”合作,成为万科拿地的一种常见方式。但万科为何选择成都同泰这样的“非专业公司”,且通过控股的方式合作? 一位当地房地产界人士分析说,一些特殊地块需要与有政府关系的公司合作,才可以顺利拿到。同时,这还有助于降低拿地成本。而用股权收购方式,不易被察觉。 他推测,有当地高官人脉的成都同泰,在万科入股之前,应该已就五龙山项目的6100亩土地打包与新都区政府签订了土地一级开发协议。 所谓土地一级开发,是指土地出让前的运作方式,将“生地”变为“熟地”,达到可以出让的“五通一平”或“七通一平”的标准。在大多数城市,主要是由政府来操作,也有政府委托企业运作,政府负责管理和监督,或者由国有企业或事业单位性质的土地储备机构来做。 土地一级开发环节,企业需要一级土地开发的资质,开发的成本包括征地补偿、土地平整、道路、自来水、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等。通常,负责土地一级开发的企业愿意拿地,进行“土地一二级联动开发”,在获得一级开发的收益之后,继续获取二级开发的巨大收益。这需要良好的政府关系。 成都同泰号称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际到位资本只有200万元,远远不足以操盘一个如此土地体量的大盘项目。它需要找一个有资金实力和开发能力的合作伙伴。万科看好五龙山项目,却无政府资源及拿地渠道。双方的合作也算顺理成章。如此,成都同泰就成为“倒手土地”的“中介公司”,成都万科是真正的土地买家。 但是,作为上市公司的万科,不方便直接拿钱来买这个“拿地能力”,控股成都同泰就是个好的选择。 成都同泰的实际控制人为不露痕迹地获得好处,对项目及公司的安排也是破费周章。洋浦同泰和王亮将80%的股权转让给成都万科时,五龙山项目的土地资产并不在同泰公司内。2010年5月6日,五龙山项目两幅地块拍卖时,是被成都同泰公司与Dylan公司的联合体以底价拍下的。 在项目进入实际开发之后,作为项目股东的成都同泰及Dylan公司即实际拥有五龙山项目的资产及收益。这时,如果成都万科再对成都同泰其余的20%股权(由洋浦同泰所持)进行收购,原始股东将获得极为丰厚的回报。据当地业内人士流传,这笔“中介费”达数亿元之巨。 也就是说,这一过程中,成都同泰主要是凭借政府关系,就拿到巨额收益。 需要一提的是,成都同泰目前的第二股东洋浦同泰,注册于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业内人士认为,成立这个公司的主要的目是利用其诸多税收优惠政策避税。 李春城案发 2012年8月,时任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工投)党委书记、董事长的戴晓明,被当地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成都工投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于2001年8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50亿元,是成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的国有独资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投资、非融资担保、资产经营、管理和资本运营、工业地产、招商、咨询服务和物业管理。 最近几年来,成都市相继成立多个平台公司,成都工投是其中之一。2007年底,受中共成都市委委派,戴晓明出任成都工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目前就戴晓明的涉案情况,官方仍未发布正式消息。 当地投资圈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戴案与李春城案并无明显交集,戴本人与李春城亦无特别紧密关系。戴的“落马”与成都工投位于新都区的一处工业园区有关,该园区的一起拆迁纠纷引爆土地案线索,致其案发。戴晓明进去后,既有对抗,亦有检举,其中即包括与新都土地有关的其他线索。9月底,成都市新都区国土资源局局长毛一新被市纪委带走调查。 2012年11月,中国共产党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李春城以四川省委副书记身份当选中央候补委员。李春城早在中共十六大时就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在十七大上落选,此番再度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外界普遍预测其仕途还将上行。 李春城在成都工作12年,担任党政主要领导干部11年。成都GDP高速增长,城市面貌急剧变化,并在全国率先试行统筹城乡综合改革,他的政绩有目共睹。其在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也算顺理成章。 然而,十八大结束后不久,成都地产界即传出史振华被调查的消息。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史振华被查没过几天,李春城的秘书陈斌也被带走接受调查。 12月3日,四川省委常委会内部通报了李春城接受调查的消息。而李春城已于前一天被带离成都。三天后,中央纪委向新华社记者证实: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财新记者采访获悉,李春城的案发,源自成都党政系统内官员向北京提供的举报线索。 这些举报碰到了好时机。十八大之后,一方面地方上的人事调整继续,另一方面,也出现了包括“网络反腐”在内的新气象,民间对高层反腐寄予厚望。 一年前,李春城由成都市委书记升任四川省委副书记时,他在全市干部大会上发表了告别讲话,颇为动情。案件发生后,不少当地公务员在对他的命运跌宕颇为感慨。 多位李春城的副手及和李有交集的房地产商,曾被约去谈话,然后又陆续放出。但成都的氛围已不复以往。“现在形势不明朗,感觉政府的人没人干活了,我几百亩地的项目因此搁浅在那里。”一位房地产商感叹。 一位熟悉四川政坛的人士感慨说,“不知道春城有没有留意过一副对联”,这幅对联悬挂于成都著名景点武侯祠,上联是“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下联是“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真理部】李春城接受纪检部门调查

【中宣部】: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接受纪检部门调查,除按新华社通稿刊播外,不炒作,不采用其他来源信息。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BBC | 四川副书记“被中纪委调查”

多家中国媒体报道,在不久前结束的中共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的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因涉嫌严重违纪,近日被纪检部门调查。 而虽然中国几家最官方的媒体没有报道这一话题,但新华网转发了其他媒体的有关报道,被认为变相证实了这一消息。 中国媒体引述消息人士说,李春城是在12月2日夜间被带走的。 四川省委次日召开常委会通报此事;同一天,李春城被纪检部门带离成都。 “被纪检调查”...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