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日记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时间不会自动带来真相,哪怕屠城者年岁渐老,也未有良知发现。遗忘与拒绝、篡改与复原,尚需民间持续施压和保留屠杀记忆。限於篇幅,仅对两本书作以浅析。 继《李鹏日记》后,《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也在六四屠杀二十三周年前夕出版。难说不是效仿。垂垂老矣,二者在晚年抛出所谓日记和亲述,这反而显得他们急於撇清罪责。一些史学家们,往往因为文中披露信息资料,而对书籍作出推荐,进而对这两位屠夫产生同情;而在受害者、亲历者眼中,两人仍然用谎言遮蔽真相,百般卸责,尚待清算。 如果李鹏和陈希同真有自信,该在大陆公开出版自己的作品,相反却在网络传播或在境外香港出版,这本身就足够讽刺。“六四”档案仍被官方封锁,这是谎言和暴力所支撑制度的傲慢和“自信”。作为一个整体──中共统治者,不管改良和改革的口号多么响亮,封闭落后的意识形态和专制制度并未有丝毫进步。他们固守着政经等所有资源,实施政治恐怖,不愿向民意妥协. 日记中呈现的李鹏,抱持“镇压有理”,其立场被部份人接受,他们不一定就是既得利益阶层,恰恰在於呼应这些人害怕社会动乱的心态.奴隶是文化与制度造就而出,哪怕自由和权利被剥夺殆尽.李鹏作为“六四”屠城主要决策者,罪责难辞;作为红二代,尽享权力荣耀之后,竟可全身而退,安享晚年。 陈希同则不同,既是制度受益者,也是权力斗争失败者。他在“六四”屠城所扮演的角色,尚待官方档案揭秘证实。但是并非如他所言,仅是“傀儡”、否认“戒严总指挥”。而他作为贪污犯,要看用哪个标准衡量,不说西方标准,仅按香港和台湾官员清廉标准,每个大陆官员都是贪污犯,他岂能例外。屠城与贪污,完全是两码事,各负罪责。权斗失败,更不是为其屠城和贪污脱责的理由。 李鹏坚决捍卫镇压有理,陈希同百般卸责洗白。可以确认的是,这是李鹏真实意图表达,而陈希同对中共既爱又恨。不要期望他俩良心发现,即使进入地狱,也不会向被他们屠杀的数千人民洒下泪水。即使全世界都被他们蒙蔽,“六四”屠城时担任总理、市长,依据常识人们明白,他俩手上有血债。 “六四”屠城,必须受到清算。一则清算决策者和执行者,二则清算制度,而后者却往往被人们忽视。对於一个具有悠久专制独裁传统的国家,清算制度尤为重要,它关乎对几代人心灵和精神遭受伤害的恢复与再造。中国制度民主转型正在起步,清算就显得迫切和必要,清算就是追究历任当权者的刑事责任。真相──清算──宽恕──和解,这是恢复社会正义、自我救赎的不二途径。 作者: 刘水,《动向》

Read More

王军涛:六四屠杀出版物与《陈希同亲述》的意义

陈希同选姚监复写自己的《亲述》与王立军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一样清楚地表明:即使那些专制势力的保卫者都知道,这个世界最值得信赖的不是他们维护的专制制度而是法治民主自由。 “六四”第23个纪念日到来之际,有关六四的书籍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今年出版的六四书籍中引人注目的,仍然是有关1989年发生的事实的记述,但这次最吸引人的不是受害者或民运方面的回忆,而是迫害者阵营中一员大将的口述史。这就是姚监复记录的陈希同的回忆讲话。如果陈希同的讲话可信,那么会纠正人们过去对一些关键事实的看法,更准确地定性那场屠杀罪行的责任人。不过,在笔者看来,陈希同发表回忆的方式及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更清楚地表现出中国政局正在发生转折:一个在89 屠杀基础上崛起的极权政权正在走向衰落和崩溃。 关于六四话题的出版物的转型 1989年民主运动是中国政治进步史的一个巅峰,“六四”屠杀震惊世界。随后数年中,这两件大事成为中外出版界的一个热门话题。但当时出版的书籍主要是记录和歌颂1989民运及意义,谴责六四屠杀。 邓小平南巡讲话后,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政治趋于稳定,英文世界中有关六四的书籍很少有新书出版。中文世界中的出版量也急剧下降。还在出版的大都是一些在六四的命名下探讨中国现实和未来以及个人回忆或传记。 六四10周年后出版的《天安门文件》是一个例外。这本书的原文是中文,但却找不到出版社愿意出版。于是,此书被几位美国学界权威专家编辑成一部史料性的书籍。先在英语世界引起震动,然后又出版了中文版。《天安门文件》标志着六四话题的出版物的转型,由政治评论为主转为澄清史实为主。即使那些谴责屠杀的文集,也要提供新的史实才会引起人们关注。 《天安门文件》之后的有关六四话题的史实出版物能够引起公众兴趣的,是主要当事人的回忆。六四后被通缉的21位学生领袖之一封从德,经年坚持搜集和编写有关天安门事件的档案和书籍,不断引发民间的兴趣和争论。六四20周年前后,六四时中国政法大学学运领袖之一、有学术训练背景的吴仁华出版两本书,不仅澄清了六四屠杀之夜的细节,而且对民间特别是青年人认识六四有重大启蒙作用。六四时期北大学生Eddie Chen以中英文出版《天安门对峙》,提供了一个严肃的独立民间研究的范例。 邓小平独自做出镇压的决定 因抵制六四屠杀而被迫害的赵紫阳,在十多年的软禁期间完成了思想由开明的共产党改革家向自由民主的转型,开始接受一些好友的采访,以口述历史方式留下自己的经历和看法。这些书籍在赵紫阳病逝前后出版,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赵紫阳的回忆的出版,逼得六四屠杀时决策层中的其他当事人也出版书籍,前些年传播的李鹏回忆录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今年出版的陈希同口述史《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烁真》是另一个。 从赵紫阳到李鹏到陈希同,这些决策核心人物的出版物提供的最重要史实是六四屠杀的决策是谁做出的以及怎样做出的。在这些出版物出版前,人们都知道,在当时的中国,只有邓小平才能调集和命令如此多的军队进行那样一场残酷的屠杀。但人们通常认为,是北京市委、国家教委和国务院总理谎报情况,挑拨邓小平对赵紫阳的看法,导致邓小平误判局势,痛下杀手。然而,从赵紫阳到李鹏到陈希同的回忆都说明:就是邓小平独自做出镇压的决定;当邓小平做出决定后,那些所谓名义上的党国领导只能选择跟进还是沉默还是拒绝,其后的身世命运由这个选择决定。 毫无疑问,即使从中共极不完善的国法党章条文看,邓小平在六四屠杀的决策过程也犯下了践踏国法党章的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史上,他是继毛泽东之后第二个犯下以政变方式颠覆国家政权和共产党的罪行的人。毛泽东采取的是民粹运动方式,军队是背后的支持力量。而邓小平是赤裸裸的军事政变。 幽灵般秘密运行的控制机制 六四屠杀是邓小平政变的结论,虽然让笔者气愤,但并不令笔者惊奇。让笔者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在重大变局发生时,赵紫阳、李鹏和陈希同这些一线首脑都是被操纵的政治傀儡。这个典型案例表明:中共建立的日常领导和管理体制之中还有个秘密运行的控制机制,这个机制控制着名义核心。这个幽灵般的机制一再发生作用,在关键危机时刻,保证中共的政治统一。而这个机制是传统黑社会性质的,与现代政治甚至现代威权政治截然不同。 由此笔者得出两个结论:一,在中共建立的政体中和平开放转型更困难,因为这不是那些名义上的领导能决定的,即使高层核心分化出一个改革派也无法呼应民间压力诉求,因为他们会被那个黑道家法帮规的秘密控制机制解决掉。二,只有在民主转型后对这样的黑社会性质的控制机制进行彻底的揭露、清算和惩处,中国才有望建立真正的宪政民主。 比较过去的回忆录,陈希同的报告有什么新鲜的内容?澄清事实是为了推卸责任,这说明六四屠杀的当事人对未来没有信心。但这是李鹏日记就已经有的特点。陈希同的口述史的最大特点是他选择的撰写者。他没有找个自己的亲信,也没有找个中立的学者,而是选择了一个六四后被当局迫害和压制的敌对阵营中的笔杆子。姚监复是最近几年不断采访党内改革者并传播推动中国政治进步的民间声音的研究者。陈希同选择这样的人撰写自己的历史,说明他认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他的口述史更可信。这个信息与王立军投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一样清楚地表明:即使那些专制势力的保卫者都知道,这个世界最值得信赖的不是他们维护的专制制度而是法治民主自由。 2012年6月5日于美国纽约哈得逊河畔 王军涛,《动向》

Read More

编程随想 | 回顾 六..四 系列[17]:”四·二六社论”出笼的经过

上一个帖子 介绍了4·26社论发布之前,民间(尤其是大学生)的动向。今天来聊一下,当年朝廷发布社论的决策过程。 ★4月22日,老赵提出三原则   俺在 前面的帖子 已经介绍了4月22日的胡.耀.邦追悼会。   在追悼会结束的时候,几位朝廷要员(老赵、李鹏、杨尚昆、等)送邓小平离开大会堂。老赵当着几位朝廷高官的面,向老邓提出了处理学潮的三条原则性建议,并得到老邓的认可。既然老邓认可了,在场的其它几位高官也无异议。   以下是赵.紫.阳的三条原则: 1. 追悼会结束,社会生活应进入正常轨道,对学生游行要进行劝阻,让他们复课。 2. 无论如何要避免流血事件,但对打、砸、抢、烧、冲违法行为应依法惩处。 3. 对学生采取疏导方针,开展多层次、多渠道和多种形式的对话,互相沟通,征求意见。   这三条原则在《赵.紫.阳回忆录》、《李鹏日记》、《天安门文件》中,都得到印证,说明是可信的。从这三条原则来看,老赵希望通过温和的方式给学运降温。而且这三条原则得到当时几个主要领导人的一致同意。   即使是保守派的李鹏,也认可这三条原则。在李鹏23日的日记中有如下叙述: 我和乔石同志商量,以赵.紫.阳刚走时说的三条原则为内容,发一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并由中央向各地发一电报通知,提出处理当前学潮的三条原则,强调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做好学生工作,维持社会正常秩序,坚决制止一切打砸抢不法行为。   俺个人觉得:如果当时的朝廷严格按照这三个原则处理学运,后来就不至于发生血腥镇压的惨案了。 ★4月23日,老赵出访朝鲜   按照原定计划,老赵在4月23日下午4点离开北京,出访北朝鲜一周。   以当时的政局,老赵有理由推迟出访。早在 新华门事件 (4月20日)的时候,副总理田纪云(改革派骨干)就曾力劝老赵推迟访问。但是老赵坚持按原定计划去北朝鲜。为啥捏?俺觉得有如下原因: 1.

Read More

编程随想:回顾六四系列(17)

来源 1-14 15 16 17“四·二六社论”出笼的经过 上一个帖子介绍了4·26社论发布之前,民间(尤其是大学生)的动向。今天来聊一下,当年朝廷发布社论的决策过程。 ★4月22日,老赵提出三原则   俺在前面的帖子已经介绍了4月22日的胡.耀.邦追悼会。   在追悼会结束的时候,几位朝廷要员(老赵、李鹏、杨尚昆、等)送邓小平离开大会堂。老赵当着几位朝廷高官的面,向老邓提出了处理学潮的三条原则性建议,并得到老邓的认可。既然老邓认可了,在场的其它几位高官也无异议。   以下是赵.紫.阳的三条原则: 1. 追悼会结束,社会生活应进入正常轨道,对学生游行要进行劝阻,让他们复课。 2. 无论如何要避免流血事件,但对打、砸、抢、烧、冲违法行为应依法惩处。 3. 对学生采取疏导方针,开展多层次、多渠道和多种形式的对话,互相沟通,征求意见。   这三条原则在《赵.紫.阳回忆录》、《李鹏日记》、《天安门文件》中,都得到印证,说明是可信的。从这三条原则来看,老赵希望通过温和的方式给学运降温。而且这三条原则得到当时几个主要领导人的一致同意。   即使是保守派的李鹏,也认可这三条原则。在李鹏23日的日记中有如下叙述: 我和乔石同志商量,以赵.紫.阳刚走时说的三条原则为内容,发一篇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并由中央向各地发一电报通知,提出处理当前学潮的三条原则,强调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做好学生工作,维持社会正常秩序,坚决制止一切打砸抢不法行为。   俺个人觉得:如果当时的朝廷严格按照这三个原则处理学运,后来就不至于发生血腥镇压的惨案了。 ★4月23日,老赵出访朝鲜   按照原定计划,老赵在4月23日下午4点离开北京,出访北朝鲜一周。   以当时的政局,老赵有理由推迟出访。早在新华门事件(4月20日)的时候,副总理田纪云(改革派骨干)就曾力劝老赵推迟访问。但是老赵坚持按原定计划去北朝鲜。为啥捏?俺觉得有如下原因: 1. 老赵低估了学生的热情——他认为追悼会之后,学生的热情会逐渐消退。 2

Read More

德国之声 | 独立中文笔会颁奖:请在害怕真相与文学

6月9日,独立中文笔会于香港城市大学举行了2011年度颁奖,自由写作奖、林昭纪念奖和写作勇气奖分属五位中国内地作家,所有获奖者或遭受压力、或在狱中、或被当局限制自由而缺席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12年6月9日,独立中文笔会2011年度颁奖于香港城市大学举行,另外两个主题活动:刘霞摄影展及《独立中文笔会作品年鉴》首发式暨"真相与文学,中国的纪实文学"研讨会也先后举行。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及多位笔会中国会员、美国笔会自由写作项目协调人霍夫曼(Sarah Hoffman)、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玛丽安·博茨福德·弗雷泽( Marian Botsford Fraser),法国汉学家白夏、中国学者高瑜、姚监复及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和诗人贝岭等出席系列活动。上午10时开幕的刘霞"沉默的力量"摄影展上,亦有多个国家的驻香港领事馆代表参加。 独立中文笔会2011年度自由写作奖获奖者为写下《夹边沟纪事》的中国作家杨显惠;林昭纪念奖为中国知名学者、纪录片导演和作家艾晓明;独立中文笔也将刘晓波写作勇气颁给出狱后依然被当局拘禁的内蒙作家哈达、与被中共当局判刑10年的四川作家陈卫。 中国独立作家与"五把空椅子" 本次颁奖礼上,荷兰艺术家巴斯(Maarten Baas)设计的高达5米的一把空椅摆放在现场,他设计初衷是对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和自由表达的支持。一把高大的空椅子与主办方为不能出席的五位获奖作家摆放的空椅上相互映衬。 据廖天琪向德国之声介绍,面对此时此景,与会者感受到与往届不一样的沉重和中国当局对独立作家打压的现状,廖天琪发出质询,到底谁在害怕真相和文学:"五位获奖者一位都没有办法前来,其中两位还在狱中,就是陈卫和哈达,这当然是非常令人愤怒的事情,而且有些人在前来参加会议时受阻,得奖人都是非常优秀的作家,这也是一个文化盛事,他们却要阻止,这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说实在的,我以前并不觉得我们这个奖有多么重要,但面对中国作家的现状,我越来越我们虽然是个小奖,代表的精神力量是很强大的。我们的作家,就是他们就是运用他们的智慧,来表达他们的看法,表达他们对于自由的向往和对现状的批评,他们表达的是一种真相。" 五把空椅子 另据廖天琪介绍,中国当局早前对欲前往香港参加活动的多位笔会会员大加阻拦和施压,包括独立中文笔会的副会长广州作家赵达功和上海作家蒋亶文皆被阻拦而未能出席。获奖者杨显惠更是在压力之下向笔会发来一封邮件,表示"不能接受这个奖项"。 "有一个人永远减轻不了罪行,他就是六四元凶邓小平" 6月7日,德国之声记者获悉,近期在香港出版的《陈希同亲述 众口铄金难铄真》一书作者、中国学者姚监复和记者高瑜被中国当局警告,不得到香港参加独立中文笔会颁奖活动。姚监复和高瑜拒绝接受警告继而成功赴港。 姚监复与鲍朴 姚监复在颁奖礼后的文学研讨会上,就《陈希同亲述》一书作了有关"真相与文学关系"的发言。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作为学者真实记录历史也是一种责任:"就是站在历史漩涡边上见了一些当事人,勇敢一点、勤快一点记录下历史漩涡边上的见闻而已,我觉得这些人的谈话里面,有很多事实我必须记下来。" 他也坦言《陈希同亲述》出版后,围绕该书引发很大争议,高瑜、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海外历史学者吴仁华分别就此撰文认为陈希同籍由这本书洗刷在当年"六四事件"中的罪行:"我想他动机里也许有洗刷成分,就象《李鹏日记》也可能是洗刷,关键他讲的是不是事实?如果讲出的真是事实,他们就可减轻罪行,但是有一个人,永远减轻不了罪行,别人减轻罪行也更暴露出这个人是六四的元凶,是最高决策人,这就是邓小平。陈希同的书、李鹏的书也好,都暴露出来邓小平对历史应该负的责任。" 姚监复更将本书中"六四事件"屠城责任与陈希同遭遇归于中国体制性障碍:"制度有问题,制度的悲剧。为什么一个人就能决定十四亿人的历史命运呢,那这个制度不是成问题吗?胡绩伟在《胡赵新政启示录》里得出结论,必须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党军的法西斯独裁政治制度。" 姚监复最后也表示期待中国当局不要为难此次活动的参与者:"我希望回去不会遇到麻烦,高瑜也不要遇到麻烦,参加会议的大陆的朋友们也不要遇到麻烦。真正体现'和谐社会'" 作者:吴雨 责编:雨涵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