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

All

Latest

平说|他们越狱远征自由人 然后兴高采烈地回笼

场景之一:有人越狱来自首,有人翻墙去爱国; 场景之二:翻墙远征自由人,然后兴高采烈返回监狱; 场景之三:我们今天誓死捍卫的,是日后你们享有翻墙的权利。 果然,‌‌“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古典诗意中的画面,在今天看来有着另一番政治喻意。这场网络运动无疑是一种集体狂欢,通过情绪的暗示和传染,使得追随者沉浸于一种宗教般的胜利气氛中而难以自拔。 有些旁观者由此看到了绝望,有些旁观者则在绝望中看到希望。

奇闻录 | 周末段子荟萃 6-14

@LifeTime:黑社会处罚成员绝不会追究其杀人越货,只会追究其违反帮规。 @梦晨伤:无论是前几天的长江沉船,还是刚刚看到的警嫂跳楼,我觉得,能从死人新闻中抠出正能量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hnjhj:自打上个月贵州毕节剧院演出了大型歌剧《中国梦的垮台》之后,毕节发生了留守儿童集体自杀事件。中国各地还陆续发生沉船、翻车、塌楼等事件。#不明觉厉...

禁忌的游戏|审查往事(第1辑)

1. 2008年,北京颁布过一条有趣的法令:禁止在娱乐场所播放“劲曲”,据称理由是“劲曲”容易诱发吸毒。 2. 2008年北京奥运,音乐节要“为奥运让路”而停办,2009年国庆四十周年,摩登天空音乐节上外国乐队最后没有上台演出。 3. 上海草莓音乐节,因为张曼玉效应第一天爆满,警方干脆下令第二天第三天现场不许卖票。按照这种一刀切思维,今年上海的音乐节能不能照常举办都是个问题。

法广 | 香港占中运动: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支持香港占中体现“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无独有偶,香港社民连成员陈德章去年在一个谘询会上向特首梁振英扔鸡蛋但误中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一案7日开审时,被告陈德章就引用村上春树的“鸡蛋和高墙”论作为自辩,声称他就是鸡蛋,曾俊华是高墙。村上春树曾经说过:“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他在领奖发表演说时,谈及他个人在柏林围墙倒下25周年的感想,认为这个世界驱使人民受到隔离的高墙,都是因为人类的缺乏包容、贪婪和恐惧而造成的。 他说:“我愿意将这个信息送给香港正在为打倒高墙而奋斗的年轻人。” 村上春树在2009年2月获得耶路撒冷文学奖,但当时由于以色列对加萨进行大规模的空袭,很多人都要求村上杯葛颁奖礼,但他仍按计划领奖,并且在演说中,他将高墙比喻为专政政权和军事霸权,说出了迄今烩灸人口的鸡蛋与高墙论:“以卵击石,在高大坚硬的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站在鸡蛋那方。” 至于鸡蛋与曾俊华一案,曾俊华在庭上自称他不是高墙,但被鸡蛋仍中时,感觉有点痛。

法广|阎连科:从中国最真实最深层的地方把握历史和现实

获得卡夫卡奖对我来说还是有点突然,因为这个奖已经评了14届,在亚洲地区,之前是日本的作家村上春树获得过,中国作家是第一次获得。我这次去以后才知道,在之前的十四届中间,只有两个人是第一次入围就得奖,第一个就是前几年获得诺贝尔奖的英国作家品特,第二个就是我。非常意外,我第一次入围就得奖。

萝卜网 | 村上春树眼中的波士顿事件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参加了世界各地三十三场全程马拉松赛。然而如果你问起我最喜爱哪里的马拉松比赛,我的答案是参加了六次的波士顿马拉松比赛。原因很简单:历史最为悠久,路线周遭风景优美,比赛自由而又不失其本土特征,这也是我认为波士顿马拉松最为吸引我的一点。和组织严密的马拉松比赛不同,波士顿马拉松更为松散;波士顿的马拉松比赛是由波士顿的市民精心而且周到地组织起来的相当长的一段活动。每次我参赛时,近几年比赛组织者都会显示以所有到场人员的祝福;我好像融入了一股暖流,一种回到了我离开很久的地方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犹如魔法一般。纽约,火奴鲁鲁以及雅典的马拉松固然精彩,然而(此处向这些地区的马拉松组织者致以歉意),波士顿马拉松自有其长。 马拉松最棒的就是它没有竞争。对于世界级选手,他们直接可能存在激烈的竞争。对于像我这样时间充裕的选手(我相信这也适用于大部分参赛者),马拉松可能并不是用来和他人一决雌雄。你参赛,可能只是为了跑完全程享受比赛;或者为了自由漫步时感受比赛带来的欢乐。然后你感到有些痛苦,接着随着比赛的进行痛苦变得越来越剧烈,在你到达终点时你开始享受这样的痛苦。而与周围的参赛者分享这一过程成为了比赛中欢乐的一部分。一个人跑完这26英里可能只能给你带来三四个小时的痛苦。我就曾经历并希望不要再经历过这样的过程。然而和其他参赛者跑完使得这一过程趋于缓和。当然身体上难免感到痛苦——怎么不会呢——但与其他参赛者大同行带来的归属感以及团结将伴随你直到终点线。如果马拉松是一场战斗,那就是你和你自己的战争。 当你跑过波士顿Hereford街的转角。看见大路尽头Copley广场的指示牌时,心中感受的激动与轻松难以描述。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意志帮助你支撑到了最后,你身边的人们支持着你跑到了最后。那些志愿者牺牲自己的假期来维持赛场。观众们为你加油,还有你身前身后的参赛者。没有他们你可能无法跑完全程。当你百感交集的跑过终点线的时候,虽然感到痛苦,但还是绽放出了笑容。 我曾在波士顿郊区住了三年,当时是Tufs大学的访问学者,访问结束短暂的休息后我在哈佛呆了一年。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沿着Charles河的河岸慢跑。我理解波士顿马拉松对于当地市民有多重要,他也是波士顿与波士顿的市民们值得骄傲的一项赛事。我许多朋友都曾连续参赛,或者担任志愿者。所以直到现在我都可以理解波士顿马拉松发生的悲剧对我的朋友打击有多大。许多人在爆炸的地方受伤,但伤害不一定会从身上的创伤展现出来。作为一件纯洁的赛事被玷污者所玷污,我,作为一名世界公民,同时自称是一名跑者,也为其所伤。 悲伤,失望,愤怒以及绝望杂陈的感情难以散去。我在创作关于1995年为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作品《地下》参访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时也有过同样的感受。你可以克服过去去度过“正常的”生活。但内心里你依然感到痛苦。有些痛苦随时间而去,而新的痛苦随着时间而来。你需要分离出这些痛苦,组织起来,理解它,最后接受它。你必须在痛苦之峰上开始你的新生活。 地区波士顿马拉松最著名的部分是Heartbreak HIll,终点前最后四英里。这是整个比赛过程中参赛者表面上感觉最为疲惫的一段。在117年的历届比赛中,这里是比赛传奇的诞生地。但当你跑过这段时,你意识到这并不享有的人描述的那么困难和难以驾驭。跑过这里的人也许想:“嘿,这并没有那么糟糕嘛。”为结束前的长线路做好心理准备和能量准备以克服它。最后你跑过了这一段。 情感上的创伤很相似,某种意义上真正的痛苦过一段时间才会到来,当你克服最初的冲击以及一起开始恢复时。只有当你走过最为险峻的那一段到达某一个阶段时你才能感觉到你收到了多大的创伤。波士顿的爆炸可能使得这种长期的心理创伤在事后得以表现。 为什么?我不禁扪心自问。为什么一场欢乐,平静的马拉松比赛会以如此血腥糟糕的方式收场。虽然罪犯已经被找出,答案依然悬而未决。但他们的憎恶与恶行伤害了我们的心灵与思维。及时得到答案可能对此于事无补。 克服痛苦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中我们需要更为积极地看待未来。掩盖创伤,寻找一个快速疗法不会带来缓和。寻求复仇亦是如此。我们需要记住这些创伤,永远不要忽略这些痛苦。并且真诚,有意识的,默默地积累我们的所度过的。这需要时间,但时间是我们的伙伴。 对我,在奔跑和每天的跑步中我都会为那些在波士顿爆炸案街头受伤或者失去的人们感到悲伤。以此寄托我对于他们的感情。我知道这没什么,但我希望我的意见得以表达。我也希望波士顿马拉松可以从这一事件中得以恢复以及以后的比赛能再次美丽,自然,自由。 英文原文由Philip Garbriel翻译 村上春树最为有名的英文译作是1Q84。他最新的小说刚刚在日本出版 插画作者:Ed Nacional 来源:纽约客 翻译:译言 driftorhu 链接: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90971/360021 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