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

杨恒均的博客 | 吴建民大使的勇气来自哪里?

吴建民大使凌晨四点武汉车祸不幸身亡。他的去世刷爆了朋友圈,成为微博热搜。从绝大多数网友的留言不难看出,吴大使是一位受人尊重的长者,是一位敢言的外交官,是一位退而不休、勇敢的人。只不过,他的勇敢是与“软...

阅读更多

新浪博客 | 杨恒均:谁控制了信息,谁就控制了未来

五一节日抽出24小时旋风赶回随州参加侄子婚礼。这也是难得一见各路亲戚朋友的机会,热热闹闹,好不开心。但无论是同熟人还是亲戚朋友,我最害怕聊的话题是国外生活,而这也是人家见到远道而来的我最想聊的。 我之所以不愿意聊,是真不想有太多解释,例如,仅仅两顿饭,就有好几位亲戚朋友对我所在西方国家的混乱与治安表达了深切的关心,有一位特别提醒我,最近中国人在国外不停地死(一位留学生被杀),还有不少中国人烧掉自己的中国护照(澳洲一位华人烧护照),另外一位亲戚说到我儿子可能找外国媳妇时,特别强调,千万不要找日本媳妇,她们实在太坏了…… 亲戚朋友所说的外国的事不是没有发生,但一些事情从他们口里说出来,总给人一种怪异的扭曲感。按说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互联网让世界各地发生的事近在“手指”,但我却发现和很多国内朋友的信息隔膜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加的趋势。有人说,这可能是因为有一道防火墙。其实大谬不然,因为我的绝大多数信息都是从国内获得的。 问题出现在你电脑上的新闻网页给你提供什么样的新闻,你的手机给你推送什么样的信息。当我们自认为信息时代很方便,我们几乎无所不知的时候,我们其实只不过知道了人家想让我们知道的。渐渐地,我们已经被一些新闻网站长年累月的推送信息给彻底改变,甚至彻底控制了。这和十几年前互联网进入中国时人们对信息公开的乐观预估背道而驰。 海口拆迁事件,发生了有如日军侵华电影里才有的残忍殴打妇女和儿童镜头,这样的信息只是某个人躲在窗户后面偷拍的,你的新闻网页与各种推送就绝对不会有。海口曾经是我工作的地方,但这个新闻出来后,近似麻木的我只关心一点:如果没有当时冒着被打甚至被打死的那位躲在窗户后面偷拍,那些妇女和孩子们会怎样?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殴打在没有被偷拍的情况下发生?而如果我们的法律允许这样的信息可以公开拍摄和传播,还有掌权者敢在如此光天化日之下殴打妇孺吗? 最近百度出的魏则西事件,虽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却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在信息化时代,我们在信息上是如何的贫瘠,连救命的信息,都被人通过中国一家独大的搜索引擎歪曲。魏则西事件只是因为人命关天,我们才受不了,纷纷出来口诛笔伐。而垄断与歪曲信息造成的谋财害命,恐怕绝对不只是这一两起吧? 2012年在美国凤凰城,我曾经亲自问谷歌创始人,你什么时候回到中国?他说,明年就可以回去。我说,还是希望你们尽快回来,要不然,做一些妥协不就行了?我的意思很明白,不让你做的就不做呗,又没人强迫你去作恶?回到中国最重要。我们不能在互联网的搜索引擎上没有其他选择。 但直到今天谷歌还没能回来,后来我了解到,他们也很纠结。回去可能会违背谷歌“不作恶”的信条。谷歌在这个时候说的“不作恶”指的只不过是不能有选择性的屏蔽——我本来该看到的,你却不让我看到,这就是作恶。那么,百度推送虚假信息误导搜索者,最终甚至达到了谋财害命,那岂不是“作恶多端”? 奥威尔在《1984》里有一句经典的话:“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能控制过去。”其实这句话若要与时俱进的话,不如简化为:谁控制了信息,谁就控制了现在、过去和未来。 而如果任凭百度控制了信息,你可能就没有未来了。 杨恒均 2016 年 5 月 2 日 随州 老杨头的海外微店为你提供货真价实的澳洲奶粉、保健品,韩妆,美国奥特莱斯名牌折扣包等等。加微信询问相关信息: Abbyhenry , ymhzzp

阅读更多

杨恒均:写给翻墙去爱国的青年人

【杨恒均按:昨晚有好几位年轻读者来问我如何翻墙,我才知道发生了中国大陆的青年网友翻墙到脸书上查看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的主页,留言留表情留印记,我的心情是复杂的,爱国热情令人高兴,翻墙去外面看世界更值得鼓励。世界上尤其是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堵墙,最著名的就是长城了,这座建起来用来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长城,据历史学家马勇告诉我,从来没有一次真正成功抵御过“外敌”的入侵,可是想一下,劳民伤财,牺牲了多少人去建造啊。更滑稽的是,这座并不是抵御“外敌”入侵,拿今天眼光来看,这座建立在中国大陆心脏地带的墙甚至成了“分裂”民族的象征,竟然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历史的象征。历史不该重演,有形的墙推倒了,还有更可怕的无形的墙。台湾和大陆本来就同属一个中国,孩子们爱国反台独是无可非议的,但如果没有各种墙在中间横亘,也许血浓于水的两岸同胞能够更快走到一起,“习马会”的成果更容易落实。下面贴出2009年一篇有关有形和无形的“墙”的文章】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世界、中国和我们自己 和一位大陆学者聊天,说到和他的研究有关的海外几个新闻和评论,他说不知道,问我,你从哪里看到的?我说,从海外网站。他说,我的电脑看不到。我说,你要翻墙过去看。他说,我从来不装那些翻墙的软件,又费事,作用又不大。 我很吃惊,问他,那你怎么阅读防火墙外面的那么多好文章?他说,为什么要看墙外面的?对于我的研究,国内的已经足够了。 我更吃惊了,我很理解普通网友由于不知道如何使用,或者嫌麻烦,又或者由于害怕而不愿意在电脑上装翻墙软件,但对于一个搞社会研究的,又怎么能够不去翻墙认识世界,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一下中国,或者反思一下自己呢? 据我所知,这种学者、教授并不少。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因为一堵人为的防火墙,很多本来应该具有更广阔视野的专家学者就把自己自绝于另外一个世界了。这样的人,哪怕天资过人,也很难是一个思想和学术上比较完整的人。 我对“墙”的认识源于自己年轻时出国的经历。在出国之前,我应该也是属于中国那些“天资过人”的高材生之一吧,学习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以为天下事务尽收心底,不可一世,哪知道翻过几次“墙”、出过几次国后,发现自己的知识贫乏得可以,就连自以为牛逼的英语也说得只有自己才完全听得懂。 后来,我就很喜欢翻各种各样的“墙”,总是不愿意有天然的和人为的墙阻隔住我和未知的世界。当然一开始还只是喜欢翻越有形的“墙”。 其实相对于有形的那些“墙”——国界线以及各种屏障,包括网络上的防火墙,那些更难逾越的反而是一些无形的墙,我们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墙,但更多的在我们内心深处。 每一次走过罗湖桥,翻过一堵有形的“墙”来到香港,晚上聊天不到十一点我就会告诉朋友,我要回酒店了,因为我想上网。他们说你在大陆也不常上网啊,为什么到香港不多聊一会?我说,在这里不同,你们这里没有防火墙,我就可以在网络上真正“自由行”。我说,在大陆哪怕使用防火墙,网上冲浪总是不那么顺畅,特别是下载常常受阻。所以我都会利用到香港“自由行”的机会,真正在网络上潇洒的自由行一次,把自己的电脑下载得满满的。 住在海外的朋友虽然都知道互联网上有一堵墙,可他们真正能够感觉得到的,却并不多。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对于普通网民,自然不用去感受那堵墙,然而,对于那些研究中国问题,关心中国现状的,却不能不时刻记住那里有一堵墙。 我常常问想和我讨论大陆互联网和中国前途的朋友,你们能够感觉到那堵墙吗? 他们对我的问题很疑惑,说他们当然知道有那堵墙,新闻时刻在提醒他们。我说,不是问你知不知道,我问你感觉得到吗?他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于是我更清楚地问:你们对中国问题感兴趣,你们是研究中国问题的,那么你们学会翻墙看中国没有? 有些朋友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因为那堵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根本不存在。那堵墙只是为了阻隔大陆的读者窜访海外网站,而不是用来限制海外网民进入中国网页的。 可是对于我的另外几位美国朋友,他们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他们都是非常关心中国问题的,有一位美国朋友还是汉学家级别的专家。我们这次在美国谈中国问题,他们都非常能谈,说起民主自由都把我雷来雷去雷得一塌糊涂。不过,当我提醒他们注意一些中国的民情和舆情的时候,我发现大家几乎是鸡同鸭讲。原来,他们在研究中国问题时所引用的资料几乎都是来自海外的,就是那些互联网资料,他们也一定是从防火墙以外得到的。 如果说大家是搞纯理论研究的,我完全可以理解,从政治正确出发,世界上对民主和自由理解深刻的文章和观点绝对不会出现在中国大陆这块地方上,不会出现在防火墙以内,美国和西方对民主的研究几乎已经达到了“历史的终结”,可是,如果我们站在防火墙以外,用这种理论来套中国,你怎么使劲都不一定能够套上,最后把你弄得怒火中烧,弄得灰心丧气,弄得绝望透顶。 我惊讶于那么多关心中国的学者竟然满足于站在那堵“墙”以外,用那些政治正确的理论品头论足,我理解墙外的鲜花美丽绽放,让在墙外呼吸惯了自由空气的人爬到墙里面去观赏那些圈养的自由的嫩芽,肯定会很不爽,很不舒服。 一个多月前,一位美国华人教授和我坐在电脑前,他正在向我推荐一些网站和文章,对我说,杨先生,这些文章要比你的文章说得好,说得透,你为什么不写这样的文章?你写文章为什么总要躲躲闪闪?你在美国呆了这么久,为什么就写不出我们这里作者写的好文章? 然后,他微微挪动手,又打开我的文章,说,你的文章很多人看,但我不会看的。你没有达到应有的理论高度。 他轻轻地关掉电脑,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在讨论中国问题上有什么进展了。因为他肯定不知道,当他在轻轻移动鼠标的时候,其实是在翻越一堵墙,在两个世界中自由漫步。他也不知道,他举手投足间跨越的那堵墙,其实隔开了他和十三亿的大陆民众。而那些大陆民众就生活在远远无法达到他说的那种理论高度的现实世界中。他当然更不屑于翻越一堵无形的墙,去看我们写的那些不够理论水平的文章。 对于大陆的学者,翻越网络上实实在在的墙,虽然有一定的困难(需要软件),但却是可以克服的实实在在的困难,反而对于那些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由于他们并没有意识到那堵对他来说并不存在的墙,结果反而被那堵墙无形地隔绝了。这一隔绝,哪怕他的理论水平再高,民主和自由说得再透彻,他也很难去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一个真正的世界,和一个真正的自己。 其实在我们的周围和我们的心中,这种无形的墙还有很多。这些年在中国大陆行走,我发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象中国这样,许许多多无形的墙把各种人群阻隔开来,把大家的心弄得支离破碎。精英和普通民众被隔开了,没有几个精英去真正超越,当一些精英发现民众没有附和自己的观点,让自己不满意时,他不是跨越那堵墙去了解民众,而是和北京发出了同一腔调的“素质太低”论;左派和右派更是老死不相往来,都不愿意爬过那堵墙去了解一下对方,其实,你不去了解对方,又怎么知道你就了解自己?这些年,我们还在自己心中筑起仇恨的墙,精英的墙,充满偏见的墙,和权力欲的墙…… 由于年轻时出国跨过有形的一堵堵“墙”让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于是,我告诫自己,从此以后,我都不会让任何一堵墙——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阻隔我的视线。只要发现面前有一堵墙,我就想方设法翻过去,不光是为了了解墙那边的世界,更是为了看清墙这边的世界,以及认清我自己…… 杨恒均 2009-3-19 香港

阅读更多

杨恒均:中国特工和女人,像“007”和“邦女郎”吗?

我生活中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画面,一位美女对我的身份有了一知半解后,神情忧郁却又神秘兮兮地吞吞吐吐道,她的前男友就是中国特工,“他是美国轰炸我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幸存者,性功能有点受损,但我爱他,就像爱这个功能不全的国家一样……后来他又被派出去,我找不到他了,他会不会牺牲呢?”或者,“他们一个特工小组四人从福建偷渡去美国的,被联邦调查局特工发现后有三位被杀害,他成功潜伏下来,最终接近了白宫……”,还有还有,“他最近手头有点紧,在上海和重庆都受到美国中情局特工的追...

阅读更多

杨恒均 |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2007 年,受到黑窑童奴的冲击,我丢下小说创作,奋笔疾书《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开始了之后整整八年的时评写作历史。那个年代过来的文化人,很少没有读过我这篇博文的。不过,可能很少有读者知道,那篇博文字里行间隐藏了一些秘密。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故事了,这个故事对于我这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来说,也算得上是惊险无比的!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有这么一段: 我试着写几部反映大陆贪官污吏的中篇小说,而且也弄出来了(如《恐怖档案》、《幽灵谋杀案》和《中国特色的犯罪》等),我自以为已经很充分地发挥了想象力,这次已经够他们 —— 贪官污吏受了。可是结果呢, —— 有一天我在澳门和两位大陆来的美女见面,忍不住给她们看了小说,她们看后就丢在了一旁,让我失望。后来在聊天中,她们告诉了我一些事情,她们告诉我的是广东一些地方如佛山,珠海,三水,韶关等局、处级官员到澳门玩,每次都带不同的情妇,每次都几十万、几百万送情人礼物的故事。故事如此精彩,深深吸引了我,和我的故事不同的是,她们不是凭借想象力的文学虚构,她们告诉我的都是指名道姓的事实。最后看到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样子,其中一个美女误会了,以为我产生了怀疑,就伸出手脖子,告诉我,她那块钻石劳力士值二十万港币,是前几天她过来之前,目前正在位的广东省组织部某副部长送的! 从那以后,我不但没有继续写我的贪污腐败小说,而且我连写好的那几篇都不敢再看。我那靠发挥了无穷想象力而编写的小说,和这两位高级二奶顺口说出的真实事件相比,比小学生作文还要幼稚…… 这是我第一篇有影响力的时评,以前我都是写虚构小说的,很多读者自然而然地认为这也是我的虚构,但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只不过为了保护当事人(我的两位美女朋友),把某市局长变成了组织部副部长。这篇博文发出后不久,中国“特殊部门”找到了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位,出示证件后,告诉她“有关部门”在调查刚刚回国不久的“杨恒均”,他以小说的形式揭露腐败,用心险恶。并被告知不得告诉我他们接触她的情况。结果那位女孩回家后大哭一场,以为我要被捕了。三个月后,看到我还不知道收敛,她终于有勇气悄悄找到我,说,你快跑吧,你有危险。 我是这样告诉她的:我知道自己是否有危险,相信我,一个为国家和民族干事的人,不会有危险,有危险的应该是他们。你不用为我担心,但我得告诉你,离开那位顺手送你 20 万元手表的副部长(其实为局长),他们才是共和国与人民的敌人。总有一天,你会知道,危险的是他们而不是我! 虽然时间过了很久,但我还能记得大体说的上面这些话。因为当时那女孩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局长和“特殊部门”,还有一位国外刚刚回来的流浪汉似的写作者,谁会有危险呢?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啊。 写到这里,很多朋友一定想到知道我为什么翻出这段旧文和背后的故事,毕竟后来“特殊部门”跟踪和调查我一两年之后,也没有真对我下手,而那位女孩虽然一直没有再敢和我接触,但我其实一直知道她在哪里,以及什么时候那位局长抛弃了她而寻找到更年轻的美眉——哦,对了,局长已经成为市领导了…… 几天前,我回到广州,突然看到新闻上的报道:那位当时的局长因为贪污腐败包二奶而被双开,被移送司法!当我看到这条新闻时,我有些发呆,整整八年了,我一直在用卑微的文字反腐败,他们一直在删除我的文字,甚至想删除我这个人,而那位当时的局长一直在一路高升,一路换更年轻的情妇,一路贪污腐败 ……也许有人说,你当时既然知道有腐败的局长,为什么不举报?我说,你太天真、太幼稚和太年轻了,如果我发现不腐败的局长,我才会去“举报”,希望党中央重用他啊。至于说这类腐败的局长,用得着我去发现吗?哪里没有?哪个不是?! 翻看八年前的博文,不禁心潮起伏,除了对当时给我通风报信的女士还有一些担忧之外,我还是想起了当时对她说的那些话:一个真正为国家和民众福利着想的写作者,不会有危险,也不应该有危险!而那些依靠公权力贪污腐败包二奶,以及偷偷摸摸监控良心人士的“特殊部门”,你们不危险,国家和民族就危险了! 多少年过去了,过去博文不堪回首,也许他们早就不看我的博文了,但我倒劝劝各位,有时间还是读读吧,那里不但有我的过去,也许还有你们的未来。希望执政者以我的例子为戒,给网民与写作者留下言论空间,这对国家与民族,对执政者都有好处啊。 羊群 老羊头 杨恒均 2015 年 4 月 27 日 羊群的第一个产品出来了!羊群推广群友互助,今天为大家推广一个群友的私人定制礼品紫砂壶,有喜欢的群友可以去跟这位群友联系: 电话:13316174999, QQ:2553018375。 微信号13316174999 羊群群友专属折扣价,普通版的6折。 定制版可刻“从善如流” 老杨头签名 、等。收益用于羊群发展。有想在羊群平台推广自己产品的,请联系微信:622007967

阅读更多
  • 1
  • ……
  • 3
  • 4
  • 5
  • ……
  • 86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文章总汇】哥大学生抗议风波

四月之声(2024)

【网络民议】中国“最网盘的导演”,唤醒恍如隔世的疫情记忆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