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达才

BBC | “表哥”杨达才一审被判14年

杨达才在法庭上表示愿意认罪伏法 被网民戏称为“表哥”的原陕西安监局长杨达才星期四(9月5日)因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14年有期徒刑。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称,杨达才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没收财产5万元;因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6年。 两罪并罚,法院决定对杨达才执行14年有期徒刑。 杨达才被控受贿25万元,同时他个人及家人名下财产1177.68万元中有504.5万元无法说明来源。 法院判决,这529万余元款项将上缴国库。 杨达才在8月30日庭审中做最后陈述时说:“自己工作几十年,最后跌入犯罪深渊,给党和政府、家庭造成伤害,自己追悔莫及。自己确实犯了罪,愿认罪服法。” “表哥” 杨达才在2012年8月26日一场造成36人死亡的车祸现场因被拍摄到面带微笑的照片引起公众不满。有网民对其进行“人肉搜索”,发现他曾在不同场合佩戴多块名表,遂被称为“表哥”。 陕西纪委在2012年8月31日对杨达才展开调查,9月即被撤销公职;今年2月杨达才被开除党籍,并移交司法机关。 曾参与曝光杨达才佩戴名表的网民@花总丢了金箍棒指出,经历了一年的等待后,杨达才终于出庭受审,这是对网络监督力量的良好互动和回应,给了网民很大信心。 但也有网民认为量刑过轻,起不到震慑作用。 鹤弦子:500多万才14年,值。很多人一辈子也挣不到500万。 (撰稿/责编:伊人) fullrss.net

Read More

孤岛客 | 武汉一母鸡竟直接下出熟鸡蛋引市民围观

一周语文‖2013〈31〉‖2013-7-29~2013-8-4 右 为本周单字“拘”。汉字“拘”为会意兼形声字,篆文从句(钩止),从手,会制止之意。《说文-句部》的解释说,拘,止也,从句,从手,句亦声。本义是制止,引申义有扣押使不自由、约束、限制、拘泥、拘守、不知变通等。 本周,歌手作家吴虹飞微博事件有了新进展。7月21日事发后,吴虹飞警方刑事拘留。本周三,“吴虹飞的辩护人发布消息称,吴虹飞已从看守所转至拘留所,并将于8月2日被释放。”这个消息的实质信息即从“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事件的来龙去脉可参见 这里 。 “刑拘”与“行拘”的不同,除适用对象不同、法律性质不同、处罚目的等不同外,还包括羁押期限上的差异。这一事件所引发的讨论,涉及法律理解、法纪不彰、法律执行、权力失范、言论自由等诸多方面。 ————————————————————————————————————————— ● 「 椅男 」 来自知乎日报本周二作者朱妍桥撰写的一则小文,原题“ 没有围墙的大学是如何管理外来人员的 ?”文章里回忆常年坐在SUB一把椅子上的一位流浪汉。“据说他有很惨的故事,女儿老婆车祸十年前死了,捡瓶子为生,但都是传闻,谁都没有深究。”“去年春天他死了……SUB保安在校报上把他称为一个老朋友。然后那把椅子空了,情人节期间,正好是到处卖花卖气球卖贺卡的时候,可是学校花和贺卡最多的地方变成了他那把椅子”……在我看,这个故事超越通常所谓“怜悯”之类,而更像是个惺惺相惜寓言。对于灵魂而言,流浪才是主题吧。 ● 「 四个弯儿且无重音好像在和对方商量 」 语出饭友贾行家饭文:“东北话语音方面进化过度,语义方面过于简陋,造成我操一嘴东北普通话常惭愧。好处是东北语音骂脏话适合,在北京听一个土著天骂,‘操你大爷’要拐 四个弯儿且无重音,好像在和对方商量 ,着急。” ● 「 烧烤模式 」 来自本周媒体报道,近义词还有“全国统‘烤’”等。据《新京报》周三 报道 ,“在马路上煎蛋、烤鱼的景象,近几日已不是奇闻。网友戏称,三分之一个中国进入了‘烧烤模式’”。在实际语用中,“烧烤模式”一词同时也成为“高温橙色预警”口语版。“我和烤肉之间只差一撮孜然”“我和扇贝之间只差一头大蒜”……描述或宣泄“烧烤”体验,前两句传播度极高。 ● 「 只有臭水沟才会滋生蚊蝇 」 语出评家老魏。针对气功大师王林事件,老魏在文章里写:“ 只有臭水沟,才会滋生蚊蝇 ,一个没有信仰的社会,便会出现异端邪说,这就是‘怪力乱神’的道理。” ● 「 量化自我 」 来自评家陈一斌周二博文,原题“‘量化自我’与 15 世纪探险热潮的隐秘联系”。“所谓‘ 量化自我 ’就是将自己抽象为一连串的数字,而数字就意味着有始有终,就好像地图上的经纬线,它不会在无垠的空间中没有着落,而是一个坐标,有着 X、Y、Z 三轴,来确定位置。而每当一个东西可被测量,那么它就会激发人们的探索欲望,并源源不绝地发掘其中的秘密。” ● 「 太烂了,真好看 」 来自外滩画报本周报道,语出作者Kyd的报道。谈及7月初在Syfy播出的新片《鲨飓风》,Kyd介绍说,这“是一部让大家直呼 ‘太烂了,真好看 !’的电影,经过精心的营销炒作,(《鲨飓风》)演变为社交网络上一个热点事件,堪比国内网民在微博上谈论《富春山居图”……这种“太烂了真好看”式的矛盾观感与“雷剧”“坏品味消费”诸概念貌离神合。Kyd的报道还顺便提及桑塔格词典里的关键词之一“坎普”(Camp)——“一种以是否使观者感到荒谬滑稽来评判作品迷人与否的艺术感受。” ● 「 美腿广告 」 来自本周媒体报道。据《广州日报》 报道 ,来自英国媒体的消息说,“‘美腿广告’目前正在东京兴起,广告发明人英冠渥美为此成立了‘机智’广告公司,据称已有超过3000名年轻女性报名要当模特……应聘者的年龄必须在18岁以上,容貌出众,且在社交网络的粉丝或朋友数量超过20人。模特们每天需要在街上行走至少8小时,日收入约65美元一天。”“除了‘美腿广告’外,利用人体的其他部位的奇异广告也都在异军突起”,如额头广告、发型广告等。 ● 「 除了莫言至少还有叶兆言 」 来自编辑波斯蜗牛微博,语出作家叶兆言新作《动物的意志》 腰封 文字:“中国具备夺取诺贝尔文学奖实力的作家不止一个,除了莫言,至少还有叶兆言”……点评这段腰封文案,波斯蜗牛写:“好悲催的腰封文案,莫老师和叶老师看了都不能怎么受用吧。”叶老师果然 郁闷 :“新出两本书,编辑希望转播,一直忍着,所以忍,因为郁闷。一篇小文章中,我曾经写到,‘书的腰带又不是裤带,不束好就会有伤风化地掉下来’”。 ● 「 分手相 」 语出作家稀饭的饭饭文:“全世界最难看的,不是吃相,是 分手相 ,旁观一个,恶心半年。” ● 「 宁愿在巫译生硬的句式里想象一下美式美文里那颗漂亮的子宫 」 语出作家小宝本周专栏文章。文章比较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乔志高译本与巫宁坤译本的接受史。谈及小说收尾最后一句“He came alive to me , delivered suddenly from the womb of his purposeless splendor.”小宝写:“巫译显然不如乔译准确流利。可是我还是选择放弃对肚脐以下皮囊以内器官避之唯恐不远的中式美文, 宁愿在巫译生硬的句式里想象一下美式美文里那颗漂亮的子宫 。” ● 「 私暴力 」 语出专栏作家老愚新文,原题“私暴力时代行事准则”。老愚在文中写到:“盛夏七月,爆炸连着利刃搅动了中国。无指向暴力之剑悬挂在每个人头上。国家在那儿委屈了某人,其他人便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国家暴力与 私暴力 是一对孪生兄弟,当司法制度崩溃、强权者不再跟弱者讲道理的时候,私暴力将不可避免地泛滥。” ● 「 干爹已为你消费134722元超过了全国35%的郭美美 」 语出评家快刀青衣周二博文,博文主要介绍“面部识别”技术,通篇以“大话”口吻贯穿,生动俏皮。说到“刷脸消费”,快刀写:“创立仅半年的芬兰公司Uniqul让很多人的梦想成为了现实,那就是‘刷脸消费’。现在只是在芬兰赫尔辛基地区试运营,不过这不能阻碍我们的美好想象。我只用站在自动售货机面前,它轻轻的看了我一眼,就不假思索的吐出一盒唐师傅红烧牛肉泡面。而一个长发飘飘身材姣好的女子挎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干爹,机器轻轻的扫了一眼,就吐出了一个LV包包外加一句善意提醒,‘ 干爹已为你消费134722元,超过了全国35%的郭美美 。” ● 「 13语文第七季 」 ◎ 安妮宝贝人家用凤仙花染指甲,用指甲油的文艺女青年被甩出几千里了好不好。安妮宝贝微博下面的评论太有意思了,体现了文艺女青年的单一性,她们的发言都是在比谁说的更臭更长更让人看不懂。(女流氓.exe) ◎ 德国历史学家说:“我们现在有的,你们将来都会有;而你们曾经有的,我们永远不会有,你们也不会再有了。”(素湄转自D5大生活) ◎ 后悔是后悔者的皇帝新衣。(苏隐衡) ◎ 甲:“唉呀那棵树好孤独呀,就它一棵在那儿。”乙:“哪儿呀,它身上树叶和树叶在说话,吵得很。”(椎名曦欢) ◎ 今天看了两条消息:一条是中国淮河以北的人比以南的人平均少活五年;另一条是外国科学家研究发现,一个人如果保持每周做爱两次的频率,可以比每周少于两次的人多活五年。前者是卖口罩的人说的,后者是卖安全套的人说的。总之都是让你们掏封口费的。(带三个表) ◎ 苦逼加牛逼=二逼(鸝.se) ◎ 毛泽东和蒋介石开车刮蹭了,毛下车看了看,从车里拿出一瓶茅台,对蒋说,人没什么事就好,老哥来,喝一口压压惊。 蒋接过酒,豪爽地喝了几口,把酒递给毛,来,你也喝几口。毛说,不了,我现在不喝,等交警来了处理了再说……毛泽东思想是我们胜利的保障和源泉。(王喆1212) ◎ 某监狱,一小偷问:“哥,你们几个都是因为啥进来的?”雷政富:因为裸照。李天一:因为打炮。刘志军:因为钞票。白培中:因为被盗。杨达才:因为微笑。小偷听后感慨:这是什么世道,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坐牢。(教父他爹转) ◎ 平庸在中国人所占的比例已经小于愚蠢了。(onehow) ◎ 气功忽悠的是中老年人,星座忽悠的是青少年,同样是忽悠,练气功的老是前赴后继地被原形毕露,玩星座的却从没崴过脚,有时玩好了还能成为达人 。仔细想了想,也可能是练气功的太自以为是,从不看自己的星座运势吧。(9度秋裤) ◎ 人民日报说:少数官员不信马列信鬼神。—我觉得,信鬼神比信马列更有科学依据。官员们真信鬼神,其实是不错的。(连岳) ◎ 任何社会,有两样东西不能流动……那就是权力和贫穷。如果一个社会没有了财富和人才,而只有权力和贫穷,那么这个社会是什么样呢?人们可以从今天的朝鲜看到一些这种社会的影子。(肖锋转郑永年) ◎ 如果非要找出一个比空调还要伟大的发明的话,那就只能是空调遥控了。(老舞) ◎ 如果你觉得我哪里不对,请一定要告诉我,反正我也不会改,你别再憋出个好歹来!(佚名) ◎ 天然气涨价没有道理:北京的空气稍微加工一下就是天然气了。(陶景洲) ◎ 汪峰:“你来这个舞台,选这首歌,可以跟我讲讲你的初衷吗?” 辣妈:“铁岭一中”。(KaNgKaN) ◎ 王兴:歌都是骗人的,安和桥下哪有清澈的水?夜骸:歌词都是骗人的,用一张假钞哪能买到买一把假枪? ◎ 微信朋友圈里的三大春药:自拍、失恋、去远方;两大二逼:晒车、聊骚;一种贱人:“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留几手) ◎ 武汉一母鸡竟直接下出熟鸡蛋引市民围观。(回床师) ◎ 先有王大师还是先有信徒,也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命题。我倾向先有信徒。亟需被骗的人积累到一定程度,街上随便哪个变戏法的都能化作大师。(贾行家) ◎ 小兵张嘎在路边摆摊卖瓜,看到胖翻译官走来,没有拔腿就跑,反而大声吆喝。胖翻译官只是蹲下来吃了只西瓜,一没有驱赶,二没有收苛捐杂税,更没有把卖瓜者殴打致死然后抢夺尸体。现在想想,《小兵张嘎》完全是一部美化敌人的反动电影。(佚名) ◎ 醒着的时候,没有人不喜欢开阔;昏睡的时候,没有人不惧怕开阔。(王金牙儿) ◎ 杨澜说:曾经听白岩松说过:柴静失踪前最后一句话是:别忘了乔布斯的那句教诲:比尔盖茨曾对我说:巴菲特说过:中国有个大学者叫做鲁迅。他说:永远忘不了胡适的谆谆教诲:子曰:永远不要相信名人名言。(佚名) ◎ 要是电视台不管着,我就开个节目叫“负能量”,模式简洁明了,每期仨嘉宾,素人明星不限,一个个上,上来就说我觉得谁是sb,我为什么觉得他/她是sb,然后做外采,采访被骂的那个,说谁谁说你是sb,你想反骂回去还是要解释一下?然后现场给骂人的那个看外采,问你是否依然觉得那人sb,为什么。(王金牙儿) ◎ 有时候会把马克吐温念成马克吐槽……这是病,得电。(南锅) ◎ 在北京好多年了,有个事特不理解,别的城市到处看得见擦鞋的人,北京硬是一个也没有。最开始cbd附近的大厦里还有几个自动擦鞋机,后来都坏了。不会自己擦皮鞋的,只好穿旧一双换一双,实在太脏用纸巾擦擦……想说,在北京,梦想铺地,但多数人捡起来的还是漂泊。(狂馬) ◎ 这年头,能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就只有城管了。(教父他爹) ◎ 真正的痴男怨女是奢侈品,这个时代买不起。纵使梁祝转世,大概也化蝶不成,只好化蛆。(叶三) ◎ 自从草字被简化成“艹”之后,“莞尔一笑”这个成语我都不好意思用了。(豆友牛逼) ◎ 最近感触最深一句话:国内每一个新闻,都是一条移民广告。(狐臭臭转网易跟帖) ● 「 评书式书评 」 语出《上海书评》新一期“微博小报”专栏,所谓“评书式书评”,是指书评家尼克所撰 书评的个性 :一是“不明觉厉”,一是“类北京侃爷式文风”。“读他(尼克)的书评,总让人觉得是在听评书,就算不懂,也能乐呵乐呵。” ……这里是7月14日尼克发表在《上海书评》上的一则,可以 看 一下,是否“不明觉厉”? ● 「 他们以一种闹剧的方式生活 」 语出作家宋石男本周博文,原题“人人都爱王大师”。针对本周全面曝光的气功王大师,宋石男认为,此类荒诞剧不会因为王大师的沦陷而灭绝。“闹剧的狂飙已经以各种形式席卷这片大陆很多年,而且还将继续。人们所作惟一的努力就是逃避他们真实的命运,误解他们身处的世界,叛变他们可欲的未来。 他们以一种闹剧的方式生活 ,带着喜剧的面具,归于黑如死铁的悲剧。” ● 「 精神病人活动月 」 来自网友小题大作本周 推荐 ,语出网友静娅。针对突发事件层出不穷、当事人精神病史层出不穷情况,静娅诧异:“本月是精神病人活动月?”

Read More

荷广 | 武之阳:陈鸣明的网络战争

2013-08-02 09:22 武之阳 陈鸣明,贵州省副省长,分管法制、公安、国安和维稳等。这位现年56岁知青出身的地方高官,于2009年11月入主新浪微博,成为中国迄今为数不多实名开微的地方高官之一,颇受网民捧足。但最近几天,陈鸣明心里有点堵,他没有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竟引发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7月28日,陈鸣明转发了@瞭望一条“关于美佛州发生枪击案7人亡”的微博,后有网友谈及近期城管事件,陈脱口而出指责网友“不爱国”、“败类”、“人渣”、“有人巴不得祖国天天出事,出事就小题大做”、“天天骂祖国的人,又赖着不去米国!快去啊!去之前,先整形,不要让人家看出是中国人!”此言一出,网路哗然。多数网友认为陈鸣明辱骂网友言语欠妥,也有网友称官员也是人,人谁无过,没必要深究。还有网友则提出要人肉搜索陈鸣明,查一查他有没有贪腐和作风问题。对此,陈鸣明爽快应答称“求查”。 大批中外媒体随后纷纷报道此事。在舆论的炮轰之下,陈鸣明29日发布长微博表示歉意。他表示,网友对我“拍砖”,既是观点之争,也是因为我个别言词欠妥。对大家的意见,我虚心接受,有不妥的地方,请大家原谅,以后我会注意。有话好好说,从我做起。中国有些网友在无限放大一些个案的意义,否定中国社会的整体进步。极端事件哪个国家都有…但在中国的微博上不是只能说中国坏美国好吧…(网民)监督也需要理性,监督的目的是希望这个国家更好,不是希望这个国家垮掉。 陈鸣明的上述表态,并未成功平息舆情。多数网友对他的表态并不买账,指责他道歉没有诚意。有人搜出不少陈鸣明的戴表照片,但迄今无证据表明陈鸣明会重蹈杨达才老路。还有人搜出陈鸣明与染香、点子正等左派人士的合影,陈的微博关注名单也被揪出司马平邦、张宏良、司马南、戴旭等名字,陈鸣明的政治派别呼之欲出。一时之间,各路网络大军角逐微博,五毛水军推波助澜,公知大腕席卷其里,舆情热度直逼上海的烧烤天,成为2013年夏天最轰动的互联网公共事件之一。 陈鸣明PK网友看似简单,但若综观事态起因和发酵的全过程,我们看到的不只是陈鸣明一个人的网络战争,而是中国社会正在上演的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 它即是中外的意识形态之争,也是五毛与公知的左右之争;它即是自媒体时代官民对立的话语权之争,也是事关官员财产申报和言论自由的制度之争。 首先,陈鸣明的民族主义倾向有迹可循。 随手翻翻陈四年来发布的微博不难看出,他转发和评论了大量的有关美国负面新闻和钓鱼岛主权之争的微博。读他的微博,如看《新闻联播》,无非是“领导很忙国内很好国外很乱”的老调子。陈显然以政治正确为发微第一要义,把庙堂之上的那一套搬到网上,看似审慎有度,但实与当局一贯渲染敌我矛盾的意识形态教育同出一辙。近十几年来,中国政治中最引人注目的现象是民族主义的兴起。当局借助民族主义大旗,炒作民众排外仇外情绪,不仅可以转移国民的视线,也能安抚军方鹰派。一旦国内民怨沸腾,海监船马上出发巡航钓鱼岛,转移民众视线,但巡到何处,巡航何用,无从可知;当局要么声称有一小撮反华势力蓄谋造反,但这一小撮势力均系何人,为何反华又如何蓄谋,当局同样惜字如金。当有网友借美国枪击案指责中国城管之时,这位副省长终于坐不住了,大骂网友不爱国,但这种“不爱国论”又从何谈起?网民批评城管打人,或是出于对祖国的爱之深则言之厉,不见得是胳膊肘子外拐。这位网友或许不爱党,不爱政府,却不见得不爱国,而陈鸣明将党国混为一谈,认为不赞美强权就是汉奸,不歌颂专政就是媚外,莫非让所有网友齐呼打倒美帝国主义才称得上是爱国? 其次,中国民间左右之争日趋白炽化。 从几个月前的宪政姓资姓社之争,到解放军报的宇宙真理论,再到陈鸣明辱骂网友人渣,网友的跟帖和评论显示民间政见已极度分化。五毛党支持者攻击公知被反华势力收买,搅动民心欲颠覆社会主义;公知支持者则反击五毛党被宇宙真理洗脑,拥护专制且习惯暴力相向。民间政见的严重分化源自于上层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模棱两可。自十八大上台以来,习近平接连抛出“摸石头过河”、“苍蝇老虎论”、“中国梦”等论调,他一方面信誓旦旦捍卫宪法宪政,但同时却重申不照搬发达国家现代化模式;一方面号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但同时却称中国梦和美国梦彼此相通;一方面承诺以科学的制度设计把权力关进笼子,同时却下发秘密文件收紧思想管控——习近平左右摇摆的中庸执政方针没有讨好左右两派中的任何一方,反而日益加重了中国社会的持续分裂。陈鸣明与网友之间,以及网友与网友之间的口舌之争,恰恰是这种民间政见严重分裂的缩影。共识缺失已日渐成为中国政治语境的常态。 再次,自媒体时代的官民话语权之争升级。 陈鸣明被骂,其实不是因为他说了什么,而是因为他是谁。中国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民众自然将怨气归咎于政府和官员身上。民间仇官情绪蔓延的同时,不少官员出于维稳考虑将民众作为自己的假想敌。进入自媒体时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官员意识到欲控制微博必先占领微博,大批官员注册实名微博,以为能凭一己之力引导舆情,涤荡他们眼中所谓的乌烟瘴气的微博平台,杨达才在微笑事件后第一时间注册微博回应质疑就是一例。但这些官员无视了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微博的自媒体属性。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媒体,曝光、直播和揭露成为常态。个别极端的案例被无限放大,一些沉寂的权利缺失被彰显,一批不听话的异见人士被推崇,一群投诉无门的受害人被关怀。在这种情况下,批评无异成为微博的常态,而一贯容不下批评的达官贵人在微博上自然会水土不服,陈鸣明便是如此。 第四,官员财产公开是中国民间共识。 陈鸣明辱骂网友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引发如此大的反响,一个很大的原因并不在于骂人本身,而在于他说的“求查”两字。演员王小山就在微博中调侃道,陈副省长主动要求审查他的个人财产问题是该事件的最大亮点,民间要求官员公开财产已有经年,但一直没形成良好互动,陈副省长终于发出声音,宛如赤子初啼,让人看到希望。希望有无,我们不得而知,但陈鸣明主动“求查”后,网友一边倒支持副省长晒家底,可以从一个侧面折射出中国民众对于官员财产公开的民间共识。与这一共识背道而驰的,是当局对此的讳莫如深。自2010年以来,官方多次下发指令,禁止媒体私自报道官员财产公开;近几个月里,有赵长青等多位呼吁财产公开的民主人士被抓;目前财产申报虽在多地试点,但制度设计与外界期许差距不小,恐将最终流于表面,难有实效。 最后,网友批评之于中国是财富而非威胁。 陈鸣明在长微博里用了很大篇幅阐述网民不可一味批评政府,为了批评而批评,即便是批评也应该理性,但对官员言论自由的边界却绝口不提。陈鸣明以贵州副省长的身份认证微博,在正常工作时间发布微博,这不是个人行为而是职务行为。他的一句骂人话,彰显的是公权力在普通网友面前不可一世的傲慢,但名誉扫地的并非只有他本人,躺着中枪的还有贵州省政府的颜面。公众人物的气话骂人话,会对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产生负影响,因为这种影响的实际存在,140字的微博会成为一种牵动社会的力量。目前全球有77%的政府官员开推特微博,官员骂人在言论自由度较高的西方国家也不罕见,但却鲜见有谁口不遮掩却安然自得的。2010年,英国工党成员麦克伦南在推特上骂反对党“娘们儿”、“私生子”,他不得不公开道歉,并被取消党籍和议会候选人资格;2012年,加拿大国库委员会主席甘礼民在推特上骂15岁高中生“蠢蛋”,经媒体曝光之后,甘礼民最后不得不亲自向高中生致歉,民众支持度急转日下。相比之下,陈鸣明既便是在道歉信里也不忘倒打网友一耙,他的道歉显然缺乏足够的诚意。在他眼中,网友的批评之声是维稳的大敌,是对官员权威的挑衅,殊不知容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因为批评的限度,恰恰就是民主的尺度。美国大法官布伦南曾说过,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压制言论自由为代价进行救济。这是包括陈鸣明在内的中国官员在自媒体时代亟待补上的一课。 据互联网实验室统计,2012年中国党政官员在新浪和腾讯上的实名微博数量达50579个,虽较2011年增长约200%,势头迅猛,但与数量庞大的党政官员基数相比尚属沧海一粟。据此,有网友建议不应过分谴责陈鸣明,否则以后恐无官员再敢开微博。此言虽不无道理,但却忽视了这样一个重要的事实,即便上千万官员人人开微博,但若都像陈鸣明一样只发些外国丑闻、官样简报或名人名言,不去回应敏感权利诉求,不去化解民生积怨戾气,不去倡导多元自由讨论,官员开微博又有何用?不是每一个陈鸣明,都能成为赵克罗。 陈鸣明的网络战争还将继续。无论支持他还是批评他,每一个声音都很重要。中国共识不是权威的选择,而应是多元声音的妥协。等陈鸣明把家底晒出来,我们到时再一起鼓掌也不迟。 (特约评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不代表本网观点。) 作者 武之阳,中国时政旁观者。期以慷慨激昂之辞,践行公民政治参与。

Read More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