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制度

All

Latest

端传媒 | 徐贲:“文革道歉”必须先清除“文革基因”

人都有懊悔的时刻,但未必有真诚的悔过和悔改。懊悔是事后觉得不该做一些事,而不一定是觉得自己做错了。懊悔是因为觉得,有些事以前做了,已经无法改变,但时过境迁,今天成为摆脱不了的麻烦。 加拿大出生的英国小说家, 政治家吉尔伯特·帕克(Gilbert Parker) 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躲避记忆和懊悔的地方,无论我们悔改与否,愚蠢行为的幽灵一直会纠缠着我们。”仅仅是为了摆脱往事的纠缠,甩掉恼人的麻烦,以这种想法来道歉,不可能有真诚的悔过和悔改。...

孙立平:恐惧的生产与再生产

作者:孙立平,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晚年的肖斯塔科维奇向年轻的友人伏尔科夫讲述往事时,忽然沉默良久,然后如是说。 伏尔科夫同情的看着这位苏联最负盛名的音乐家,那是一张满是孩子气的脸,圆圆的镜片,蓬松的头发,总是尴尬和手足无措的神情,谨慎得几乎称得上畏惧的眼睛。这张面孔是如此意味深长,一个时代对一颗灵魂所能造成的痛苦挤压,在这张脸上纤毫毕现。 一篇评论肖斯塔科维奇的文章这样写道。...

一平:由土改到反右:中国极权制度的完成(中)

中国在朝鲜没有一寸利益,美国对中国也没有领土和资源的要求,至多是反对中共政权,而且也未打算入侵,韩战实是俄国扩张其共产革命的战争。中国本是共产革命的受害者,但是全民--包括知识分子--却以狂热的民族主义热情参加这场有害于中国国家与民族的共产革命之战。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