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祖恋

All

Latest

立场新闻|林祖恋涉受贿案上诉 佛山法院今维持原判

佛山中级法院今日就林祖恋被指涉嫌受贿案,宣布二审结果,裁定维持原判。 广东汕尾乌坎村村委会前主任林祖恋,今年六月被武警带走,被指出任公职期间,收受贿款六十万人民币。 案件上月一审宣判。林祖恋被控三项罪名,包括两项受贿及一项串谋投标罪,最终两项受贿罪成,判入狱三年一个月,罚款三十万元人民币。一审判决之後,林祖恋曾表明不会上诉,但後来在狱中改变主意。 林祖恋涉嫌受贿的上诉案件,上周四於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二审期间,林祖恋再次作供,并否认所有控罪。法院原定本周二宣判,但最终延至今日,三名家属亦有在场旁听。 法官今日在庭上宣称,林祖恋认为刑罚太重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检察院提出「串通投标罪不成立」的抗拆,亦同样不成立,故维持一审判决。

端传媒|乌坎冲突后多人被捕,5名香港记者遭粗暴扣查并被送离

经过近两日的警民冲突后,广东陆丰乌坎村的局势渐趋平静,但村中仍有武警驻守。除了13日凌晨被捕的13名村民外,14日再有至少4人被捕,另有5名村民被通缉。当局同时也加大了对该村的封锁力度,明报、香港01及南华早报的5名香港记者也在村中或入村路上遭扣查,后被连夜送走。 据明报报导,14日被逮捕的4人中,有2人是在13日冲突中向警方投掷石头、且以往亦有参加示威游行的林氏兄弟;1人为下肢瘫痪、平日坐轮椅举牌游行的女村民。 14日下午开始,当局用广播和电视通告,敦促魏永汉、蔡加虾、杨少集、刘汉钗、洪永忠在内的5名“违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并称对提供线索者悬赏10万元。其中杨少集据报是乌坎村前党支部书记林祖恋妻弟的儿子。

自由亚洲|林祖恋获刑3年1个月 村民发起罢市游行活动声援

广东陆丰乌坎村前村支书林祖恋的案件9月8日上午在佛山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宣判其受贿罪成,判处有期徒刑3年1个月并处罚款20万元。一些乌坎村民当天发起罢市及游行活动,声援林祖恋。此外,日前在乌坎被抓,被指煽动村民“游行、集会、示威”的珠海社工甄江华,获释不到24小时,又在林祖恋案开庭前夜再被当局带走扣押多个小时。 前乌坎村支书林祖恋涉嫌“受贿、串通投标、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9月8日在佛山禅城区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宣判林祖恋串通投标不成立,受贿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3年1个月,罚款20万元人民币。

歧见侠|电视认罪是政治认同 指鹿为马的人也知道鹿不是马

指鹿为马的人,他自己也知道,鹿是鹿,马是马,再巧舌如簧辩才无碍,也不可能让鹿变成马的。日本人的脏话不像中国人,他们骂人跟生殖器无关,一般都跟马鹿有关。八嘎牙路,写成汉字就是“馬鹿野郎”,这句脏话其实就是从指鹿为马这个成语来的,意思就是说,你这人分不清是鹿是马,你是个笨蛋。 当初赵高指鹿为马,他不是在做事实判断,而是价值判断,是在做统战,是分清敌我,划清界限,他玩的是政治认同。所谓政治认同,就是我不管你内心如何,你只要表态支持我,就是我的阵营里面的,你只要不支持我就是我的敌人,非友即敌,非敌即友,你必须选边站,没有灰色地带,没有非敌非友,大家懂了吧?

林祖恋家人发声明 拒绝认可官派律师

@李方平律师 :【葛永喜律师:原来是王会长抢了我的业务,我只能表示服了】林祖恋孙子林立义:“你们是律师界的耻辱”这两名辩护律师是当局指派,他们分别是广州金鹏律师 事务所的王波和广东宏进律师事务所的方振宏。 王波是广州市政府法律顾问,兼任广东省律师协会副会长,从事刑事及民商事法律辩护,曾多次为被控受贿的政府官员辩护;方振宏是汕尾市人大代表和汕尾市政府法律顾问,熟悉产权及经济纠纷类案件。 不允许家属聘律师,当局却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指定这么高大上的律师

博谈网 | 乌坎:村支书被抓走后一个生活在恐惧里的村庄

(博谈网记者周洁编译)本文译自《南华早报》7月3日的报道。广东东部的渔村乌坎或许表面上看似平静,但是那里的居民被恐惧萦绕,尤其是当夜幕降临。这种恐惧导致最近乌坎的夜间出现“哨兵”,他们大多是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守卫着重要的位置和小巷,例如被拘捕的村支书林祖恋家人居住的那些房屋。也已见到有些村民远走他乡或躲藏起来,而其他人睡觉时,他们的床边放有锣,这样他们可以提醒其他住户有危险。“我开着灯睡觉,这样睡已经三天了”,一名在乌坎的14岁女孩说。“因为担心特警队可能随时冲进来抓人,我的一些同学甚至组织一起过夜。”乌坎村民在2011年联合起来反抗夺地和腐败,最终为该村赢得直接选举村领导的权利,而令乌坎登上世界头条新闻。然而,那些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村民们指责更高层政府不作为。6月18日凌晨,70岁的村支书林祖恋被从家中快速抓走。他曾计划在次日就该村请愿发表演讲,敦促更高层政府解决乌坎已拖了多年的土地问题。“起初,人们质疑为何民选的(由林祖恋率领的)村委会未能把他们的土地要回来”,29岁的村民蔡智盛(音)说。“后来他们查看了一切后感到失望,因为涉及到与上级政府的谈判,非常困难。”蔡的父亲蔡立秋(音)是乌坎两名副党支书之一,他大约在两周前被捕。另一名副支书孙文亮(音)在最新的清算后逃离乌坎,仍在流亡中。中国成千上万的其他农村人都经历过和乌坎同样的土地被盗和腐败问题,但该问题获得关注在2011年产生了新的突破,有观察家称赞乌坎是基层民主在中国大陆运用的一个例子。不过,这也给该村带来了麻烦制造者的名声。这促使了当局在村民们上个月决定要发起又一次的大型抗议后进行了严厉镇压。当局艰难地遏制2011年的乌坎反抗,但村民们发现这一次政府的反应更强硬、更老练,当局派出了配备有催泪瓦斯的装甲车,警方配有步枪和防爆装置,以及有无人机监视人群的举动。村民们说,林祖恋的被捕与被“人格诽谤”令他们计划举行的大型抗议瘫痪,而接下来对其他活跃者的清算令同情者们毛骨悚然。林被捕之后,当局指控他从乌坎的建设项目中把大笔的钱放入自己的腰包。他21岁的孙子被短暂拘捕后,6月21日,林祖恋出现在电视上认罪。6月24日,负责管辖乌坎的汕尾市政府表示,已获得证据证明林祖恋从当地一所学校42万元人民币的跑道工程中吞了8万元人民币。林祖恋68岁的妻子杨珍说,她相信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尽管他们家试图为林祖恋聘请律师,屡次遭广东省当局阻挠。“他做村支书,没有拿过一分钱的工资”,杨珍说,她还补充道她丈夫甚至用他们儿子寄给他们的钱来帮补村委会的运作。自从林祖恋被捕后,数千村民举行了两个多星期的抗议,宣告林祖恋是清白的,呼吁当局释放他。“林祖恋是一个简单、诚实、勤劳的人”,蔡说。“我相信在乌坎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标准答案来证明他的为人。我们不需要外界来告诉我们他是什么样的人。”一名有个3岁女儿的35岁母亲说林祖恋是个“无私的人”,没有人相信他会受贿。“作为他的邻居,我们大家都知道林家节俭的生活方式……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她说。就在他被捕前几天,林祖恋接受香港有线电视采访时说,乌坎已经被封了,在处理土地问题时遭到更高层政府的干扰和围攻。“包括搞鬼、施压以及鼓动代表他们利益的干部来对我”,他说。林祖恋说在过去的五年里,乌坎只成功地拿回了大约1.3平方公里的集体土地,还有另外被前村政府卖掉的4平方公里土地及和邻村的争议中陆丰市承诺归乌坎的4.6平方公里土地未拿回。“他们将会严厉打击、逮捕,使用卑鄙的手段来对我,但是我会战至胜利或者死亡”,林说。“这是我绝望的选择。”原文Wukan: a village living in fear following arrest of party chief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