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荣基披露铜锣湾书店事件

All

Latest

【CDTV】端传媒专访:新闻那么多,你已经忘记林荣基了?

【专访:新闻那么多,你已忘记‎林荣基了?】 才仅仅过了两个星期,你已被各种新闻洗刷,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吗? 我们还记得。我们继续专访林荣基,请他讲述香港台湾的“敏感书籍”史。 “如果看回头,”林荣基说,“大陆干预香港其实有迹可循。”他历数了之前那些你可能没听说过的、因书入狱的香港人,“我已经是第三个。” 愿你我不要被舆论议程设置所控制,记住他,追问它。 全文:http://bit.ly/28ZjHQZ 制作:卢翊铭、叶家豪、吴炜豪 / 端传媒 端传媒是一家面向全球华人的数位媒体。端传媒以原创报导、数据新闻为特色,为全球华人­提供优质的新闻资讯和时尚动态。 网站:https://theinitium.com/ iPhone app:http://apple.co/1KJq2yk Android app:http://bit.ly/1OWvlvN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initiumphoto

https://www.youtube.com/v/nY8gl9kzixw?version=3

【端传媒】‎专访:新闻那么多,你已忘记‎林荣基了? 如果您在墙内无法看到YouTube上的视频, 请点击这里使用BitTorrent Sync (Sync) 下载观看。

端传媒|林荣基1.5万字亲述书店事件:人不是生来被打败的

姓史的在韶关跟我说,将来回港后,仍在书店工作,他还会跟我联络,向他报告这里的情况,通过文字或照相,他们要了解香港,特别是来买政论书的人,以后要做他的耳目。 他打开电脑,副手拿出一份文件要我看。那是控告我《违法经营书籍销售》的认罪书。抬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下项列了些年月日。我抬起头,副手要我签名,就像被囚禁宁波当日,被要求签放弃条款。我想,既然上次签了,这次不能不签。尽管我知道这也是违法办案。

美国之音|港府重申与内地无引渡机制不遣返林荣基

港府官员向媒体介绍其就中港同报机制与内地官员的会面情况香港特首梁振英等港府官员,星期三上午通过媒体,向外界通报香港官员星期二赴京与内地相关部门磋商两地通报机制的成果。而对媒体关注的港府是否会按照内地所言将踢爆“被失踪”内情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送回内地,港府官员给与否定的答复。警务处官员同时表示,鉴于林荣基感到人身安全威胁,如果林荣基本人愿意,会提供人身保护。香港特首梁振英和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保安局长黎栋国、署理警务处长黄志雄,7月6日上午举行约20分钟记者会,通报港府官员星期二与公安部牵头的相关部门官员协商改进两地通报机制的成果。梁振英表示,两地官员同意,将通报时间压缩到少于十四日,覆盖所有执法单位,并提供明确的案情摘要。双方月底举行第二轮磋商。不过,媒体对两地官员就通报机制磋商的成果似乎兴趣不大。由于宁波公安局在两地官员磋商前发布新闻稿,指如果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违反“取保候审”规定,拒绝返回内地接受调查,将对他依法变更刑事强制措施。而且。人民日报海外版星期三发表评论,称公安机关与港警执法合作会更加密切,不要以为逃到香港就可以逃脱法律制裁,作出威胁口吻,因此媒体更关注港府是否会应允内地公安的要求,将林荣基送回内地。尽管港府官员此前多次强调两地没有引渡机制,不过保安局长黎栋国不得不重申,根据基本法,只是列入附件三的内地法律在香港才有效力,所以,内地实施所有刑事强制措施,在香港没有法律效力,且香港与内地没有引渡安排,香港执法人员必须根据香港的法例执法。在被问到在北京与公安部等部门协商时是否有人提出要香港警方帮助将林荣基送回内地,黎栋国表示没有任何方面提出此要求。香港时事评论员、前资深中国报道记者吕秉权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公安明知两地没有引渡协议,仍然强势提出可能变更对林荣基刑事强制措施,一方面是向港府施压,另一方面也是加大对林荣基的心理压力和威胁,试图让他封口。他说:“虽然是没有引渡协议的情况下,他们是想借林荣基事件,想加压力给特区政府,也要想一下是不是包庇这个所谓‘逃犯’呀。内地知道它不能够强迫香港交人,也不能够过来把林荣基劫持回去。对林荣基来讲,把林荣基感到那个压力加大,迫到他不敢在公众面前那么高调地去爆料。”此外,林荣基对外透露,自6月14日返港后先后有6次怀疑被跟踪,尤其是6月29日有四名大汉跟踪他返回临时安全屋,6月30日又遭红衣男子跟踪,令他感到受到“日渐恶化”的俨如“黑社会”的“放肆”的威胁,因此取消参加七一大游行。明报星期三报道,林荣基7月1日决定转换安全屋,致电警方要求派人保护,遭到拒绝。林荣基星期二接受明报访问时表示,鉴于人身安全考虑,他的想法有变,可能离开香港,或考虑去台湾。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星期三早上在电台节目上表示,内地公安说法具威吓性,担心内地向特区政府施压,不排除林荣基会认为香港不安全,离开香港。在明显受到社会压力下,署理警务处处长黄志雄星期三在上午的记者会上被问到林荣基人身安全时表示,警方发现,有关跟踪车辆是由传媒租用,目击证人说没发现不寻常,林荣基说法与警方调查发现有出入。不过,基于林荣基表示关注人身安全,只要林荣基愿意,警方愿意提供人身保护。同时,律政司长袁国强表示,警方需要继续调查林荣基案,在星期二与内地官员会面时,公安部播出林荣基在内地作供片段,如果同林荣基在香港透露详情不符,本港警方便要找出真相。对于媒体追问公安部在讨论通报机制时播放林荣基片段,特首梁振英辩称,会面大部分时间都商讨机制,认为符合双方事前定的讨论范围。有香港评论认为,内地公安向港府官员播放林荣基在被拘押期间的片断,显示内地公安在事件上态度依旧强硬,不认错。同时,这种让港府官员“被看片”的方式,以及有港官被港媒拍到做笔记,对港府官员起到了“矮化”的作用。此外,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7月5日上午,在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陪同下,与警方在一处约定地点再次会面,录取口供大约4个小时,继续就先前提及的事项提供补充资料。涂谨申强调,两地官员星期二会面后,林荣基案件仍存有不少疑问,包括两名陪同林荣基返港的内地人士身份,港府需要跟进。另外,署理警务处长黄志雄星期三提到,警方星期三会再次会见林荣基。林荣基在内地“失踪”近8个月后,6月14日返港,6月16日没有按照中国公安的要求,携带装有铜锣湾书店订书读者资料的电脑返回内地,并于当晚召开紧急记者会,踢爆在内地“被失踪”真相,引发香港和国际社会哗然,以及全球媒体的关注和追访。

纽约时报 | 中国警方要求林荣基返回大陆 否则将严惩

中国警方要求林荣基返回大陆,否则将严惩 王霜舟 2016年7月6日 北京——香港新闻媒体周二报道,中国大陆警方称,一名公开谈论自己数月拘押经历的香港书商必须返回宁波市,否则将因违反假释规定面临惩罚。这名书商叫林荣基,曾于去年和其他四名男子同时失踪,五人都和香港的一家书店和出版社有关系,他们的失踪引起人们的关注,担心香港的法治可能遭到破坏。他们被关押在大陆,后来出现在认罪视频中,罪行包括销售充斥道听途说的中国时政书籍。相关文章香港书商因担忧安全缺席七一游行 香港书商自述遭大陆拘押全过程 失踪香港书商现身央视供认有罪 书商失踪事件令香港人人自危 禁书:香港书商的摇钱树与惹祸根 这种书在中国大陆是禁书,但在香港可以出版,香港对媒体自由提供了广泛保护。这块前英国殖民地于1997年回归中国,但根据中英之间的协议,香港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保持它自己的法律和经济结构50年不变。 与巨流传媒有关的其他三名书商今年被释放后,对自己被拘押的事缄口不言,但林荣基详细讲述了自己在香港与大陆边境被扣押,然后被单独监禁数月的经历。他还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媒体,大陆当局曾试图迫使他提供书店顾客的名单。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和保安局局长黎栋国本周二在北京与公安部部长郭声琨见面,讨论书商一案以及本港居民在大陆被拘押的通报机制。香港电台(RTHK)报道,北京当局表示,林荣基已承认自己和他人将禁书销售给中国大陆的客户,从中赚取逾40万元人民币,而且他没有返回那里,已经违反了假释条件。大陆当局说,如果他再不返回,就可能面临更严厉的惩罚。香港电台还报道说,大陆当局发布了林荣基的认罪视频。香港与大陆没有引渡协议。林荣基在自己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并不打算回那里去。 自上个月林荣基曝光这件事后,香港亲民主阵营称赞他勇于对抗大陆当局施加的压力。但他也遭受了前同事的攻击,一些亲北京新闻媒体对他说的话也表示了质疑。 他原本打算在7月1日率领港人进行一年一度的民运游行,但在游行开始的数小时之前,他以安全担忧为由,取消了这个计划。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作者王霜舟@austinramzy。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本文内容版权归纽约时报公司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或翻译。 打印 转发 寄信给编辑

德国之声|独家专访:林荣基讲述被跟踪过程

在内地被拘禁近8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 原定出席七一游行中并担任领头角色, 却于当天早上透过帮助他的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向外宣布, 基于个人安全受到威胁而取消游行及媒体的访问。林荣基于7月2日接受德国之声独家访问, 是自他取消游行后至今唯一一次接受媒体访问。访问中他讲述被跟踪的过程经过, 以及对将来的初步意向及计划。

东网|石蒜:谁荼毒领导脑袋?

铜锣湾书店五子失踪事件,只得林荣基一人站出来向公众交代失踪二百多天的部份历程,讲出他对事件认识的事实,说出自己内心的感受,特别是感受到自由的宝贵。估不到,他只享受了十四天,七一传统的游行队伍上,他退出了,他说因为感受到被监视,受到威胁。言犹在耳,香港传媒在北京成功访问到掌管香港及澳门事务的港澳办主任王光亚,问林荣基的事是否破坏一国两制,王停下来回答“林荣基本身的做法,就是破坏一国两制,他们所写的书本身不是写有关香港的事情,也不是有关香港的民主,而是关于内地的事情,在香港出版攻击内地的政治制度的书,然后拿到内地去卖,这样的一国两制照他的理解,我想这样的一国两制不要也好。”在管治港澳事务的整个内地官员系统里,王光亚一直被视为明事理,由建制派以至泛民,甚至新闻界,对他的感觉还是良好。所以,对他在这仍“滚热辣”的问题上,说出“火上倒油”的话,难免有“搞错”的感觉。但冷静一想,长年累月活在一个“我讲话,你要听”的训示环境里,而这低压脊的气旋更不断扩展及延伸,兼愈演愈烈,有这样的答案实在显得“正常”。相反要问,究竟林荣基六月十六日掷下的“荣基核弹”后,内地官场已在港及立即涌来香港收风的人员、跑腿等,收了什么风?有何分析?有何总结?有何建议?林荣基的事件,一些超落地、实质兼具体的问题,国内官员事实上至今一直拒绝甚至回避,如林荣基被内地执法人员捉后,何解要他立即签下一纸不要律师代表?不要家人探望的文件?这些做法清楚违反中国内地白纸黑字的法律,亦受到内地法律执业者的强烈抗议。但是,何解一个部门的首长可视若无睹?有人会归咎于资讯不自由。这的确是事实,国内的传媒过去95年的寒暑里,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的新闻自由,人民从来就是活在一个堆砌出来的社会里,无法兼无力看得清是非黑白,可以作出独立判断,即使可以,之后便会遇到排山倒海,甚至株连式的人祸。敢问多少人会勇于说出真话?按道理,只要是一名拥有正常思考能力的领导人,都知道活在一个这样堆砌出来的“梦”幻国,会明白个中的危险,必然知道是一场引火自焚的玩火、遗臭万年的游戏。但是,究竟是谁荼毒了领导人的脑袋?

争鸣|林荣基反抗的意义

习近平曾说,“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五年、十年、二十年都要追”。不承想,第一批被跨国跨境追捕归案的,并不是携巨资、持绝密叛党叛国的中共外逃贪官团伙,而是香港一间小小书店里一不小心触怒了龙颜、冒犯了国威的五位文弱书商。如果一个国家,一个世界上最大的一党专政大国,执意要将一间小小的书店设定为假想敌;如果一个“中央政府”,一个一向为所欲为的中央集权政府,不顾后果、不计代价地对五位书商穷追不舍、“虽远必诛”,结局似乎没有什么悬念。人们都已经看到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根本抵御不了“中央专案组”的野蛮行径。瑞典国籍、英国护照也未能有效保护桂民海、李波的基本人身安全——事实上,瑞典、英国两国政府对桂民海、李波的冷漠,对中共当局的“温柔”,比港府有过之而无不及。林荣基反转中共编导的剧情随着中共当局对桂民海审判在即,随着其余四位书商因“主动配合”之功而陆续重获自由,回港“销案”,其中三人作心悦诚服、俯首帖耳状,对所经历之事三缄其口,讳莫如深,曾经在香港和国际媒体上喧嚣一时的铜锣湾书店集体“被失踪”事件眼看着就要按照中共既定的剧本顺利落幕了。一手制造了事件、一手操控着事件发展而且一手遮天的中共当局差一点就要大功告成,弹冠相庆了。值此紧要关头,被秘密囚禁了八个多月刚刚获释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单方面撕毁了“自愿”协议,中止了“合作”游戏,踢爆了事件“内幕”。他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敢于直面全球媒体,全程公开自己“被失踪”期间的奇特经历,包括被强行抓捕、千里转运、密室囚禁、试图自杀以及被迫签署认罪书、在“有导演有台词”情况下作“电视认罪”等痛苦经历的香港书商。林荣基的“幡然悔悟”偏离了剧本,反转了剧情,令舆论哗然,亦让笼罩在无边黑暗之中的铜锣湾书商系列失踪案件透出了一线亮光。感谢林荣基,他的勇敢行为对得起六千港人的街头抗议,配得上“一国两制”的原初涵义。而其他几位当事书商在内地均有近亲属,其获释之后不声张、不求助、不爆料,深居简出,避人耳目,言行举止颇为不近情理,显然,他们要么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要么陷入了无法克服的恐惧——而最深的恐惧,则是对恐惧的恐惧。其实,林荣基也不是了无牵挂,他有把柄抓在中共当局手上,虽无近亲属居于内地,但内地女朋友的人身安全与人生命运极有可能受其严重拖累——尤其是考虑到其女友作为帮助林在内地邮寄“禁书”的“同案犯”身份——这些因素或多或少会让林在终止与“强力部门”合作时背上道德与情感的包袱。中共当局手忙脚乱四处灭火现在,局势已变,轮到中共当局手忙脚乱,四处灭火了。人们看到,除了外交部发言人和《环球时报》无法自圆其说的荒谬辩解,中共当局最主要的传声筒似乎是铜锣湾书店事件除桂民海(仍然在押)之外的另外三位受害人。李波、吕波、张志平几乎同时打破沉默,对林荣基的言论进行了反驳。李波否认说过“非自愿被带返内地”,也“没听说过‘中央专案组’这回事”。吕波指斥“不能用个人的过错蛊惑人心和攻击一国两制”。张志平指林荣基“说谎”。林的内地女朋友责骂林“不是男人”、“不考虑别人死活”——此话无意中暴露了该女友的人质属性。这是一个奇怪的格局,五位受害人,一人系狱,一人“翻供”,其余受害人及其关系人则一边倒地站在加害者一边。谁的言论更加真实可信?严格说来,李波、吕波、张志平以及林的女友的反驳与林荣基的言论不在同一个层次,完全没有相与辩难、一决高下的资格。因为毫无疑问,记者会上面对面的公开答问,国际媒体上的即兴访谈,即使有细节上的瑕疵,也必定比特定媒体独家披露的言论更加真实;对八个月囚禁经历的全程公布,无论有多少记忆上的错误与缺失,也必定比藏藏掖掖、吞吞吐吐、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片言只语可信一万倍。要证明中共当局没有“越境执法”再简单不过了,根本无需华春莹与《环球时报》出马,只需李波像林荣基那样,把他偷渡内地那一天前前后后所发生过的事情原原本本说出来即可,他敢吗?中共敢吗?对于林荣基与中共当局来说,已经发生过的事实不可能重新来过。当林荣基在按要求携带订书客户资料硬碟返回内地途中忽然变卦,毅然决然折返香港,从那一刻起,他改变了事件,也改变了自我、改变了命运——从此成为一个“有种香港人”。他也给全体香港人和全体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人们审视陆港两地当下严峻的政治现实: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香港?一种什么样的“一国两制”?一个什么样的中央政府?铜锣湾书商集体“被失踪”事件,作为衡量“一国两制”现状的指标性事件,必将对香港政情的发展、陆港关系的变化产生长远和深刻的影响。自由的意志与抗争的勇气林荣基真正的可贵之处,似乎并不在于他踢爆了“内幕”,揭发了真相。其实,事件虽然扑朔迷离,但真相一点儿也不复杂。李波是不是遭遇了“越境执法”,桂民海是不是遭遇了跨国绑架,抑或二人都是“爱国”心切,“自愿”偷渡入境,自投监牢,这是决定铜锣湾书店事件本质的两个核心事实。人们虽然不知道此中详情与细节,但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事件已经清晰到一向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环球时报》也难于绕弯子、羞于编瞎话的地步。林荣基真正的可贵之处在于,在经历了囚禁、恐吓、诱供、“电视认罪”、人质要挟等等人身与精神的折磨之后,依然保留着不屈的精神、自由的意志与抗争的勇气。因为这是一场一般人经受不起的不对称的战斗:一个专制大国,竟不顾“一国两制”的颜面,不顾国际关系的准则,只为报复一间小小的书店;一个所谓“中央政府”,竟毫无顾忌地自毁“依法治国”的形象,践踏本国公民和外国公民的基本人权,只为惩罚五位名不见经传的“禁书”书商。这当然不是法律行为,也不是政治行为,而是它自己都不敢承认的、极度野蛮的准战争行为。普通人很难猜透独裁者的心思,究竟是什么样的了不起的“禁书”,让专制政府如此大动肝火,气冲牛斗,做出此等愚蠢荒谬之极的准战争行为?港人不要给中共错误信号书店与书商诚然不足与中共交手,二者并非旗鼓相当的对手。如果林荣基选择了沉默、屈服和顺从,将心比心,人们并没有理由过分责备他。而最终,在这场一个大国对一间书店的不对称战斗中,五位书商竟然没有全体降服,尚余一位反抗意志坚不可摧的志士存在,其中的象征意义远比事件真相与细节的爆料本身更为可贵。兹事体大,事关港人荣辱,事关“一国两制”尊严,正如林荣基所说,“如果我作为五个人里面负担最少的都不出声,香港就没得救”。此话有理。如果所有的当事人、受害人都对自己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屈辱经历保持沉默——不管他有什么样的正当理由或难言苦衷,甚或成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对专制政府的“宽大处理”感恩戴德,对加害者的“洗脑”和“改造”欣然接受且为之曲意辩解,那不仅会导致是非混淆、正义蒙尘,让那些人权的侵犯者、“一国两制”的破坏者们正中下怀,从此愈加有恃无恐,只要中央足够强势,足够霸道,则真相可掩,万事大吉。如果没有林荣基的反戈一击,铜锣湾书店事件传达给中共当局的,或许就是这样一个信号:治港需用重典,狠的比柔的管用。若中央政府按此信号行事,或从此以“专案治港”方式排挤压缩“港人治港”空间,并使之常态化、模式化,则“一国两制”万劫不复。《争鸣》2016年7月号

博谈网|林荣基称被跟踪受威胁 缺席七一大游行

林荣基被跟踪感安全受威胁缺席大游行(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香港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于星期五下午近三点半开始,曾在内地被拘禁的传媒人程翔及民运人士刘山青,持“决战689”横幅带头走出维园。带领游行队伍的人原本还有前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但他却在游行当天早上,以感受到严重威胁为由,决定缺席游行。协助林荣基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下午在维园向媒体透露,今早接到林荣基电话,称过去两天被不明人士跟踪,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胁,故决定缺席游行,但现在已到安全地方暂避,也已通知警方。何俊仁指出,不能估计是什么人士跟踪林荣基,但知道强力部门人士对其出来游行会有意见。另一名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则表示警方正跟进资料。据《苹果日报》消息,港警今早收到林荣基通知,称有第三者向他告知过去两日被人跟踪,但他本人完全不知道被人跟,因此警方需要约谈相关目击者,问清楚情况,以便决定如何跟进处理。对于林荣基缺席七一大游行,另一位带头游行的程翔对媒体表示,他对林荣基的遭遇感到同情,认为他因安全问题缺席,是香港人的不幸。他指出,铜锣湾书店事件已显示香港不再安全,连免于恐惧的自由都没有,所以大家要站出来反抗。而民阵召集人岑子杰也在脸书上称关心林荣基的处境,要求各方停止对他压逼,并呼吁香港民众上街声援林荣基:“捍卫香港人应有免于恐惧的言论自由,愈多人上街、愈多人声援,便愈能确保林荣基先生的安全。”林荣基确认要参加七一大游行后,中共官媒《环球时报》6月29日以标题为“香港干涉内地?七一游行莫偏执”的社评指责“给这一活动染上了对抗内地政治制度和司法体系的色彩”。社评指出,“香港反对派”有把自己从自治区域性反对派升高变成全“中国反对派”的倾向,批评“香港反对派”一直要求内地和中央不要干预香港内部事务,现在却公然摆出挑战内地政法现状的姿态,“是一种危险的误导”。香港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

法广|法律专家孔杰荣指林荣基案粉碎中国依法治国“童话”

美国中国法律专家孔杰荣美国的中国法律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在网志撰文,指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不顾个人安危冒险公开北京在书店5人失踪案背后所扮演的角色,实已粉碎了中共用来“自欺欺人”、“有辱国际社区智商的童话故事”。当年协助中国失明维权律师陈光诚出走大陆的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兼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的孔杰荣说,铜锣湾书店一案是一典型教材,足可反映中国警察独行独断在境内肆意禁锢及虐逮自己人民的权力,甚至还将魔手伸延到境外,静悄悄的连外国人民也绑架到中国!孔说,这个故事又揭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制度多个层面的本质,“我们在国际上早就听过有所谓的‘两个中国’的讲法,但原来在刑事司法层面,也有两个中国,一个是包括宪法在内明文规定的法律,另一个却是中共和警察日常所采用的法律,一个经常漠视、践踏和扭曲明文规定的法律”。曾经在哈佛大学法律学院任教、学生包括前台湾总统马英九的孔杰荣说,林荣基一案特别之处,在于林荣基首次揭露了有来自中共中央的特别调查人员介入此案,林荣基同时也证实了他的遭遇,并非是华南有些头脑发热的地方执法人员的所为,而是来自中共的核心中央。他说,现在很多受到中共监控的人,纷纷出来反驳林荣基,但这些人的命运,却系于他们对主人的言听计从的程度,十分可悲。可悲的不只是这些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形象亦然。孔杰荣说,他不知道林荣基何来的勇气将真相和盘托出,粉碎了中共用了哄小孩的“床边故事”,但孔杰荣对他以及何俊仁(协助林荣基的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和南华早报敢于将真相揭露而喝彩。孔杰荣是美国著名的中国及东亚法律专家。他是前哈佛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现任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暨亚美法研究所共同主任,同时也是外交关系协会的兼任资深研究员、宝维斯律师事务所的资深顾问。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孔杰荣获邀到北京向商务官员教授美国的合同法。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