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工业

All

Latest

《命运回想》前记

我们的继母郑玉玲是个普通知识分子。因为普通,便有了她这一代人的典型性,她这样想,退休后开始写自己的一生,题为“命运回想”。 继母是哲学家,始终觉得命运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她1936年出生在上海一个资产阶级家庭,还在儿时,因为父母感情并不好,被姨母抱回镇江家中养大。解放对所有的人都是新生。她在1954年上了大学,学放射化学,意味着要进入尖端的核工业领域。然后父亲在1957年去了香港没有回来。虽然这位父亲解放前只不过是金城银行国际部主任,到了香港不久就当了寓公,毕竟人在香港而且是“滞留不归”。从此,郑玉玲的出身成了问题。 那是个强调“出身不能选择、立场可以选择”的年代,追求进步的继母从未想到自己突然有了“海外身份”将如何影响一生,也从未有人严肃地告诉她可能的后果。   阅读全文

[核科学与技术] 何祚庥:中国核工业比印度落后25年,已放弃核能梦想

发信人: WQZ (abc), 信区: Nuclear 标 题: 何祚庥:中国核工业比印度落后25年,已放弃核能梦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pr 14 01:35:45 2011), 站内 何祚庥:我不完全是专家。我们这代人都有一个传统的梦想,将来中国的能源问题能够通过核能得到最终解决。现在的核工作者还抱着这样的理想,但是我已经放弃了,放弃的原因并不是我对核能不忠,而是我个人认为难度较大,这种难度不仅体现在技术上,也体现在成本上。 发展核能,是我国两代科学家传统的梦想,但梦想与现实之间是有距离的。除了技术和成本,还要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资源问题。在发改委一次座谈会上,我曾提出一个材料,我说我国应该发展可再生能源,理由是核能资源不够,当时有一个数据表明,以中国的资源发展核能,一共只能够25座标准核电站(100万千瓦)运行40年。去年年底,我国在快堆后处理技术上取得突破后,媒体曾报道说“由于快堆技术的成功,我国的核资源可支撑年限将从60年延长到3000年”。我个人认为这个说法不够准确,因为它没有说明是多少千瓦的核电站运行3000年。 与世界核工业先进国家相比,我国还有很大距离。我们现在是世界第八位,印度是世界第七位,排名只相差一位,但实际差距有多大呢?我这里有个材料,据《中国核工业报》2011年3月2日报道,印度的实验快堆1985年实现临界,中国实验快堆2010年才实现临界,差了25年;印度于2004年开始建造的50万千瓦电功率原型快堆将于2012年建成,我们国家正在建设试验快堆只有25兆瓦,约是印度的二十分之一,且可能在今年建成,而我国拟自主设计的示范快堆项目尚未立项;印度已拥有3座小型热堆乏燃料后处理厂,我国的第一座大型热堆乏燃料后处理厂尚在拟议之中;印度于2005年在世界上率先完成了快堆乏燃料的水法后处理热实验,我国快堆乏燃料后处理技术研究刚刚起步;印度具备了快堆MOX燃料制造能力,并可为即将建成的原型快堆提供燃料,我国尚未掌握快堆MOX燃料制造技术;印度自主建成了3座高放废液玻璃固化厂,我国尚不具备玻璃固化厂的建设能力,目前依赖进口。 彭晓光:目前我们的铀主要从哪里进口? 何祚庥:最开始找加拿大,但是加拿大因为美国的关系不卖。后来找澳大利亚,一开始成功了,还草签了协议,但后来美国一施加压力,澳大利亚马上就决定不卖了,只是象征性地给了一点以表示友好。现在只能依靠哈萨克斯坦,但目前还未见到正式合同。

【真理部】康日新被组织调查

【中宣部】:新华网今日授权发布消息,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党组书记、总经理康日新因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收组织调查一事,只限网络媒体刊登,其他媒体一律不转载、刊播。   【数字时代真理部系列:“在这里,了解祖国”...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