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封城

知识分子 | 改变新冠诊断标准的女医生张笑春:疫情结束了,我的家散了

我希望以后这种的非专业的这种情况尽量少,专业的建议有专业畅通的途径,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这可能需要国家疾病防控体系或各个部门完善机制。国家可能要思考,怎么样畅通途径给专业人士,不仅是疫情,还有火灾、地震等突发事件。比如可以根据级别给专家设定相应的权限,相当于在银行你有2万元的信用卡限额,我可能就5万。
还有咱们说高手在民间,可能在上面觉得可行,一到下面了以后全变味了,就根本实施不了,为什么?实际的情况跟上面的宏观规划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所以下面传递上去的的声音可能是最切实可行的,这次疫情就证实了这一点。

阅读更多

全现在 | 四个“春天”的告别:一个武汉新冠逝者家庭的生死实录

父亲走的第二天,武汉市小区封闭。从医院办完手续回到家里,我就开始了自我隔离。那时候我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症状了。2月18号,小区已经严格管控,不进不出。19号,作为密接人员,社区通知我去锦江之星江滩隔离点做了核酸检测。回来后,就开始咳嗽。20号晚上,在街道安排下,把我送到了江岸区建设新村的源生养老院隔离点。就在离开家去隔离点的那个晚上,我被小区的好事者拍下了视频,传到网上的业主群。当晚,就炸群了。我看到群消息的各种言语,非常害怕和无助,语言可以杀人,那是真的。
想到已经失去双亲,又被小区人排斥,感觉自己已经有家难归、没有活路。我在隔离点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也不睡,就整天哭,咳嗽就越来越厉害,我把送来的盒饭都扔到门口,也不让医生量体温。医生没办法,穿着防护服硬生生闯进房间,抓起我的手腕才测到了体温。

阅读更多

公民力量议报 | 新冠肺炎浩劫: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自2003年萨斯事件后,中国政府吸取教训,耗费巨资建立起覆盖全国的传染病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信息系统。“不明原因肺炎”则被列为其监测、报告的重点之一。该系统于2004年4月1日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启用。另外,中国政府还在2006年制定了《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

应当说,这套网络直报系统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都相当有效。前些年,中国发生过禽流感,还发生过不止一次鼠疫。正是借助于这套网络直报系统和应急机制,疫情被及时发现,及时处理,没有传播开。

中国拥有世界第一流的疾控体系,还拥有因抗击萨斯疫情而获得丰富实战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公共卫生专家,再加上因萨斯事件而对类似疫情格外敏感并知道该如何反应的大小官员以及普通民众,中国本来最有能力防治萨斯类似事件再次发生。但是,它还是发生了,而且远比上一次更严重、更惨烈。

我们不能不问,为什么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浩劫竟然发生了?谁该为这场本来可以避免的浩劫负责?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