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权

Matters | 米米亚娜: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我很难想象,在充斥着黑人和慕斯林歧视、反港独和香港运动、反美、反资本主义、粉国家主义、以及所谓“田园女权”话语的内地社交媒体舆论环境里,一个坚信“屁股决定脑袋”的小粉红如何才能辗转腾挪找到可以安放自己那套叙事的安全空间?因为总会在某个案例里,几套逻辑互相矛盾,如果不给自己的三观来次大修正,认知的障碍就可能越来越多——把这个花样navigate的过程称为“杂技”真是传神。歧视黑人就得说美国体制和警察没错,反美就得说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如果再加上个香港运动的layer,就必须更讲究:黑人反抗公权力是正当的,那么香港人的反抗是正当的吗?如果香港的体制和警察暴力没错,美国的体制和警察暴力也没错吗?我相信以此完成一套无懈可击的论述一定难不倒中国人,万一自己的逻辑无法自洽,他们还可以把别人的经验变成“幻觉”,而墙的必要性被循环自证了:它保护了很多被它制造出来的有精神分裂风险的人。

阅读更多

许章润: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全球体系背景下新冠疫情的政治观与文明论

此番大疫暴露出的体制之弊与强人政治恶果,再度将政体之辩提上议事日程,令中华文明宪政秩序建设的迫切性更加显明。几年来国家政治之逐渐全面倒返毛氏极权与国际体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一危殆景象,有待于即刻拨乱反正,重归"立宪民主、人民共和"这一近代中国的主流文明意识和政治意志,而后迈步前行,和平大转型,最终实现"民族国家—文明立国"与"民主国家—自由立国"这一现代中国的理想善境。 否则,昨日的罪恶及其苦难不仅并没随着岁月流逝而消逝,那个作恶的体制依旧,而且,但凡稍一松懈,便已滑落至"文革"前夕。 凡此种种,苦难深重,眼面前的事儿,岂是轻轻一句"翻篇了"所能打发! 朋友,凡我同胞,不愿就是头念那样觳簌苟活的日子,为人为己,就当奋然抗争,再不能容忍极权政制继续施虐矣!

阅读更多

吕频 | 我们必须“破坏公物”

伪社会主义国家对“公物”的标榜是彻底虚伪的,在这个国家,实体的公物,或象征性的公物——秩序,基于对个人权力和权利的收缴,这里的“人民”和“集体”都是空虚之词,这里的“公物”是勒索,这里的秩序是控制。

阅读更多
  • 1
  • 2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