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窑

All

Latest

自由亚洲 | 打击民间网络谣言背后的猫腻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中国知名作家余华近日在在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络版上发表题为“中国的官方习惯谎言与民间网络谣言”评论文章。中国有网民认为,中国政府实际上是假借打击所谓民间谣言,限制民众的言论自由,继续保持“官方谎言的垄断地位”,让民众始终处于“党叫干啥就干啥,党说咋干就咋干”的愚民和顺民的状态。 网上的解释说,“谣言”一是指没有事实存在而捏造的话,二是指没有公认的传说,三是说民间流传的评议时政的歌谣和谚语;“谎言”是指假话,欺骗之言和没有根据的话,是与事实相反的讯息,说谎者故意将自己认为是真实的事情说成是不真实的,让听众上当受骗,让不存在的事令听众相信是存在的,将真实存在的事故意说成是不存在的。虽然谎言的全部和至少谣言的部分都应该加以批评和限制,但为什么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民众面对所谓的民间网络谣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余华在评论中说,中国“官方长期以来的谎言助长了民间网络谣言的兴起”;现实生活中,当初的“民间往来谣言”到头来证明却是活生生和冷冰冰的真实。 中国知名网民“超级低俗屠夫”星期五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谣言的产生是一个社会没有言论自由和人们无法充分获得信息的结果: “就说发生一个公共事件,如果媒体能够真实和自主地报道,还原事件真相,谣言就不会产生。谣言产生的根本就是新闻不自由,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不畅导致的”。 余华在评论中还说,“官方的谎言刺激民众去搜寻网络信息,试图拼凑事件真相,结果又是发现被官方斥之为谣言的竟然就是真相,比如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记耳光这样的细节后来被官方所证实,这让更多的人去相信网络谣言”。中国另一位知名网民“秀才江湖”星期五以自己的亲身遭遇也说,中国政府打击民间网络谣言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批评政府的言论也被视为打击的对象: “我本人有次因批评社会丑恶现象而被拘留十天。我在网上说中国高速公路收费站是拦路抢劫,官方就说我言论过激,是造谣。中国当局这样做就是限制网络言论自由,只让人们赞美它而不能批评。自从网络时代兴起之后,中国民间网络间对政府的批评之声远远大于赞美,政府不允许这中现象存在,所以就一直打压”。 “秀才江湖”强调,中国当局必须说谎,因为只有掩盖真相,压住民怨才能保得住自己的江山社稷。但是,另一方面,“秀才江湖”也说,中国当局打压所谓民间网络谣言就像中国历史上的西周暴君周厉王实行“钳口政策”一样,到头来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周历王的大臣召公曾留给后人警世名言:“防民之口, 甚于防川”。 作家余华在评论中说,中国官方意识到“禁言和关闭微博账户这些手段正在逐渐失效,所以官方开始使用刑事手段”,“网络诽谤信息转发500次将被判刑”。余华本人对“官方使用刑事手段来打击网络谣言是否真正有效感到悲观”。 余华感到悲观是否间接地表示,中国“民间网络谣言”在与“官方惯性谎言”的博弈中最终会胜出?“秀才江湖”对此没有丝毫的怀疑。然而,“超级低俗屠夫”表示,中国当局不会轻易认输,也会“与时俱进”,以“立体作战”的方式在网络间与民众抗衡: “比如说派人从海外网站上网,让国内的人配合,指使台上和台下的大小五毛把水搅浑,指令自己掌控的传统媒体介入,立体作战;有的则是出口转内销,里应外合,让那些潜水的大V们,即他们的人引导舆论。中国当局当人认识到传统的控制方法失效之后,他们也在不断变换手法,并取得一定的效果”。 “超级低俗屠夫”表示,官民之间的博弈无法停止,2014年会更加厉害。由此,网上有一评论文章让记者有更深地理解。那篇文章的题目是“网络谣言:执政者教育的结果”。文章中有这么一句:“如果作为主流的官方话语不能改造,网语如何能独自凭栏?”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明鏡新聞網 | 万润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北戴河会议结束后,网络上有关于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选的不同版本传出。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万润南表示:薄熙来的倒台,使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人事安排的危机。关于下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他对习近平有所期待,认为汪洋是否入选值得注意。 图片: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万润南(万润南提供) 万润南表示,由于中共高层人事安排黑箱作业,不到十八大揭晓那一刻,人们都无法知道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确切人选。但有一条已经很清晰,就是薄熙来的倒台,使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的危机。万润南说:“薄熙来是个不稳定的因素,他会折腾,而且他折腾的是把中国引向倒退,倒退到文革那条路、毛的那条路。温家宝提出薄熙来可能把中国引回文革的那种危险,这个指出是非常对的。中国按照重庆模式来实行的话,社会就会更加法西斯化。” 万润南指出:薄熙来为了夺取中共最高权力,他在重庆做的是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那一套,“如果他真的信那一套,那说明这个人是可以教育的。他不信那一套还要冠冕堂皇的去渲染,是人心更可怕的地方。薄熙来的可怕就在这儿。” 对于中共十八大人事安排,网络上有各种版本,民间谣言四起。万润南指出:这是中共压制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结果。但也要看到许多谣言是中共高层不同政治势力有意散播的。他说:“现在有人讲,什么叫谣言?谣言就是摇摇领先的预言。明镜传媒的老板何频知道,经常有人主动给他们传各种内部消息,就是想通过他们把所谓谣言放出来嘛。” 不过,无论谣传再多,十八大后,习近平将成为中共下一代领导人已经没有悬念。万润南对习近平有所期待,他说:“他的父亲是习仲勋,习仲勋应该说是共产党里头很正派的一个人,而且在胡耀邦的问题上敢于仗义执言的人,我想这不可能不对习近平有影响。习近平之所以在共产党里头得到广泛的支持,一方面是他比较本分,另外也是因为他的父亲。这人可以期待,当然也不用报太大希望。” 万润南表示,如果期待中共产生一个具有改革意识的政治局常委,汪洋是否能入选值得注意。他说:“他承认普世价值,主张完全的市场经济,主张用疏导的办法来解决民间的问题。他解决乌坎问题就做得不错。据说他是个很有改革思想的人。” 万润南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民营高科企业北京四通公司的创办人,89年因支持民运而于“六四”后流亡海外,目前居住在美国旧金山。 以上是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自由亚洲 | 海外异议人士评十八大人事安排(图)

北戴河会议结束后,网络上有关于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选的不同版本传出。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万润南表示:薄熙来的倒台,使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人事安排的危机。关于下一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他对习近平有所期待,认为汪洋是否入选值得注意。 图片: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万润南(万润南提供) 万润南表示,由于中共高层人事安排黑箱作业,不到十八大揭晓那一刻,人们都无法知道中共政治局常委的确切人选。但有一条已经很清晰,就是薄熙来的倒台,使得中共度过了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的危机。万润南说:“薄熙来是个不稳定的因素,他会折腾,而且他折腾的是把中国引向倒退,倒退到文革那条路、毛的那条路。温家宝提出薄熙来可能把中国引回文革的那种危险,这个指出是非常对的。中国按照重庆模式来实行的话,社会就会更加法西斯化。” 万润南指出:薄熙来为了夺取中共最高权力,他在重庆做的是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那一套,“如果他真的信那一套,那说明这个人是可以教育的。他不信那一套还要冠冕堂皇的去渲染,是人心更可怕的地方。薄熙来的可怕就在这儿。” 对于中共十八大人事安排,网络上有各种版本,民间谣言四起。万润南指出:这是中共压制新闻和言论自由的结果。但也要看到许多谣言是中共高层不同政治势力有意散播的。他说:“现在有人讲,什么叫谣言?谣言就是摇摇领先的预言。明镜传媒的老板何频知道,经常有人主动给他们传各种内部消息,就是想通过他们把所谓谣言放出来嘛。” 不过,无论谣传再多,十八大后,习近平将成为中共下一代领导人已经没有悬念。万润南对习近平有所期待,他说:“他的父亲是习仲勋,习仲勋应该说是共产党里头很正派的一个人,而且在胡耀邦的问题上敢于仗义执言的人,我想这不可能不对习近平有影响。习近平之所以在共产党里头得到广泛的支持,一方面是他比较本分,另外也是因为他的父亲。这人可以期待,当然也不用报太大希望。” 万润南表示,如果期待中共产生一个具有改革意识的政治局常委,汪洋是否能入选值得注意。他说:“他承认普世价值,主张完全的市场经济,主张用疏导的办法来解决民间的问题。他解决乌坎问题就做得不错。据说他是个很有改革思想的人。” 万润南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民营高科企业北京四通公司的创办人,89年因支持民运而于“六四”后流亡海外,目前居住在美国旧金山。 以上是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王才亮 | 谁是谣言传播的第一道出口?–兼与周继坚等先生商榷

2011年11月03日 14:37:06        今天的网上,关于网络谣言的评论的文章多箭齐发。其中以周继坚先生的 最有代表性。读过这些文章,有所启发之余,不同的想法不吐不快。故提出之,与周继坚等先生商榷     这些批评文章多称:"网络谣言大行其道,提供信息传播平台的网站难辞其咎"。理由是:一段时间以来,“绝症男子杀死八名村官”、“女官员携巨款出逃国外”、“某领导妙评高尔夫”……一个接一个“爆炸性消息”在网络上蹿红,引起众多网民关注和跟帖。针对网民关切,相关组织部门迅速展开调查,却发现这些消息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谣言。     的确谣言的泛滥值得警惕,但不仅仅是网络谣言的泛滥值得警惕。事实上,真和伪的较量也不仅仅是每天都在网络上进行,社会的每个角落都可能产生谣言。而以科学的精神求真务实,引导公众在媒体的持续关注下逐渐接近真相,是遏制网络谣言的有效途径。      尤其是在事关公共安全的重大事件中,政府部门也应当主动加强信息公开,而不能以不实信息“引导”媒体和公众。然而,像"你信不信,反正我信"的动车事故原因的虚假信息披露,某市地铁的"轻微追尾",可并非是由于网站的责任。还有让国人刻骨铭心的2003年,在“非典”疫情仍在蔓延的情况下,恰是卫生部率先提出了“有效控制”的说法,当时大多数媒体都避免不了被误导,也很难做到不误导他人。网络谣言大行其道因此而生。相比周继坚等先生所指的,“绝症男子杀死八名村官”、“女官员携巨款出逃国外”、“某领导妙评高尔夫”……,谁对于国家和民族利益伤害最大,不用搬脚趾头也一清二楚。可为什么专打网站的板子呢?     谁是谣言传播的第一道出口?谁是谣言传播的最重要的出口?是讲真话,还是讲假话?这是对于人的良知一项挑战。鉴于中国的国情,官方的新闻发言人的表现十分重要。同时,由于某些原因,官方的新闻如不真实,更加可能是谣言传播的第一道出口。其危害性远远超过民间谣言。如果成为网络谣言则更加可怕。     正如周继坚先生的文章所说:"谣言是社会的毒瘤,网络谣言因其传播更快更广,危害也更大。各种似是而非、危言耸听的谣言充斥网络空间,不仅给当事人带来工作、生活上的压力,也给广大网民获取信息带来困扰。更为重要的是,网络谣言一旦泛滥开来,将使人们失去对网络、对他人的信任,其结果必然导致“老不信”的心理暗示,导致“无限质疑”的思维惯性,进而严重破坏社会诚信、加剧社会隔膜、增加社会运行成本"。     但是,周继坚等先生的文章没有评价官方的谣言的危害性。为此,我得补充一句:谣言止步于真相。对抗错误信息,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尽最大可能地公开真实信息。对此,官方保持信息的充分供给,让真相第一时间公之于众尤为重要。而在信息获取还不能百分之百确证的领域,对于暂时无法证实的传言,观察和积极求证更是政府的责任。如果滥用行政手段虽然动机无可非议,却未必能达到辟谣的效果。甚至会适得其反,成为谣言的推手。     归纳上述,遏制谣言请从官方开始。给社会以真相,是公务员的义务与责任。希望对于谣言的追究责任,先从官员开始,切勿乱了秩序。       上一篇: [转载]城市拆迁中透出时下社会最…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29) 评论数( 0 ) 0 条 本博文相关点评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