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

All

Latest

【CDTV】邢台市警方为阻止因灾死亡的村民家属上访,双方发生冲突

河北省民政厅公布消息,该省7月18日至21日因降雨导致部分地区出现洪涝灾害,并引发多起滑坡及泥石流,截至23日晚6时,已造成114人死亡,111人失踪,受灾人口达904万人,倒塌房屋5.29万间。灾情因网络盛传水库泄洪导致居民死亡的说法而备受关注,但遭当地政府否认。 在受灾最严重的邢台市,政府公布指截至23日7时,强降雨已致当地至少25人死亡、13人失踪、4051间房屋倒塌,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00519万元。但22日下午,微博上有自称是邢台市大贤村村民的网友指,19日凌晨时村庄上游水库临时泄洪,但村民并未及时接到泄洪通知,导致部分村民深夜被洪水卷走。这一说法立即引发舆论关注,不过多篇相关内容在迅速传播后于22日晚遭删除。

苹果日报|李平:大坝堵不住看海 高墙堵不住禁书

转发此新闻: 长江流域自上月底开始遭受洪水、冰雹、山泥倾泻等灾害,据中国民政部统计,至昨日已造成3,100万人受灾、164人死亡、26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670亿元人民币。舆论在调侃武汉、南京、合肥等内陆城市开启「看海」模式之余,也再度质疑三峡大坝的功效,更质疑当局凡事靠堵、自欺欺人,终将付出更大代价。今年长江洪水灾害极为严重,号称可以「一劳永逸,长江从此告别洪涝」的三峡工程也备受质疑 温家宝曾拟跳江承担责任长江中下游洪水泛滥,多个城市严重水浸、汪洋一片,因此被戏称为「看海」。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站流传最广的图片不只是这些城市的「海景」,更有当局历年有关三峡工程说词的截图,从2003年的新闻标题《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到后来的《三峡将全面发挥防洪功能,可抵御千年一遇洪水》、《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再到2010年《长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让人不只看到三峡工程的失败,更看到当局自欺欺人的过程。然而,官方媒体仍习惯于藉救灾为领导人唱颂歌。题为《李克强朱熔基温家宝为何都对这件事忍不住发飙?》的文章,在各大网站及微信等社交媒体广传,主旨是歌颂三代总理对长江水灾的关注,最新鲜事迹是李克强在30多个小时内,转战安徽、湖南、湖北指挥救灾。最经典金句是朱熔基1998年在江西九江长江大堤决口时痛斥:「人命关天,竟然搞出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最惊人内幕是温家宝曾表示,在湖北荆州长江大堤告急时,他已做好准备,如果大堤决坝了,他会承担一切责任,从那儿跳到江里去。无论三任总理说过甚么、做过甚么,都未能改变长江流域再次爆发大水灾的现实,未能改变三峡大坝不能堵住沿江大城市居民再度「看海」的现实。再看深一层,官媒的宣传岂不是逆民意而行,似乎忘了古训:「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中共治国如治水一味靠堵尤令人感慨的是,这一场水灾虽然危害范围直追1991年华东水灾、1998年长江水灾,香港也有慈善团体一如既往前往灾区救援、在港募捐,但无论灾情还是救援,已不再受港人关注。不过,中共治国如治水,对网络、禁书、民意,都是一味靠堵,对港人来说仍有切肤之痛。一如三峡大坝治水失败,中国防火长城也治网失败。同样自欺欺人的是,一是翻墙已成为中国网民的常识,只要有心浏览海外网站,都不难做到。中国防火长城是资讯自由的障碍、公敌,但不可能堵塞讯息洪流的流动。二是当局虽然禁止民众使用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站,但《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又争相在facebook、twitter开设户口,《人民日报》更曾吹嘘其facebook专页有460万个粉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访美时官方也推出其facebook专页。中共怕洪水、怕资讯流通,同样怕文化传播。从晨钟书局老板姚文田在深圳被判囚10年,再到铜锣湾书店五子被失踪,中共正在中港之间设立高墙,阻止所谓禁书由香港流向中国。然而,无论文化潮流,还是普世价值潮流,岂是中共所能堵塞?一如《苹果日报》前社长董桥的作品被中共列为禁书,但中国文化界、传媒来港拜访、采访董桥的人士仍络绎于途。中共的禁书高墙最终只会同防火长城一样形同虚设,以失败告终。来源:苹果日报 / 李平转发此新闻:

新周刊|所有中国人都正在成为武汉人

水灾在中国是非常特殊的一种灾难。 它经常不被当成‌‌“灾‌‌”。地震的破坏性即刻可见,程度大时足以把城市震成齑粉,地壳轻轻一震,大家就如临大敌。水灾的破坏则来得缓慢而隐蔽,只有特大洪水才显示出摧枯拉朽的力量,一般的洪涝淹上来又退下去,除了留下了一滩滩污泥,谁知道它带走了什么?也许只是上班族迟到被扣钱,也许有个下水道无声无息地吞掉了一个行人。 它还经常被‌‌“玩坏‌‌”。每逢暴雨成涝,城里的人便使出千方百计来玩水:有人驾着摩托艇英姿飒爽地开过,有人气定神闲地撑个小竹排游荡,还有人拿个澡盆和汽车轮胎就来玩划水……在现代化的城市大马路上开船冲浪,特别具有后现代感。 网上的观众看得不亦乐乎,恨不得自己的城市也来一场暴雨,好让他下楼去玩玩水,晒晒朋友圈。 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玩水? 民间有句俗语叫‌‌“欺山莫欺水‌‌”,深不见底的江湖河海轻易就能吞噬一个人,从而衍生出无数的水鬼河妖传说。尽管父母师长告诫不断,每年还是有不少学生无惧无畏跳下水,结果就这么没了。凭经验活着的中国人,畏惧的并不是水,而是死亡与未知。 中华文明源于河流,遇水定居,把‌‌“水‌‌”神化为财富与好运的象征,顺理成章。在‌‌“水为财‌‌”的思想指导下,中国风水学特别讲究‌‌“山环水抱‌‌”,一池绿水是园林的财位,一湾小溪是社区的灵脉。对一个农业国来说,水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历史上因干旱导致的灾难数不胜数。久旱逢甘霖,不是一种普通的喜悦,而是逃过一劫,大难不死。 倾城的暴雨,给农业社会的人制造了一种‌‌“例外状态‌‌”。平时的人们不会行窃,但当洪水冲破了社会秩序,把别人的财物冲到他们的面前,那就是天赐,物主只能怪老天不长眼睛。在南方农村,暴雨后鱼塘的鱼溢出到田里溪里,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捉到一箩筐。安徽舒城县那6000头猪如果会游泳,恐怕有不少已被别人捕获。即使在城市里,雨后捉鱼的场面也不罕见。 城市洪涝让现代都市人暂时回到了农业社会,戏水的人就像是逃到水泥马路上的那群鱼,逞一时的快乐。可一旦洪水爆发到1998年和2016年的级别,他们就真的成了鱼,对抗不了天灾,也摆脱不了人祸。 治水,一种古老的治国方式 美国政治哲学家卡尔·魏特夫在《东方专制主义》中指出,古代中国是一个典型的‌‌“治水社会‌‌”:这种社会形态主要起源于干旱和半干旱地区,在这类地区,只有当人们利用灌溉、必要时利用治水的办法来克服供水的不足和不调时,农业生产才能顺利地和有效地维持下去。这样的工程,时刻需要大规模的协作;这样的协作,反过来需要纪律、从属关系和强有力的领导。 在治水社会,大型的水利工程必不可少。秦皇通灵渠,杨广挖运河,都是通过组织民众大修水利,在全国建立起瀑布式的统治。辗转到现代,当欧美已经对大型水利工程的危害有了充分的论述,中国仍然摆脱不了‌‌“兴修水利,利国利民‌‌”的迷思。你的种种质疑,又被一句‌‌“利在千秋‌‌”‌‌“舍小家为大家‌‌”打发掉。 7月5日,湖北当地为了‌‌“缓解‌‌”汛情压力,决定在武汉沉湖破堤防水,让蔡甸消泗乡的上万村民连夜大转移。7月1日,湖北武汉新洲区举水河发生特大洪水,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垸发生溃口,口门70多米,附近6个村庄、1个社区被淹。溃堤后,当地村民和官员爆料,原来举水西堤已有20多年没有加固,‌‌“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好几次国家财政拨款维修加固堤坝,但是最后也没见着修‌‌”。 这些地区就是防洪治水体系下的‌‌“分洪区‌‌”,当大洪水来临时,就会先让洪水分流到这些欠发达地区,尽量让大城市受到较少的冲击。消泗乡的村民上一次大转移是在2010年的梅雨季,才过了六年安稳日子,又要拖家带口地逃难。 ‌‌“所有中国人都正在成为武汉人‌‌” 武汉作为湖北首府,其灾情必然不是最严重的。只是由于城市人更熟练地使用社交媒体,武汉市的汛情才更多地被看见。然而,饶是有政治保障和巨资改造的城市防洪设施,武汉仍然被洪水冲瘫痪了。 2013年6月底,武汉投129.85亿改造排水系统,并信心满满地宣称‌‌“3年后不怕大暴雨‌‌”。三年后,这场暴雨仿佛是来打脸的,彻底冲垮了武汉城市建设者的面子。过去一直有人说‌‌“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我们现在已经不敢奢求下水道能排水,只要它不‌‌“吞人‌‌”,就属不幸中的万幸。 在武汉生活了二三十年的乐评人李皖说:‌‌“所有中国人都正在成为武汉人。‌‌”这个遍布工地的城市,代表了一种夸张的中国速度。截至2015年11月,武汉全城共有工地约1.9万个,被洪水这么一倒灌,会发生什么事、造成多大的损失? 没有人知道,就像走在洪水淹没的大街上,你不知道前方平静的水面会不会掩盖着一个黑暗的涵洞。  

奇闻录 | 能兴邦吗?

7月9日,四川多地遭暴雨袭击,德阳市红白镇往金河磷矿区域洪水泛滥,一座三层小楼在洪水中突然倒塌,楼上一个人来不及逃脱,随砖石坠入洪流消失不见。岸上的人眼看着灾难发生,却无能为力…… 点此 观看视频 猜你喜欢 脑残片不够用了 不能写的心里话 好样的 快递哥 弄死你 又见城管

BBC | 四川强降雨致山体滑坡30多人被埋

中国西南四川盆地连日来出现强降雨天气,造成严重灾害,导致人员伤亡。 在四川首府成都西北方数十公里的都江堰市,一所村庄星期三(7月10日)早上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11户房屋被毁,30多人被埋。...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