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站

All

Latest

译者:中国工程师提议世界最大水电工程

若雅鲁藏布江的百万级大坝建成,将减少2亿吨Co2的排放,却会引发下游水资源供应矛盾 乔纳森·沃茨,亚洲环境记者 2010年5月24日星期一 作为开发喜马拉雅山可再生能源的一部分,中国水电游说者们呼吁在雅鲁藏布江上游建立世界最大水电工程。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告诉《卫报》记者,如果在雅鲁藏布江大拐湾处建造一座庞大的水坝,将有利于全世界。当然,这会引发下游国家如印度、孟加拉国的忧虑,毕竟他们需要从水域中获得水资源和能源。 张告诉记者:关于这项工程的研究工作已经展开,只是相关计划没有形成。然而,一个官方机构网站的文件表明当局正在考虑建造一座3800万千瓦水电站,这比三峡大坝工程的1.5倍还要大,而发电量将达到英国全国电网容量的一半。 “若大坝建成,每年将减少2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我们不应错过这个可以最大量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机遇。为了全世界,开发能够开发的所有水资源。”据估算,这项工程CO2的减少量超过英国全部排放量的1/3。 英国哥伦比亚大学Tashi Tsering是一名研究环境政策的西藏学者。他说:在中国现计划好的、完工的、或正在讨论中的超过28个雅鲁藏布江大坝工程中,这个百万设备只是其中之一。 Tashi Tsering公布了一张地图,上面标明了中国报纸和水利工程网站发布的所有相关水电工程。 从地图中,他得出: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这个至今被认为西藏最后一条没有大坝的河流,在未来将成为政府增加国家能源供应的焦点。其中一张图是关于已经计划好的大坝,西藏墨脱县3800万千瓦水电站赫然其中。这张图片来自于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网站( www.hydrochina.net ),这是一家很有影响力的国有大坝建造单位。另外一张国家电网未来传输线路图表明,这个偏远的地区将会很快与中国其余能源供应连接起来。(但是)水利中国和国家电网拒绝回应此事。 (中国)政府并未证实此方案的存在与否,但是Tashi Tsering引用了几家报纸关于调查组考察那个地区报道,并提供了其他一些文件的在线链接;这些链接指明了这个地区存在大型水利开发的准备工作。 除过巨额的预算开支、技术难关以及方案的政治敏感问题,要想获得政府的最终批准还言之过早。但是几位中国水利工程专家将该项目看作与印度竞争开发地球偏远地区之一的水资源的终极目标。 雅鲁藏布江(或布拉马普特拉河——印度名),从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上蜿蜒跳跃而下,流向印度、孟加拉国的涝原。而像炼钢一样,敲打、锤炼这条河流的资源一直以来都是全球所有水利专家们的梦想。 同刚果河流的因加瀑布一样,这里汇集了全球两大水能源之一。然而很久以来,由于地势多变、海拔高、以及担心与邻国产生水资源的纠纷等原因,人们认为无法利用这里的水资源。 但是,一方面在西藏建造铁路的工程中,中国攻克了许多工程难关。另一方面,不断增长的国内能源需求刺激着探索开发更多偏远地区的能源储量。 “西藏的资源将转变为经济效益。”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公司总经理晏志勇在年初告诉中国能源报,“(我们)已经攻克在雅鲁藏布江建造大坝的主要技术难关。”他已该工程项目涉及敏感问题为由,拒绝了《卫报》记者的采访请求。 雅鲁藏布江的开发已经开始。中国最近宣布将在上游上部建造5座大坝,其中一座50万千瓦水电站,正由华能电力企业在藏木施工建造。 据Tashi Tsering所说,在雅鲁藏布江大河湾——不是在Metog,中文称之为墨脱的地方,就是在大度卡(Daduqia)——将建造5座电站中最大的一座。在Metog(中文“墨脱”)的工程将涉及到一系列的隧道、管道、水库和涡轮的建造。由于雅鲁藏布江流向印度的过程中有惊人的2000米河流的落差,其中的涡轮将开发利用这一资源。 尽管没有官方消息证实建造大坝的计划,但是关于这个的讨论却并不是什么秘密。在一次著名的中国科技论坛上,张提到:鉴于可以替代1亿吨天然煤、或整个中国南海石油和天然气的发电量,在雅鲁藏布江大河湾建造一座大坝,将是水资源开发的最终希望。 他同时警示道,如果延迟开发,印度将取得先导权,并且在两国素有争议的边境地区引发“重要争端”。 就在去年,张提到:“我们应尽快在(西藏)墨脱县建造一座水电站……因为这项政策不仅能够帮助降低中国CO2排放,而且还可以防止印度入侵我们的边境。” 前进的脚步总是矛盾重重。藏区人民一向认为Metog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而环保人士也提出警示,不赞成在这个地震活动频繁、生态又脆弱的地区兴建这样一座庞大的水电工程。 “在青藏高原建造一座大坝等同于一项重大的、不可挽回的地理工程试验。”国际河流组织负责人皮特·博萨德(Peter Bosshard)说道:“围堵雅鲁藏布江(建造大坝)很可能毁坏西藏高原脆弱的生态系统,同时也会减少河流沉淀物流向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和孟加拉国肥沃的涝原。” 可以预期,一旦中国开建这些大坝,将与印度竞争开发南亚最重要河流的水电资源。 “印度应该更加有力的推动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水利项目,”印度环境部部长加拉姆·拉米什在北京访问期间这样告诉《卫报》记者。“这样,(对于中国来说)我们就处于有利的谈判地位。” 为了减少两国有关水资源冲突的可能性,中印两国同意共享有关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水资源利用计划的信息。 此前,印度媒体曾担心北京最终可能着手开展一项庞大的转移方案——将流向印度的水资源分流至中国北方干旱地区。而Tashi Tsering的话则打消了这些忧虑。他说,Metog大坝将用于水力发电,而不是水资源分流。“(该地区)物理规律是不可能允许水资源从大河湾处转移的。” 添加新评论 相关文章:    [国家地理--每日一图]西藏,那曲赛马节    NASA每日一图:另一个世界    西南地区严重干旱使人们聚焦中国大坝    云南特大乾旱 聚焦中国水坝    卫报-图说24小时(2010.3.11)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