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学生死亡事件

All

Latest

三联生活周刊|泸州中学生坠亡后的七天

2017年4月1日,四川泸县初二男生赵某被发现坠亡在宿舍楼下,从此刻起,“被5名校园恶霸打死抛尸”的传言不胫而走。当官方动用删帖、封路、禁止采访等办法后,却发现在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当下,舆论的发酵早已越来越难以控制。

宋志标:没问题,这是一次标准化的维稳作业

信息公开、行政透明,可以成为评论施压的观点与论据,但清醒的评论者都该知道,这恰恰是制式维稳不愿意交出来的东西。定论报告最后就此做了自我批评,寥寥数语,但这种客气话与喝彩者的美言,都是舆论中的多余部分,千万当不得真。 总之,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而批评的应有之义,就是媒体可以自主出入现场,自主发稿这个最基本的底线能够维护。也是从这个对比角度,当你为制式维稳“制订”所谓并不存在的底线时,也多想想批评(报道)那千疮百孔的底线,恐怕也就喊不出赞美了吧。

石扉客:泸县事件,新华社专电暴怒背后

看在新华社记者的面子上,当地采取的那些措施还算是客气的,更多的情况是半夜查房,派车跟踪,强行赶走,切断交通,直接殴打,设套陷害等等。总之,进入案发地区,仿佛进入敌占区。 更厉害的釜底抽薪之举就是直接设置监控黑名单,将已报道或者准备来报道当地负面新闻的记者纳入其中,违法动用技侦手段,将其陷入大数据监控的汪洋大海之中。

唐映红:我们都要适应这个没有“真相”的时代

有不少读者点题,希望我谈谈泸州泸县太伏中学学生“坠楼身亡”事件。说实话,我没有办法通过正常渠道获取靠谱的讯息来了解这件事情。官方的定性是“坠楼身亡”,以“平安泸州”发布4月2日发布的讯息,“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而第二天“平安泸州”继续发布“严厉打击网上造谣、传谣违法行为的通告”,认为“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为不实讯息,属于造谣生事。同时,再次发布刑侦通告,确认“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