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埋精选

All

Latest

纽约时报 | 余杰《中国教父习近平》出版再受阻

流亡作家余杰不看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其等待出版的新书中,余杰把习近平描写成一位受一种危险组合驱动的强盗政客,这个组合就是对毛泽东时代的怀旧感以及威权主义和扩张主义的冲动。 余杰的声讨大作《中国教父习近平》不可能在中国大陆书店上架,这不足为奇。但是,现居维吉尼亚州的余杰说,在香港出版该书的计划也遇到了令人担忧的阻碍,自从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这个自治行政区一直保留着言论自由的健康传统。原计划出版该书的一位香港出版人在访问中国大陆时被捕,现在余杰说,第二位出版人在接到一个威胁电话后,也已经放弃了出版计划。 余杰 在 2012年初离开了中国,那之前的好几年里,他受到愈加严厉的监控,也遭到警察和政府雇用的安全人员的骚扰。他说,他新书的命运反映出中国政府对作家和出版人,包括香港 充满活力的独立出版人和书店 在内的群体所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余杰过去曾出版过谴责中国前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前任总理温家宝的类似书籍。 余杰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如果这本书不能在香港出版,这至少说明香港的出版和言论自由正在倒退。我认为习近平的整套手段就是对内压制、对外推行扩张主义,所以中国越来越像一个法西斯国家。” 最早同意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书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在一次访问大陆时被捕,罪名是用贴虚假标签走私多瓶工业化学品。但是,他的儿子埃德蒙·姚(Edmond Yiu)说,他认为当局逮捕父亲的真正原因是因为父亲的出版工作,其中包括余杰的这本计划出版的书。 香港的另一位小型出版商武宜三后来答应出版该书,余杰说,这位出版商最近接到一个令人恐惧的电话,改变了主意。余杰说,他认为这个电话是北京的安全官员或是在他们授权下打的,但他说没有确凿证据。记者多次给出版人武宜三打电话,还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都没有得到回复。据余杰称,武宜三说不会再就此事进行公开评论。 余杰援引武宜三的一封电子邮件说,武宜三“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非常清楚地说,北京(该人没有说他来自政府,也没说是来自那个部门)认为这本书的内容高度敏感,绝对不能出版。” “传达的信息是如果他坚持出版,那么他的人身安全以及他家人的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余杰说,“他的妻子因此非常担心。他的妻子坚决反对出版这本书。” 余杰说,他仍希望能在香港找到一个出版商,也许那些与中国大陆没有商业往来、或在大陆没有易受伤害的家庭关系的出版商中有人会愿意出版。他说,如果这也行不通的话,也许一位台湾出版人会在台湾出这本书,并准备一个在香港发行的版本。 很多在香港出版的关于共产党政治的书籍被大陆游客购买并偷带回大陆,尽管执政的共产党靠审查和海关检查来维持领导人的绝对正面形象。如果余杰的书得以出版,读者将读到一份对习近平毫不保留的负面报告。这部书的名字受 习近平一句话 的启发,习近平曾说自己年轻时看过电影《教父》,那是一部由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执导的描写纽约黑帮老大及其家族的著名影片。 余杰在发来的电子邮件中给了该书的一段节选,他写道: “好莱坞的电影《教父》是习近平的政治学习指南。共产党是中国最大的黑帮,共产党领导人习近平是中国的教父。”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记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余杰 | 包子鋪与吃屎党

作者:余杰 號稱“愛國歌手”的馬仕健推出新歌《平易近人》,將習近平的名字鑲嵌其中,從頭到尾都是阿諛奉承。其中,有幾句歌詞是這樣唱的:“偉大的總書記敬愛的習主席,華夏兒女跟隨您攜手向前進,偉大的總書記敬愛的習主席,中華民族有了您一定會復興!”習近平听了,還不心花怒放! 馬仕健一曲成名,其他人不甘落後。作曲家吴颂今和作词者邹当荣合作,寫成歌曲《包子铺》。然後,吴颂今和北京琴书泰斗关学曾的关门弟子王树才、流行民族戏曲全能女歌手谈芳兵,一起来到庆丰包子铺月坛店,在習近平坐过的座位旁,为正在进餐的顾客们,现场演唱《包子铺》。众多食客与服务员围观,气氛十分热烈,两位歌手连唱三遍后,许多顾客还意犹未尽,要求再唱一遍。這是二零一四年最有創意的行為藝術。 中國官媒報道,《包子铺》引起音乐界的关注,众多歌手争相演唱。央视《星光大道》二零零五年冠军赵本水、央视《新视听》女笑星花妹、湖南歌手谭圳、北京歌手谢东、山东笑星大新等百名歌手演唱的方言版《包子铺》正在紧张录制之中,有望抢占地方台多个栏目。陈思思、龚琳娜、于文华等大牌明星演唱的名家版《包子铺》,也即將推出。 其實,這些歌手的水平,哪裡比得上歌后彭麗媛?乾脆請彭國母親自出場,由國母給國父唱頌歌,比當年江青執導八個樣板戲更加驚艷,豈不是千古絕唱、萬世佳話! 聖經中説,日光之下無新事。馬仕健、吴颂今之流,古已有之,於今為烈。《資治通鑒》中有一個關於吃屎的典故:武則天時代的御史中丞魏元忠患病,屬下郭霸前去探望,把魏元忠的糞便放到嘴裡嘗嘗,歡天喜地地説:“大人的糞,味道如果是甜的,就應該憂慮;可是,今天它的味道既臭又苦,我們就不必擔心了!” 一般只記載重大事件的《資治通鑒》不忘記錄這件小事,郭霸遂以“吃屎党”創始人的身份青史留名。作家柏楊用白話翻譯《資治通鑒》,翻譯至此,萬分感嘆地説:“為了當官,連老闆的糞便都可嘖嘖下咽,喜形於色,功夫之高,使人歎為觀止。……一個什麽誘因,使人性墮落到這種程度,值得沉痛探討。” 我想,當代的史家也應記載下馬仕健、吴颂今等人的名字。有習近平這樣剛愎自用、自我膨脹的獨裁者,才有滿坑滿谷的“吃屎党”——號稱“偉大、光榮、正確”的共產黨,乾脆改名“吃屎党”。如此,才名正言順。 高歌神曲,天上人間,渾然忘我——今天的中國,究竟是動物莊園,還是一九八四?這個時代,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薄熙來的想像力有限,只能拾文革紅歌之牙慧;習近平後來居上,推出紅得發紫的“紫歌”,讓薄熙來甘拜下風,只得乖乖在秦城監獄安度晚年。 本文免翻墙链接: 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相关日志 2014/01/30 -- 博讯: 海外针对江、习、温的媒体攻势 来自团派、周家帮、太子党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8 -- 2014年话——春晚、制脑权和小升初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8 -- 奇文共赏:争夺制脑权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8 -- RFI:反美宣传片较量无声为何受到持续不断的质疑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8 -- 较量无声——军方鹰派的无知梦呓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7 -- 李娜与谁才有一毛钱的关系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7 -- 我觉得你们才是真的最牛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6 -- 安倍晋三与《人民日报》:谁在“摧眉折腰事权贵”?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5 -- 包大人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4/01/25 -- 哈佛学者达沃斯提中日争端 王健林:“我不爱听”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艾未自由 | 译者: 《外交政策》2012年需要关注的五名中国异议人士

核心提示:五位著名的中国活动家——艾未未、倪玉兰、刘晓波、余杰、陈光诚——他们扩大了异议的边界,接着中国政府又收紧了这一边界。 原文: Dissidents to Watch in 2012 作者:ISAAC STONE FISH 发表:2012年2月3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姓名: 艾未未 职业: 艺术家,推客(译注:自创词),职业鼓动者 罪与罚: 官方指控他“逃税”,说他妻子注册的一家公司 拖欠240万美元的税款 ,并与2011年4月份让他消失了近3个月时间。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官方不喜欢他为四川地震受害者呼吁的行动以及他在外媒面前对中国的批评,还有在他的作品中出现了挑衅性地 竖起的中指 。 在一个 采访 中,他解释他如何应对囚禁: “我意识到我们需要和外界保持联系才能活着。当你接触不到外界时,你实际上已经死了。这是个非常非常强大的考验——我想这比任何身体上的惩罚还要严重。” 极度渴望交流。艾未未刚开始去刺激守卫希望他们能给个回应。但是他们“只是坐在那里盯着我,没有任何表情。他们都很年轻,穿戴整齐,却面无表情,好像你根本不存在一样,”他这么说。无事可干,艾未未就在他的牢笼里前前后后的踱步,在被囚禁的81天里,他大概走了600英里(近1000公里),体重下降了30磅(大约14公斤)。“我只想要个要个字典,哪怕是最简单的也行,”他说,然后说在那里“度日如年”,“我真希望有人能打我一顿。至少这也算一种交流。你还能看到别人的怒气。这样你也能释放掉愤怒、害怕或者别的什么情绪,而不至于在心理上遭受折磨。” 反应: 艾未未在国内外都算是一个名人。在11月份,中国政府又一次因为艾未未的逃税案被气急,艾未未在这个案子中变换了新的花样,采取了一种更吸引眼球的方式:他让网民有机会得以成为他的债主。最终上万人向艾未未伸出了援手。就在最近,已经在推特上有了超过12万的粉丝的艾未未放话说,如果推特官方 审查 推文,他将 停止更新推特 。 姓名: 倪玉兰 职业: 律师 罪与罚: 倪玉兰支持那些因为在北京奥运会预备阶段而被强拆的普通人。讽刺的是,她的房子也被夷为了平地,使得她和他的丈夫无家可归。在狱中不断的酷刑施加到她身上。倪玉兰在2011年被审判,当局指控他欺诈,捏造实施以窃取财产,在一家宾馆制造了混乱( http://en.wikipedia.org/wiki/Ni_Yulan )。倪玉兰因另一项罪名“煽动骚乱”已被判刑。 反应: 荷兰政府于元月31日周二授予尚在狱中的倪玉兰郁金香人权捍卫奖及10万欧元奖金。就在同一天,警方阻止倪玉兰的女儿到荷兰领取奖金。评审团主席说“经济利益绝不会让我们闭嘴不讨论人权。我们应该更多的关注郁金香人权捍卫奖的得主,这比出口郁金香到中国更重要。” 姓名: 刘晓波 职业: 文学评论员,教授 (译注:维基上是政治评论家) 罪与罚: 刘晓波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在2009年12月的对他的判决文中说“被告刘晓波,被告人刘晓波出于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满 ,”发表诸如《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和《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等文章。他也是《零八宪章》的主笔,该文是一篇呼吁中国给予(民间)更多权利的宣言。 这份判词中还提到了刘晓波文章中“谣言和诽谤”的细节,比如:“自从中国共产党获得权利,几代中共独裁者更多关心的是他们的权力而罔顾百姓生活。”他最终被判有期徒刑11年,目前已经服刑2年。 反应: 中国官方在2009年的圣诞节偷偷摸摸的对刘晓波进行宣判,主要考虑的就是当时很多外交官和驻京记者已经离开了北京,尽管如此,刘晓波的被捕还是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是当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授予他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时,才真正的给中国政权带来了公共关系上的灾难,以至于他们称这一决定是“对和平奖的亵渎”。一些评论员对比了中国和1936年的纳粹德国的反应,当时德国称授予德国异议分子卡尔・ 冯・ 奥西茨基“十分荒谬”。 姓名: 余杰 职业: 作家 罪与罚: 没有指控,他惹怒官方只因为他的直言不讳以及他的一本名为《中国影帝温家宝》的书,在书中他批评中国总理不诚实。今年元月份,在他刚离开中国不久,他就在华盛顿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他说,他被从家中带走,塞进一个轿车,带到一个秘密地点后被扒光,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现在,外国人颁给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以此羞辱我们的党和政府。我们打死你算是报仇。”余杰说国安人员这么告诉他。 反应: 余杰在华盛顿的新闻发布会上描述警方怎么告诉他的话,“这个国家反对共产党的又有影响知识分子不超过200个。如果中央政府认为他们的统治面临危机,,他们就可以一夜之间把这些人抓起来活埋。” 更多的擅长讽刺的互联网活动人士抓住这件事并使“活埋”一词成为网络流行词。以为网络写手深圳把这个词语放到他的新春祝福里:“新年快乐——祝你进入活埋名单!” 余杰现在正在写另外一部富有争议的书,这一次他的书名是《冷血暴君胡锦涛》,不过这次他是在人身安全得到保障的美国。 姓名: 陈光诚 职业: 律师 罪与罚: 陈光诚,一个盲人,以为自学成才的活动家,他为那些已经即将临产但因独生子政策而被强制堕胎的农民辩护。在2006年他被控“破坏公共财产以及阻止暴徒扰乱交通”并最终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刑满出狱后,官方强行把他软禁在山东省的一个小村庄里,便衣警察包围了整个村子,阻断他和外界的交流。 反应: 陈光诚所在的村子已经从某种意义上变成了人权圣地和冒险旅游的目的地。演员克里斯蒂安・贝尔(Christian Bale)在去年12月于中国宣传影片期间曾试图拜访陈光诚,但是他得到的只是保安人员的一顿殴打。作家慕容雪村这么描述他曾经的一次拜访: “‘我们来这里看望一个叫陈光诚的人,请问他是住在这里么?’ 作为对我的回应,他停了一下。然后他慢慢靠近我说:‘是这样的,村子里最近发现有些盗贼,你也知道,鸡、牛(都被偷了)。所以我不能让你进去。’ 我笑了:‘哦,我们不是来偷东西的。放心吧。我们只是来看陈光诚的。看过之后我们会立即离开的。’ 他的表情变得很严厉。另外一些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其中有一位穿着灯芯绒黑夹克的中年男人。他态度温和言辞却很直接:“现在是农忙季节。所有壮劳动力都出去了。我们怕丢东西,你们不能进来。‘” 慕容雪村一再坚持,然后这些人就攻击了他。 还有很多其他的中国人,包括一卡车受陈光诚事迹鼓舞的残疾人(有男有女),也试图拜访陈光诚所在的村子。尽管警卫没有打这些残疾人,但是他们的确试图偷走他们的牛奶。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

恶搞: 环球时报评论司马南事件:前进中的狭角不会夹住改革开放的步伐

司马南在去美国波士顿开会途中,在华盛顿被上升滚梯和悬墙间的死角"突然夹住"。这一事实出自司马南今天的微博,它至少表明了在遥远的美国,人的生命财产 也不总是安全的,资本主义的自由和民主并不能够防范一个爱国主义人士远离家乡,语言不通,举目无亲的窘迫状态。在司马南被夹现象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蹊 跷,有待华盛顿警方和医疗机构作出更为详尽的解释。希望司马南最终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经济赔偿。虽然不能肯定这是一起海外针对中国爱国精英的阴谋攻击行 为,但是从司马南精心使用"突然夹住"词语暗示中,我们仍然很难想像在司马南头脑最后清醒的瞬间,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这一切只能有待于他回到祖国的怀抱, 人身切实有了安全保障后,才能向我们娓娓道出。

大风: 中国网络热议中共当局要“活埋”200人

中共当局要“活埋”200人,此语一出,立即引起中国网络的热议。在推特与微博上,“活埋”一词成为今天的热词。在新浪搜索“活埋”一词,甚至可以找到569,784条结果。 除了余杰遭遇“活埋”威胁之外,滕彪、张林、刘德军、古川等人士都遭遇过国保的“活埋”威胁。

《华尔街日报》一名中国异议者的话让“活埋”成了流行语

核心提示:余杰的控诉使得"活埋"这个词一天之间就在微博上流传了开来,被称为是2012年网络上的第一个流行词。 原文: 'Buried Alive': A Chinese Dissident's Words Become A Catchphrase - China Real Time Report 作者:@JoshChin 发表:2012年1月19日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配图 周三,中国异议作家余杰在华盛顿的一场全国新闻发布会上讲话 来源:盖蒂图片社】 如果中国当局把异议作家余杰送上前往美国的飞机是想让他的声音在国内不被听见的话,这一举动显然引起了反效果。 事实上,余杰到达华盛顿仅仅过了一周多一点儿,他就制造除了政治上更令人烦恼的一个互联网流行词。余杰因为批评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书而为人所知。 余杰也是中国地下新教教会的领军人物,1月11日他携妻子全家到了美国。他告诉《华尔街日报》自从2010年下半年以来他屡次不被获准离开中国,但在后来他签了一份声明说不会在海外从事任何"非法的、违宪的"行动之后他被允许登上飞机。 把余杰放逐到美国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方法可以让他边缘化,包括他在2010年出的书《中国影帝温家宝》,在书中他称这位中国总理对改革心口不一,这本书在中国已经被禁。 但是周四,这位作家发现他的话在中国最接近于公共广场上的新浪微博上流传了开来。 微博上关注的是余杰在描述他受到国宝的虐待时的描述,这份声明是他周三在美国公布的。其中特别流行的是"活埋"一词,余杰说这是一名国保在余杰的密友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威胁他的时候使用的。 余杰写道,在颁奖礼的前一天晚上,他被扭送进一辆车,带到不知名的地方,他被剥光衣服,被踢打,他的手指被一根一根向反方向掰。之后,据他的声明说,领头的国保对他宣称: "如果有上级的命令,我们半个小时之内可以挖个坑把你活埋了,全天下没人知道,"根据这份提供给中国人权组织的声明的译文所说,这名国保还说,"根据国保掌握的情况,国内反对共产党的、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总共也不会超过两百个人,一旦中央觉得统治出现危机,一夜之间就可以将这两百人全部抓捕,一起活埋。"(译注:这是声明原文。全文可以在 这里 查看) 到周四中午的时候,这段话出现在微博上,到下午"活埋"一词开始火起来,一些用户猜测这个名单上都有谁,其他的则在用这个词来自嘲。 微博用户 黄斌 说:"如果出现危机,他们会活埋200位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太悲哀了,即使到了活埋的时候,我都不够个儿。" 用户@Songshan_251在回复另一位提到在已故利比亚强人之后,下一位世界领袖可能会在北京去世的时候说,"小心点儿,你会被他们活埋的。" 网络作家阿丁甚至把这个词包装成新年 祝词 ——"新年快乐,祝你登上活埋名单!" 到周四晚上,不少微博都把"活埋"列为2012第一个网络流行语——对喜欢说暗语的网络社区来说,这可称得上是某种荣誉。 中国外交部拒绝评论余杰上周抵达美国的新闻,说它不他已经离开了中国。上周五,在国营的小报《环球时报》的英文版上发表了一篇社论,正如它一贯的讨论上了国外头条的中国异议者新闻的口吻,它说这位作家在国内已经是个边缘化的人物。(相关阅读: 《卫报》中国作家被迫前往美国 ) 社论中说"极端的理想主义和自由主义者认为越来越难在社会中立足。一旦受限,他们可能很快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如果余杰一直在国外,他的名字会从新浪微博的搜索中被屏蔽,即使他现在在中国为人所知,将来也可能从中国人的脑海中淡去。但是要看活埋这个词能在中国互联网用户上火多久,那么他的话在中国就还能留多久。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德国之声 | “余杰们”为什么逃离中国

1月12日,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收到中国独立作家余杰邮件,告知她已经和妻儿一起到达美国,暂居在维吉尼亚的朋友家中,在他临行前,他曾发邮件给廖天琪,表示自己再不能待在中国,被迫远离中国。因为对一个作家来说,最重要的是写作和表达自由。此前他已经变卖家产和将藏书寄往美国。 Bildunterschrift: 余杰的著作《中国影帝温家宝》,目前已经在德国之声“禁书选读”栏目播出音频版 余杰为中国知名的独立作家,曾出版《火与冰》、《铁屋中的呐喊》等作品,他在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抨击中国政治高层的《中国影帝温家宝》,后德国之声制作成音频播出,反响颇大。他也因此更受中国当局打压。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余杰自10月14日从美国回到中国后即受到中国警方的软禁,他曾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详细叙述他的遭遇,其后,他被迫噤声,有消息传出他遭到酷刑。 近年,多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被迫离开中国,2010年7月,中国作家廖亦武抵达柏林,目前旅居德国;近期中国艺术家艾未未也表示,他愿意在监视居住期满后,尽快到柏林艺术大学就职。 知名评论人莫之许在Twitter上表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朋友被迫离开了中国。前《经济观察报》记者覃里雯早前写了一封信送别余杰,披露余杰在2010年底刘晓波获奖及颁奖期间被国保关押折磨的情节,其中提到他的手指几乎被警方折断。信里说道"自由在哪里,祖国就在哪里"。 "他们在中国不能发出声音、出版……"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也向德国之声介绍了余杰出走美国的原因:"为什么象余杰这样有社会责任感、对于国家感情很深的一个知识分子,会选择离开国家的这条路,很多原因是大家都可以猜测到的,最直接的原因去年中国当局加大力度对付有一定话语权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用'黑头套'的方式绑架了余杰,然后对他进行了残酷的侮辱性的虐待,六七个人将他的头蒙上,扒光他的衣服,还拍了照片,并且警告他'如果你不老实,我们就让你在地球上消失'。另外他的妻子刘敏也失去了工作," 廖天琪也表示,之所以现在才公布余杰所受的酷刑也是出于对他在中国安全的考虑。在余杰遭受酷刑后虽然被放回,但这段经历已经成为他挥之不去的噩梦和随时可能再次发生的现实:"事实上他受到的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创伤是非常重的,这也是让他最终作出出走决定的最重要的原因。看上去他还有一些有限度的自由,事实上他象中国当局手掌上控制的小虫,他们随时可以把他捏死。" 廖天琪也认为从大的原因来讲,在中国凡是有良知的、关注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当他们对社会上的不公平之事发出声音时,这是当局所不能容忍的:"我相信中国政府有一套确切的机制来对付这些人,余杰选择的这条路和廖亦武是完全一样的,他们在中国不能发出声音、不能出版,他们可以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但那不是一个知识分子或写作者愿意要的生活。" "他们离开了祖国,但并没有失去故乡" 廖天琪也认为这些公共知识分子的出走,对于中国来说是巨大的损失:"他们的观察是细致的,他们是没有私利的,有异议时他们会提出,他们提出的态度和方法也是理性的,如果当局不能接受温和的建议,我不知道当局还要怎么样,他们完全一意孤行了。" 但廖天琪并不认为,余杰们离开中国后,就等于失去了故乡,他们依然和中国的命运绑定在一起:"这样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即使离开了这片土地,他们的心还系在这上面,他们还会继续观察,提出建议和批评,他们并没有失去故乡。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也会不断的作出大的改变,这其中也会牺牲很多人的自由甚至是生命。"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