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系

法广 | 中共派系斗争面面观: 罗昌平《打铁记》揭秘山西籍高官同乡会组织“西山会”

知名调查记者罗昌平在其自述举报刘铁男的网络新书《打铁记》第十五章中,披露了刘铁男从一名普通的司级技术官员,突破重围,跻身位高权重的发改委副部级领 导之列的关键————刘铁男以山西乡党之渊源,加入了以令计划为首的“西山会”,此后仕途畅达,而令计划在十八大前的儿子车祸等事故,也导致这一派系溃不 成军,直接影响到刘铁男。 根据罗昌平的调查,刘铁男的妻子郭静华本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传统医药国际交流中心主任助理、综合人事处处长,她以将精力聚焦于领导人的保健与治疗,擅长于调拨各类医疗资源(并不限于中医),最大限度地满足老者的需求,并因此结识了许多高官。  望夫成龙,是郭静华的首要期待。她在保健服务的过程中为丈夫争取到一张特殊门票——山西“西山会”。 不晚于2007年,一个名叫“西山会”的高官圈子悄然成型,由进入或候补进入中委的山西籍官员组成。除了官员,只有个别获得身份认可的同籍商人,才能拥有埋单的资格。尽管刘铁男从未在公开场合表露自己的祖籍,但在这个私密场合,却以特殊的方式强化。 在京西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他们定了不止一间会所,以不低于三月一次的聚会频率保持联络。每迎聚会,会有豪车负责接送,手机、秘书、情人必须隔离。 这个派系,以山西平陆籍的高官,原中办主任令计划为首,罗昌平描述说,一位大内管家成为他们名副其实的“党鞭”,谁手握着那张通往西山饭局的门票,似乎也就坐上了权力晋级的直梯。那种权力膨胀的速度,并不亚于他们故乡——煤都老板的财富迭增。  这个饭局的一名埋单者,正是“铁老大”刘志军的合伙人山西商人丁书苗。 没有固定章程,没有组织程序,也无固定地点,甚至不会有特殊的秩序编排,所以,很难说这是一个组织。但类似的组织形态在全国并不罕见,通常以某个行业或地域为标签,比如行业中的石油帮、电老虎、铁老大,又比如地域上的湖南常德、江苏盐城、吉林的延边。 罗昌平认为,西山会虽然并非明确的政党,但实际已有派系之分,具备高度的身份认同感,存在一致的政治目标。密室作业,并不透明,官商资金来源,难言公共利益。 那些从匮乏年代走出来的父母们,相信金钱就是最好的保姆,于是,无论是未成年的李天一还是薄瓜瓜,抑或是毕业多年仍然无业的刘德成或公子令谷,可以很早就支配他们不可能花得完的财富。 刘铁男的独子1985年5月出生的刘德成,也是一名超级跑车的爱好者,他的圈子是 “西山会”成员的下一代。但是,2012年春,他们的带头大哥令谷开着豪车载着两位女子,在京城四环发生车祸,当场毙命。 《纽约时报》之后的报道,将其描述为“影响中国政局的一场车祸,这一派系因此受到重创。此外,根据罗昌平的报道,作为“党鞭”的令计划召集了三次拉票饭局,并将范围扩大至“西山会”以外的旁籍人员。这一有违传统做法的举动,构成了“重大组织人事事故”。 西山会成员均因此付出了重大代价,虽然此后,刘铁男勒令秘书王勇收回了刘德成的豪车,他带着那本在4月刚刚换取的港澳通行证,逃到香港暂避风头。 但刘铁男作为西山会其中一员,虽然没有直接受到冲击,已经无法独挽狂澜。  

阅读更多

法广 | 中国: 路透社公布中国官场数据库 解析中共派系网络

路透社网站表示他们非常高兴推出这个名为“链接中国”的新网站。该网站以直观方式,介绍中国精英权利阶层的各种人和组织及互动关系。路透社还说,建立这个数据库历时18个月,数据库包括150万字。 一位网民称路透社的这个数据库是中国现代版的“护官符”。海外博讯网说,这张“护官符”涉及中国厅局级以上的官员,是两会前夕的一枚重磅炸弹。有关这个数据库的可信性,香港《动向》主编张伟国先生向本台记者林兰表示说: “路透社是一个比较权威的国际媒体,它有自己独立的和合作的消息来源。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知道,随着中国开放以后,路透社和新华社之间的合作,和中国官方媒体间的合作也是挺广泛的,合作方面的信息应该也是不会少的。现在吃不准的是,这是它独立研究的一个成果呢,还是里面有多少有中方(的因素?)我们从一个善意的角度考虑,那就是说,老百姓现在不是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吗?大陆民间知识分子也有强大的呼声,要求推动阳光法案,政务公开,中国自己来做这件事情如果有困难的话,假手路透社这样的有影响力的国际媒体,让它帮个忙,不管是个人的合作还是他们传统之间的官方合作,把这件事情推一推,这个我想还是有积极意义的。尤其是在两会前夕,大家对中国的政治,权利运作的(关注),处于一个焦点状态的时候,这样一些权威信息泄露出来,为大家提供一种参考,可以确实去贴近中国政治的脉动。”  

阅读更多

爱思想 | 郑酋午:政改,政改,目前能改吗?

郑酋午:政改,政改,目前能改吗? 进入专题 : 政治体制改革    ● 郑酋午       不久前,温家宝总理在记者问答会上呼吁政治改革,现在报刊和网络上政改的呼声响个不停。但是,在行动之前,首先应该弄清楚到底怎样改?          我个人认为,政治改革主要应该达到三个目地,即保护人权、防止腐败、实现公平秩序。          现在民主人士提供的方案是:普选、代议制、三权分立、多党制、军队国家化、文官中立、地方自治,等等。这是根据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政改经验总结出来的,应该说,这套方案符合工业文明,已被认为具有普世性。如果实行这一方案肯定有助于保护人权和防止腐败,但是否有助于实现秩序还要看情况。          因为在中华民国早期(1912-1926年)实行过这一方案,但出现的结果是军阀割据,没有出现全国秩序。中华民国早期为什么出现军阀割据的局面呢?北洋新军的建制有一个不容忽视的特点,即是军队只效忠于袁世凯不效忠于政府,在袁世凯死前一段时间内各派系之间也已经形成各自的势力范围,这就使到各派系有了进行地方割据的资本,在袁世凯死后无人能在总体上控制北洋军。那么,我们现在进行民主化改革,就要设法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如若如此,中央必须加强对军队的控制,不让地方大的军事单位形成各自的势力范围。现在的军队建制是中央牢牢控制着地方各大军队单位,地方各大军事单位实行集体领导,所以,在政改的时候主要注意保持这样的一种控制。从现在世界民主化的经验来看,民主化没有出现过民乱只出现过军乱,为了避免历史重演,我们有必要吸取经验教训。          但是,这一方案遭到巨大力量的反对,民间有毛主义人士反对,官场有特色派反对。特色派最有力量,党、政、军资源都掌握在他们手中。民主派力量小,目前我国民众只关心钱不关心民主,民主派发动不了强大的街头运动,形成不了压力。各级领导不愿意改革目前改不了。这种方案如能实行中国就会有光明的前景,但是,要实行恐怕还要十年八年以后。          这一次答记者问,温家宝总理提出了一个方案,就是在共产党领导下实行县级普选。但在党内没有支持力量,所以,他呼唤人民觉醒和支持。温家宝总理的提出的方案肯定是过渡性的,这个方案循序渐进有利于社会稳定有序发展,也有利于县级领导人反腐以及在县以下保障人权,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人民不觉醒,资本家、中产者不感兴趣,下层民众还不知县普选是什么,民主人士认为这不是民主也不支持。看来,温总的呼吁又要落空了。          共产党内一部分人有一个方案,就是实行党内民主,由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据说,由高干子女组成的延边儿女研究会还准备向中共十八大提出议案。实行党内民主即是党的总书记和中央常委在中央委员会或党代会上竞选,党的地方各级领导也进行竞岗;党的机构实行党代会常务委员会、中央(或地方)委员会和纪律检查委员会三权分立。这一方案有利于防腐和保持秩序但不利于保障人权。这一方案受到中共高层和党内各级领导的强烈反对。领导不支持,普通党员不关心,看来还是没有办法实行。          不讲民主只讲党政分开,现在也有人有这样的想法,中共十三大就提出过这一建议,但是后来没有实施。这一方案是,书记不管具体事物,不签名盖章批条子,只管党务,加强党对政府各级领导人的监督,实行这一方案腐败会减少,并且也会保持有序,但无助于保障人权。这种方案遭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书记的反对,党书记现在最有权势,他们反对也实现不了。          所以,政改,政改,喊了几十年还是什么都不能改,如何是好?有的民主人士憋不住了,在网上发文说,中国的民主还得靠美国人打进来,就如伊拉克和阿富汗一样,他愿意带路。乌有之乡网立刻给这种人起个名叫“带路党”。其实,这种想法也很不符合实际,中国是一个大国,拥有核武器,美国也不敢打,最后还是要靠中国人民自我觉醒。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记得中国曾经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后来变得名不副实,现在看来,要变得名副其实也许是亚洲最后一个了。          我国为什么一定要政改呢?因为在专制政体下,社会越发展,国家的合法性越难确立;专制政体实行的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在这种结构下,有能力的人很难进人决策中心,工业化的发展使社会变得日益复杂,并由此带来新的矛盾和管理问题,但由于没有法治,无法处理和消解这些新型问题;在专制政体下的工业化进程中,社会中层组织的力量往往变得越来越薄弱,在社会的中层联系削弱后,不但国家与社会的连接变得微弱,社会内部人与人之间也缺乏信任感。工业化过程就是一个社会复杂化的过程,但专制政体却不能随着社会的复杂也相应地变得复杂起来,以上这些问题在工业化过程中不但不会消失而且会不断加剧。所以,需要政改。          现在经过三十三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形成了中国模式,所谓中国模式就是集一党专政、以公有经济为相当比重的市场经济和一元论官文化为一体的模式。这种逐步定型下来的模式是以权力与市场因素的奇异结合为特征的,必然妨碍正常的市场竞争,使官僚资本和权贵资本享有优先权,使腐败迅速蔓延和带来更多的人权灾难。所以,从长远看,中国模式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需要打破这种中国模式。          从历史上看,自生民主的国家一般都要在所在国工业化之后,因为只有工业化才会壮大民主力量。已知的是,有了工业革命才产生了工业化,有了工业化的发展,才为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带来现实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和文化多元化。现在世界上凡是已经工业化的国家没有不是市场经济国家、没有不是民主国家、没有不是文化多元化国家。因为工业文明是工业社会的核心,工业化要求的是效率和公平竞争,而只有市场经济才能够提供;市场经济需要法治,而只有民主政治才能提供。中国的工业化是从1861年开始的,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中国的工业进程总是被打断。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第三次科技革命全球背景下进行了三十三年的工业化建设,再过八年左右我国就将完成工业化的任务,届时,民主力量就会壮大。根据世界工业化发展的常规,工业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必为工业化所在国带来最终确立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和多元文化制度的现代性变革,我国的工业化发展也肯定不会例外。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国的最高层的多数人不愿进行民主化的政治变革,而民间民主化的力量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形成巨大压力的程度,所以我国的政治变革也只好处于停滞状态。所以有人说,政改、政改就是暂时不能改!          2012-3-19    进入专题: 政治体制改革    文章分享到 : 新浪微博 QQ空间 人人网 抽屉网 腾讯微博 豆瓣 百度搜藏 更多 本文责编: 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 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45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