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人士

All

Latest

端传媒 | 哈金:面对国家的神话,我们应当如何践行“爱国”?

国家的神圣化是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事实上不单是中国,很多国家也同样存在。但个人完全附属于国家,将其奉为神圣,容易造成巨大的悲剧。 【编者按】本文是旅美作家哈金今年4月8日在“哈佛文化沙龙”的演讲文本,端传媒经作者审定授权发表,以飨读者。原文题为“禁忌的话题-国家与个人的矛盾”,端传媒版本有修改删节。...

微思客 | 高耀洁:我的严正声明 (附近况报告)

本人高耀洁,今年已90岁了,体弱多病,来日无多。“忆昔日工作的奋斗,反换来今日的悲伤”。因此,留下严正声明,以免我身后再出意外。这是我个人的主张,家人们不负任何责任。 本人遇到不测的事件太多了,如,2003年9月16日,我遇上一个奇特的官司,我进入被告席。...

东网 | 发声明交代后事 高耀洁:免被他人沽名钓誉

为爱滋病患者维权而流亡美国的内地退休医学教授高耀洁,近日发表声明,称由于自己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忆昔日工作的奋斗,反换来今日的悲伤”,决定先交代身后事安排,以免死后“成为他人沽名钓誉的工具”。 高耀洁在声明中表示,希望去世后被火化,将骨灰撒入黄河,不留坟墓、不举行其他仪式。她又称,知道亲友可能会受外在压力,使她的希望不能实现,惟希望透过声明让外界知道,“我生前的建树和去世,不应该成为他人沽名钓誉的工具”。声明又指,遗嘱现在由儿子郭锄非保管。...

单读 | 流亡的骨头

马洛伊•山多尔(1900—1989)出生于奥匈帝国的贵族家庭,然而一生困顿颠沛,流亡四十一年,客死异乡。他是二十世纪匈牙利文坛巨匠,也是历史的记录者、省思者和孤独的斗士。德国文学批评界说他与茨威格齐名,另有批评家将他与托马斯•曼,穆齐尔,卡夫卡并列。因为他,二十世纪文坛大师被重新排序。今天单读推送马洛伊·山多尔作品简体中文版的译后记。 马洛伊·山多尔(Márai Sándor) 《流亡的骨头》 撰文:余泽民 选自马洛伊·山多尔作品译后记...

共识网 | 刘再复:缅怀傻到底的宾雁老大哥

刘再复:四位辞国者的漂流悲歌(四) —— 刘宾雁:缅怀傻到底的宾雁老大哥   听到宾雁兄辞世的消息,心里一阵难过。一位卓越的朋友,一个在极其艰辛的环境中高高站立的生命就这样远走了,带着他的硬骨与伤痕,也带着他人性的全部长处与短处,远走了。...

共识网 | 刘再复:千家驹,最后的堂吉诃德

刘再复:四位辞国者的漂流悲歌(三) —— 千家驹:最后的堂·吉诃德   千家驹先生去世了。我以崇高的敬意送别他。像千老这种不计荣辱得失、一生为民请命的知识分子,在中国是很稀少的。对于他的逝世,本应隆重纪念,但我相信,从南到北,纪念的声音一定是稀疏的。因为,当下社会的眼睛是势利的,它只注视权势与钱势,不会缅怀赤手空拳的千家驹先生,何况缅怀他还可能带来意外的麻烦,影响从政与从商的前途。...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