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精佑

端传媒|赵思乐:王荔蕻——推特时代的留守者(上)

在大陆的网络世界,“王荔蕻”是一个已经远去的名字,而她曾代表着一个时代的侧影。

那是“推特”的时代,也是中国公民维权运动勃发的时代。2006年底,当互联网进入“推特时代”——也即人们可以以互联网为依托、即时向公众发表讯息时,中国的公民运动也逐渐达到全盛之际。这场以推特中文网友为主导的公民运动,被称为“推特运动”,其间活跃着若干草根行动者,王荔蕻是最赫赫有名的一位。推友们都亲切地叫她“大姐”。

阅读更多

迎游精佑出狱 推友网友遭打压

7月4日是福建”三网民诽谤案”的当事人之一游精佑刑满一年获得释放的日子。游精佑的亲朋好友以及来自全国各地关注该事件的公民,其中包括各地推友,来到福州准备迎接他出狱。然而,福州第二看守所拖到深夜11点才将游精佑释放,而包括维权律师滕彪在内的网友和公民关注团成员也遭遇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事件。 “现在就是酒店要把我们赶出去,不让我们入住。昨天我们从外边回到宾馆,就有很多警察,有很多便衣,说有人举报我们有毒品。他们就限制我们人身自由,晚上也不让我们吃饭。” 当记者7月5日拨通维权律师滕彪的电话时,他正在福州五一路如家连锁酒店里与店主方交涉继续住店的问题。此时,从北京、广东、江西、浙江、上海等地赶来迎接游精佑出狱,并且参加推友聚会的五、六十名名推友中大部分已被各地国保带走,只有十几人还留在福州。而除了如家酒店外,附近的其它酒店也拒绝他们入住。 前一天下午,福州国保以有人举报滕彪等人涉毒为由,要求搜查他们房间,滕彪以手续不符坚决拒绝。警方继而不让滕彪等出房间,而后还将赶来声援的十几名维权人士控制在酒店大堂中。另一方面,本来一早就该刑满出狱的游精佑直到深夜11点才获释。在游精佑案一审和二审中为他担任辩护律师的刘晓原律师对德国之声表示: “第二看守所就说他们的电脑程序坏了,办不了出狱手续,就一直拖。但我们认为,他说的理由肯定是不成立的。因为如果仅仅是电脑坏了,还可以人工办理嘛。如果电脑一直坏着,那不是要一直拖下去吗?而昨天(游精佑)就应该获释。他们无非是找了个理由。我分析他们为什么白天不放他出来,是考虑到有这么多家属来迎接,还有这么多网民,放出来后他们会拍照留念,搞一些活动呀。所以他们就从所谓的捂一捂的角度找了个理由。” 福建三网民诽谤案引起巨大争议 在游精佑出狱前,福建三网民诽谤案另一名被判一年徒刑的被告吴华英6月30日刑满获释,而被判两年徒刑的范燕琼目前仍在狱中,刑期要到2011年6月25日才结束。今年6月28日,福州市中级法院对该案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刘晓原说: “作为辩护人来说,我认为判决是错误的。因为他们三个人的行为是不构成诽谤犯罪的。要构成诽谤罪,必须有一个首要条件,那就是捏造事实。我们所了解的情况是,当地认为这三个网民是维权人士,我想这是判他们的一个主要原因。” 福建三网民诽谤案,源于一位少女严晓玲的死亡事件。公安机关称严晓玲是宫外孕身亡,而严晓玲的母亲林秀英则认为女儿之死必有冤情,在一年多上访无果后,2009年5月,她向福建当地有名的”赤脚律师”范燕琼哭诉了情况。范燕琼而后将这些材料整理成了《福建闽清警匪轮奸26岁女青年后致死还继续奸尸,惨绝人寰,诉告无门》一文,经林秀英确认后发到一些维权网站上。后来,许多网站都转载了相关文章。网民游精佑和吴华英看到此文后,为林秀英拍摄了一段”家人哭诉悲惨经历”的视频录像。2009年6月26日,范燕琼即被公安局传唤,并在第二天以涉嫌诽谤罪拘留,7月1日和7月5日,吴华英和游精佑也相继被拘留。7月31日,福建警方更改罪名,以诬陷罪将三人正式逮捕。2010年4月的一审判决中,法庭最终又以诽谤罪对三人做出了一至两年有期徒刑的判决。刘晓原说: “我们无法理解的是,福建这起诬告陷害案,全国这么多媒体关注,不但有网民质疑,还有法学专家、检察官、法官在质疑-这个案件他们的行为是不构成犯罪的,但是,法院还是做出了有罪判决。我个人认为,这个案件是因为受到权力的干涉才造成的结果。” 中国民间社会走向联合 滕彪认为,福建这三个网民因为言论就被判刑是中国法制状况的缩影。他说: “围绕三访民案引起许多人的关注,并且有实际行动。这也是中国民间社会逐渐走向具体行动,走向联合的趋势。” 但是,在离开福州之前,滕彪认为自己的人身安全并没有保障。 “很难说,什么都有可能。昨天在房间冲突的时候,有个警察说,我们的态度还算好的。我们还可以枪毙你。所以很可怕。” 作者:乐然 责编:苗子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