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踪

云之 | 绝美情人滩——泸沽湖I

    这是8月19日下午进入泸沽湖后我拍的第一张照片,那时我对泸沽湖还几乎一无所知 。回来翻看照片,却发现正是泸沽湖的一个神话故事。这是进入售票点后约一公里处,因为位置比较高,正好可以俯视泸沽湖的全貌,我只是觉得这个视角好而拍下这张照片。远处的最高峰是格姆山,是当地人心目中的神山,也叫狮子山,湖中与其相望的是后龙山。第二天早晨在四川境内的情人滩看到介绍牌时,我还不知后龙在哪儿,只是随手拍下牌上的文字。似乎在中国人的眼中,天神向来冷酷无情,总是棒打鸳鸯,中国的七夕情人节说的也是一年相会一次的凄美爱情故事呢。           第二天早晨,从我们下榻的大咀村(正名:达祖)出发,从东向西顺时针绕行,过了大咀村的码头,就是四川境内的里拜情人滩。顺便说句,在泸沽湖几个客栈聚集区,似乎大咀村有着最宽的湖面,难道当地人因此通俗地将达祖叫做大咀?     从情人滩看过去,右前方(北向)就是格姆女神山,云雾缭绕中,真的仿佛仙境。左前方应当隐约可以看到后龙山。怪不得他们选择在这里相会 。之前闹了笑话,忘记了当地的风俗,格姆不是男神,是女神         中午过了川滇边境时,在云南境内,一直可以同时看到格姆和后龙,后龙前边的是里务比岛。据说泸沽湖有四个半岛,一个长岛。看上去后龙就是这个长岛,与里务比岛一起,横亘泸沽湖南北之间。 这张照片提供了一个大团圆结局: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下午过了大落水,来到云南境内的情人滩,这个情人滩的背后就是格姆女神山,右前方可见后龙山和里务比岛,游人正处于他们彼此遥望牵念的一个沙滩。个人感觉,分别位于川滇境内的这两个情人滩,也是泸沽湖边最美的赏景地。蓝天白云和山峦岛屿均倒影在清澈碧水间,如梦似幻,令人浮想联翩。     大概因为绝美总难长久,因此人们杜撰出凄美的故事,试图以此留住她们。左前方伸出海面的半岛(下图1)上,据说是泸沽湖最佳的观景地,被政府占据经营。难道当年将格姆、后龙变成山脉的冷酷天神正盘踞于此,欣赏如此杰作 后龙和里务比前是王妃岛

阅读更多

云之 | 达祖村——泸沽湖II

达祖村       达祖村,位于泸沽湖的四川境内。我们都知道泸沽湖的原居民多为摩梭族,但达祖村则多是纳西族。据说,纳西族比较汉化,这从丽江的木府可见一斑。平时经常见到老人,特别是老太太,身穿民族服装,年轻一代平时多着流行便装,只在夜晚的篝火晚会上,穿上民族服装,载歌载舞,与游客同欢。     达祖村,似乎也是泸沽湖开发部分有着最长的湖岸线的村落。目前湖边几乎建满了客栈,但据说,四川境内关于泸沽湖的开发还是个灰色地带。居民将湖边的宅基地自建或出租建起客栈经营,但很多没有取得政府部门的经营许可。有当地青年抱怨,政府只说这个那个不许可,包括不得在湖边搭建烧烤档,但当地人眼见游客蜂拥而入,纷纷开始经营。这个青年说,他喜欢现在的泸沽湖,以前太穷了,现在有许多赚钱机会,出去打工的年轻人,不足十分之一。我也对这个青年说,他们生活在天堂般的地方,风景壮美、气候宜人,可如果不好好保护环境,如果环境恶化,游客减少,重新变得贫穷,将连希望和机会也一起失去。     目前,除了客栈和马匹(租给游客骑)由私人经营,猪槽船和篝火晚会均是集体经营,村里各户每天派人出工,月底根据出工情况和营运情况分配收入给各户。这种经营方式既避免了吃大锅饭而导致出工不出力,又避免了恶性竞争。泸沽湖的消费不比大城市低,猪槽船每位在10-50元之间,里格划船最便宜,篝火晚会每位30元到几百元不等,据说达祖村目前是最便宜的,但小落水办得最好。     抵达的第一个晚上,我带秀秀去了篝火晚会,虽然当天游客不多,但参加的村民们还是很敬业。纳西小伙和姑娘身材差距不大,都是宽肩窄臀,舞姿潇洒翩翩,能歌善舞,当天那位担任主持的小伙也很认真。先是当地姑娘小伙表演集体舞,然后游客加入一起跳,舞蹈过后,是歌唱表演,最后是当地人与游客对歌。不得不说,游客不仅笨手笨脚,而且也不用心加入,只是不停地拍照片,到大家一起跳舞时,更需主持人不停地驱赶一直在场里拍照的游客。对歌时段,游客不得不借助主持人纳西小伙的帮助,搞得小伙子最后连“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都拿出来帮游客唱了。晚会之后,是游客和参加歌舞会的当地人拍照留念时间。秀秀专找穿红衣服的大人孩子,照了个遍。     早晨客栈门前的玛尼堆燃气烟火,据说早晨敬神、中午敬人、晚上祭鬼。 传统装束的老人在清理玛尼堆边的垃圾  对着达祖村的是安娜俄岛,岛的边缘都是参天巨树,将小岛遮蔽。 村子里总是四只鹅一起行动。马路上不仅有人车马,还有牛、狗、鹅、鸡,彼此都闲庭信步,互不影响 远处是达祖村东头,那里有码头,但村里似乎随处都有停泊的猪槽船,游客可随时上船。 东面回望达祖村,山上有一栋很大的祠堂。 主持人向游客讲解规则 我们居住客栈后店主保留的祖母屋,他们也在那里为游客准备饭食。据说当地纳西人也有走婚传统,但现在都是固定男女之间的走婚,与城市的男女同居相仿。     以前的泸沽湖有许多背包客,沿途搭车。旅游开发后,搭车越来越难,因为随便搭客会影响营运车辆的生意。八月份是旺季,从落水村客运站到里格、小落水和达祖村包车要价100至200元钱。以前泸沽湖100元门票包括一张地图和一张光盘,4月份起取消了地图和光盘,丽江许多景点大幅提价,最离谱的是丽江万古楼,门票从15元提到50元。     车上妈妈旁边是位同乡姑娘,在北京工作多年,也曾是背包客。她说泸沽湖一种逃票方法是,在收费站外搭当地人的车进去,然后给司机50元,她认为至少当地人能得到这50元钱,有道理。

阅读更多

云之 | 泸沽湖III

婚桥草海       走婚桥已经由以前一条窄桥改修成一条较宽的木栈道,应当是为了接待游客的需要。附近的自然生态很好,没看到有客栈。走婚桥下是草海,桥的两边也是宽阔的草海和草甸。这里也是泸沽湖最大的草海区域。     有居民在桥上向游客搭腔,提供划船或拍照的服务。也有些孩子卖东西。同行的小朋友提醒,不要帮衬那些孩子,当地人也对这些父母很反感,本来有义务教育,不让孩子上学,早早地出来干近乎乞讨的营生。我在泸沽湖收费站不远处,被一妇人央求花10元买了几个小梨,几乎无法下咽,后来在达祖村看到客栈边有树上结着同样的果子,应当是不能吃的。前几天在微信上看到有人贴出一个在非洲做义工的经历,有义工见到衣衫褴褛的孩子就想去拿救济品,被其他义工阻止,那个阻止的义工要求孩子们提供帮助,将车上的救济品搬下来,并提供给每个孩子救济品作为报酬,目的是不让孩子将贫穷当成乞讨乃至接受施舍的理由,而懂得靠自己的劳动和工作去谋生。我觉得很有道理,施舍有点居高临下,容易伤害受者,也不利于他们的长远利益。              这个季节气候和水量适宜,游客可以到草海深处的草甸上呆会儿,而且在草海行进时,有机会享受宁静的自然和如画的风光。当天为我们撑篙的是两个密瓦村的女子,年轻的普通话说得很好,在我们邀请下也细声细气地为我们唱了首民歌,年纪稍长的不太会说普通话,比较沉默。 姐姐我坐船头     草海中草甸上   大落水         大落水,也称落水村,是客运站所在地,游客从丽江来到泸沽湖的终点站。村子里到处是客栈,不靠近水边的,特别是许多没有独立卫生间的,还是有不少空房,看上去房间也都整理得挺干净。这里似乎也是泸沽湖开发最早的地方,很热闹,但也很喧闹,水边还有在建的客栈,乱糟糟的。我们第二天环湖来到这里正是正午时光,很热,所以没有走进最里边看看我们本来想住一晚的糊涂岁月客栈。从水边望出去,左边可见格姆神山,湖中可见里色岛和谢瓦俄岛(洛克岛),水上有芦苇和杨花(即水性杨花,原来是这么靓丽的白花,真不应作贬义词 ),落水村正对着里务比岛(后龙紧跟其后),风景也不错。顶着日头,只拍了几张照片(俺可是拍照控 )。 洛克岛和里色岛 后龙和里务比重叠了 里格半岛       里格半岛,似乎也是泸沽湖内很成熟的旅游区,我们省脚力,只搭猪槽船在水里欣赏了一番里格风情。里格村背靠格姆神山,处于泸沽湖内一个很美的湾区内。据说,泸沽湖岸八十米以内不准建客栈,里格深处的水边客栈据说均是以前的居民住宅,不好勒令拆除。住在这里一定很惬意。 格姆神山近影        俯视里格村  近处应当是里色村,在格姆山下修了条索道,俯瞰整个泸沽湖。我们有三位晕高,就没上去。   小落水村       小落水村,处于川滇交界处,属于云南境内。本来是个幽静之所,因为到处在建客栈,感觉没处落脚,我们没下车就离开了。 远处的山坳即是小落水村     泸沽湖山美水美,不逊色于我曾经到此一游的任一发达国家的优美景区,再加上气候四季如春,十分适合居住。如果是西方人祖居于此,说不定山上会有漂亮的城堡,水边会有更坚固美丽的民居。当然和经济情况和财富水平有关,恐怕和制度也有关,没有地权,每个人都是临时居民。       也许我不会再来,我衷心祝愿泸沽湖能留住她的美丽风情…

阅读更多

云之 | 悼黑龙潭

     2009年夏,母亲提出,希望我带她去丽江,当年行程很多,就搁下了。转年我心情怠惰,哪儿都不想去,被外子拽去内蒙草原,却差点走进鬼门关。后来想想,如果当时走了,就留下永远的遗憾,于是这两年一直想着还是带她去趟丽江。     8月17日中午到达丽江,在古城兜了兜,在四方街的茶吧休息过后,就带着妈妈去一睹黑龙潭的风采,也是当年在丽江最留恋不舍的地方。想来夏日虽然没有秋日丰富的色彩,应当也别有一番风味。万万没想到,黑龙潭已经干枯了三年,我的心情十分沮丧。     只在五孔桥、得月楼、一文亭附近转了转。水没了,公园就失了灵气,周边都显衰败;再加上已经是黄昏了,身心疲惫,连心里挂牵的五凤楼也懒得走过去。之后几天也一直没抽出空再去转转,就此永别了。     公园入口,看得到潭口还是有水涌出,但为了保古城,只能截流潭水,令其流向古城。大研古城水道中的水也日渐稀少,水质也明显下降。偶尔看到有大人孩子在古城的水道里玩或洗衣服。虽然说古城的原居民已倾巢搬出,将民居出租用于商业运作,毕竟这还是别人的家园,为了原居民,也为了后人,大家爱惜一下,好吗?     留下几张今昔照片,以为悼。     2013.8.17 2007.11 五孔桥 得月楼 2013.8.17 2007.11 2013.8.17 2007.11 2013.8.17 2007.11 一文亭 五凤楼   象山金秋 丽江印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8bcd401000ajy.html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