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

All

Latest

台湾中正大学之行

今天去台湾中正大学演讲了,講題是《BLOG改變生活》是应羅世宏老师的邀请去演讲的,在中正大學社會科學院227教室,罗老师提供台湾到嘉义的高铁车票还让司机接送,还提供演讲费,对我来说不仅有酬劳还可以顺便看风景呢。 我的演讲很容易,我就配上这些年的图片,先介绍BLOG的技术特点和交流方式,然后挑一些拉风的事来介绍,对比我的生活背景和工作经验,让学生们认识到BLOG如何帮助学习,如何挑战中国的新闻管制,又如何改变了我的命运。 中正大学传播系的教室里才17个学生 和罗世宏老师合影,罗世宏的新浪微博是 @ 羅世宏 他和胡元辉老师都在中正大学传播系教书,一起发起了 we-report.org 这个公民新闻平台,他们鼓励民众透过we-report.org这个募款平台进行新闻调查,我还是这个平台第一个提交新闻调查案子并率先完成案子的用户呢,我做了一个《 台灣與大陸居民婚姻登記收費現況調查 》,揭露了湖南长沙和江西南昌都存在违反法规多收取中国人与外籍人士结婚登记费用的现况。罗老师今天还说希望我多去做些新闻调查,这个网站面向两岸,下次我再找个新闻如两岸物价对比或出租车行业对比什么的,我花钱请网友在内地协助我获得数据,我就能节省飞到大陆的机票钱还能完成新闻调查了。期望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也能去这个网站亲自申请项目,如果担心拿不到这个平台的“新台币”可以找我帮忙转换为人民币哦。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U形的教室,老师是坐在中间的,不知道是不是现的研究生不必像小学生排排坐认真听了。 讲完课已经是下午1点了,和罗世宏老师还有 管中祥 老师吃完午饭,然后准备回台北,罗老师告诉我学校校园里有人工湖,还有黑天鹅, 以前 霍炬 说“ 黑天鹅事件 ”我才知道黑天鹅的故事:17世纪之前的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直到在澳大利亚发现黑天鹅,所以现在有「黑天鹅事件」的说法,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今天看到的黑天鹅正是来自澳洲。 然后我们又逛校园看学校的建筑,罗老师说学校的建筑的设计师就是台北101大厦的设计师,他说学校的这个行政大楼被人说像印章,我则完全看不懂这样的设计是为了美观还是实用,粗大的建筑结构不像罗马风格那么庄严,采光设计看上去很好,但看上去很浪费建筑材料。 今天罗老师请的接送我到高铁嘉义站的司机是出租车司机,会电话跟我约高铁时间,关心大雨是否影响高铁运营,热情接待,非常专业,据他说他为中正大学传播系合作4年了,只要传播系要接送客人就会跟他约车。我跟他了解了台湾出租的运营方式和长沙的黑车司机运营方式是一样的,个体运营,不隶属于公司,一方面保持熟客户的合作,另一方面和车队的电话中心保持信息合作关系,有人叫车就会通过电话中心分配资源。我都有心做一个台湾出租车行业与大陆出租车行业的新闻调查了。谁有兴趣一起做这个题目吗?我们可以到we-report.org募款哦。 © Zola | CC | RSS订阅 | FAQ | Donate | Tor

于建嵘——在复旦大学的演讲

如果我们没有进行必要的制度建设,何来的大的国呢。中国社会的软实力在什么地方?首先在于我们的制度建设,在于我们人民对我们制度的认同。假若我们的民众有一天告诉你,无理拆迁、司法不公、被代表等等都成为不可能时,我们才有资格说中国已有成为一个大国的可能。这就是我们的实力,这就是中国走向社会、走向世界的真正的实力。

BBC | 缅甸媒体播出昂山素季的竞选演讲

昂山素季的演讲呼吁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等。 缅甸国家媒体播出缅甸民主派领导人昂山素季的电视竞选演讲,这被认为是缅甸告别旧体制的一个新的重要举动。 缅甸当局允许所有参加下月补选的党派在电视和电台中阐述他们的竞选理念。 昂山素季的演讲信息之前已经通过互联网泄漏到海外。 昂山素季在演讲中说,压制权利的措施必须去除。她还呼吁媒体自由和司法独立。 但她竞选演讲中有关批评缅甸旧军人政权的部分受到当局的删除。 在讲话中,昂山素季还呼吁缅甸境内停火,她说自缅甸独立以来,便受到“战火的摧残直到今日”。 昂山素季呼吁,内战各方首先停火,而后开始政治对话化解问题,第三就是各方建立一个以平等、地区自治和按照宪法自决的“真正联盟”。 同时,昂山素季还呼吁缅甸修改宪法。她说“我们知道现行的宪法并不合乎民主的原则”。 昂山素季指出,现在议会当中有25%的席位不是经由选民选出,而全国民主联盟也一直强调缅甸在2008年通过的宪法当中,有多处需要修改。 她也呼吁军方承担起保家卫国的责任,为缅甸做出贡献。 缅甸这次议会有48个席位开放补选。由于一名候选人被当局取消资格,因此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将参与竞选其中47个席位。 有观察人士说,缅甸政府同意国营电视台播出昂山素季的竞选讲话,是希望向西方表示该国已经进一步地开放,从而令西方放松对缅甸的制裁。 虽然缅甸政府强调预定4月1日举行的选举,将会是“公平、公开、公正”,但是全国民主联盟说,他们还是很难把政见传达给选民。

BBC | 剑桥学生抗议卡恩演讲引发冲突

会场外剑桥学生举行,引发冲突。 英国剑桥大学学生抗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卡恩前来该校演讲,发生冲突,两人被捕。 受剑桥大学辩论社团——剑桥联合会的邀请,卡恩周五(3月9日)前往该校演讲。由于卡恩此前面临性侵犯的指控,加上最近又被法国警方视为卖淫集团有关的嫌疑人,他的到来引发争议。 剑桥学生会妇女运动组织称,鉴于卡恩面临性侵犯的指控,剑桥联合会应当在邀请卡恩的问题上“三思而行”。 剑桥联合会则表示,卡恩有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对卡恩的邀请是在他去年“东窗事发”,辞去IMF总裁一职之前。 据报道,卡恩周五从会场的后门进场。场外抗议者高喊“卡恩滚蛋”、“不嫌丢人”等口号,并打出“性侵受害人不该有这样的平台”等条幅。 保安把守着会场的前门,一些抗议者从后门翻墙进入。剑桥郡警方称,一名19岁男子因涉嫌袭击一名警察被捕,一名23岁的女性涉嫌破坏安全也被逮捕。 这次演讲不对记者开放。据现场的一名观众称,有人就卡恩涉嫌性侵犯纽约一家酒店女服务员提问,卡恩回答,他已被裁定“无罪”。 剑桥学生会妇女运动组织在网上发表公开信称,“一系列的试图强奸和性侵犯的指控应当让剑桥联合会在发出邀请时三思”。 据悉,有750多名学生在请愿书上签名,反对卡恩的到来。 剑桥联合会主席凯蒂·拉姆说:“我们是一个宣扬自由言论的中立论坛组织,没有前提条件,我们不能介入到对个人的评判中来。” 她表示,邀请卡恩是因为他在经济领域的专长和在法国的从政经验。 剑桥大学的一名发言人称:“剑桥尊重学术和言论的自由。”

古奈姆演讲:埃及革命内幕

The power of people is much stronger than the people in power. 我们会赢,因为我们不懂政治,我们会赢,因为我们不玩它们那套肮脏的游戏;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没有政治野心;我们会赢,因为我们眼中的热泪来自于我们的心;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有梦想;我们会赢,因为我们愿意为我们的梦想奋斗;

自由亚洲 | 袁红冰、陈破空应邀于纽约演讲 分析中国社会现状与台湾未来

旅居澳洲的法学教授袁红冰与政论家陈破空2月18号应邀在纽约的台湾会馆演讲,分析中国社会现状与台湾的未来。 图片: 袁红冰(左)与陈破空在纽约的台湾会馆发表演讲。 (记者紫荆提供) 袁红冰出版了自由台湾三部曲:《台湾大劫难》、《台湾大国策》和《台湾大国魂》,正在准备出版第四本书《被囚禁的台湾》。 袁红冰在演讲中呼吁台湾人珍惜自己赢得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不要关在中共意志的牢笼中。 他说,中共实行的是“买下台湾”的策略,“向台湾人让利”,最终要买下台湾的主权。 图片: 袁红冰出版的自由台湾三部曲。 (记者紫荆提供) 袁红冰指出,中国的“经济奇迹”是建立在30年来对三亿五千万农民工奴工一般压榨的基础上,对自然资源毁灭性开发,加上国际资本的支撑。如此违背良知与理性,世人却麻木不仁。台湾一些商人因经济利益与中共勾结。另外美国的某些政客与中共做核心利益交换。 结合近期引起热议的政治事件:“王立军夜奔美国领馆”之事,袁红冰说:“王立军事件是整个中共政治大分裂的前奏。而且这次政治大分裂是前所未有,其激烈程度,按照我的判断,将超过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 袁红冰认为,这个事件背后是新左派与新权贵阶层这两股力量在较量。躲藏在新左派阴影中的是中共的太子党,他们是1966年“红八月”红色恐怖的主要执行者,当时近百万人被杀死。现在他们是中共第五代的核心人物,要打垮20年来形成的新权贵阶层。 袁红冰:“这场斗争将血淋淋的撕裂共产党的灵魂,一个巨人变成了一个疯子,变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他还可怕吗?台湾的政治家们为什么不能看到这样一个对台湾极其有利的事情,勇敢的站起来,保卫自己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政论家陈破空表示,中共拉拢台湾的商人和财团,与对香港的策略一样,试图“以商人制台”,代替主权在民。而中国的实际情况如何呢?根据2011年中国社科院和中纪委的综合报告,近30年,中共官员出逃4000人,卷走资金500亿美元。实际数据是,近30年来,中共官员出逃6万人,卷走资金至少8000多亿。” 陈破空:“大厦将倾,硕鼠搬家。不仅中共官员大量外逃,中国的富人也大量外逃。中国的亿万富豪中,实现移民的已经占27%;千万富豪中,60%的人想移民,已经移民的占14%。年收入在12万人民币以上的中产阶级,白领阶层,全都想移民。” 他说,中国出现的第三次移民潮以投资移民为主。“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纷纷出走。说明中国人不想要共产中国。台湾现在是对中国大陆依存度最高的,40%的投资在大陆,44%的出口在大陆。缅甸曾高度依赖中共,现在也开始走入国际社会。 袁红冰此行先到的美国西岸,18、19号在纽约和新泽西分别演讲,之后返回澳洲。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关于互联网审查的演讲

屏障网页内容部分,先给大家讲了 TTL 是怎么回事,然后在 Google 搜索一个正常关键词,用 Wireshark 查看结果,重点注意来自 Google Search 服务器的回应的 TTL;然后再搜索一个被屏障的关键词,查看收到具有 RST flag 的包的 TTL,证明它不是发自 Google 的服务器。

Co-China周刊 | 朝日新闻: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我不会片面地说话。我不会说‘为人民做点什么吧’,应该自己处理的事情人民要自己来做,人民必须知晓自己的职责,履行自己的责任。……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我们的国家才会发展。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在发展,大家比我更清楚。没有发展,但我不会指责是谁之过,我只是想说,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大家齐心协力为发展鞠躬尽瘁。 ” 在结束了软禁期后,重获自由的缅甸民主运动领导人昂山素季,于2010年11月14日在缅甸最大的城市,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的大本营——仰光举行了演讲,以下为此次演讲的全部内容。 —————————————————————————————————— 首先,我衷心的感谢大家来到这里以这样的方式来支持我,我也有一些话想和大家分享。虽然我们分别得太久,但是,即使是无法相见,我也知道我们(人民与我之间)相互之间因慈悲心与信赖感而紧密相连,全仰赖于此。 我了解大家所期待的是什么。重要的是要明白这样的期待能否实现。就我个人看来,所谓的政治其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在和年轻人们说这番话的时候,并不是说你们中间存在好人、坏人的区别。我也不相信所谓的绩优生与差生的区别。人与人之间的区别仅在于会学与不会学。而我相信我的同胞们皆是能学会学的。 然而,仅有希望是不够的。如何把希望变成现实。以一种正确的方法来追求希望是十分重要。 为什么要以正确的方法行动,不是因为我们想成为圣人。以我的经验来看,如果行动的方式不正确的话,目标也不可能是正确的。因此,必须用正确的方法实现自己心中的目标。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我也想听听你们的声音。但如果大家这样乱哄哄的发问的话,我将很难明白你们想要表达的内容。我希望可以听到你们每一个人的声音。 即使是在被软禁期间,我还是坚持收听(广播或电视节目),并以此了解到人们说了些什么,又需要些什么。每天必须花五六个小时收听广播,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件轻松的事。然而,为了大家我将这个收听习惯坚持了下来。通过这样的方式,我逐渐了解到我们的人民正处于一种怎样的生活当中。 然而,并非所有的一切我都了解。我想我更愿意以彼此互相倾听的方式来和你们每一个人交流。通过此,我也能好好的思考我应当做些什么。 我想你们都明白,如果没有你们的参与任何事情都无法实现。人民为了自身而争取民主,我希望这不仅是在我们国家也能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共识。正是基于此,我们不懈的努力。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和平、正确的途径来实现我所提出的目标。 必须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但如果不付诸行动的话一切都只是空谈。 我们缅甸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会轻易的认为“这就是命运”。我也不止一次和年轻人们谈论过。你们真的知道所谓命运一词的含义吗。行动是命运的基石。无论你再怎么强调“命运”,也不外乎是你自己行为的使然。 如果说有什么值得你为之争取奋斗的话,那就必须为此付出行动。“把不可能实现的变为现实”这样简单的承诺是无法凝聚民心的。 我们都在努力。人民应当朝着他们开创的道路前行。在这条前行之路上我希望能尽我一份绵薄之力。民主的开创之路行之不易,需要我们共同迈步向前。而我们的目标也唯有通过此来实现。 民主的实现不是坐享其成,也不能强迫他人参与,唯有自发自愿的参与到其中来才有可能实现。大家来到这里以这样的方式支持我,我知道这是因为你们对我有所期待。肩负着如此的期待让我觉得重担在身。然而,并非是我畏惧这份责任。我所担心的仅在于不能尽责。所以我将尽我所能担负起这份责任。 在这其间,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给我以建议、忠告。赐予我力量。给予我批评。真心的、正确的批评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帮助。你们给予我的这些批评建议,对于目标的实现将起到非常大的帮助。 在这里,我恳请大家。无论面对任何事,我们都正直以待不要畏惧。尽管说出你心中的话,如有所言,当言无不尽。当我们持不同意见的时候我会提出反驳。而这也是民主主义中最基本的言论自由。所谓言论自由并不是七嘴八舌的口角之争。 偶尔我们可能也会大声争论。但是,最重要的是相互之间的交流要能理解对方。即使是双方意见能达到一致,对于这种能力的训练也是必不可少的。通过训练我们将掌握这样的交流技巧。 今天,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最先发现的是许多带有拍照功能的手机。这样的手机在现场随处可见。这也是一种“交流”。 在通讯领域我们取得了很大的发展。请为了良好的目标而善用这样的发展。我希望你们使用它,是为了在交流的时候,能增进彼此间的理解,促进相互间的团结。 昨天,我第一次用上了这样的手机。而在6年前还没有这样的东西。在使用手机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把嘴凑到哪儿说话。 现在,我想给那些听不到我声音的人们看一样东西。(高举起一张大纸,纸上写着“我爱我的人民”。)爱不只是终点。我们必须唤起行动。爱为何物?爱就是怀抱着为了能让彼此感受到幸福的愿望而发出的行动。 我想要恳求大家,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希望大家都能内心的想法传递给我们。你可以写信,当然,如果你不信任邮局的话,也可以直接把信交到我手里。我所关心的是,大家都有些什么样的想法。 在这六七年间里,我无法正确的了解到,人们的想法都发生了怎样的改变,变成了什么样。而这种了解又无法立即获得。因此,对我来说必须要重新开始学习。 我无法和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都进行直接的交流。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有这样的机会。现在我只能坐着听你们说话,但是我却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和我说说话。 我想反复强调,请不要认为“政治和自己无关”。这种说法独立以前就有,即使你认为政治与己无关,政治也会主动找上门来,是躲不开的。 一切都是政治,并非只有到这里来支持我们才是政治。在家做饭的主妇也在运用政治。因为她必须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来做饭,那就是政治。送孩子上学也是政治,一切都是政治。 谁都不能脱离政治。“政治与我无关,不想跟政治扯上关系”之类的想法源于对政治的不了解。 请我们的人民去了解政治,也请大家来教我们。我们必须互相学习。有了人民对我们和为了民主主义奔走的人们的教导,我们才不会犯错。 民主的关键是什么?后方的人们必须能够使唤在前方开展工作的人,必须拥有这一权利,才是民主主义;占多数的人民必须拥有使唤少数统治者的权利,才是民主主义。 我能够接受人民来使唤我们,但不属于人民的那些人想要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们难以接受。我说这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把我心里想的说出来。 在我被软禁家中的这段时间,我和那些看管的人有过很多交流,他们对我很好。我讲的都是实情。对该感谢的人就要感谢,我想感谢负责看管我的那些人。这是我的真心话。 人民之间应该互相体谅,彼此抱有感恩之心。 在我很小的时候,有位高僧曾经说过:“有感恩之心的人少之又少,知道感恩的人也少之又少”,那时候我还小,并不赞同这句话。 懂得感谢的人很少这一点,当然我也是认同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成为懂得感谢的人。但是,我不认同“知道感恩的人很少”,是人都应该知道感恩。不过也有人不知道。如果是值得感谢的,我们就应该去感谢。 大家很想知道我今后会怎样开展政治活动吧?想要依靠人民开展工作,必须和人民的观点保持一致。 我和人民之间、和所有人之间的对话将继续下去。绝对不存在与这个人难以沟通、与那个人无法商量的情况,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有心想好好沟通,就能做到,有心想交谈就能做到,今后我将采取这种做法。我们需要人民的力量。 正如我刚才所说,一旦决定接下来该做什么,我们会告诉人民。目前我还没有与我的党派的领导阶层认真讨论过,而讨论之后,也不是我们也不会自行其是,我们将联合所有为民主主义奔走的团体一起行动。 当我们决定开展工作之后,会向人民说明。有时候人民会不认同我们的工作,这种情况是有可能出现的。所有人持同一意见是不可能的,接受这种不同意见也是民主主义的主张之一。 但是我们要作说明。为什么我们必须开展这方面的工作、为什么人民不认同我们也要做,这些必须得到人民的理解。争取人民的理解就是指这一点,是为了得到人民的信任和理解,而不是为了拉票。 我们将赢得人民的理解和支持并坚持开展工作,请原谅我今天不能说的太具体。毕竟对我的软禁刚刚解除,即使我说了现在准备开展这方面的工作,那也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要多听最近人们的呼声,倾听的同时,我们来决定该怎么走接下来的路。 最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将依靠人民的力量展开行动,我将和所有要求民主主义的团体携手共进。我们会为了实现对话而工作,为了实现对话而努力,采取最大程度避免人民受到伤害。但我不能保证完全不受到伤害,做那种保证那就是贿赂民意了。 我不敢说,支持我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有时候可能会受到伤害。支持我的人可能受到伤害,我们也可能受到伤害。但是,我们要去探寻最大程度避免人民受到伤害的方法。 我们的人民也请不要害怕有时会受到伤害。今天我想说,我们必须明辨是非,我们必须拥有坚持正确事情的勇气。是与非有时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时过境迁,答案也会发生变化。 但是,请大家想清楚,该做还是不该做。怎么说呢,我父亲曾经说过:“我能够问心无愧地接受良心法庭的审判”。 在我接受到了现实中法庭的审判,不过我一直希望接受良心法庭的审判。希望我们的人民也在良心的法庭上,每天主动接受审判,如此受到审判之后,就会得出答案,自己是否做了应该做的。如果得到了答案,我们的努力就是具有大价值的。 努力不用在正道是很危险的,只有用在正道才能体现其价值。努力用在正道,其功效不会因任何人而丧失,希望大家记住这一点。希望大家拥有一颗体谅别人的心,理解别人的心,容忍别人的心。 请允许我再次提出刚才对大家的请求,共同付诸行动才能成事,一味期待不会成事。单凭心中所想是无法获得的,只有付诸行动去争取心中所想,只有具备了付诸行动的勇气,只有真正行动起来,才能如愿以偿。 我将去探寻最佳的方法。正如我刚才所说,我再说一次,我们必须找出最佳的方法来实现目标。我只相信对话,我相信,我们必须使用这种方法。 今天我来到这里,来到总部,希望在支持我的各位面前说出真心话。对于看管我的那些人,我并没有憎恨。 我的性格决定了我不会憎恨任何人,我心中没有恨意。在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候,负责看管我的人对我非常客气。我说的是事实,他们真的对我很客气,我会牢记这一点,感谢他们。 我希望大家也能这样,不管地位高低,不管属于哪个领域,每个人都心怀体谅与人交往。如果大家能像客气地对待我一样,以体谅的姿态对待全国人民,善莫大焉。 请不要像将我软禁家中一样,软禁人们。我要请求你们像客气地对待我一样,客气地对待人民。不要因为自己不喜欢,就否定一切。凡事均有好坏两方面,如果被人指出不好的地方也没必要发怒,不要做坏事,但要对抱有好的方面抱有珍惜和感恩的心。 懂得感谢会令人的心灵世界更充实,碰到值得感谢的事情就要感谢。请让我看到值得感谢的事情,我会铭记并感谢你们。不过现在,我必须感謝我们的人民。 对感谢这个词我多说几句。大家要坚强,我们缅甸人的勇气就像棉花上的火焰,我讨厌这种说法,这种情况不允许发生,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人必须活出人样。人是有尊严的。你想拥有人权吗?记得人权宣言的开篇写了什么吗?它以“人生而有尊严”为始。我们必须维护这一份尊严,维护不与他人权利相抵触的尊严。 我不会片面地说话。我不会说“为人民做点什么吧”,应该自己处理的事情人民要自己来做,人民必须知晓自己的职责,履行自己的责任。 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我们的国家才会发展。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在发展,大家比我更清楚。没有发展,但我不会指责是谁之过,我只是想说,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大家齐心协力为发展鞠躬尽瘁。 我不会乞讨,我也不认为各位愿意乞讨。我们只是在为了自身的进步谋求应得的权利。 我们必须继续开展工作,让我们的人民为了自身的进步获得应得的权利。但这不是说,我会为大家奉送上好饭菜,我只是想让大家获得挣够钱让自己吃饱饭的素养。 我们将和信奉民主主义的团体协商并采取行动,而不是全国民主联盟自行其是,我们将和许多人携手共进。这里的支持来自我们的人民,缺少了人民我们将一事无成。如果需要人民的配合我们会发出请求,在发出请求的时候,请信任我们,伸出你们的援手,这是我现在就要拜托你们的。 老实说,与我们共事的人里面,有些已经无法看到我们实现目标的那一天。朝着正确的目标前进是人生中有价值的行为,没有人能够玷污这种价值。 人总有一死,重要的是活着的这段时间怎样度过。今天,我们要向那些献出生命的民主活动家们致敬,也要向身陷囹圄的民主活动家们致敬,希望所有的活动家都能获释。(完) (昂山素季:缅甸非暴力提倡民主的政治家,全国民主联盟的创办人。本文选自东西网,译者eroica/画眉。本文版权归属东西网。原文链接: http :// dongxi . net / b 03 l 2 )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