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弹

All

Latest

德国之声|长平: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至少18处爆炸,10人死亡,50多人受伤。发生在广西柳城的连环爆炸案,是令人震惊的罕见大案。中共当局迅速控制舆论,禁止媒体深入报道,仅允许官方渠道轻描淡写。来自官方不同渠道的消息,先称犯罪嫌疑人韦银勇已被抓捕,再称他供述自制61个炸药包,然后称他已被炸死在现场。从单方发布消息、禁止证实的媒体伦理,官方信息的前后矛盾,以及官方媒体的信用记录看,人们完全有理由拒绝相信它的任何一句话。然而,出于知情的需求,大家也只能反复咀嚼官方消息,从中了解事态,分析原因。官方最新的消息中,称爆炸原因已经“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韦银勇因采石生产与附近村民、相关单位产生矛盾而制造这起案件”。爆炸还没结束的时候,官方就匆忙宣布,案件与暴力恐怖无关。它似乎想要说明,这不代表社会普遍性问题,只是一起个人纠纷而已——很显然,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它用“相关单位”替代了“政府部门”。然而,假如事实真的如此,它并不想官方想象的那样无足轻重。“依法维权”的绝望之旅一般情况下,一个人与其他人或者机构产生纠纷时,他应该通过什么渠道解决呢?当然是法院。中国政府还提供了一个越俎代庖的方案,那就是上访。绝大多数像韦银勇这样觉得自己饱含冤屈的人,不是在争取法院的立案、等待法院的判决,就是在上访的途中。甚至可以说,在庞大的上访队伍中,比韦银勇更冤屈的人比比皆是。尽管存在个体选择的差异,不是每一个绝望者都会制造炸弹,但是绝大多数人走上诉讼和上访之路,也并非偶然的原因。1989年“六四”镇压之后,中国社会非常压抑,底层的不满没有出路。邓小平“南巡”掀起经济狂潮,尽管转移了部分情绪,但是社会秩序问题没有解决。1995年前后,江泽民听从一些学者建议,提出依法治国的主张,随后把它写入中共十五大报告和国家宪法,开始了以法律秩序忽悠民众的历史。就在那个阶段,“依法维权”成为一个明晰的策略,由律师、学者和媒体传递给民众。无论多大的冤情,律师都会尽力说服当事人,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求解决之道。有时法院拒绝立案,或者判决荒谬绝伦,律师也会和当事人一起表达抗议,但是最终的目的不是让他们揭竿而起,以暴易暴,而是回到法律的框架之内。信访是通过行政渠道解决问题,它被认为与司法独立背道而驰。然而,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它也是一种法律,鼓励人们通过申诉、协商和调解的途径解决纠纷。聪明的民众知道,领导的话比法官的判决更管用,因此他们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信访上。从单纯走向疯狂很多访民长期受到非人的虐待,他们被驱赶、被绑架、被关进黑监狱或者精神病院,他们耗费的家财、时间和生命,足以制造千百倍于韦银勇的炸弹。与此同时,维权律师和他们的当事人也受尽挫折和屈辱。但是,无论访民、诉讼者还是维权律师,他们仍然相信或者坚持选择公力救济,拒绝非法的私力救济。真可谓“法律虐我千百遍,我待法律如初恋”。他们的坚持揭示了中共“依法治国”的骗局。从一开始,中共从来没有想过把自己置于法律之内。依法治国必然以人身自由、权利平等和政治民主为前提,那就意味着公权力要受到监督。学者们试图说服中共高层,依法治国才能长治久安。但是中共心知肚明,真要依法治国,腐败透顶的该党可能立即成为历史名词。因此,访民、诉讼者和维权律师仍在苦苦撑持的时候,中共自己倒不耐烦了。习近平上台以后,粗暴地对待一切形式的申诉,甚至大量抓捕维权律师。这无异于赤裸裸地宣称:别再跟我讲什么法律,这里只有最原始的丛林法则。习近平上月访美期间,遭遇到来自中国的访民拦车喊冤。有访民趁特警不备,猛冲过去,将身体滚进习近平的车轮下面,冒死将他截停,仍然未得面见。这惊险一幕,让人想起1970年蒋经国访问纽约时的遇刺经历。习近平应该感谢访民,他们宁可让车轮压在自己的身上,也没有拿子弹对准他的脑袋。但是,情况可能正在发生变化。2011年,江西抚州人钱明奇在上访十年无果,多次表达被逼无奈将采用暴力行动,非但没有受到重视还遭致政府官员嘲笑,终于炸毁三处政府办公地点。从网民搜索出来的资讯看,韦银勇也进行了类似上访的努力,同样遭到政府官员的粗暴对待。但是,他比钱明奇更早地陷入绝望境地,起了报复社会的念头。据称韦银勇在社交媒体吁告:“等到哪一天我变得疯狂,请记得我单纯时曾被你们当傻子一样耍。”希望中国社会及早改变,不要让这句话成为大多数访民的怒吼。

天山网 | “新疆喀什疏勒县六人企图引爆炸弹被警察击毙”

天山网讯 1月12日10时10分许,新疆疏勒县县城一商业区群众发现一可疑人员携带爆炸装置,立即报警。警方迅速出警,该暴徒持斧袭警并欲引爆爆炸装置时被击毙。处置过程中,又先后有5名暴徒欲引爆爆炸装置袭击,被公安民警果断击毙。公安民警和群众无人员伤亡。

法广 | 法国报纸摘要: 少数民族问题已成中国的定时炸弹?

可是, 3月1日在昆明发生谋杀事件后,民族紧张又升高一步。北京指“新疆分裂主义分子”是肇事者。中国的媒体形容这是中国的“九一一”。作者认为,官媒传递的信息很简单:2001发生在美国的恐怖主义事件造成强烈的冲击波,其效应远远超出美国本土。那么,“三零一”也是一个“耻辱日”的标志,在这一天,伊斯兰恐怖份子攻击远离新疆的中国土地。如此,北京给自己赋予一切权力去打击“盲目的恐怖主义”、“新疆分离主义”,北京把它与盖达组织和全球的伊斯兰圣战组织联系在一起。 费加罗的报道说,中国共有55个少数民族,仅汉族一族就多达92℅,占压倒性多数。少数民族加起来占总人口8.49℅,在13亿多人中占1亿1千多万。但少数民族却占据着人民中国64℅的国土。民族画面中的中国少数民族总是唱着歌跳着舞穿着异国情调的服装,快乐而和平。但现实远离官方话语描述的民俗色彩。一些少数民族,比如维吾尔、藏人,程度更轻的还有蒙古人,他们变得越来越具有报复心。 那么,少数民族问题是不是变成了一颗定时炸弹?2008发生西藏和新疆的骚乱和抗争,2011年发生在内蒙的示威,都凸显了中国的脆弱性。去年10月天安门广场发生汽车爆炸事件以来的一系列事件,以及不间断的藏人自焚更凸显了这一问题。 对中共领导阶层而言,昆明发生的暴力攻击以震撼的方式凸显了对中国的威胁:丢失领土的危险。习近平2012年11月掌权后不久,强调要在中国预防发生苏联崩溃的危险。他认为 ,苏联的教训在于最后放松了意识形态控制,“最后,戈尔巴乔夫半句话,就把苏共解散了”。他感慨地说 :在苏联亡党亡国的关键时刻“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对中国一号人物而言,戈尔巴乔夫的错误在于拒绝打压少数民族的骚乱特别是哈萨克斯坦1986年发生的骚乱。一位名叫马荣的中国学者说,苏共错误地以为民族裂痕被一笔勾销了,“实际上,如果连接各民族意识形态的纽带破裂,国家就面临解体危险”。中国领导人对此坚信不疑,他们称“国家稳定”取决于“新疆的稳定”或“西藏的稳定”。 要让新疆和西藏不发生冲突,北京的战略又是什么呢?费加罗报认为,尽管中国宪法第四条保障各民族权利平等,禁止任何歧视,国家保护各族利益,包括有权利使用自己的语言和文字、维护自身文化传统等等。但是1978年开始的经济改革制造了不平等,少数民族受害尤其严重。汉族向海边省份和大工业城市集中,从近三十年经济起飞中得到的实惠最多。 作者认为,在中国的自治区,不信任感很重。直到目前,在这些地区有关自然资源的投资主要让汉人获得了好处。王力雄是极少数批评官方的新疆和西藏政策的知识分子,他认为,在新疆,40℅的汉人控制了当地最主要的经济、权力以及知识资源。但这位与藏人作家唯色结婚的知识分子一直受到严密监视。他指出,认为通过发展经济就能解决少数民族问题根本是错误的。西藏人,维吾尔人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他们希望的是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但现在一切都是中国当局决定,并且还在不断对这些地区施加政治压力。他还认为,少数民族自治并不存在。中国的多民族国家的概念其实是人为的并且有利于汉族。 维族的要求到底是什么?费加罗报的分析指出,新疆曾经在四九年之前出现过一个短命的东突国。现在,为其分离而战的只是维族中的少数,大多数突厥民族或者穆斯林清楚,北京不会放弃这片与中亚接壤的具有重要地缘政治地位的大面积领土。他们所要求的是得到更公正的待遇,尤其希望取消对宗教活动的限制。他们是温和的穆斯林,与原教旨主义保持距离。但如同其他宗教,北京对他们的宗教仪式以及参加宗教活动严格予以限制。 维族人希望在行政部分工作,必须刮掉长胡子,女性则必须摘掉伊斯兰头巾。最好的工作往往得不到,因为这些工作被要求良好的掌握汉语。另外,对一些维族住家的搜查更带有侵入性质。新疆发生的骚乱一年内已造成百多人死亡,但北京当局好像还未开始对话。经济学家、维族知识分子,在北京一所大学任教的伊利哈木也被以涉嫌分裂的名义拘捕,他有可能被判死刑。事实上,伊利哈木是一位温和的知识分子,他始终与海外流亡的维族保持距离。 为什么中国对西藏问题比新疆更敏感?作者认为,这是达赖喇嘛的因素。只要一国领袖接待达赖喇嘛这位流亡的西藏宗教精神领袖,北京就感到紧张,指责这构成了对中国领土完整的侵犯。今年夏天,中央党校宗教部主任金伟撰文指出,除了敌意,还存在着其他的方式方法。应重启与达赖喇嘛特派代表的对话,不能再把达赖喇嘛看作是一个敌人。但高层对他抛出去的球不予理睬。西藏自治区书记陈全国最近还保证,要“严厉打击反动宣传和分离分子进入西藏”。 还有一个藏人在发声,孤独的但是一个很大的声音,这就是作家唯色。她表示:半个世纪以来,西藏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在西藏,艺术家和知识分子被压制到没有自由表达自己思想的地步。意识形态控制如此严厉,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出于自卫的条件反射,宁愿扮演傻瓜的角色。而另外一些藏人则以摧毁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绝望。自2009年以来,至少122位藏人自焚,以反抗“北京的镇压”。北京对藏区控制得很严,希望这样能够堵塞所有激进的企图。 在国际新闻方面,南海上空失事的马航客机是法国各大报今天继续关注的新闻,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仍然占据重要版面。在法国国内新闻方面,占据头版关键位置的是前总统萨克齐与其律师的对话被窃听一年的消息。世界报头条的相关标题是:“萨克齐重返政坛受到阻扰”;费加罗报专门发表社评说:法官下令对萨克齐与其律师通话监听这件事,人们不禁要问,法官的背后是否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指挥?  

美国之音 | 巴基斯坦军队总部附近遭自杀炸弹袭击

伊斯兰堡 — 巴基斯坦当局说,一名被怀疑是塔利班自杀爆炸手的人星期一在巴基斯坦军队总部附近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造成至少13人死亡,18人受伤。这次流血事件发生前一天,西北部一个动荡不安的城镇的军队大院内也发生了威力巨大的爆炸。   这次清晨发生的爆炸发生在拉瓦尔品第距离陆军总部大门30米开外的一个繁忙市场上,袭击目标显然是巴基斯坦军人。   警方高级官员哈龙·乔伊阿对记者说,自杀爆炸手骑着自行车,在接近一处军事检查站时点燃身上的炸药。   他说,有关专家发现了爆炸嫌疑人的肢体,正在试图确认他的身份。他说,在这次爆炸中死亡的平民中包括学龄儿童。   巴基斯坦塔利班激进分子声称对这次惨案负责。这次爆炸是24小时之内发生的第二起造成重大伤亡的军队遭遇激进分子袭击事件。   星期日,一枚炸弹袭击了一辆满载士兵的车辆,炸死20名军人。那次袭击发生在陆军大院中,当时这些军人正要出发执行任务。他们被派往邻近的北瓦济里斯坦部落地区,这是每周一次的军事调动,目的地就是和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极端分子的大本营。   星期一下午,巴基斯坦总统马姆努恩·侯赛因在一个学者和外交官聚会的场合上重申,美国领导的在邻国阿富汗的战争让巴基斯坦受到了冲击。   他说:“巴基斯坦作为国际反恐战役的一部分,蒙受了重大的人员和物质损失。数以千计珍贵的生命牺牲了,经济损失超过几十亿美元。有的时候,我们的承诺受到质疑。现实是,除了阿富汗之外,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国家像巴基斯坦一样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巴基斯坦人民和我们的安全部队所付出的牺牲,是无人可比的。”   这位巴基斯坦总统所指的显示是美国对伊斯兰堡当局的批评。美国批评巴基斯坦在根除激进分子根据地方面做得不够,特别是在瓦济里斯坦部落地区。据信,阿富汗的塔利班反叛分子从当地得到支持。美国国会议员指责巴基斯坦军队支持反叛活动,巴基斯坦官员坚决否认。   塔利班暴力活动的加剧迫使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取消了本星期前往瑞士度假地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行程。   谢里夫星期一主持了一次特别内阁会议,讨论与激进分子相关的安全问题。据有关官员说,他对与会者说,他的“政府致力于遏制恐怖主义,并且正在一切步骤来恢复和平。” fullrss.net

BBC | 中共山西省委门外炸弹爆炸:网民评论

网民对山西的这起爆炸案议论纷纷。 山西太原市中共山西省委办公楼门前发生连环爆炸,警方证实至少造成一人死亡、八人受伤。 这起袭击发生在星期三(11月6日)早晨。太原市警方表示,从现场散落的钢珠看,这是一起疑似自制炸弹爆炸。 太原爆炸事件发生之际距离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只有三天。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派出的巡视组也刚刚进驻了山西省。 太原的这起袭击,加上前不久发生的北京天安门撞车事件,引发了不少中国网民评论: @西湖寻娘子:10月28北京案件刚过,太原又搞出事来。这是什么节奏?想成为叙利亚?稳定是第一要义啊!一方面搞出那么多的社会矛盾,一方面花大力气维稳,这就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代价?这些暴力活动成本太低,一辆车,一条命就能搞出惊天动地的事。缓和下矛盾吧,激进的过程触碰到了群众的核心利益!(腾讯微博) @xenapior:用钢珠的性质就不一样了,从申冤变为恐怖袭击。(新浪微博) @郝凌A:任何恐怖袭击我们都反对!但是我们也反对借助恐怖袭击,将中国变成警察国家的行为!(新浪微博) @丁丁猫:天朝已经开启恐怖模式,政府部门和人群密集地段都是高危区域。(Twitter) @hemlocks:这年头最好别去那些有政治象征意义的地方,必须要去也得小心点。(新浪微博) @张贺琦:把山西省委炸了?!真是大快人心啊!(Google Plus) @乔玉峰:政府应该居安思危了,该查的一定要严查,对恐怖分子绝不手软,不要对他们讲什么政策,一切危害群众安危的犯罪分子都是纸老虎,就知道背后放暗箭,杀上一批就没人敢乱来了!(腾讯微博) @旭日照海风:事实证明,高压政策换不来稳定,只会以更强烈的方式爆发。(新浪微博) @乐天的爸:如果媒体上只剩下正能量,负能量只能在这些地方出现了。(新浪微博) @Blossom Plum:暴力反抗暴政将是后共产中国的方向。(Google Plus) (撰稿:叶靖斯 责编:萧尔) 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法广 | : 天安门车祸―自杀炸弹?

发表日期 2013年 10月 29日 - 更新日期 2013年 10月 29日 天安门撞车事件似由普通车祸向另一方向外延,警方给出的信号暗示了这一点:警方称涉及这一事件的嫌疑人系维族。天安门撞车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再过10天,世人瞩目的中共18届3中全会就要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起看似偶然的撞车事件发生在天安门广场。10月28日,一辆白色越野车在广场撞击行人,撞上金水桥护栏起火燃烧。造成5人死亡,38人受伤。在一份北京警方向北京市范围酒店以及旅馆发放的通知中,警方给出了两名涉嫌的来自新疆的维族男子的名字。警方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加之中外媒体无法正常报道,事情的真相仍然扑朔迷离。北京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认为,没有证据就不应该说事件由维吾尔人所为,更不应该下所谓的“维吾尔人搞恐怖袭击”的定论,希望无论如何都不要借此继续污名化维吾尔人。 天安门是中国政治权力的象征,旁侧的新华门通向中共中央所在地中南海。广场上的人民大会堂是中共作出重大决定和会晤国宾的地方。天安门广场还因1989年发生六四事件引起世人侧目。从那种角度看,天安门广场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在这一地点和敏感时间发生撞车事件,尤其警方提供的消息又跟近年来发生多起民族冲突的新疆联系起来,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解读。这一事件的真相如何,难道这是一起自杀式袭击吗?欢迎您在“大家评说”发表看法。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