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动颠覆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七)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三) (声明:本段是根据现在的回忆写的,对话内容和实际可能有所出入,具体的内容,得等到有朝一日,程渊和我儿子案件的档案公开,看当时的同步录音录像为准。) 此时的我,内心真的很平静。 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眼前的这几个人,微笑着,就等他们拿出刑事拘留证,让我在上面签字。...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六)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从杭州开车到长沙,全长大概900来公里,开车要十多个小时。上了高速后,一路上,也几乎没有什么车辆,有几个高速公路的出口已经关闭了。进入杭新景高速后,更是一路无人了。 我打开定速巡航,以限速的高限,孤独地行驶着。 路上,我再次给办案单位打了个电话,让值班人员转告林圣新警官,我已经出发了。 把车上的多媒体打开,找到了佛教音乐的文件夹,点开。...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五)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收到逮捕通知书后,我知道,我的儿子,吴葛健雄,在劫难逃了! 但我依然有决心,为我儿子作出最好的辩护。 虽然,我不是专业从事刑事诉讼,但毕竟,我也没有脱离过刑事诉讼案件。每年都会受理一两起访民案件——这些案件,几乎全部都是寻衅滋事。...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四)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三) 之二已经被从我的后台被外星人劫持了!所以,网友就是发送消息也收不到对应的文章,实在很抱歉!但我还是得写下去——实在不行,大概我也得翻墙去注册一个facebook了,一直写到我进去——或者我儿子出来为止! 在林警官的引领下,进入了办公区。 先把我随身带着包和手机都放在一个窗口的窗台上,然后引领着我进了一个会议室。...

阅读更多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三)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一) 吴言乱语|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二) 左起中国民间NGO组织“长沙富能”成员吴葛健雄(小吴)、程渊和刘永泽。(推特图片)   我坚信程渊和我儿子他们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办理好了委托手续、会见手续之后,我又前往长沙。 在长沙,根据朋友的推荐,委托了湖南源美律师事务所的丁敏律师,作为我儿子的另一个辩护人。...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