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焱

All

Latest

德国之声|长平:变本加厉的流放制度

2009年6月4日,在香港维园烛光悼念晚会上,熊焱作为“六四”学生领袖代表,发表了演讲。当时我在现场,至今还记得他演讲时声情并茂的样子。昨天(2015年4月23日)他再次抵达香港,想要借道回湖南探望病危的母亲,却被拒绝入境。时间再往前推至1992年,熊焱坐了两年监狱之后,取道香港流亡美国。那时的香港,是帮助异议人士获得自由的基地。今天的香港,成为打压异议人士的帮手。针对香港政府的作为,熊焱对媒体说,“我终于感觉到……没有什么一国两制,现在都被共产党所控制,所以他们也没有自由。”熊焱早已经不是第一例受阻者。这不只是说明香港这个所谓国际化都市的变化,而且也显示中国的“边境控制”范围在扩大。同时无数事实证明,“边控”人数也越来越多。过去可以自由往返的一些批评人士,现在也都上了“黑名单”。他们的亲人,甚至朋友,都受到株连。尽管熊焱加入了美国籍,但是众所周知,他被拒绝回中国跟国籍没有关系,而是因为他曾经和现在批评中共政权。中共以剥夺其出入境自由的方式,作为对这种批评的惩罚。美国也有人仅因批评执政党被拒回国?毫无疑问,中国政府制造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流亡人群,也列出了世界上人数最多的“边控”单名。这些被剥夺出入境自由的人士中,大多数是政治异议者,甚至仅仅是政府的批评者(在中国政府对社会空前严厉的控制下,很少有人有机会做出言论之外的反政府行动),因言而获罪。和其他“六四”学生领袖一样,熊焱在26年前作为一个年轻学生所做的事情,不过就是参与组织大学生抗议运动。出国之后,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所能列举的他的“罪状”,也仅仅是他对媒体发表“激烈谈话”,主张中国人要“非常严肃的抗争”,以及“他曾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活动,要求改变中国政治制度”。《环球时报》理直气壮地为中共“边控”辩护说,“这决不仅仅是中国的逻辑,如今世上很多国家都有因各种原因难以回到故土的海外流亡者,包括美国也有,真实的世界就是这样,你懂的。”这是故意混淆是非的言辞。美国以及所有民主国家,真的有因为仅仅批评执政党就剥夺出入境自由的例子吗?中国政府“边控”的批评者,不仅有熊焱这样更换了国籍的人士,而且包括无数中国公民,以及当时还是中国籍的熊焱等民运人士。世界上还有多少国家这样对待本国公民呢?在这篇时事评论中,“你懂的”是一种小流氓的语气。中国政府不仅这样说话,而且也这样做事。拒绝批评者回家探亲,即便在中国的法律中也找不到依据。从道义上说,更是自打耳光——中国政府一向宣传中国传统比别的文化更重视家庭,习近平上台之后更是大讲孝道。2009年,上海异议人士冯正虎被拒回国之后,在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进行了出色的抗争。滞留机场抗争三个月之后,面对如潮国际压力,中国政府不得不作出让步,允许他回国。变本加厉的流放制度民主国家也有边境控制,除了非法移民、刑事犯罪、洗钱等一般性问题之外,可以和政治挂钩的大概就是持有政治观点的恐怖分子了。中国官方宣传中移花接木,偷换概念,把“批评中共政府”改称为“危害国家安全”。事实上,中共自己也明白,异议人士和恐怖分子相差何其远也。绝大多数被中共“边控”的人士,从来没有组织参加过暴力活动,而且公开声明践行非暴力主义。他们反对专制,呼吁民主,即便在中共的党史宣传话语中,也是建设国家而不是危害国家的作为。部分异议人士也有回国的机会,那就是要写一份“保证书”,保证永远或者在某个时期内不再批评中共政权。以边境控制手段来维护一党专制,拒绝民主政治,这是滥用国家权力。这种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仅仅以黑社会式暴力恐吓来令其生效的做法,不仅羞辱了异议人士,也羞辱了这个国家。“边控”是古代流放制度的延伸。流放曾经是世界各国普遍使用的刑法,随着政治文明和法律文明的进步,其因野蛮而被纷纷放弃。中国清朝末年也从法律中明令废除了流放制度。中共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法律条文中恢复这一过时的制度。然而,事实上,它一直在实施这种惩罚,而且变本加厉。古代的流放尚且经过当时的法定程序,如今则不经审判而任意为之。 

美国之音|熊焱探母行 遭香港拒绝入境

熊焱(右)早年和母亲、兄长合照(熊焱提供)担任美国陆军牧师的前89学运领袖熊焱试图返回中国探望垂危的母亲,但在香港机场被拒绝入境 ,海外民运组织对此表示抗议。熊焱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领袖,1992年来美国,后来从军,目前是美国陆军的少校随军牧师,熊焱过去几年申请签证返乡探亲,都遭到中国领事馆拒绝。最近他从医生处得知卧病在湖南的母亲生命垂危,他决定持美国护照通过香港申请落地签证,返乡探母。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代理主席汪岷星期四早晨表示,熊焱星期三从拉斯维加斯搭机经西雅图转往香港,星期四晚上八点多抵达香港机场,20分钟后就被带到询问室,当地时间将近午夜时,熊焱和香港支联会联络,告知被拒绝入境。 汪岷说,熊焱从香港机场打来电话,说他已经被海关带入询问室。他还表示,香港支联会成员冯爱玲和律师林耀强曾赶到机场关切,午夜后才离开。 拒绝入境理由不明熊焱星期五凌晨通过电话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入境处官员没有说明拒绝他入境的理由,熊焱表示:“没有拒绝入境的理由,我说你确切知道我真实的情况吗?我说你向你的上司汇报过这个状况没有,他拒绝回答。” 熊焱对香港政府拒绝他入境做出反应,他说:“办事的人员没有关系,他们只是办事,但我终于感觉到一国两制啊,都是鬼话,胡说八道,没有什么一国两制,现在都被共产党所控制,所以他们也没有自由。” 母子人间相见恐无望熊焱星期四深夜在机场等候时写了一首《献给弥留之际的妈妈》的诗,开头说:我抵达自由世界的边境,怀着温柔的心,渴望再能前行。 但他对于在人间见到母亲最后一面,似乎失去了希望。他通过电话念出诗句:“亲爱的母亲,你躺在病床上,已是筋疲力竭,求你宽恕你不孝的儿子,不能送你临终。我已抵达香港,想象您憔悴的面容,我伸出手来,向您靠近,亲爱的妈妈,求您也伸出手来,让我们在爱的世界里相逢。” 熊焱表示,入出境办公室早晨将联络航空公司,他会被遣返美国,争取从西雅图回到拉斯维加斯。 熊焱在这个月初曾经发表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公开信,希望能动之以情,从推崇孝道的立场准许他回国探望母亲,但没有得到回应。熊焱星期一取得军方假条,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回国权是最基本的人权。但他也知道探母行动不一定成功。熊焱说:“不成功,我心里也没有怨恨,因为我要见我妈妈的主观的思想,变成了我主观的行动,不畏艰难险阻,而且全心全意。” 汪岷表示:“六四学生运动的领袖熊焱今天在香港机场被拒绝入境,在香港和美国的许多民运组织和关心中国问题的人士发出抗议信,抗议香港政府无理拒绝熊焱先生入境。” 汪岷将在熊焱返回美国后举行新闻发布会。

自由亚洲|熊焱发表书面声明驳斥《环球时报》

德克萨斯美军基地担任随军牧师的前“六四”学生领袖熊焱。(图片由熊焱提供)1989年中国六四镇压后被通缉的前北京学运领袖、目前担任美国随军牧师的熊焱近日因母亲病危要求中国当局允许他回国探望。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批评称,熊焱等曾为撕裂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不应带同样政治标签回国。熊焱就此接受本台采访,发表书面声明驳斥《环球时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4月16号发表题为《民运人士要求“回国尽孝”刍议》的评论,署名“单仁平”。评论说,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熊焱要求回国探母,“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也在把亲情搞成迎合西方舆论兴奋点的政治表演。当年的被通缉犯吾尔开希也曾做过为回乡探亲向中国机构‘自首’的表演,总体看,这已成为民运人士既闹回国又显示政治姿态的一个套路。”目前在美国德克萨斯美军基地担任随军牧师的前八九学运领袖熊焱于4月16号当天就此接受了本台记者的电话采访。熊焱表示,4月10号晚间他的大哥通过微信告诉他母亲病危的消息,主治大夫也在电话中亲自告诉他这一消息。鉴于他曾在2013年、2014年两次到中国驻美使领馆申请探亲签证被拒,急于回家探母的熊焱写信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并透过微信发给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人把这封信发到微信独立评论,引发舆论关注。熊焱说,他本人并没有通过发表公开信“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关注,制造压力”的意图。“我心里知道,我妈妈是真的到了生命的尽头。她将近80岁高龄,我老哥每天给我发点她在病床上的照片,我在这边的心情真是难以言说。我想回去看看妈妈,这是人之常情。并不是我有什么(意图),是因为一个儿子要看奄奄一息的弥留之际的妈妈的这份情感,这是普世的情感,所以引起了人们的同情和关注。”《环球时报》的评论说“从吾尔开希到熊焱,他们曾经在年轻时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并且今天“继续站在中国政治体制的对立面”。熊焱对此评论说:“他说是我们这些学生撕裂了中国社会,我不同意这种说法。1989年明明是邓小平动用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是他撕裂了中国、犯下了罪行,怎么会是学生犯了罪呢?我真的不能接受这种说法,何况我是一个抬过尸体的人。说我们继续反对中国的政治制度,这没错,但我们这些流亡海外的人对中国怀有浓厚的爱国之情。对中国的环境问题、人权问题,我们特别关注,虽然我们的用词有时候激进一点,但我们的心是爱国的。”《环球时报》的评论说“那些当年带着突出政治标签流亡国外的人,不应指望自己能带着同样的政治标签大摇大摆回来。中国社会不会为他们的错误和代价埋单,他们需要为自己今天的政治选择负责。”熊焱对此评论说:“我很少用埋单这个词。现在是中国人民为中国共产党不明智的政策所造成的环境问题埋单,是中国政府、中国军队和中国的老百姓为邓小平的恶行埋单。”评论还说“回乡的路从来都不是堵死的。一位著名画家在当年的风波之后发表”辞国声明“,出走国外,风云一时。几年之后他改变了态度,通过‘归国声明’展示了自己对祖国发展的认可,经历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完整回合。”现在美国纽约的律师项小吉曾在八九民运期间担任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召集人。对《环球时报》“解铃还需系铃人”的暗示,项小吉评论说:“从过去的经验看,确实有一批流亡人士,他们后来陆续回去过。从回去的人的经历来看,有些保持低调,有些可能在申请签证时作出了口头或书面承诺。每个人的态度不同。像当年范曾先生的做法,比较戏剧化。六四屠杀后,他带着女友逃离中国时,比较高调。后来在法国呆了一段时间后,他又高调的回去了。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没有可比性。熊焱先生他仅仅是作为一个美国公民申请中国签证,回去探视母亲。他没有要回去从事任何政治活动。如果中国方面用这个来作为要挟,暗示熊焱先生脱离政治活动或者写悔过书、保证书,我认为这是把简单的探亲签证申请政治化。这正是中国方面所做的事情,把签证申请政治化,而不是熊焱把签证申请政治化,这是颠倒黑白的说法。”熊焱表示,针对中国当局透过《环球时报》发出的要求他“反思”的信号,他只能作出如下反思,就是“更纯洁地热烈地深爱中国,更多关心中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权状况。”不过,他还是很希望回国探望重病的母亲。熊焱4月15号透过电邮致函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李强民,要求获得中国签证,回国探母,目前还没有得到答复。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后,熊焱专门发来对《环球时报》文章回应的书面声明,委托本台刊登。原文请见附件。附件:回应环球时报(熊焱)今天凌晨有好友通过微信转来署名单仁平兄写的有关我想回中国看望弥留之际的妈妈的文章。今晨正好我有军事训练无法集中精力回应。但手机上微信讯号象机关枪一样打来,都是微信友们发来的的短信,大部分建议我要简单回应。首先,幽默地说,我感谢单兄用这么大的媒体“批判我”,而且手下留情。其次,我尊重单兄的思想言论情感,因为在一个多元的社会里可以有各个不同的声音发出。但是我要与单兄交流一下。第一,当时我写信给习主席李总理时有一个环境背景需要交代:周五晚家兄通过微信电我说妈妈快不行了,主治大夫在电话中亲自告诉我妈妈已到生命的尽头。不仅仅是电话,家兄还发来妈妈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照片。这些照片就是陌生人看了也会唏嘘,何况我是她的儿子?而且是一个让妈妈提心吊胆几十年的儿子,有几十年没有具体照顾过妈妈的儿子。那天晚上就是夜不能寐。有关妈妈的记忆点点滴滴混合着惭愧痛楚的情感汇成难以言说的心灵状况,再加上朋有送来微信图片和诗歌“慈祥的母亲”,又加上“喝一壶老酒让我回回头,回头啊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回我离家走,妈妈送儿出家门口,每一回我离家走,一步三回头。”这些加在一起,那心情啊,单兄!你懂的!大约到凌晨四点,给习兄李兄的信就成型了。飞速写下只送几个微信朋友。因为我连续两年申请签证被拒绝,驻军基地离休士顿甚远,所以没有直接去领事馆。但是后来有一微信友送到独立评论,才酿成新闻。如今微信厉害啊!个个通信社人人是记者,时代真的不一样了。顺便说一句您写的文章大陆十几亿人打不开啊!所以,不是您说的熊焱以政治公开信的方式吸引西方主流媒体,制造压力。至少我主观上不是那样查我历史这是我第一次写公开信。第二,我虽然尊重单兄的言论自由权利,可是真不能同意您说的“他们曾经为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单哥哥啊,明明是小平同志命令军队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市民和学生,是小平同志撕裂和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怎们会是学生呢?这个无法在短文里争论,留待历史作答吧!1989年5月18我在人民大会堂与当时的李鹏总理对话时讲过这句话。第三,你文章中提到“埋单”一词,平时我很少用,单兄,夜深人静时你好好想一想,肯定不是“中国社会为学生的错误和代价买单”,而是中国政府,军队,和老百姓为邓小平的罪行埋单,是十几亿中国人为岌岌可危的自然生态环境埋单哦!好!单兄,你的文章对我寄予同情并手下留情,我谢谢你!我的回应很短不过很真实。有多人问我写个什么反思然后争取回国看妈妈吧,毕竟政府方面都释放了信息。我说,我的反思就是更纯洁地热烈地深爱我的祖国,更多关心祖国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权状况。但我也很想回去看看弥留之际的妈妈啊!着大概就是古人所言忠孝不能两全吧!专次敬礼!熊焱2015年4月16日于El Paso,Texas(原标题:熊焱驳斥《环球时报》批评“他曾为撕裂创伤中国社会犯下罪行”)

【敏感词库】“熊焱”、五女权人士被释放等近日热点 2015-4-16

熊焱(详见:BBC | 环球时报:熊焱们需要为自己的政治选择负责) 鲁昕(详见:【真理部】鲁昕:民办教育发展进入4.0时代”) 中国+最穷国家(网传希拉里曾在哈佛演讲时称中国将成为最穷的国家,经数字时代编辑核实后确认为杜撰。) 郑楚然+女权+人(详见:中国数字时代五女权人士被拘专题) 李婷婷+女权+人 韦婷婷+女权+人 武嵘嵘+女权+人士 王曼+女权 郑楚然+释放 李婷婷+释放 韦婷婷+释放 武嵘嵘+释放 王曼+释放 张越+周永康(详见:财新|【特稿】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 明镜+周永康(详见:明镜月刊|周永康内定死刑) 2号专案组(传为周永康专案组) 三角政治同盟(指令计划、周永康、薄熙来) 习近平+清算 习近平+智囊 曾山+邓六金

BBC | 环球时报:熊焱们需要为自己的政治选择负责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周四(16日)发表署名文章,就日前定居美国的前六四学生领袖熊焱提出回国探望病危母亲的要求发表评论。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官方媒体首次就有关消息发表评论。而中国政府至今尚未就熊焱提出的回国探亲要求作出任何公开回复。《环球时报》是以该报评论员单仁平的名义发表这篇评论文章的。

美国之音|前六四学生领袖吁中国准许母子最后见面

洛杉矶—一名当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星期六发出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发公开信,希望他们让他如愿去中国看望身患重病弥留中的母亲。熊焱是20多年前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中国政府动用军队镇压之后,把熊焱列入21个学生领袖的通缉名单,将他投入监狱。1992年流亡美国攻读神学,后来成为美国陆军的随军牧师的熊焱去年申请签证去中国探望病重的母亲,但被休斯顿的中被国总领馆拒签。...

成田机场日记(25): 各国民众关爱的“小孩”

五年前,中国发生一个荒唐的故事,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中国公民冯正虎被上海当局八次拒绝回国,于2009年11月4日起露宿于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92天。每天睡在长椅子上,没有洗澡,最初几天没有食品,只能以自来水维持生命,后来依靠入境日本的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民众及海外华人、外国友人的食 品空运援助。他成了一个不能回到自己国家的中国公民,一个上演了好莱坞电影《幸福终点站》真人版的悲剧人物。...

纽约时报 | 六四后21名被通缉学生领袖今何在?

抗议者被清除出天安门广场仅一周多后的1989年6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一份通缉名单,上面罗列着21名学生领袖的姓名和照片。 这些图片在全国各地的报纸上反复刊登,在电视上反复播放。最终,21名领袖中14人被捕,其中有几人是自首。其他人则成功地通过一次偷渡行动逃离了中国,帮助他们偷渡的有心怀同情的警察、西方间谍机构和香港黑帮。...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