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

沉思的托克维尔 | 都市中的中产青年:小粉红构成与动机分析

自从2016年帝吧出征以来,中国的小粉红群体迅速崛起,并替代了之前散步网络的皇汉、美分、五毛,成为键政圈影响最大的群体。如今,小粉红独霸天下,曾经互联网五毛美分分庭抗礼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 小粉红在网络空间的壮大堪称互联网时代最大的民族主义运动,他的崛起代表了新一代年轻人对过去政治话语的反叛,尤其是对对外隐忍,有自由主义倾向的父辈的反叛。经过各方学者调查,小粉红的群体图像是都市青年,其中主力军是一二线城市的中产学生群体,他们出身优越,很多是高学历群体,还有一部分有海外留学经历。 对于小粉红来说,爱国并不是严肃的政治行为,而是带有娱乐性质的饭圈行为,对他们来说,国家和偶像、动漫并无本质区别,这只是一场当代年轻人的追星运动。他们在这场运动中拥有了成就感,找到了存在的价值。这与昭和青年和特朗普的红脖子有本质不同。

Read More

林泉森|方方日记接力之49: 我愿随喜这思想启蒙的传灯

我是一个爱国爱教、守法守戒的僧人。按照佛教教义,出家修梵行应“去离世事、不处俗法,意乐忍辱、心不流驰”;佛教戒律则要求比丘僧“不观他人过、不观作不作,但自观身行、若正若不正”。然而,在方方和李文亮、艾--芬一样成为敏--感词,在疫情防控重点从围剿新冠病毒发展为围剿方方日记的今天,本应“防意如城、守口如瓶”的我却再也无法沉默。 贫僧有话要说。 我俗籍是北方人,却与湖北有着很深的缘分。三十年前,我从服役的东北边陲考入湖北境内的一所军校。我读的是分校,地处鄂西北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总校则坐落在距汉口华南海鲜市场仅10公里的汉江之滨。

Read More

单身者舞会|方方战争:“递刀论”的旧答案和新问题

对方方的攻击并无新意,无非“造谣”、“负面”、“递刀”等说法。作为新现象出现的,其实是舆论容忍尺度的极速收缩。承受大量责难的《武汉日记》,内容可谓相当克制,不仅时时体恤基层公务员的辛苦,被医护人员感动,夸赞年轻志愿者,为新增病例的减少而开心,甚至被全民指责的前武汉市市长也在日记中得到理解。...

Read More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